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六十八章:财源滚滚
    张静一这才松了口气。

    还以为遇刺呢。

    谁料竟是这个……

    不过天启皇帝和朱由检都是一脸严肃的样子,显得很是凶悍。

    主要是这刀架在脖子上,还是很吓人的。

    张静一倒是不敢怠慢。

    天启皇帝面上是一副六亲不认的表情。

    他的忧虑是有道理的。

    天启皇帝并不单纯,或者说,他是有帝王心术的,如若不然……只怕早和朱由检一样,被人骗的晕头晕脑了。

    既然有清醒的认知,那么难免就会想,朕要推新政,将来难免就要给你越来越多的权柄,虽然朕很相信你,可毕竟涉及到的乃是祖宗的江山。

    朕难道不知道,在外头,魏忠贤已成了九千岁吗?

    可魏忠贤绝不会是隐患,因为他是一个太监,大家之所以攀附魏忠贤,是因为魏忠贤借的乃是宫中的势。

    那么你张静一呢?

    若是不彻底被朕绑上,难免心不安啊。

    虽然就算是娶了公主,也未必是说……就一定绝对的牢靠,可至少,又多了一重保障。

    这刀锋距离张静一的肌肤不过分毫之间。

    张静一略显几分无奈地道:“陛下,你难道不知我张静一是什么人吗?何故要如此苦苦相逼呢?”

    天启皇帝的态度依旧冷硬,道:“关系社稷,只好如此了,你看着办吧。”

    说着,手又加了几分劲。

    朱由检在一旁没有劝,他甚至带着几分看戏的心态。

    张静一只好道:“臣不是说了,回去禀明父母……”

    天启皇帝冷笑:“谁不晓得你张家,是你爹听你的。”

    张静一不由有点尴尬,而后道:“至少让我心里有所准备。”

    天启皇帝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道:“娶亲生子,还需准备什么?朕后宫这么多佳人,也都要次次准备吗?”

    “只是,公主年纪尚小,先定亲,昭告天下。”

    张静一:“……”

    张静一万万料不到,自己上一辈子躲过了逼婚,这辈子居然没躲过。

    于是,只好叹息道:“做了驸马,臣这辈子……就要被人瞧不起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臣是靠公主上位的。”

    天启皇帝立马就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十恶不赦的奸贼,你怎么不说?”

    张静一觉得今天是真的躲不过了,只好道:“最后一个条件,进了张家的门,从此之后,便按百姓家的规矩来,而不是营造公主府,照着宫中的规矩,可行?”

    这世间,也就只有一个张静一敢这样跟皇帝谈条件了!

    天启皇帝倒是爽快,毫不犹豫地用一口河南口音,道:“中!”

    呼……

    刀撤下来了,张静一也长舒了一口气。

    目的终于达到,天启皇帝心情大好,便笑着道:“张卿,此时月色好,这事既然说定,今日也算是好日子了,不妨随朕与信王夜里出去走走。”

    张静一在榻上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天启皇帝:“不了,要睡。”

    天启皇帝倒也不恼,和朱由检相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眉开眼笑。

    对于张静一而言,显然被逼婚是一件很烦恼的事。

    可想到在这个世上,无论娶哪一家的女子,终究都是赌概率,买定离手,等到入洞房的时候才能揭开谜底,他终究还是决定从了。

    大不了,将来……嘿嘿……

    一夜过去。

    张静一起来,先是将外头的护卫召集起来,狠狠痛骂一通,无非是昨夜有人潜入了自己的卧房都没人知道。

    护卫们都是千户所的校尉,此时委屈地道:“陛下和信王殿下夜里来,卑下几个哪里敢拦。”

    这话的确没毛病,张静一也无奈地摇摇头,不过此时天启皇帝和朱由检却已起了个大早。

    此时,天启皇帝正在百官的拥簇之下,好整以暇地喝着茶。

    倒是这百官们的神色,很不好。

    摆明了的,这封丘县太吓人了,这么搞下去,人人自危。

    在朝中为官,毕竟是暂时的,自己的祖辈和未来的子孙,多半还是士绅。

    何况,连四书五经都不读了,这还让人活吗?

    因此……莫说是那些清流,便连阉党们,都觉得这有些过激了。

    天启皇帝虽是睡得晚,不过今日却也起的很早,吃了早膳,百官们纷纷来问安。

    天启皇帝便笑着道:“诸卿,朕看这封丘很热闹,管卿家在此才一年多,政绩便已斐然,今日朕带着你们走一走看一看。”

    “陛下。”这一次,一个翰林站了出来,显然是憋不住了。

    这可是关乎着身家性命的事,就算掉脑袋,也要说上几句。

    天启皇帝道:“王爱卿似乎有话想说?”

    这翰林姓王,单名一个尓,王尓道:“陛下,封丘的事,令臣担忧。”

    天启皇帝和朱由检对视一眼,都才对方眼中看到了然的意味,接着道:“你担忧什么?”

    “担忧会惹来天下大乱。”

    天启皇帝今儿心情好,此时倒还有几分耐心,便道:“管卿家只是一个县令,而且政绩斐然,卿家也是看到了的。”

    “陛下,一县之地,可以如此胡来,可若是波及天下呢?何况这样一搞,天下的人心就浮动了,将来可怎么了得。”

    这话就如同一盘冷水,一下子把天启皇帝的好心情冲没了,于是他冷笑道:“人心怎么浮动,是朕的刀不利吗?”

    “刀再利,也只可得天下,却不可坐天下。陛下有没有想过,一旦这些传出去,天下人心惶惶,若是烽烟四起,该当如何?现在流寇已是让朝廷焦头烂额,建奴人又磨刀霍霍,若是连士绅都对陛下离心离德呢?臣当然知道,此次陛下出巡,对士绅大为失望,可终究……陛下与士绅乃是一体的啊。那周金贵,就是如此,这还是在河南,他不得不来这封丘避难,所以得忍气吞声。在这里,新县侯又有一支精兵在此,所以没有出乱子,可天下各个府县,都有精兵吗?”

    “臣的意思,并非是责怪陛下和新县侯,只是觉得,凡事还是要三思,不说其他,在江南那地方,若是士绅们知道陛下在此鼓励这样的新政,他们会怎样想呢?”

    天启皇帝倒也没有动怒,而是点头道:“这一点,朕也有所预料,所以,便想看看这新政是否一无是处,所以才令管卿,带朕看看。”

    天启皇帝没有为难王尓,毕竟王尓这些话,固然有为自己的考量,不过也不是完全没道理,治大国如烹小鲜,天启皇帝不是不懂。

    王尓见陛下不置可否,心已有些凉了,他们太了解天启皇帝了,一旦认定的事,就开始不置可否,然后躲到背后去,紧接着,魏忠贤就被放出来了。

    随即,天启皇帝摆驾,与张静一和管邵宁会合。

    管邵宁没有带护卫,张静一骑着马,想到昨夜发生的事,不禁有些幽怨。

    管邵宁引路,一路朝着城东,这城东处,便是一段河道,这河道乃是黄河的支流,河水浑浊,不过河道上却有不少的船只。

    沿着河堤不远,却是一个个烟囱。

    看着……像窑。

    许多的窑星罗密布。

    管邵宁直接带着天启皇帝,就近的抵达了最近的一处窑厂。

    天启皇帝已下了乘舆。

    此时,这窑厂见有人来,于是,一个纶巾儒衫之人,忙是匆匆来迎驾。

    这人举止斯文,不过毕竟是见驾,倒是显得有些激动,道:“学生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一听此人自称是学生,倒是有些诧异。

    身后百官们纷纷围拢上来,天启皇帝询问道:“你叫什么,也是这封丘人吗?”

    这人笑着道:“学生南阳人士,姓段,名段言。”

    “怎么,你还是读书人?”天启皇帝看着他的装扮,有些好奇。

    段言笑了笑道:“实在惭愧,只中了秀才,有辱门楣。”

    众人一听这有辱门楣四字,立即便开始生出好奇的心思来。

    秀才虽然天下多的是,可好歹已算是功名在身了,而一旦这样的人说有辱门楣,那么这个人,必定是名门之后。

    站在天启皇帝身后,黄立极摇头晃脑道:“南阳,姓段,莫非你是段少保的后人?”

    段言便道:“正是。”

    众人一听。

    倒是都和这段言亲近了一些。

    段言的祖先叫段复礼,乃是正统年间的进士,此后入朝为官,先入翰林,接着又在户部,最后是以礼部侍郎的职位致士,致士之后,朝廷加封为太子少保。

    而这南阳段氏,不敢说是什么名门,但是在那南阳,却也算是大族。

    这就难怪段言说到自己只中了一个秀才之后,便一脸惭愧的说自己有辱门楣了。

    一旁孙承宗笑着道:“段公有一篇文章,老夫是读过的,很受裨益,想不到今日竟在此,遇到了他的后人。”

    段言又说惭愧。

    天启皇帝看到这些读书人相见,又开始叽叽歪歪,不禁露出不悦的样子:“好啦,就不叙旧了,段言,你怎的来了封丘?”

    “家乡遇了贼,只好来封丘避难寓居。”段言恭谨地回答道。

    天启皇帝道:“那么这是你家的?”他手指着不远的窑厂。

    段言道:“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