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八十六章:动手
    张静一交代完了。

    好整以暇地走至审讯室。

    审讯室里,李如桢的刑讯已经结束。

    不过,盛长春显然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讯息,这令他冷汗淋漓,生怕张静一怪罪。

    张静一却只是挥挥手,让这盛长春退下,而后进入了审讯室里。

    李如桢此时坐着,他脸色苍白,气色已比来时差了许多,张静一进来后,他便冷冷地盯着张静一,唇边冷笑着。

    张静一道:“没想到,你竟如此硬气。”

    “他日,我一定会让你好看。”李如桢依旧死死地盯着张静一,眼中显露着狠戾。

    而后露出一抹轻蔑之色,又接着道:“即便有那昏君袒护你,你以为能护得了一时,护得了一世吗?酷吏,不会有好下场。”

    张静一只淡淡地道:“乱臣贼子也不会有好下场。”

    李如桢笑了,道:“那么……拭目以待吧。怎么,你一定已收到了什么风声吧,是不是……我这谋逆大罪,很快就要从轻发落了。”

    李如桢随即,露出了几分自得之色,口里道:“许多事,没你想的这样简单……很快,你就知道了,只是……到了那时,你却要仔细自己了。”

    张静一只点点头,平静地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他居然没有恼羞成怒,只是很轻描淡写的样子点了点头。

    这令李如桢有些诧异,他本以为张静一在暴怒之下,会继续对他用刑的。

    可张静一却已转身,走了。

    随后几个校尉,直接将他拘押出去,送进了囚室。

    …………

    次日一早。

    天启皇帝今日起的格外的早。

    魏忠贤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天启皇帝穿衣梳洗,一面道:“陛下,百官已至皇极殿了,至于那钦犯李如桢,还有吴襄,却不知有没有押送来。”

    天启皇帝脸色淡然地点点头道:“知道了。”

    魏忠贤有些猜不透陛下的心思,似乎……陛下准备御审,应该是有所松动了。

    毕竟,是要考量后果的嘛。

    可陛下从清早到现在,对他的许多话都是置若罔闻的样子,却令他有些捉摸不透。

    魏忠贤不喜欢这种感觉,他努力想要猜测天启皇帝的心意,却见天启皇帝的脸色一直无喜无悲的样子,便勉强笑道:“奴婢这几日,给京中各营,都布置了镇守的太监,这是为了防范未然。”

    “靠几个太监,就可以解决问题吗?”天启皇帝道:“说到底,问题的根子不在此处。”

    丢下了这句话,天启皇帝已往外走,边道:“去皇极殿吧。”

    这皇极殿本是奉天殿,嘉靖皇帝崇尚道教,因而才改了名。

    这里是三大主殿之一,最是宽敞,适合廷议以及一些祭祀的场合。

    天启皇帝到了皇极殿,随即升座。

    百官似乎早已在此久候多时,便纷纷行礼,口呼万岁。

    天启皇帝只稳稳地安坐着,却不吭声。

    百官们见陛下不言,一时也是心里七上八下,便个个都缄口不言。

    这皇极殿里,一时间竟是说不出的安静。

    …………

    新县大狱这里,两个钦犯已经浑身镣铐,而后押上了囚车,让人护送往宫中。

    按理来说,这一次廷议,张静一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佥事,也是应该参加的。

    不过张静一似乎对此没有兴趣,而在此时,他却召集了锦衣卫以及教导队的所有武官。

    此刻,他的目光在他们的面上逡巡,而后道:“今日的行动,至关重要,我等能有今日,在于陛下的竭力支持。这天下,还有那朝堂,人们一再讲什么受国恩,要晓忠孝礼义。可这些,其实是屁话,真将这话当一回事的人又有几个呢?不过今日,我却要旧话重提,这是要告诉你们,别人将不将这些话当一回事是他们的事,我们不同,我们没有退路,我们没有什么家世背景,我们今日……就是因为我们如别人所言的那样,是陛下的鹰犬,是爪牙。”

    “对此,我未必这样看,在我看来,与其说是陛下的鹰犬和爪牙,不如说,我们是新政的鹰犬和爪牙,因为我们得了新政之利,因新政而起,如今新政在即,有人不满。不满乃是人之常情,可是他们敢弑君,敢做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事,那么,也就别怪我们这些鹰犬和爪牙不客气了。”

    “他们是什么东西。”说到这里,张静一鄙夷地冷笑道:“不过是凭着所谓家望和家世而起,尸位素餐的低能之辈罢了。竟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既如此,那么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说罢,他顿了一下,便道:“行动吧,按预定的计划,立即行动起来。”

    “喏!”

    众人轰然回应。

    张静一背着手,目光逐渐从锐利变得平静,而后道:“来人,给我备轿子,时候也不早了,我身体疲乏,坐轿子进宫吧。”

    …………

    密密麻麻的緹骑,开始按着腰间的佩刀走上了长街。

    这在新县,是极少见的情况,新县千户所,极少扰民,所以即便有緹骑出没,也绝不会大规模的行动。

    可在此时,一队队的緹骑呼喝着,个个头顶着范阳帽,全副武装,而后如潮水一般,涌入各处街巷。

    另一边,教导队已是荷枪实弹,也开始出来。

    只是他们相比于四散而去的緹骑,却是纪律更为分明,结成了队列,如长蛇一般……

    本是平静的京城,骤然乱了。

    …………

    钦犯李如桢与吴襄已被带到宫中。

    李如桢和吴襄入殿之后,随即便拜倒在殿中。

    群臣则是纷纷看向李如桢和吴襄。

    随即,便听李如桢和吴襄道:“罪臣李如桢见过陛下……”

    说罢,磕头。

    天启皇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而是抬头看了一眼魏忠贤。

    魏忠贤会意,他是东厂厂臣,最重要的是,他秉持的乃是皇帝的旨意。

    虽然魏忠贤此时心里也没底,不知陛下到底想怎么发落,此时却还是扯着嗓子道:“李如桢,你可知罪吗?”

    李如桢道:“知罪。”

    “何罪?”

    “不该听信妖言,受人蛊惑,以至差点犯下大逆之罪,臣自知这是必死之罪,不敢乞求赦免,但愿请死。”

    他说罢。

    百官们心里就都有数了。

    “只是听信了妖言?”

    “正是。”李如桢气定神闲,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当然,大错已铸,要杀要剐,臣觉无怨言。”

    说罢,殿中陷入了沉默。

    魏忠贤回头,看一眼天启皇帝。

    见天启皇帝不言,魏忠贤心里就更没有把握了,于是又道:“你调动了这么多兵马,还想避重就轻?”

    李如桢道:“这确实该死。”

    魏忠贤道:“谁是你的同党?”

    “若有同党,吴襄便是!”

    此言一出,一直抵着头,老实跪着的吴襄,在旁禁不住道:“冤枉!”

    魏忠贤便看向吴襄:“你如何冤枉?”

    吴襄忙道:“臣是受了李如桢的蛊惑。”

    这一切,都没有出乎大家的意料。

    二人又开始扯皮。

    于是百官的目光都看向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却是依旧缄默不言,他只似笑非笑地看着跪着的二人,此时帝心难测,倒是让不少人焦灼起来。

    魏忠贤心里说,还不如丢去诏狱里直接用刑呢,不然这样的问话,能问出一个鬼来。

    虽是这般的想,可魏忠贤还是不敢怠慢,于是又接着问:“吴襄,你还有什么同党需要揭发?”

    吴襄道:“我不过是区区游击将军,一切都按总兵官的命令行事。只怪臣……糊涂,才酿成今日之祸,现在却要将一切都栽赃于罪臣,这……实在是冤枉。”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这般的相互推诿,实在有些不像样子。

    问题在于天启皇帝一直一声不吭,魏忠贤不知天启皇帝的心意,因而每一句讯问,都是四平八稳,不偏不倚。

    眼看着,就要僵持下去了。

    天启皇帝这个时候,却突然站了起来。

    众臣见天启皇帝站起,目光便都落在天启皇帝的身上。

    天启皇帝踱了几步,而后道:“一场谋逆大案,迄今却还寻不到主谋,朕若不是有张卿和军校生员们拼死保护,只怕这个时候,朕已不能坐在此和卿等在此论罪了吧?”

    众臣听罢,从陛下的口吻之中,分明感觉出了有责怪之意,此时哪里还敢闲着,纷纷拜下道:“臣等万死。”

    天启皇帝却是叹道:“都说万死,可大家却都活得好好的,倒是朕,人人都说万岁,可有多少人,心里恨不得让朕活不过百日呢,现如今,有人想要朕死,便是杀父之仇,只怕也不过如此,朕自问……对你们已经没有亏欠之处,如今,为何落到孤家寡人的地步呢?”

    这番话,却不知是责问谁。

    百官们面面相觑着,不是说好了御审吗?

    这到底想要审谁?

    这种让人无法揣测的态度,不禁让人更觉不安起来。

    就在众人心里猜疑不定的时候,天启皇帝却是道:“好啦。都起身吧,先审此案要紧!”

    ………………

    求点月票啥的。

    另外,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