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三十七章:圣君
    朱由检大喜。

    连战连捷,成效卓然。

    “王文之真是打出了孤王的威风。”朱由检感慨且愉悦地道:“孤王得此人,如得一臂。”

    温体仁笑了笑道:“恭喜殿下。”

    其实,温体仁觉得有些不对。

    当然,他也不知道哪里不对。

    作为长史,他了解更多一些的内幕,可还是没有洞悉的能力,毕竟他从前是礼部侍郎。

    何况,王文之乃是他的门生故吏,这王文之能领军,也是因为他的举荐,现如今,归德府来投奔的读书人和士绅越来越多,人才济济,在这种情况之下,温体仁是有一些压力的。

    这种压力来源于归德府,归德府毕竟只是一个府七八个县的规模,这么小的地方,安置这么多大儒和士绅,很不容易。

    毕竟,乌纱帽只有这么多。

    从前的时候,温体仁这等东林党出身的大臣和浙党、齐党、楚党争,等到这些被压下去,又和阉党斗。

    可在这里不一样,这里只有东林党,东林党的大臣和读书人欣喜若狂,视归德府为圣地。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没了外敌,总还要斗的,自然也有人觊觎这长史之位。

    现在,已经开始渐渐起了弹劾温体仁揽权的苗头,而温体仁当然也不能客气,立即痛下杀手,抓住对方不孝的痛脚。

    虽然危机暂时解决,可现在的温体仁并不觉得轻松,而在军中,有一个王文之就非常有必要了。

    王文之是他的学生,有王文之在,他在信王殿下面前的地位才稳固。

    此时,温体仁道:“殿下,王文之说了,六月平豫……这些流寇不堪一击,若是继续进击,只怕不出三月,这河南的流寇就要剿清,到了那时,河南布政使司便可海晏河清,殿下功不可没啊。”

    朱由检笑了笑道:“这都是你们的功劳,只不过……”

    他说到这里,又不禁唏嘘了起来:“只不过王文之又同时上奏,说是此番又补充了三千流寇,进入信王卫,加上此前的人马,单单一个信王左卫,便已有一万四千余人,且都是精锐,战兵占了近半,因而恳请朕再拨发钱粮,犒赏将士。”

    温体仁露出难色,道:“府库里的钱粮……早就告罄了。”

    这是实话,信王朱由检到了这儿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减税。

    大量的税赋被减免,尤其是在他看来不合理的商税和矿税,直接进行了裁撤,这个举措很得人心。

    可问题是,人心是得了,就是没钱。

    是的。

    府库早就空了。

    根本就收不上来税。

    若不是信王在京城,也有一些积蓄,而信王夫妻,又典当了不少的王府宝物,这归德府,根本就无法维持。

    温体仁看着朱由检,露出无奈的样子。

    朱由检只好叹息道:“现在孤王的手里,也是难为无米之炊啊,可是……王文之说,现在信王左卫人才济济,士气如虹,此时正是趁此机会收复整个河南的时候,这时若是没有钱粮,只怕要贻误军机。现如今,什么都要钱……朕已很节省了。”

    他指了指自己身上所穿的布衣,道:“孤王是连丝绸都不敢穿了,这衣服,还是孤王让人花了七十两银子采买来的棉布,是孤王的爱妃亲自织出来的。”

    温体仁抬头看了一眼朱由检身上的布衣,这布衣……在市面上……应该几十文钱吧……就这……花了七十多两银子?

    他吞了吞口水,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一旁的几个宦官。

    随即微笑道:“殿下……倘若没有钱粮……”

    已经生出许多白发的朱由检露出了愁容,顿了一下,又禁不住叹了口气道:“孤王不能学皇兄,这钱粮,孤王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出来……当初……王妃还有不少的嫁妆,除此之外,孤王大婚之时,也赐了不好珠宝……这样吧,孤王想办法发卖一些,而后紧急调拨一批钱粮,送去军中。”

    “告诉王文之,孤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乃是孤王腹心之人,今河南赤地千里,百姓们已至绝境,流寇再这样闹下去,若是继续泛滥成灾,不说这区区归德府,便是我大明江山,也要荡然无存。今孤王欲效太祖高皇帝,重整河山,让他加紧进兵,不得有误。”

    温体仁见朱由检一脸愁苦之状,可说到了太祖高皇帝时,又变得精神奕奕起来。

    温体仁忍不住为朱由检感动,于是老泪落了下来,口里道:“殿下此等明主,臣等怎么不效死力?臣能得遇殿下这般的明主,死也甘愿了。”

    于是哽咽。

    朱由检的眼里,也已开始泛起了泪花,感触万分地道:“你我君臣互勉,将来再造河山,便可彪炳千秋。”

    温体仁又感动得流泪了。

    君臣二人对着啜泣了一会儿,温体仁方才告辞。

    温体仁随即便回了自己的府邸,他的府邸距离王宫不远,这儿靠近归德府地文庙,正是闹中取静。

    这里原本的主人是一家富户,因而宅邸占地极大,温体仁花了许多钱才买下来的。

    进入了宅邸,穿过重重的仪门和月洞,方才进入后宅,便见这里莺歌燕舞,很是热闹。

    温体仁便招来管家询问:“今夜怎的如此热闹?”

    管家道:“回老爷的话,二公子请了戏班子来给二公子的七少姨娘冲喜,七少姨娘今年体弱多病,来了归德之后,极想念家里的老家的戏,说是能睹物思情。因而前两个月,二公子便让人回浙江老家去,请了一个戏班子来,这不……今日来了,二公子很高兴呢。”

    温体仁噢了一声,却不凑这个热闹,他是朝中大臣,当然不能沉溺在这戏曲之中,因而徐步到了后堂。

    刚刚坐下,早有两个面色姣好的女婢,一个给他斟茶,一个俯身蹲下,给温体仁脱下了官靴子。

    温体仁则一面喝茶,一面任女婢们伺候着,却是皱着眉,满心思想着政务上的事。

    却在此时,那管家又追了上来,手里拿着一封书信,道:“这是王公子送来的书信,是从军中快马送来的。”

    温体仁点点头,接过,看了片刻,微笑道:“他倒是费了心思。”

    管家道:“怎么?”

    这管家自也是温体仁的心腹,温体仁没有怪管家多事,便道:“这王文之,倒是颇有孝心,心知老夫爱唐伯虎的画,特意搜罗了一些,说是过几日让军士解押来,都是唐寅的墨宝,很是稀罕的,他太费心思了。”

    管家则啧啧称赞:“听说市面上,唐寅遗留下来的墨宝,价钱一日比一日高,随便一幅,现如今都要几百两银子。”

    温体仁皱眉:“你懂个什么,眼里只有钱吗?”

    管家便唯唯诺诺起来,不敢再多说了。

    而就在这时,归德府府城的城门在夜里却是洞开,一个紧急的快马火速拿着快报,抵达了温体仁的府邸。

    等温体仁沐浴之后,换了一身长衫,这急奏便送到了温体仁的手里。

    温体仁低头一看奏报,猛地大惊失色。

    在身边随侍的管家不禁道:“老爷,不知何事?”

    温体仁绷着脸,整个人变得焦虑起来,口里道:“最新来的奏报,有一支流寇,竟是奔着府城杀奔而来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流寇,他们这样大胆……快,快修书,立即命信王左卫回防。”

    拿着这烫手的奏报,温体仁顿时有些慌了。

    自己一家老小,可都在归德府啊。

    …………

    在另一头,天启皇帝的銮驾走走停停。

    没办法,人太多了,近两万人随驾,一日能行十几里就算不错了。

    这令天启皇帝有些烦躁,可他没办法,却也只好耐着性子。

    自从杞县发现了流寇之后,虽然这些流寇估计是眼看着有大批的官军朝着杞县来,所以立即退走,早就跑了个没影没踪。

    可随驾的大臣们,此时却是有些慌了。

    一百多个读书人,说杀就杀,看过了那尸横遍野的场面,心里有些没底了啊。

    此时,他们虽还觉得……信王可能只是出了一些些的差错,毕竟归德府君明臣贤,众正盈朝,可偶尔有一两个害群之马,也是不无可能的。

    所以,极力还想为信王开脱。

    可终究心里没底,还是极力想劝说天启皇帝回京。

    这里很危险,陛下的安危要紧,还是先回了京城,等这信王殿下收复了整个河南再来吧。

    天启皇帝也算是服了,没好气地道:“区区流寇而已,诸卿放心,有朕在,大家就死不了,只要不学那些该死的读书人,总能保住你们的脑袋。”

    此言一出,百官的脸色更差。

    但是天启皇帝却是打定了主意要继续前行。

    来都来了,还想教朕回去。

    朕不要脸的吗?

    张静一也坚持继续进发,其实此时的流寇还没有正规化,绝大多数都是聚众起来夺了官军刀剑的流民,甚至很多人,手里也只是一根竿子而已,有这么多的精锐勇士营,还有东林军校第三教导队在,来多少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