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二十二章:富可敌国
    成国公府依旧围得水泄不通。

    这国公府的亲眷以及仆从,已统统押送走了。

    浩浩荡荡数百人,暂时先押去新区的大狱,先进行甄别,以及审问之后,接下来该治罪的治罪,该放人的放人。

    只是对于京城里的百姓而言,这大明已有两百多年不曾见过抄这国公的家了。

    于是阴阳怪气的有之,指桑骂槐的也有之,自然,也有人纯粹是看热闹,觉得新鲜,迟迟不肯散去的。

    如此一来,为了确保不出纰漏,便不得不调动大量的人马封锁了街道的出入口。

    好在国公府本就占用了一条街道。

    邓健已领着人,开始对里头的财物进行清点。

    他又一次下地库。

    这么多的金银,想要搬出来,便只能先在后宅那里开辟出一块空地。

    所有出入后宅的人,都需进行搜检,免得带出财物来。

    而且一旦被发现,立即家法处置。

    这新县千户所和其他的锦衣卫一样,都有自己的家法,只是这家法比之其他千户所更加冷酷无情,一经触犯,基本上这一辈子就算完蛋了。

    当然,他们平日里的条件也是优渥,毕竟新县千户所有钱,毕竟整个新县商户的‘茶水钱’,只有新县这边一家收,也不允许私人揣入怀里。张静一除了留一部分作为卫里的开支,以及卫里兄弟的抚恤之外。其他的,到了年底,都有一笔还算不菲的奖金,再加上每月的薪俸,足够一家老小过的很殷实了。

    此时……这里已成了铜墙铁壁。

    上百个校尉,忙碌了一天,可这地库中的金银,也才搬出来了一半不到。

    其实校尉们本来体力都不错,可这一日下来,却已累的气喘吁吁,感觉自己的腰都快要断了。

    他们现在看到金银,就有一种条件反射的呕吐感。

    而后宅的一块空地上,却早已是堆积如山。

    邓健直接看得是头皮发麻,这到底……是多少银子啊……

    看来未来几日,他都得待在这里了。

    好在这里有人按时送吃食来,至于睡觉,这成国公府的家眷都已被押走,这后宅就有许多现成的空房间可睡。

    邓健干劲十足,且十分严厉,所有人都必须得经过重重的检验,而且在金银全部重新装箱后,便贴上封条,编上字号,运出这府邸之前,任何人都不得不轻易离开这里。

    “都好好干,这一次干好了,陛下肯定有所赏赐,亏不了咱们,说不准,每人能赏一笔银子么?”

    “别说啦,邓副千户。”有人皱着眉头道:“再提银子,我便想呕了。”

    邓健踹了那人一脚,骂骂咧咧道:“老子现在是正千户了,不是副的,谁若是再敢说副,打断他的狗腿。”

    众人悻悻然,继续去卖力搬运。

    …………

    张静一却在夜里下了值的时候,抵达了新狱。

    皇太极在这里虚度了几日的光阴。

    日子依旧难熬,他很想找人说说话。

    给与他的待遇,已经越来越好了,不过这种物质上的待遇,并没有让他的处境好多少。

    他一直在咀嚼和回味着张静一的话,其实他很清楚,八成张静一的话是对的。

    大明已开始慢慢的调头,在接下来,不断的损耗之下,只有十几万户的建州人,只会被慢慢的放血,最终一点不剩。

    不过……皇太极心里依旧有着不甘。

    或许,张静一的话有夸张的成分。

    那一场纸上谈兵,就像两个人在虚空里比划的对手,皇太极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至少在一场论战之中,建州是没有未来的。

    皇太极其实也不知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倘若张静一说的是对的,那么他虽是投靠了明廷,可至少能拯救无数族人的生命,至少可以让他们继续活下去。

    只是这几日,时间变的格外的漫长,他一直在怀疑和自我怀疑中不断的煎熬。

    直到这狱中,突然有了许多响动,似乎有大量的人关押进来。

    他甚至还隐隐听到了哭泣的声音,似乎在说着什么。

    有人甚至道:“公爷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一听这个,皇太极顿时打起了精神。

    他隐隐感觉到,这里发生的事,和他之前向张静一所透露的消息有关。

    难道……明廷这么快,就抓住了那些人?

    公爷……

    牵涉此案的,乃是国公?

    只是……怎么这样的快?

    就在他吃过了晚餐之后,终于有人打开了牢门,张静一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皇太极下意识地抬头,见是张静一,心里竟有些激动。

    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日夜盼着张静一能来。

    此时,他细细地看着张静一的脸,从张静一的表情,感觉到张静一的心情似乎不错。

    不过,皇太极却显得很淡定,他慢悠悠地道:“看来,新县侯又立了功劳。”

    张静一道:“哪里,倒是多亏了你,如若不然,怎么能抓住这条大鱼呢。”

    皇太极忍不住钦佩起来:“我所提供的,不过是一些边角料而已,而新县侯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迅速地找到幕后凶徒,可见新县侯确实厉害。”

    他顿了顿,又道:“有新县侯这样的人,倒也说明,这大明皇帝并不似外头所传言的那般昏聩。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何我会成为阶下囚了。”

    他看着张静一,接着道:“此时新县侯前来,一定有事吧。”

    张静一道:“你认为是什么事?”

    皇太极道:“或许……现在是生死关头了,只是不知,新县侯打算如何处置我?”

    张静一便道:“那我就开门见山,陛下给我两个选择,第一是将你杀了,以绝后患。当然,要杀,肯定也是大张旗鼓的杀,到时少不得还要传首九边。另一个选择,是留下你,为我大明效力,若你真心悔改,想着让你们建奴人好好的过日子,让他们活下去,这对你而言,未必是坏的选择。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一个圆融的人,和寻常的建奴人不同,正因为如此,我才有留下你性命的想法。可你要知道,一旦你投靠我大明,却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所谓买定离手,不得反悔。”

    皇太极想了想,便道:“我只想知道,新县侯愿意用我这样的人吗?”

    张静一道:“为何不用,你的父祖们,当初不也是为大明效力的吗?当初与其说是建奴作乱,倒不如说是一场军中的哗变。这天下太大了,广阔无垠,我大明不可能永远只将眼睛落在辽东。但凡是有远见卓识之人,而且肯真心悔改,愿为之效命,我都愿意接纳。”

    皇太极似乎早就做好了决定,只叹了口气,便道:“那么,我甘愿受新县侯驱使。”

    张静一也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他点点头道:“这样便好,待会儿便会有人来给你办手续,然后你就可以出狱了。而后会有人给你安置一个住处,你休息几日,便去新县点卯吧,到时会安排一个差事给你。”

    说着,张静一没有再说什么。

    他还是决定用一用皇太极,倒不是他大度,而是他总觉得,皇太极这样的聪明人,一旦他想明白了某些事,意识到建奴不可能成功经略辽东,反而不会生出二心。

    因为他知道什么选择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

    有时候和聪明人打交道,比和蠢人要好。

    见张静一他要走,皇太极一愣:“新县侯不怕我出狱之后跑了?”

    “跑就跑吧。”张静一很平静地道:“跑了再抓回来就是了,当初能去抓李永芳,这一次能抓你,下一次……照样手到擒来。只是下一次,只怕你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说着,张静一头也不回,直接走出了囚室。

    只留下皇太极不可思议地留在原地。

    …………

    天启皇帝这两日,或许是余毒的缘故,又或者是余怒未消,总是睡不踏实。

    足足等了两天,他几乎是掐着手指头,算着日子过来的。

    可左等右等,每一次有急奏送来,天启皇帝以为成国公府有了消息,其结果……却好像成国公府那边是一潭死水般,看不到一点他期待的浪花。

    这一下子,天启皇帝有点坐不住了对身边的魏忠贤道:“一百多万两银子,要点验起来,确实不容易,可这新县千户所的人,怎的这样的慢?这邓健……看来也不过如此,朕还是高看他啦。还有张卿家,朕让他坐镇,可为何,他也一点音讯都没有?他是不是没有把朕的话放在心上了?”

    魏忠贤苦笑,果然……

    魏忠贤道:“其实奴婢也想让人去问的,只是那新县千户所的人,封锁了街道和成国公的宅邸,说是一苍蝇都不能出入,任何人没有得到张老弟的手令,都不得进,更不允许出……奴婢也在犯嘀咕呢,按说……这两天多过去了,也该有消息了。”

    天启皇帝便叹息道:“所托非人,所托非人啊,若让朕去清点,朕一天就能点验核算完毕。”

    …………

    第五章送到,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