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一十章:朕的福报
    耳畔的哭声越发的厉害。

    让天启皇帝觉得有些吵闹。

    似乎有人又在询问什么。

    “当真无药可医么?”

    “娘娘,非我臣等无能,只是此毒剧毒啊……”

    天启皇帝越发觉得烦躁得厉害。

    此时毒气还未散去,身上的皮肤还有针刺的麻痒。

    不过河豚毒最大的特征就是,手脚以及舌尖麻痹。因而,天启皇帝虽渐渐有了一些意识,却发不出声音,也动弹不得。

    “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将陛下救活。”

    这是魏忠贤的声音。

    天启皇帝听到魏忠贤的话,心里颇有一些宽慰。

    魏伴伴对他的安危,还是极看重的。

    而御医们则是沉默以对。

    很明显,他们凭借自己的技艺已经清楚,已经回天乏术了。

    这个时候任何的承诺,都可能导致灭顶之灾。

    此时,一个声音道:“方才你说新县侯对陛下进行了施救,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声音,天启皇帝是知道的,这是张嫣张皇后。

    张嫣张皇后问起这些,可那些御医却不敢答,似乎有些忌惮。

    于是,便是张妃的声音。

    张妃近来颇受天启皇帝的宠爱,这其实也可以理解,这是长生的嫡亲母亲嘛。

    天启皇帝从小便失去了生母,是被养母和乳母带大的,正因为如此,深知生母的重要,宫中本是希望将长生殿下送去给张皇后或者是太妃们抚养,却被天启皇帝否决。

    每日回后宫,天启皇帝当然第一个跑去见的便是长生,这张妃那去的多了,自然而然,也就渐渐生了一些情感。

    此时,张妃道:“皇后娘娘……我这兄弟……”

    张皇后的声音道:“妹子,你不必有什么顾虑,这事儿太大,总要问个明白,如若不然,陛下死的不明不白,我等心里只怕也难安。”

    张皇后的话,让张妃哑口无言。

    于是张皇后又质问这御医,御医只好道:“是,新县侯当时急着救人,所以……”

    “莫非,新县侯有解药……”

    “解药……这……这……学生说不好。”

    那西李太妃急了,厉声道:“怎么说不好?”

    御医只好道:“他给陛下灌了皂角水,足足有一脸盆多,陛下当时痛不欲生,频频呕吐……”

    一下子,殿中陷入了沉默。

    皂角水,显然是没听说过能解毒的。

    张妃似乎颇为担心,道:“我那兄弟……”

    张妃斟酌着每一个用词,她很清楚,宫中的局势波云诡谲,稍有不慎,张家就是万劫不复。

    站在她面前的,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因而,她便道:“我那兄弟,为陛下厚爱,心中一直感激涕零,陛下中此剧毒,他反应过激,也是情有可原。”

    这是给张静一开脱。

    她故意将剧毒二字说的很重。

    意思是……这样的剧毒,陛下一定是承受不住的,既然左右都可能死,那么和张静一有什么关系?

    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似乎许多人都怀着心事。

    不过,啜泣的声音又起来了。

    天启皇帝先听到的乃是张妃的哭声,而后其他的哭声此起彼伏。

    他心里苦笑,不由的想,张静一呢?

    于是,又想到有人给自己投毒,心里又不禁的愤慨起来。

    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的大胆。

    宫中百密一疏,朕在宫中尚且不安全,那么这天下,可还有安全的去处?

    似乎是因为见御医们已经宣称无药可医,此时指望不上御医。

    因而,东李太妃似乎想起了什么,道:“新县侯在何处?”

    魏忠贤道:“新县侯已回避了。”

    “再让他来看看吧。”

    魏忠贤道:“是。”

    ……

    张静一其实就在耳殿里坐着,听到隔壁传来的哭声,心里亦是烦躁得很。

    他也不知天启皇帝是死是活。

    只觉得好不容易,天启皇帝和他慢慢的开始步入了正轨,可哪里想到,这一切……竟被这样的差池所中断了。

    他木木地坐着,眼神就像看着虚空,而心里则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些天启皇帝平日的事,心头也如鲠在喉。

    魏忠贤蹑手蹑脚地进来,低声道:“张老弟。”

    张静一便站了起来。

    魏忠贤给他一个眼色。

    张静一已是会意,便随着魏忠贤进入了勤政大殿。

    在这里,他见到了两位太妃,还有几个宫中的女眷。

    很快,他便与张妃的目光交错。

    兄妹二人,迅速地交换了眼色之后,便各自错开。

    现在,可不是拉家常的时候。

    张静一随即到了病榻前,魏忠贤在旁道:“张老弟,你再看看。”

    张静一便上前,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天启皇帝,却不把脉,而是伸手,直接掰开他的眼睛。

    天启皇帝顿觉得眼皮子一阵剧痛,随即,这疲惫的眼皮子被直接撑开,眼球下意识地朝张静一一瞪。

    于是,便看到了颇为憔悴的张静一。

    张静一显然不但疲惫,而且似乎精神也处于焦灼之中,神色很不好,眼眶……有些红。

    天启皇帝的眼球动了动。

    于是……二人四目相对。

    张静一的表情,从僵硬到慢慢的松弛。

    手哆嗦了一下。

    天启皇帝顿时觉得疼得更加厉害,于是,SHENYIN一声,麻痹的手,也不由抽了抽。

    于是,天启皇帝能看到张静一的眼眸里掠过了一丝惊喜。

    天启皇帝下意识地……道:“疼……疼……轻点。”

    呼……

    这极微弱的声音。

    顿时让殿中又死一般的寂静下来。

    经过恢复,天启皇帝麻痹的舌尖,已开始能有一些动弹了。

    张静一则大喜过望,惊喜地道:“陛下醒了……”

    一下子,许多脑袋都探了过来。

    天启皇帝便似猴子一般被人围观。

    张静一道:“快……快,给陛下喂盐水,继续喂。”

    还要喝?

    天启皇帝又觉得自己的胃部,开始翻滚了起来。

    一旁的宦官早就预备好了。

    于是,便有人开始端来一盆盆的盐水。

    一看到那盆子,天启皇帝直觉得头皮发麻。

    可他现在依旧完全动弹不得,甚至话都没几个力气说。

    张静一亲自将天启皇帝搀扶着坐起来。

    也不顾天启皇帝是不是同意,直接拿着温热的盐水便往天启皇帝嘴里灌。

    天启皇帝只好被动着继续灌水。

    盐水入喉,似乎感觉还不错,将口齿里令人难受的皂角味冲淡了。

    喝了不知多少。

    天启皇帝顿时觉得自己的裤子温热起来。

    愣了一下,他意识到了什么。

    他的脸顿时羞红……

    尿裤子了。

    不过……怎么好像他记得,这裤子好像已经尿过了似的……

    只是此时,却没人关注他的这些心思。

    那些御医已凑上来,看着眼前这奇迹一般的事,一个个目瞪口呆。

    太妃们眼里掠过了一丝丝的欣喜。

    张妃这时见张静一一边要枕着天启皇帝的脑袋,一面又要喂水,便再无顾虑了,上前来帮衬。

    天启皇帝一口一口地喝着盐水。

    膀胱又开始胀痛。

    河豚毒确实是无药可医的。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和时间赛跑。

    通过皂角水,让天启皇帝频频呕吐,将有毒的糕点呕吐出来,这也算是洗胃了。

    此后,再通过不断的灌水的方式,让天启皇帝尽力将身上的残毒,通过小便的方式排出。

    于是这勤政殿里,到处都是尿骚味。

    天启皇帝早已脸红到了耳根。

    可现在没人顾忌这个。

    大家都假装视而不见。

    又吃了不知多少口盐水。

    更不知排了多少尿。

    天启皇帝几乎已经虚脱。

    终于……他觉得自己的舌头,已没有这么麻木了,趁着张静一让人换碗的空挡,他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不……不成啦………喝……喝不下啦……毒死……毒死朕吧。”

    “陛下……”魏忠贤惊叫道:“陛下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张妃此时道:“都亏了家兄妙手回春,这原是解不开的剧毒……陛下再忍一忍吧。”

    看着眼里满带关切的张妃,天启皇帝心里不免躺过暖流,又只好继续忍耐,一口一口地喝着张静一递来的盐水。

    直到他觉得自己的手脚开始慢慢的恢复,居然已经可以使唤了,才一把抓住张静一的手腕,道:“够了,够了,朕……朕觉得毒已解了,再吃,就算朕不会给毒死,朕的肚子也要撑破啦。”

    张静一这才停手,而后如释重负地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他这才站起身,后退两步,却发现这榻上已是湿了一大片。

    说实话……隔着这么远,张静一都能感受到天启皇帝的尴尬。

    天启皇帝拼命地咳嗽几声,蹒跚着坐起,干呕了几下,才粗重地呼吸。

    等慢慢地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他才道:“这……这……现在是几时了……是谁给朕下的毒?”

    “陛下,还在查。”看着天启皇帝渐渐变好的脸色,魏忠贤喜滋滋地道。

    天启皇帝却气呼呼地怒骂道:“若非张卿……张卿……朕必死无疑……幸好当初,当初……朕在辽东的时候,救过他,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现如今他又救朕一命,这是朕的福报啊。”

    张静一:“……”

    …………

    同学们,求点月票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