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一十七章:大白天下
    这个理由……

    田尔耕:“……”

    周正刚:“……”

    天启皇帝觉得很有道理。

    张静一受委屈了。

    就因为官儿小,便被上头的指挥使和佥事如此欺负。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那张顺似乎早就在外头等着了,门口的禁卫还觉得奇怪,今日这张提督怎么老是在这像做贼一般的探头探脑。

    结果里头陛下传唤,这里头的小宦官一出来,迎面便见到了张顺。

    张顺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而后匆匆忙忙的进去。

    “奴婢……见过陛下……”

    “你便是张顺……”

    张顺想哭……这句话……陛下好像对他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悲剧的是,每一次陛下得知他是张顺,转过头,又忘了个九霄云外。

    可他这时候不能发牢骚和抱怨。

    想来想去,还是干爹好,干爹永远记着他。

    张顺道:“是,奴婢便是张顺。”

    天启皇帝见他还算对答如流,不禁点头:“昨夜,你去了尚膳监?”

    “正是。”张顺道:“奴婢听闻干……听闻了新县侯的吩咐,心里便想着,这可是大事,事关着有贼子想要毒害陛下,所以奴婢便斗胆,在这宫中,召集了一些平日里关系较好的人一道,当夜潜入了尚膳监里,寻了那尚膳监掌印太监赵敬。新县侯是这样交代的,尚膳监里能给陛下下毒的人,可能有不少,可是却能悄无声息将刘武害死,且还能下毒的人,满打满算,就这么一两个,赵敬的嫌疑最大,他乃掌印太监,办事方便。”

    “于是,奴婢便和人连夜到了赵敬的住处,先将他拿住了,而后逼问实情,又在他的屋子里,寻到了一些东西……”

    说到此处,跪在一旁的成国公朱纯臣,虽是面上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身躯却不禁颤了颤。

    天启皇帝冷然道:“那赵敬人呢?”

    “已控制住了,奴婢这就将他带上来。”

    张顺似乎早有准备,飞也似的出去,很快又和几个宦官一道,将这赵敬押上来。

    这赵敬却是鼻青脸肿,一看就遭到了痛打。

    此时已吓得魂不附体,浑身颤栗。

    张顺对赵敬道:“你可认得成国公吗?”

    “不……不认识。”赵敬下意识的回答。

    “若是不认识,那么你屋子里的金子怎么来的?”说罢,张顺一下子掏出金块来,随即对天启皇帝道:“陛下,这些金子……都是从他的房里搜来的,请陛下过目。”

    金子送到了天启皇帝面前。

    其实这个时代……金子是贵金属,自然价值不菲。

    不过许多人家,在得到了金子之后,为了便于储存,或者是作为礼品,往往会进行重新熔炼,而后再倒模。

    比如眼下,天启皇帝手里的金子,虽也是金元宝的形制,却明显不是出自官方,而是私人制的,这金子底下,还有成国公府的印记。

    这等私人熔金,其实很普遍。

    天启皇帝点点头,看着赵敬道:“赵敬,这金子,可是成国公送你的?”

    赵敬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先是说是,后来又拨浪鼓似的摇头,连声说不是。

    天启皇帝怒道:“到底是不是?”

    赵敬已是吓得要昏厥过去,便匍匐在殿上,一声不吭。

    成国公朱纯臣见此,脸色已是微微变了。

    其实这些金子,倒不是这一次送的,傻瓜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送上成国公府的金子呢。

    这都是往日收买赵敬用的,哪里知道,这家伙像宝贝一样还藏在宫里的住所。

    赵敬几乎要魂飞魄散,结结巴巴地道:“不……不是,陛下……是……是市面上流通的。”

    天启皇帝便冷笑道:“这就怪了,你出门在外,拿这么大一锭的金子流通吗?”

    张静一这时道:“陛下,其实臣查过,这赵敬……在外头,有一个对食的妻子,还有两个兄弟,他的父母也还活着,甚至收了一个侄子做自己的儿子……陛下……此人突然多了这么多来源不明的金子,已是罪大恶极,臣建议,他既然不肯说,那么索性便立即将此人千刀万剐,至于他的那些接来京城里享福的亲戚,也统统杀了,再查抄一下他在宫外的外宅,统统抄没。”

    赵敬听到这里,吓得两眼一黑,立即惊恐万分地道:“饶命。”

    “想要死个痛快,就实话实说!”天启皇帝一下子就明白了张静一的心思,便道:“如若不然,便依张卿的话来处置。”

    “说……我说……”赵敬颤抖着道:“奴婢……奴婢平日……平日里……”

    说到这里,他小心翼翼地看了朱纯臣一眼,朱纯臣的脸色已是铁青。

    赵敬则继续道:“奴婢平日里便受了成国公的不少恩惠,奴婢的几个兄弟,还有过继的儿子,也因为成国公,在京城里谋了个好差事。前几日,有人寻到了奴婢,让奴婢……干一些事,奴婢哪里敢啊,可他们好说歹说,说是奴婢若是不干,这外头的亲人,便都要死。还说……这事早就想好了替罪羊了,奴婢觉得这事……还算是稳妥,最后也未必能查到奴婢的头上……所以奴婢便吃了猪油蒙了心……”

    “这样说来。”天启皇帝听到这里,已是震怒:“当真是成国公?”

    赵敬匍匐在地,已是吓得便溺了,他嚎哭着道:“是……是……”

    听到这个是字,成国公朱纯臣还没有什么反应,似乎还在强作镇定。

    那跪在一旁的周正刚,已是打了个寒颤,吓得面如土色。

    天启皇帝怒不可遏,整个人拍案而起,而后死死地盯着成国公朱纯臣,厉声道:“朱纯臣,你好大的胆子。”

    “陛下……”朱纯臣故作镇定,道:“就算只是一个宦官……他说的话,怎么能相信呢?陛下难道只信一个阉人,而不信臣吗?这赵敬构陷臣,实在该死,恳请陛下,立即将此人千刀万剐,以儆效尤。”

    直到现在,朱纯臣的脸上依旧看不到一点惊慌。

    不得不说,朱纯臣的心里素质,确实无比的强大。

    可张静一却知道,其实此人心里只怕早就慌得一批了。

    一听朱纯臣也要将自己千刀万剐,这个时候的赵敬,心知自己已是活不成了,于是冷笑:“成国公,你好狠毒啊,你用尽办法将咱拉下了水,现在还想让咱死?你……你……派来联络咱的人,就是你府上的朱岩。除此之外,我的外宅里,还有你家的金子。你现在想和咱撇开关系了?呵……呵呵……你不嫌迟了吗,你的事,咱都知道……你如何抵赖……”

    朱纯臣闭上眼睛,露出了几分颓然之色,随即,他张开眸子,依旧道:“陛下,这样的人,也可以相信吗?”

    这时,有人道:“可还有一样东西,不知成国公如何解释?”

    这突兀的话,顿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大家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却是那押着成国公朱纯臣来的邓健。

    邓健此时志得意满,他有点飘了,此时心里不禁佩服起义父的远见,果然……晚点娶妻是对的啊,以我的条件……将来能门当户对的,至少也该是一个侯门吧。

    天启皇帝显出几分急切地道:“还有什么,你说。”

    邓健便上前道:“陛下,臣等查抄了成国公府,发现了一处密室,不……说是密室也不对,这成国公,几乎将他家地下挖空了,说是地宫也不为过,那地下所藏的……是数不清的金银,如此多的金银,臣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了,却也是看的头皮发麻。臣还在让人进行清点,这金银多少……暂时还不敢断言,可是……臣敢说,就算他是国公,有十数代财富的积攒,哪怕是他们朱家一代代的人贪赃枉法,也绝对贪不来如此的巨大财富。”

    说到这里,邓健目光一转,看向朱纯臣道:“成国公,我来问你,这些金银,从何而来?”

    朱纯臣又不禁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是因为自己的金银损失而痛心,还是因为自己的滔天大罪无法抵赖而痛苦,他脸色已越来越苍白,却是沉默不言。

    到了如今……

    其实根本就无法解释了。

    这个时代,可是不跟你讲无罪推论的。

    天启皇帝其实只看他的表情,就一切都已明白了。

    天启皇帝抚着案牍,深吸一口气,似乎也有一些激动:“说罢,你现在不说……朕也会有很多办法让你说。”

    “没什么可说的。”朱纯臣苦笑,还能说什么呢?他叹了口气道:“一斤火药,在造作局,只需花费一钱银子,就可以制造出来。可送到了辽东,就能价值四两银子,这是四十倍的利差……”

    他面上没有表情,此时没有后悔,也并没有哀嚎着悔罪,而是平静地继续道:“这样的暴利,怎么能不动人心呢?”

    …………

    一:老虎每天五章,每一个剧情其实都是必要的,不然最后埋坑的时候串不起来。

    二:不是老虎不想合并章节,其实老虎以前是尝试过的,可是写了十年书,养成了习惯,最后发现这样很不理想,原因在于会下意识的把三千字的剧情,水成六千字。

    三:晚饭还没吃,第五章送到,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