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八十二章:护驾有大功
    这叫张虎的御马监提督太监,磕磕巴巴地道:“奴婢……奴婢……听消息是……遭遇了敌袭……而且这些贼子很不简单……他们个个都是骑着精良的战马……莫说是一千多的勇士营,便是神兵天将,他也抵挡不住啊。”

    魏忠贤眼里已掠过了杀机:“立即……立即派人去沿途所过的州县,当地的知府、知县,以及上下诸官,一个都不要遗漏,立即给咱拿下。”

    接着他又道:“再调一支心腹的人马,火速去接应……”

    他说到这里,已有些绝望了。

    当传出勇士营被全歼的消息,魏忠贤几乎可以确定……陛下可能已经完蛋了。

    这些人有备而来。

    而且如这御马监提督太监张虎所言,面对这样精良的骑兵,就是天兵天将,怕也抵挡不住。

    而据他所知,陛下身边的护卫人马,真正的战兵,可能不会超过四百人。

    这一次陛下能幸免吗?

    更可怕的是……

    这绝不可能是一次冒失的举动。

    因为这一切,都实在计划得太过周密了。

    天知道这背后涉及到了什么人。

    杀死陛下,显然也只是计划中的一个环节。

    那么其后的环节呢?

    还有多少是冲着宫中或者是京城来的?

    否则,若只是单纯的杀死陛下,这般的大张旗鼓,不计后果,是不可能的。

    魏忠贤眼里瞳孔收缩。

    他很清楚,起初从前的时候,陛下和他是能够压制住朝野的。

    只不过……自从开始出现了新政之后,情势才开始慢慢的失控起来。

    有一些人,不只是希望陛下死,而且还希望大明回到原来的轨道。

    “京城……也要小心,厂卫的緹骑都要出动,全部都要上街,不要再在明处了。”魏忠贤道:“现在要做的,是震慑住宵小之徒,让他们知道……咱们还在呢,这京城不是他们可以放肆的地方。”

    说着,魏忠贤又叹了口气,才又道:“陛下现在生死未卜,咱这做奴婢的,恨不得立即飞到他的身边去,与他同生共死,只是……哎……当初陛下留咱在京城,就是想要防范不测,咱这是想走,也不能走啊。你们……这时候都要打起精神,现在是多事之秋,若是有什么异动,不需知会咱,先拿了人再说,都长一点脑子吧,你们真以为自己能在宫里混着日子?以为两耳不闻窗外事,便可以高枕无忧吗?哼……到时你们这些人,死都不知怎么死呢!”

    众太监们个个唯唯诺诺,纷纷点头。

    …………

    而京城里头,也已开始流言四起。

    有不少人家,家里是有父兄伴驾去的,这时惊闻噩耗,顿时不少府邸都乱了。

    那些没有伴驾的人,则是在心里庆幸。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太吓人了。

    起初陛下在归德府杀的人头滚滚,本就让人生寒。

    转眼之间,又出现了陛下遭遇不测的消息。

    此时的大明,内忧外患,如此多的噩耗,已让人心神不宁。

    京城之中的议论纷纷,让张家也变得紧张起来。

    好在新县这边,有卢象升在,总还能勉强稳住,不至人心惶惶。

    可事情已经发生,谁也无法避免。

    京城之中,笼罩的,却是一股莫名的焦虑气息。

    许多人……或许对于天启皇帝没有什么感觉。

    毕竟……这家伙名声不好,是个昏君,做事也不靠谱。

    而且纵容宦官飞扬跋扈。

    可是,现在突然遇此噩耗,很多人依旧还是愁眉苦脸。

    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

    现在这局势,反而让人觉得害怕起来。

    谁也不知明日起来时,会发生什么,传出什么消息。

    一时之间,人心大乱。

    京城之内,又开始盛传起此次造反的乃是关宁军。

    消息一出,又是哗然。

    当然,绝大多数人还是说这定是流寇作乱。

    可若是关宁军,那么就可怕了。

    这可是边军,若是边军反了,山海关距离京城,并没有多少的距离,那么到时……京城还安全吗?

    于是围绕着关宁军,有人说关宁军已投了建奴。

    也有人说……袁崇焕已反。

    还有人信誓旦旦,说是关宁军已投了闯王。

    什么消息都有。

    而大量的緹骑开始上街,也加重了这种疑虑。

    居然还有人提出,京城可能保不住了,应该立即保护太子,前往南京。

    当然,这种提议,是不会有任何人关注的。

    南迁根本不可能是朝廷的选项。

    许多的铺面,已经开始关张。

    平日里京城的人流如织,如今却也变得凄冷起来。

    似乎一下子……整个京师已失去了生气,没有以往的喧闹,却多了几分让人觉得诡异的气氛。

    一些童谣,也开始不可避免的滋生了出来。

    无非是天下将大乱之类的藏头诗。

    可就在这混乱之中。

    天启皇帝与张静一人等,已是一路飞马疾行,急匆匆地往京城赶。

    这一路,自是辛苦无比。

    尤其是张静一,他无法想象,马上一路的颠簸,已让他的大腿内侧的皮肤磨出了血。

    当然,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百官已掉队了一大半。

    天启皇帝管他们去死。

    这群只知道吃朕喝朕,还贪朕钱财的狗东西。

    矛盾已经滋生,或者说,其实已经很难弥合了。

    你明知道这些人又懒又贪,而且还怀有其他心思的时候,那么君臣之间最后一丁点的互信基础也就荡然无存。

    天启皇帝……此时倒觉得自己真像是孤家寡人了。

    他所能信任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眼看着要抵达京城。

    天启皇帝对张静一道:“进城之后,立即命你的教导队,调拨至大明门卫戍。”

    张静一剑眉一挑,诧异地道:“陛下的意思是……”

    “倒没什么心思。”说着,天启皇帝叹了口气,面容却是越加肃然,又道:“只是这样的话,朕会安心一些罢了。那李如桢,一定还有同党,所以……你当务之急,是立即找出来,朕决不允许再出现任何一个漏网之鱼。”

    张静一点头。

    天启皇帝凝视了张静一一眼,紧绷着脸道:“朕……身边已无人可用了。”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落寞。

    张静一则是道:“不,不是无人可用,这天下肯为陛下效力的人,如过江之鲫,只看陛下是否能够信重罢了。”

    天启皇帝听罢,先是一愣,看着张静一无比认真坚定的样子,便点头道:“此次你护驾,有大功……朕要重赏。”

    张静一客气道:“陛下……臣这点算什么功劳呢,陛下太言重了。”

    “那不赏了?”天启皇帝故意地道:“没想到你竟有如此高风亮节。”

    张静一脸抽了抽:“还是赏吧,这样的话,显得陛下赏罚分明,也算是给其他人立了一个榜样。”

    天启皇帝一直紧绷的脸,却禁不住笑了:“哈哈……好,就算是给后来人一个借鉴吧。”

    天启皇帝说着,抖擞起精神,道:“走吧,进京……让那些人……好好地看一看……朕安然回来了!”

    说罢,他继续催促着战马。

    一行人继续朝着京城的方向疾奔。

    等到了永定门。

    分明可以看到,这里的防卫增加了许多,到处都是明火执仗的士兵,还有穿着锦衣的緹骑。

    眼看着一支兵马飞奔而来,这城门处,顿时紧张起来。

    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开始有人驱逐百姓,甚至做好了随时紧闭城门的准备。

    等到天启皇帝一行人越来越近,当大家意识到,这一群风尘仆仆之人,竟是陛下带着人回来了。

    一下子,从这城楼之上,立即下来了一个宦官,这宦官一脸大喜,匆匆忙忙地跑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跪下道:“奴婢见过陛下……”

    说着,又看了一眼一旁的张静一,忍不住道:“干爹。”

    这个人……竟是张顺。

    天启皇帝坐在马上,俯瞰着张顺,却是冷冷地道:“你乃尚膳监的掌印太监,怎在这里?”

    张顺便连忙道:“九……魏公公觉得京城可能有事要发生,这边已得到了陛下遇袭的消息,所以魏公公说,要提房宵小之徒,这京城之中,许多人只怕都不可靠,为了防范未然,所有的城门以及京营驻扎所在,都要派十二监的大小太监们镇守,免得再出什么变故。”

    说着,张顺哽咽道:“奴婢以为……以为真要出大事了,心急如焚,昨夜一宿没睡好。今日……今日见着陛下……陛下您……居然平安回来……还有干爹……干爹也平安回来……这……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陛下……奴婢这便护送陛下入城。”

    他说着要起身。

    天启皇帝却是挥舞着马鞭,双目之中,掠过一丝冷然,他慢悠悠地道:“谁说朕现在就要入城了?朕堂堂天子,今日回京,难道还要灰溜溜地进城吗?去传话,朕活着回来了,京城内外,所有七品以上官吏,都给朕来这永定门,让他们在此跪好了,奉驾要有奉驾的样子!”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