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四十八章:身死族灭
    朱由检被天启皇帝和赶上来的张静一几个放了下来。

    天启皇帝一看朱由检的样子,脸已煞白了。

    这个分明比他还要年轻许多岁的兄弟,也就就藩才数月功夫,现在就已是两鬓斑白,形如枯槁了。

    人也不知清瘦了多少,神色不知带了多少的疲惫,身上穿着的,不过是素衣。

    真是连寻常的百姓人家都不如。

    环视这这房中朴素至极,几乎没有多余的装饰,案头上,还堆满了要继续批阅的奏文。

    王承恩匍匐在一旁,纹丝敢不动,显然他已吓着了,万万没料到,进来的竟不是贼,而是天启皇帝。

    他一时大喜,随即又忧虑起来。

    天启皇帝探了探朱由检的鼻子,没有了呼吸。

    一时之间,便觉得自己的心口犹如被人狠狠捶打了一下,整个人险些要瘫坐下去。

    此时他怒不可遏起来,内心升腾出了滔天之怒。

    他虽未必觉得朱由检是个有才能的人,可至少晓得朱由检至少曾认定过自己认为对的事,至少朝着认定的事做过努力,而今一切成为泡影,身死名辱,却什么都不剩下了。

    反观当初那些人,个个围在朱由检的身边,一个个从他这兄弟的身上攫取好处,而一旦失去了可利用的价值,他们宁愿去投贼,说着恶心到令人头皮发麻的话,只孤零零的留下了朱由检在此。

    什么天潢贵胄,什么四书五经之中的仁义道德,在今夜,何尝存在过?

    偏偏这事唯一的殉难者,竟只是他这个皇帝的兄弟。

    “他……死了……”天启皇帝惨然着脸,而后眼中显露出极致的愤恨,一字一句地道:“那么……所有人就都给他陪葬吧,那些人……一个都不用留了,朕要让他们受到最严酷的刑罚,要折磨到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说罢,天启皇帝痛哭流涕。

    跟悲愤交加的天启皇帝相比,张静一此时却很是冷静,他大抵能感受到,朱由检的身子还有些温热。

    于是立即道:“快,来人……”

    他招呼身后的一个生员。

    随即道:“你按着他的胸口,像我这样……”

    说着,张静一先示范了一下急救。

    之所以不自己来,是因为张静一对自己的气力没信心,像这样的心肺复苏,其实最重要的是体力。

    可这些生员不同,每日都在高强度的操练,个个力大如牛。

    这生员原是不明所以,但是对张静一的吩咐是无条件服从的,于是半跪在地,照着张静一的方法,不断在朱由检的胸口按压。

    张静一在旁指导着,见这生员动作越来越规范,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天启皇帝则对此,不抱什么期望,他回头看向王承恩,怒气冲冲地道:“信王临死之前,说了什么?”

    “信王殿下……”王承恩又是悲痛,又是胆战心惊地道:“信王殿下说,请陛下一定要照顾世子,世子年纪还小……他说陛下一定会照顾好他,将他养大成人。”

    天启皇帝眼泪又夺眶而出,颓然道:“世子呢,王妃呢?快,让人去找……去找来……”

    此时……已有一个小宦官匆匆的抱着一个孩子来,却也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跪下道:“陛下,世子在此。”

    天启皇帝看着襁褓中的孩子,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宦官又泪水涟涟地道:“陛下……王妃……王妃……”

    天启皇帝打了个寒颤:“发生了什么事?”

    “王妃在后院之中,心知大事不好,她……她说,王爷的性情,她是知道的,绝不会苟活于世,如今贼子们转瞬要至……所以……所以……宁愿与王爷同死……她……她已在寝殿里……自尽了,还吩咐奴婢……要带着世子殿下,无论如何也要逃出去……”

    说罢,这宦官嚎啕大哭:“奴婢只是一个阉人,对外头一无所知,奴婢……奴婢不敢阻拦啊,奴婢害怕救下了王妃,贼子们进来……奴婢……只好抱着世子,四处求救,天可怜见,陛下竟来了……”

    天启皇帝顿时脑中木然。

    他突然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一旁的张静一道:“张卿……信王夫妇今日……若是朕有不慎,便是朕的明日啊。”

    这番意味深长的话,张静一顿时了然。

    轻信了这些人,而那些人却将皇帝当做是提款机,对上欺瞒,对下虐民,于是滋生了民变,愤怒的流民杀了进来,身死族灭,为人所笑。

    而到了那时,那些曾经给与了恩惠的人,他们会怎么做呢?

    他们不过是换一身皮囊,做另一朝的臣子罢了。

    反正……新的皇帝,总是需要这些人来替他们维持天下的。

    天启皇帝闭上了眼,他淡淡道:“好好收敛……收敛王妃的尸骨吧……要小心……可怜她嫁给了信王,信王节俭,她也跟着节俭。朕听闻,她虽为王妃,可每日却只吃麦饼,不敢多食酒肉。也听闻,她每日做针线,穿着的,不过是素衣而已。跟着信王苦了小半辈子啊,如今却……哎……”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似是突的想到什么,幽幽的目光,猛地变得狠戾起来,道:“城中所有官吏,统统都要看管起来,听候朕论处。还有涉及到今日来迎贼的叛逆,他们的家小,也要立即控制,一个都不要走脱。祸不及家人?哼,那狗官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可何以堂堂信王却需祸及家人?”

    另一边,生员不断地按压着。

    张静一没心思去顾情绪激动的天启皇帝发疯,却只是眼睛直勾勾地注意着朱由检的变化。

    他小声询问一旁王承恩,朱由检上吊的时间。

    而后又翻开朱由检的眼皮,细细观察。

    天启皇帝抱着信王的世子,一时又百感交集,此时却已没气力说什么了。

    “张卿……罢了吧。”天启皇帝叹了口气道:“人死不能复生,信王如此,是他的命,既然回天乏术,就不要折腾他的尸骨了。”

    张静一却是很固执地道:“臣再让人试试看。”

    不过张静一的脸上,还是带着几分忧虑,虽说命悬一线,不过现在看来,能活下来的概率并不大。

    他对张信王朱由检谈不上有什么交情。

    只是觉得……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不,理想主义者也有能力大小之分,不过……朱由检属于能力比较差的那种。

    不过细细思量,一个从小长在深宫妇人之手,每日读圣贤书,身边永远围绕着一群‘清流’的人,又怎么有什么能力呢?

    无非是被塑造成了别人所想要塑造的样子而已。

    天启皇帝坐在一旁,心里却是震撼无比,从方才入城时的滑稽,到现在足以引人遐想的恐惧,再加上丧弟和弟媳之痛,天启皇帝面上仿佛笼罩了一层寒霜。

    他不发一言,眼里已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锋芒。

    此时……他显然比任何人都认识到,继续这般下去,那么……迎接他的,当真就可能是族灭了。

    他低头看着襁褓中的朱慈烺,心里已禁不住的想,倘若这般下去,朕的儿子,还有这孩子,只怕也要经历今日吧。

    一念至此,心中更为不安。

    此时,这朱慈烺的乳母已被人寻了来,这妇人似乎已受了惊吓,天启皇帝只令人将孩子送到乳母的手里。

    而后,他站了起来,目光落在了朱由检的身上。

    心中悲不自胜。

    心肺复苏的生员,则是不断地按压着。

    可似乎始终没有什么效果。

    眼看着连张静一都想放弃了。

    却在此时……

    那本是纹丝不动的朱由检,却突然猛地抽了一口气。

    他这气一抽,那不停地重复着动作的生员立即大喜地叫起来:“活……活啦……”

    这动静,立即惊住了所有的人。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朝朱由检看去。

    张静一没喊停,生员继续按压。

    谁也没想到,就这么按压,竟也能将死人变活。

    天启皇帝大为诧异,忍不住瞥了张静一一眼,而后,眼里掠过了狂喜之色:“这样也能活吗?”

    张静一忙是俯身去翻了朱由检的眼皮。

    见里头的瞳孔未散,渐渐开始有了呼吸。

    于是,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朱由检只觉得自己从无尽的幽暗中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当张静一翻开他的眼皮的时候,他先是感觉到剧痛,而后,却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个人影,慢慢的,这个影像越来越清晰了一些,最后……他认出了这个人……张静一。

    张静一……难道也随孤王下地狱了?

    疲惫不堪的朱由检,此时呼了几口气,便感受到胸口有一股巨大的力道不断地按压着自己,以至于自己不得不急促的呼吸。

    终于……他恢复了神识,猛地想到了什么,便嚎啕大哭起来:“乱臣贼子,不得好死!”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很微弱。

    却几乎是提起了他所有的气力,也似乎因为这一激动,他的呼吸……却是开始越发的通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