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零三章:碾碎皇太极
    皇太极分析得很认真。

    他当然认为自己是对的。

    为了佐证自己的话,他继续道:“别看多尔衮年轻,却极擅长隐忍,想来不久,他便能逐渐整合八旗,而至于这些投来我大金的汉军,他也极能驾驭。他虽是我的幼弟,可有些地方,我也不如他。”

    张静一专心地听着皇太极的话,点了点头道:“看来你们是志在必得。”

    皇太极却道:“不是我们志在必得,而是……局势如此,我熟读你们的历史,这大明至今日,早已是风烛残年,已到了行将就木的时候。我大金即便不能做到蒙古人一般,兼并中原,可至少也可以效仿契丹和我们的元祖金人一般,进入中原,得到幽云之地,与你们分庭抗礼。”

    他看了张静一一眼,随即又道:“你是明臣,当然是会极力袒护明廷,可局势是如此,非你一人可以力挽狂澜。”

    张静一点点头:“其实……你说的对,大明迄今,确实是百病缠身,一个不好,确实是你所说的这样情况。”

    皇太极没想到张静一会认同自己,他不禁诧异起来。

    ……

    那周正刚听到张静一这番话,倒是不由得喜上眉梢,这是大逆不道之言啊。

    于是他低声道:“陛下,新县侯为了让皇太极开口,甚至不惜去迎合皇太极……只是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天启皇帝只是冷着脸,不置可否。

    …………

    此时,张静一却笑了笑道:“你之所以有信心,肯定是有原因的,毕竟你曾是建奴的酋长,你对于天下的局势,了解的必定十分深刻。”

    皇太极道:“明廷的问题太多了,若是还能胜,实在没有道理。自然,你大可以说,你那东林军校厉害,可是……据我所知,军校的人员并不多,只可用于攻坚,或是突袭。”

    “可是新县侯有没有想过,这些年来,明廷曾调集过多少精锐客军抵达辽东,可结果又如何呢?起初可能对我大金产生一些伤害,可很快,我们便可将其歼而灭之。辽东的局势,已经不是靠一支精锐可以改变的了。”

    张静一道:“这一点也没错,确实不能靠一支精锐……”

    张静一而后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能练出一支来,我大明便可练出十支,一百支。”

    皇太极听到此处,立马就摇摇头,接着道:“辽东的饷银,尚且不足,你们拿什么练?”

    张静一笑了笑道:“来,这里有一份奏报,你可以看看,这奏报……的笔迹,想来你也认得的。当然,这奏报本是不该给你看的,不过,你如今是阶下囚,看了也没什么妨碍。”

    说着,张静一将一份奏报递到了皇太极的面前。

    皇太极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畅快地与人交流了,他显得十分珍惜。

    又见有奏报,想着或许可以从奏报的蛛丝马迹之中,了解到一些讯息,于是他更是期待起来。

    打开了奏报,这奏报显然是从奏疏里影印下来的,而笔迹……他确实认得,乃是辽东巡抚袁崇焕的手笔。

    细细看了奏报……皇太极却是哑然。

    这份奏报,乃是袁崇焕所奏,上头写的是,他和满桂已经开始在辽东清查军将,其中众将自行认罪的有一百二十三人,上缴家丁,也就是私兵两万九千四百五十二,银两七十三万,粮食四十六万石。除此之外,自行认领的空饷员额二十三万之多。

    看着这一个个的数目,皇太极一开始是有些怀疑的,他觉得可能这是明廷的一个计谋。

    可看到了后头,却令他大吃一惊,除了自行认罪的之外,还有就是查处抄没的数目,其中副将查处了七人,有名有姓,其中一个副将,罪名乃是私通建奴。

    这个副将……皇太极居然是知道的。

    此人确实是首鼠两端,没想到……竟已被查处了。

    除此之外,还有贪墨,吃空饷,杀良冒功等等罪状。

    游击将军九人,偏将七人,各地的指挥、千户一百二十一人,又有百户等官,二百五十七人。

    皇太极所吃惊的是,有不少上头所写的名字和官职……他们犯了什么罪,其实皇太极是清楚的,因为大金一直非常重视对明廷在辽东的情况。

    没想到……这一下子……竟是将辽东从头到尾的清查了一遍,不但不少人被查处,最重要的是,还抄没了许多的钱粮出来。

    这就意味着……整个辽东明军,都将大换血。

    皇太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等魄力,显然是他想不到的。

    他原本的预计是,大明已经烂到了根子里,这也是辽东军马,作战能力低下的原因。

    张静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一定很诧异吧。”

    皇太极想了想,点点头:“确实如此。”

    张静一道:“可有什么疑问呢?”

    皇太极脸上的表情依旧震惊,道:“我所怀疑的是,这些被查处的人,为何没有反,却个个坐以待毙?”

    张静一道:“很简单,因为当今皇帝圣明,你也知道,这些人多是贪生怕死,且还贪赃枉法之人,一群无用之人,只要陛下能够下定决心,这世上,就没有什么积弊不可以铲除。现在……辽东空出了这么多的位置,只怕已有不少有抱负的人,磨刀霍霍,想要走马上任了。到了那时,辽东的军马,我不敢说焕然一新,可至少……会改变面貌!”

    “还有你所说的欠饷……此次查抄出来的钱粮甚多,本就可以弥补不足。何况又清查出这么多吃空饷的,又可大大节省一笔开支。除此之外,还有就是这些上缴的诸将家丁,陛下只要下旨,将他们改编成一支军马,便可大大增加我大明在辽东的力量。”

    …………

    天启皇帝此时已听得极认真起来,眉头轻轻皱着,似也在思索着什么。

    倒是那周正刚低声道:“陛下……这新县侯,泄露了军机……”

    被打断了心神,天启皇帝厌恶地看周正刚一眼,低声道:“你懂什么,他们这是在纸上谈兵。”

    “纸上谈兵……”一旁的魏忠贤和田尔耕都不由侧目。

    天启皇帝依旧纹丝不动,聚精会神的样子。似乎有些话不吐不快:“就好像下棋一般,彼此摆开阵势,在这审问室中搏杀,凭借双方不断抛出来的优势,来确定胜负。”

    ……

    这时候的皇太极,显然是极端震惊的。

    他是识货的人,如果这份奏疏不是假的,那么这表面上清查到的东西,并不让他恐惧,真正让他恐惧的是,这纸面上所没有记录的东西。

    天启皇帝去了一趟辽东,整个辽东的面貌就可焕然一新,他一道旨意,辽东已是天翻地覆。

    这证明了明廷重新在辽东建立起了权威,而且已有了足够的执行力,这与从前大金作战的辽东军,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张静一表情轻松地笑了笑道:“怎么样,现在还有信心吗?”

    皇太极摇摇头:“现在关内流民四起,就算有此整肃,也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我大金大可以伺机而动,暂时与你们在辽东拉锯,可迟早关内要四面烽火,到了那时……那数不清的流寇,自当要你们覆亡,等到了那时,大金再调集军马,倾巢而出,就可以一鼓而定。”

    张静一听到这里,便叹了口气,道:“流寇确实是大问题,这一点,我承认,不过,平日里你在这狱中,晚餐吃的是什么?”

    皇太极想了想道:“薯饭。”

    张静一随即便又问:“那你知道那薯饭中的红薯从何而来吗?”

    皇太极冷冷道:“平日里,他们一个字也不肯和我说,我如何知道?”

    张静一便道:“是出自佛郎机,不过……已经开始在我大明进行推广了,你可知道此物亩产多少斤?”

    皇太极道:“多少?”

    “两千斤以上。”

    皇太极听罢,心头一震。

    两千斤……

    他猛地张眸,露出不信的样子。

    张静一微笑道:“就知道你会不信。若是你喜欢,有空我可以带你去地里看看,瞧一瞧这红薯,你便晓得……这东西的厉害了。”

    皇太极见他说的自信满满,心知……可能不是骗人的。

    此时,他心里不免有些慌了,忙道:“这是不可能的。”

    “可能不可能,当然要眼见为实,怎么,你这就害怕了?”

    皇太极绷住脸,皱着眉头道:“我并不害怕,我大金的将士骁勇,勇不可当。”

    这话,是说给张静一听,又似乎是为了说给他自己听。

    张静一叹道:“这一点,我倒是不好否认,只是……整肃了辽东,将来扩充了东林军校,又有红薯这样的利器。噢,对啦,你忘了当初阿敏和李永芳是怎么被擒拿的吗?他们是如何飞上天的?”

    看着皇太极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张静一继续道:“你是否……还记得那一夜的万炮轰鸣?你是行家,想来有些事,比我看得还更透彻的。因此,喊一句勇不可当是没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