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九十七章:臣是专业的
    这可不是小事啊。

    上百个大臣,大大小小都有。

    有的甚至是官至侍郎,至于其他的给事中、庶吉士也不少。

    这些人都是什么,都是天之骄子,大明三年才科举一趟,选出几百个进士来。

    可几百个进士里,真正有资格留在京城的,其实也不过百人。

    等于是信王去就藩,因为陛下一道准许大臣去藩地的旨意,结果……一次科举以来,一甲二甲的进士跑光了。

    那到底京城是朝廷,还是那归德府成了大明的朝廷?

    现在看来,张静一的建言简直就是昏了头,这是送脸给人打呢。

    黄立极和孙承宗几个大学士,也觉得脸上无光。

    现在陛下震怒,觉得大失颜面,一下子骂这些大臣瞎了眼,转过头又骂黄立极几个没用。

    黄立极本想耐心解释,这是张静一的建言,陛下,咱们讲点道理,冤有头债有主啊。

    当然,这话他最后还是忍着没说,因为如果陛下想骂你,总能找到理由。

    张静一有点尴尬,虽然他觉得……这未必是坏事,这些家伙们,他是早就看不顺眼了,可说实话……这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天启皇帝这张脸,算是丢光了。

    张静一便咳嗽了一声,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陛下……这……人各有志,所谓强扭的瓜不甜。”

    “朕偏要强扭,朕是天子,岂容这些人……如此放肆,他们这是故意的,是要给朕难堪,是要朕成为天大的笑话。”天启皇帝怒不可遏地道。

    黄立极倒是想起一件很担忧的事来,于是道:“陛下,这些人,都是有学识的,有的位列侍郎,有的乃是主事,有的为庶吉士和给事中,还有御史,这么多朝中的重臣,区区一个归德府,只怕知府都是侍郎这样的高官,知县便都由副都御史这样的人担任,只怕便是县中的主簿,都有庶吉士和给事中这样的人赴任,这样的规模,实在是空前绝后……臣……臣担心……”

    黄立极没将话说透。

    可是事情摆明着,这归德府将来是不得了了,只怕到时候真要成气候了!

    到时就不是朝廷的脸面问题,而是涉及到了朝廷的稳固了。

    经黄立极这么一提,天启皇帝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他几乎可以想象,朱由检将会如何春风得意的去河南了。

    虽是兄弟,可你毕竟是罪臣,不是凯旋的将军。

    至于这天下的百姓如何议论,就只有天知道了。

    魏忠贤在旁不失时机地道:“现在京城里,只怕还有江南,有不少读书人和士人,都在鼓动去归德府呢!说是信王殿下贤明,都愿为他效命,要将这归德府,当成礼仪之邦!说是现下礼崩乐坏,归德乃天下希望所在……不少的读书人,也随之启程了,足有千人之巨。”

    “好啦,好啦。”天启皇帝心里烦躁极了,觉得魏忠贤此时是在给他的伤口上撒盐!

    他忍不住抬头看一看张静一,道:“张卿……你那边,也可以招一些人去,你那封丘县,朕不也恩准了吗?”

    张静一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他妈的难道不是跟着你混,才一点号召力都没有?

    让他张静一去招徕读书人,臣妾……不,臣做不到啊。

    天启皇帝见张静一不吭声,便晓得答案了,似乎也觉得不妥,便唏嘘道:“朕平日里,不曾薄待他们吧,可他们呢,哪里还晓得什么君臣之道,但凡是能让朕颜面大失的事,他们便疯了似的去做,哼……”

    他冷哼一声。

    不过似乎觉得动怒也没什么意思,难道立即派人去将人追回来,然后将人一个个剁了吗?

    他还没失控到这种程度!

    于是又对张静一道:“张卿啊,你那封丘,可要好好治理,切切不可……让人取笑。”

    张静一亦是很无奈,只道:“臣遵旨。”

    天启皇帝就是如此,脾气说来就来,等这脾气下去,也就想通了。

    反正是经常放弃治疗的人了,与其成日生闷气,还不如去做一会儿木工呢。

    等内阁大学士纷纷告辞后,天启皇帝则让人给张静一赐座,随即道:“朕思量着,如何处置这个皇太极。现在建奴人依旧猖獗,抓住了一个皇太极,并没有多大用处,这建奴人实在是凶残……”

    说到这里……

    天启皇帝显得有些恼火:“到现在,竟也对皇太极不闻不问,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怕这个时候,这建奴内部,已经开始出了新的首领了,如此一来,这皇太极……不就成了朕的英宗先祖?”

    这话说的……

    张静一觉得天启皇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那明英宗在土木堡被俘,当时的大明也是不闻不问,而是立即组织防守,取得了北京保卫战的胜利。

    于是鞑靼人将明英宗带去了大漠,顿时开始觉得有些烫手起来。

    因为你俘虏了大明皇帝,这大明上下,得跟你往死里磕吧,我不弄死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于是不议和,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削弱你,往死里打,不互市,大力扶持你的对手瓦剌,几乎只要能削弱鞑靼的事,大明都去干了。

    结果鞑靼人觉得英宗成了一个包袱,便希望拿英宗去议和,好歹给一点好处,这皇帝就还给你。

    结果大明朝廷的态度就只有一个,什么好处都没有,继续死磕。

    这般折腾得鞑靼人开始怀疑人生了,明明获得了一场大胜,连对方的皇帝都俘虏了。

    可怎么好像还不如不俘虏?这明英宗你还得好生的供养着,若是这家伙死在了大漠,还不知会遭致什么样的报复呢!

    最后的结果就是,乖乖地将英宗放了回来,而鞑靼人则在大明不断的削弱和打击之下,最终消亡。

    而现在的情况,虽然和土木堡之变完全不同,却也未必没有相似之处!

    天启皇帝痛恨的是建奴人良心被狗吃了,好歹也来问一下,朕再狠狠呵斥建奴人一通,让你们灰溜溜的滚回去。

    显然……这一场精心准备的大型表演,无法如期上演。

    于是,天启皇帝便想着退而求其次,道:“这建奴果然是蛮夷,他们既然不闻不问,那么索性就看看,从这皇太极的身上,能问出点什么来,这事……田卿家已是主动请缨啦,想来不久就会有结果了。”

    对天启皇帝而言,皇太极是一个巨大的收获,怎么也得从他身上榨出一点什么来,不然实在不甘心。

    张静一笑了笑道:“陛下圣明,而田指挥使精明强干,想来很快就会有结果。”

    天启皇帝便也笑道:“朕哪里圣明呀,只是不想吃这亏而已。”

    正说着,外头却有宦官疾步而来,道:“陛下,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求见。”

    天启皇帝便道:“说曹操曹操就到,赶紧的,叫他进来。”

    一会儿工夫,田尔耕便走了进来,朝天启皇帝行了个礼。

    他见张静一也在,显得有些错愕。

    天启皇帝这时问他:“怎么,可讯问出什么来了吗?”

    田尔耕犹豫地道:“卑下……卑下……已经让人……让人开始问了,只是……只是此人……居然硬气得很,死也不肯说出点什么,卑下……卑下自然大怒,于是……于是……陛下……卑下有万死之罪。”

    说着,慌慌张张地拜倒在地。

    天启皇帝一脸诧异,他以为田尔耕是来禀告的,可哪里想到,对方居然是来请罪的。

    于是天启皇帝冷冷地道:“又出了什么事。”

    “这皇太极……死也不肯开口说一个字,卑下真的用尽了方法,结果……结果可能是用刑太过,他……他死了过去,不过……总算是救活了,卑下也不想用重刑啊,只是他不但不说,而且还痛斥……痛斥陛下,卑下这不是气不过,就……”

    他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

    这是办成这样,他心里也不免害怕天启皇帝会责罚于他!

    天启皇帝已是火冒三丈:“这样的小事也干不好吗?这样说来,岂不是白白将皇太极绑了回来?”

    田尔耕连忙道:“诏狱里头,都是干吏,连他们都没有办法,想来……这事儿……”

    天启皇帝愈显难堪,回了京城之后,反而诸事不顺了。

    倒是张静一这时道:“陛下,臣以为,诏狱那一套办法,本就没什么大用,臣奉旨在新县的新区建了一座大狱,不妨将这皇太极交给臣,臣不出几日,便可让他对陛下俯首帖耳。”

    天启皇帝不禁回头,奇怪地看了张静一一眼:“当真?”

    张静一不说,天启皇帝还真的一时忘了新县也有一个大狱了,那还是他当初特批张静一建造的呢!

    张静一几乎是拍着胸脯道:“臣这个人,陛下是素来知道的。臣何时敢欺瞒陛下?说是能让那皇太极俯首贴耳,便保准能俯首帖耳!那军校的特别行动教导队,是有专门课程的,叫犯罪心理学,专门揣摩人心,对症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