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一十六章:真相
    张静一这番略带嘲讽的话,让其他人一头雾水。

    本以为,成国公朱纯臣此时一定有些慌乱。

    可成国公朱纯臣的表现,却依旧还是理直气壮的样子。

    这家伙的心理素质,远远超出了张静一的想象。

    这样的实力,足以吊打一百个大碗宽面。

    张静一心里也不禁佩服起他来。

    果然,朱纯臣面上依旧还是一副愤怒的样子,毫无慌乱,却只是咬牙切齿地道:“新县侯所言,我一句也听不懂,什么毒害陛下,陛下何时中的毒?这宫里,又非老夫把持,陛下中毒,为何要冤枉老夫?”

    这一连窜的诘问,好像是将张静一逼到了墙角。

    张静一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既然如此,那么……我索性便教你心服口服吧。”

    说着,张静一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你当真不知道河豚毒?”

    “闻所未闻。”朱纯臣肃容道:“我的先祖,都是骑在马上为宫中征战,下毒这等伎俩,不是我朱家的家学渊源,倒是你们这些赢取爪牙,呵呵……”

    他说话之间,颇有自傲之色。

    仿佛在说,也只有你们这些下作的人才擅长下毒吧。

    天启皇帝铁青着脸听着,此时他似乎越发的觉得可能张静一与成国公朱纯臣有什么误会。

    魏忠贤心里也在揣摩着,这个时候,他不能轻易表态,需继续观望才好。

    田尔耕与周正刚面上的嘲讽意味则更盛。

    这张静一仗着陛下宠爱,历来没有规矩,可今日撞到了成国公,算是一脚踢到了铁板上了。

    瞧你能的。

    就等着看你倒霉!

    此时,张静一道:“很好,看来你是打算抵死不认了。其实……你确实很聪明,做事也非常的谨慎,其实……若不是皇太极那边得到了一丁半点的讯息,朝廷打算彻查那些与建奴人勾结的商贾,以你的缜密,这天下人谁会疑心到你成国公府的身上呢?”

    朱纯臣冷哼一声,并不理会。

    张静一便又道:“只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终究还是露出了马脚。这朝廷一彻查,你终究还是有些慌了,虽然你心里清楚,皇太极对于你的事也所知不多。那些与建奴勾结的商贾,是绝不会向建奴人透露出你的身份的。可是……只要锦衣卫还一直顺藤摸瓜的查下去,你迟早会败露。”

    “所以,你便决定浑水摸鱼,只有将水搅浑,让这厂卫将注意力搅到其他地方去,再拎出一个替罪羊,那么……这件事便绝不会有人过问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又道:“而只要陛下中毒身亡,天下必定有巨大的变故,到了那时候,谁还有心思查这一桩案子呢?更何况,厂卫为了早日结案,那宣城伯不就是一个现成的替罪羊吗?一切栽在他的头上,这件事便算是了了,那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陛下驾崩的事上头,你自然可以优哉游哉地逍遥法外了。”

    朱纯臣依旧镇定自若地看着张静一,笑道:“新县侯编的一个好故事。”

    张静一也笑了:“你就当我是编的故事好了。”

    说罢,张静一继续声情并茂地道:“所以,你的布置之中,最重要的是让人给陛下下毒!这些年,宫中比较松懈,再者,这河豚毒无色无味,只要添加一点,便足以致命,无药可医。”

    “可是,单凭下毒还不成,你还需有个替罪羊,是以,你便伙同了尚膳监的宦官,寻了一个替罪羊,这个替罪羊,就是刘武。”

    “刘武?”朱纯臣平静地道:“我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一旁的周正刚也忍不住讥诮道:“怎么,难道不是刘武投毒?”

    “不是!”张静一正色道:“刘武根本没有投毒,当时这边有了眉目之后,我第一个就是怀疑。这下毒之后,下了毒,便立即自尽,而且他与宣城伯的关系如此的明显,傻子都知道,他这一死,便是死无对证,肯定要牵涉到宣城伯那儿去,那么……这个人为何还要这样做?宣城伯又为何要这样做?”

    “当然,这只是其一,其二便是,既然大家在他的房里,搜到了半瓶河豚毒,这就更加奇怪了,你说一个人……他要自尽,手里明明就有毒药,可是偏偏……他不用这毒药,却非要将自己挂在房梁上,你说……这奇怪不奇怪?”

    张静一提出了两个疑点。

    当然……张静一之所以起疑,最大的原由,还真不是这两个疑点。

    而是因为,背黑锅的是宣城伯卫时春。

    卫时春这个人,张静一有印象,两世为人的人,又略知一些历史,便知这宣城伯是在甲申之变的时候,全家投井身亡。

    这样一个人……在明朝灭亡的时候,居然选择了自杀,而且是全家自杀,虽然颇有几分愚忠的成分,可这样一个人,却是说他一直私通建奴人,偷偷攒下了这么大的家业,虽然……也未尝没有可能,只是……张静一的直觉之中,却还是有些无法相信。

    正因为有了这些直觉,所以张静一才决心彻查到底。

    要怪,其实只能怪有人自作聪明,栽赃谁不好,非要栽赃给宣城伯卫时春。

    当然,这个理由是不能说的,因而张静一经过细细分析后,便找出了两个可以公布于众的小疑点。

    张静一笑了笑道:“第一个疑点,说明幕后之人有些不智,可问题又出来了,此人行事如此不周密,让刘武去下毒,结果很快就牵连到自己的身上。那么……此前他私通建奴,为何这么多年没有察觉?这是不是不合理?”

    “这第二个疑点,我可以断言,这是有人要杀人灭口,因为只有刘武死了,才能死无对证,最终,让卫时春百口莫辩。可是,想要一个人自杀,却并不容易,难道给刘武灌药?若是灌药,人难免会挣扎,这哪里像是自杀呢?可若是偷偷给他吃药,又无法确保他能立即毒发,说不准,挣扎几个时辰,这边锦衣卫一查,反而弄巧成拙,一切便真相大白。反而是悬梁自尽最好,先将人控制住,直接吊上房梁,不死也得死。”

    此时,殿中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似乎都在细细的咀嚼着张静一提出的疑点。

    朱纯臣立即大叫大嚷道:“就算不是宣城伯,那么与我有什么关系?莫非不是宣城伯,便必定是我弑君了吗?”

    “你别急。”张静一朝他笑了笑,显得异常的镇定,而后慢悠悠地继续道:“我当然并没有一开始就怀疑到你的头上,只不过……既然我已确定,宣城伯是被人栽赃,那么至少可以确定,下毒的人另有其人,而且还在尚膳监里。”

    他直直地看着朱纯臣,继续道:“于是,就在田指挥以及周佥事去捉拿卫时春的时候,我便留了心。临出宫的时候,便叫了一个叫张顺的宦官,让他去找一个人。”

    “找一个人?”天启皇帝似乎对张顺有些印象。

    好像……挺耳熟。

    此时,天启皇帝的好奇之心已经勾了起来,禁不住道:“找谁?”

    “回陛下。”张静一道:“首先,臣已经确定是尚膳监的人,其二,这个人能火速控制住刘武,并且制造出自杀的假象。那么这个人,一定在尚膳监里颇有几分权势。想要做到这一点,至少得有四个孔武有力的宦官,才能悄无声息地做到,而能让四个宦官对他死心塌地,而且还能让有毒的糕点送到陛下的御案之前,尚膳监里有这个本事的人,有几个呢?”

    天启皇帝此时也开始觉得疑窦重重起来,他忙点头:“不错,不错,有几分道理。”

    朱纯臣却还是依旧显得很镇定的样子。

    那田尔耕和周正刚面面相觑,尤其是周正刚,他当然知道,张静一不过是红口白牙的‘讲故事’,可倘若……当真不是卫时春呢?

    对他而言,是不是成国公,其实都不重要,可若不是卫时春……一念至此,周正刚禁不住不寒而栗起来。

    此时,张静一道:“你们不是要人证吗?很好,人证……昨天夜里,其实就已经有人去搜罗了,恳请陛下,立即召张顺,张顺昨日与臣一道,已在尚膳监里布置下了天罗地网,现在……成国公所要的证据,就在张顺的手里。”

    天启皇帝已是大为诧异,看着张静一笃定的表情,心里也不自觉地越发相信了张静一的分析。

    此时,他已顾不得这成国公是不是冤枉的了,立即道:“将张顺叫来,立即召张顺。张卿家,你为何昨日不早说?”

    “臣不敢说。”张静一老实地回答道:“臣虽然有疑心,可是在找到罪证之前,若是贸然怀疑,难免会被田指挥以及周佥事说臣不懂官场的规矩,臣毕竟只是一个区区的千户,连指挥使与佥事都一口咬定的事,臣这区区千户,又怎么敢胡言乱语呢?”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