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零六章:重大突破
    张静一再一次来到新狱的时候,田兰生的精神状态明显差了很多。

    他额上进行了包扎,显然是自残导致的。

    一见到了张静一抵达审讯室。

    田生兰便立即道:“议和是不可能的。”

    张静一只是淡然一笑道:“你叫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个?”

    田生兰露出几分狰狞之色:“难道你认为议和能够成功?”

    “议和成不成,都不要重要,就算是不能互市又怎么样?”张静一冷笑着道:“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无论是建奴人,还是蒙古诸部,他们现在都急需要茶叶、火药和生铁,就算不能够互市,那么陛下和我,不可以自己走私吗?”

    “他们不是需要吗?既然有需求,他们会在乎是谁和他们做买卖吗?这世上,并非是离不了你们八家人的,你们随时都可以被取而代之!你信不信,只要议和失败,我立即可以让人组织起一支走私的商队,我们可以不走陆路,大可以走海路,你别忘了,我们可是有一支船队的,只要船队将货物送到了辽东半岛,建奴人会不肯交易?”

    此言一出,田生兰脸色骤变:“你们自己走私?”

    他没想到,张静一的道德底线,居然和他们一样低。

    张静一道:“这有何不可呢?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陛下想让你们死,而且非要你们粉身碎骨不可,只要能整死你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到了如今,你还不明白吗?退一万步,就算建奴人和蒙古诸部不愿意和我们交易,我们还可以通过朝鲜国,可以通过倭人,这世上,愿意为我们做这转口交易的人,多如牛毛,只要有利可图,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呢?”

    张静一不客气地道:“你们以为你们不可取代,或者以为你们之所以能够做这等买卖,是因为你们比别人更聪明,以为你们比别人更懂得经营?可笑!你们之所以能做这些贸易,不过是因为你们比别人更加的无耻,更加的卑劣,比别人更没有道德而已。你们凭借的,不就是如此吗?不就是因为你这八尺厚的脸皮吗?不然,你以为你们是什么东西?”

    田生兰本就焦虑,这议和若是成功,他确实有些不知所措。

    因此,他一直想方设法,在琢磨着议和的可能性,他更多的觉得张静一不过是在吓唬他。

    可当张静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眼里的瞳孔收缩着,这令他突然意识到,事情远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

    张静一突然眼里掠过了杀机,此时,用森然的目光盯着田生兰,道:“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当陛下非要将你们置之死地的时候,你这个时候,居然还想心存侥幸?我的本事,你也看到了,东林军校的战力如何,我那锦衣卫緹骑和校尉们们又如何?今日不为别的,其实就是想让你们死而已,我们要将你们的家人,统统拿下来,而后……将你和你的族人的骨头,一点点的碾碎,教你们每日受炮烙之刑,让你们男子生不如死,女子为娼,你们一个个人都别想逃脱,无论是在天涯海角!现在……明白什么意思了吧?”

    张静一接着道:“你说与不说,都没有意义,你不开口,我们也有的是办法!你要明白,当初的王恭厂爆炸,可是害死了献怀太子的,这是杀子之仇,当今皇帝的香火不盛,你们这些宵小之徒,害他差点断子绝孙,愧对列祖列宗。到了这个时候。你以为你们还可能有侥幸吗?”

    田生兰呼吸开始急促。

    这几日的焦虑,已让他有些疯癫了,他不断地为自己解释,认为大明的议和不会成功。

    可当张静一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这令他突然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就在此时,张静一的脸色却是突然缓和了下来。

    张静一非常的清楚,对付这样的人,是不能一味恐吓的。

    张静一收拾了一下子自己的衣冠,随即面色从容起来,随意地坐下,才温声对一旁也有一点恐惧的书吏道:“去上两盏茶来,还有拿一些糕点。”

    书吏点点头,连忙搁下笔走出去。

    张静一则稳稳地坐着,目光又落回了田生兰的身上,却是温雅地道:“方才有些失态,还请海涵。”

    田生兰惊魂未定,只下意识的点点头:“哪里。”

    很快,书吏便将茶水斟了上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糕点。

    张静一先端起了茶盏,道:“请。”

    在牢里,能吃的都是清汤寡水,当然不可能会有茶水,田生兰倒也不客气地也端起了茶盏,抿了一口。

    另一边张静一则是捏起了一块桂花糕,放入口里,一面咀嚼,一面如拉家常一般地道:“这些日子,有些想念你的孩子吧。”

    田生兰心里不断地生出无数的念头,此时张静一突然的询问,让他来不及多想,只好下意识地点头。

    张静一随即拍了拍手上的油腻,便微笑着感慨道:“我还没有孩子,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有几个孩子?”

    “四……四个……”田生兰继续低头喝茶,掩饰自己的心慌。

    张静一又道:“几儿几女?”

    “三个男儿一个女儿。”

    张静一叹息道:“我将来成了亲,就想要男儿,不是我看轻女儿,而是总觉得女儿生下来,遵从三从四德,实在不快活。”

    田生兰居然下意识的点头:“是。”

    张静一道:“吃糕点吧。”

    田生兰便只好听从张静一的话,吃了一块桂花糕。

    张静一笑着道:“这桂花糕,本是寻常之物,不过在这里吃着,倒是甜腻可口,哈哈……待会儿我得问问,这是哪儿买来的,你若是觉得喜欢,我让人每日供应一些。”

    田生兰惊魂未定,这甜腻的桂花糕吃在口里,却味同嚼蜡一般。

    张静一此时又道:“你的孩子都多大了?”

    “最大的已成年,快要成亲了,最小的……才七岁,有些调皮。”

    张静一打了个嗝,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笑吟吟地凝视着田生兰。

    田生兰这时不敢吃糕点了,便忙端起了茶盏,想要掩饰自己的尴尬。

    张静一突然道:“你有七个孩子,五男二女,大的已生下了一个孙女,而最小,其实才三岁。”

    此言一出……田生兰猛地打了个激灵,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慌乱,而后连忙低着头,再不吭声。

    张静一则道:“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以为随意就能骗到我。我本来以为,我待你客气一些,你至少还可说几句实话,可哪里想到,你的嘴里,迄今为止,没有一句实话。”

    “我……”田生兰经历了好几次心情的大起大落,已感觉自己要疯了。

    张静一只冷着脸道:“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来探问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张静一站了起来,突然撇开头对一旁的书吏道:“以后这个人,不需再来审讯室了,关押着就可以,任何人都不必审讯,等他全家和他团聚之后再说。”

    书吏于是又搁下笔,停止了笔记,点点头:“是。”

    张静一回头看一眼田生兰:“你的幼子,叫田静文,和我一样,名字有个静字,他现在应该才刚刚牙牙学语了吧?田先生,你一定很想念他。”

    此言一出……猛地,一股说不出的情绪,涌上了田生兰的心头。

    张静一说罢,便准备转身要走。

    田生兰却是突然整个人崩溃了一般,泪如泉涌,双手捂着脸,战战兢兢地道:“可以留我孩子的性命吗?”

    张静一盛气凌人地看着田生兰,却是冷冷地道:“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不……”田生兰颤抖道:“我知道许多事。”

    张静一一脸不以为然地道:“这些事,我迟早会知道,你不说,也会有人说,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你清楚你自己犯了什么罪,做了多少孽,既然心知肚明,那么等着便是。”

    田生兰拼命摇头道:“我知道……我……田家的财富……田家藏匿了许多的财富,说出来,可能吓死你。不只如此……不只如此……在朝中……朝中……”

    “我不想听你的废话。”张静一冷笑道:“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你的口里,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这一次……绝对不敢隐瞒。”田生兰祈求的样子,可怜巴巴地道:“我只求,放过我的孩子……”

    张静一终于又坐了下来,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在张静一的注视之下,田生兰道:“我确实有七个孩子,他们并没有参与这些事……我……我自知罪孽深重,到了今日,已无侥幸可能……罢……罢了……事情到了今日这个地步,只求张佥事格外开恩。我知道你乃皇帝的肱骨之臣,这些许的小事,你还做的了主。”

    张静一气定神闲地坐着,似犹豫了片刻,才道:“这就要看你交代的是什么了。”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