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九十章:请皇太极来说几句
    王欢心里很愤恨。

    这种愤恨来源于自己受到了羞辱。

    他是大儒,名满京城。

    某种意义来说,他放在后世,那应该是摇着扇子,优哉游哉的在电视中向人宣教的某名流或者教授。

    皇帝固然是言出法随,可他呢?他的每一句话,说出来的应该都是至理。

    可是自己这至理,作为天子的天启皇帝,居然露出的却是不屑于顾的表情。

    于是,他怒了。

    怒不可遏!

    天启皇帝则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他:“看来,只有让你这样的人入朝,天下就可以大治,对吗?”

    “不敢。”王欢正色道:“虽不敢自比管仲、乐毅,却比朝中这些蝇营狗苟之徒要强上几分。”

    他说到此处,黄立极只能苦笑摇头。

    孙承宗却下意识地看了黄立极一眼。

    黄立极看到了孙承宗这不怀好意的眼神,顿时心里微怒,偏偏此时,想要讥讽,却是不合时宜,只好忍住,下次找由头骂他。

    此时,天启皇帝又道:“那么,朕便让你去平建奴如何,朕将你送去锦州,你愿几年平辽?”

    天启皇帝的话,当然只是玩笑。

    可王欢一听,顿时大怒,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更大的羞辱,反正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撕破了脸,索性就说个痛快:“学生非武夫,此等冲锋陷阵的事,非学生所长。”

    大意是,我宁死也不愿做贼配军那般的丘八。

    天启皇帝心里笑得更冷:“这样说来,你为何又振振有词的说,你能平辽呢?”

    王欢大义凛然地道:“治理天下,贵在良知,重在人心。而非是刀兵,若是陛下以王道治天下,任用了贤臣,百姓们都沐浴了陛下的恩德,人心依附,于是天下大治,这天下如尧舜之时,那区区的建奴……又算的了什么呢?自然是弹指之间,灰飞烟灭,他们虽是不通王化,却也能俯仰恩泽,不必陛下大动干戈,自然也就拱手来降了。”

    “正因为如此,孔圣人才提倡礼义,如今的世道,之所以如此,就如当初春秋之时,是礼崩乐坏的结果,陛下现在却开口建奴,闭口建奴,实则却是舍本求末,以为依靠着区区刀兵,便可令建奴人降服,这难道不可笑吗?圣人之道,即为仁道也。譬如那建奴的皇太极,此人固然是豺狼成性,可若是他知中国出了圣主,又怎么敢冥顽不宁呢,等到了那时,他若是还不悔改,到时陛下下诏,发中国之兵,以仁义为干戈,礼信为甲胄,王道之师,长驱直入,自是摧枯拉朽,犁庭扫穴,贼子丧胆,而辽东大定。”

    王欢说到此处,似乎已经兴起,他一辈子的学问,此时正好可以施展出来,于是又声若洪钟地继续道:“我们现在所做的,恰恰是南辕北辙,陛下……你已铸下大错,当初的东林诸生,哪一个不是正人君子,哪一个不是饱读诗书的名流,哪一个不是这天下少有的贤人?可是陛下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呢?陛下对他们如猪狗一般,不但远离他们,还对他们动辄以杀戮。可是陛下所亲近的……又是什么人呢?”

    说着,他眼睛很厌恶地瞥了一眼魏忠贤。

    魏忠贤则是面带微笑,似乎很鼓励他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王欢继续道:“陛下亲近的……却是魏忠贤和张静一这样的乱臣贼子!陛下有没有想过,魏忠贤与张静一这样的人,这天下的军民百姓,人人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寝他们的皮。他们仗着陛下,欺压百姓,任人唯亲,不说这魏贼,单说那张静一……”

    张静一“……”

    王欢道:“这张静一恶名昭彰,为了羞辱天下的名士,竟是建言陛下设什么东林军校,这是什么?这是沐猴而冠。更不必说,张静一此人,凶残滥杀,欺凌百姓,贪婪无度,好色成性,这样的人……也可以信任吗?”

    王欢说的咬牙切齿,龇牙裂目。

    张静一顿时大怒,你可以说我凶残,骂我贪婪,但是侮辱我好色是怎么回事?

    天启皇帝忍不住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瞥了张静一一眼。

    王欢则是说得心情澎湃:“陛下想想看,那皇太极知道大明的朝廷,都是这样的把持朝纲,得到陛下的信任,成为陛下的腹心。只怕那皇太极,定要大笑,这华夏之君,竟不如他这蛮夷,便是那禽兽一般的蛮夷,也做不出的事,在这大明的庙堂,竟是蔚然成风!陛下想想看,那皇太极可还会畏惧我大明吗?”

    “似皇太极这样的乱臣之所以能够成为大明的腹心之患,正是因为这皇太极看透了我大明朝廷有魏忠贤和张静一这样的人,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啊。陛下……若是再不改弦更张,罢黜张静一这样的人,那建奴势必更为猖獗,又还奢谈什么平辽呢?”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大为震惊。

    以往虽也有不少清流和他上一些什么仁政之类的建言,可毕竟人家是上书,言辞还是很克制的。

    今日这王欢,反正知道自己要完蛋了,来一个破罐子破摔,索性就把心窝子掏了出来。

    可这一掏,天启皇帝却吓住了。

    因为他见王欢说的振振有词,好像掌握了至理的样子,心里却禁不住发寒。

    因为他很清楚,这样认知和理解的人,绝对不只是一个王欢。

    于是,天启皇帝扫视了跪地的大臣们一眼,而后轻描淡写地道:“众卿之中,只怕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众臣跪地,都不敢作答。

    天启皇帝随即又看向自己的兄弟朱由检,不由问道:“皇弟呢,皇弟也这样认为的吗?”

    朱由检沮丧无比,此时却不做声。

    没有矢口否认,其实就曝露了他内心里的想法。

    天启皇帝又手指着大明门,继续道:“宫外的那些读书人,抱有这样念头的人,怕也不是少数。”

    王欢道:“这是因为,公道自在人心。”

    天启皇帝却是冷笑起来,而后道:“只可惜……皇太极却不这样想,他只恨朕重用了张卿。”

    王欢立马反驳道:“这只是陛下被奸臣所蒙蔽,一叶障目而已。”

    “你不信?”天启皇帝道。

    王欢冷漠地道:“问题的关键在于,陛下是否信不信。”

    “那好。”天启皇帝一挥手:“来人,去将宫外拘押的那个人,给朕押过来。”

    随即,天启皇帝便不做声了,他很寒心,没想到这么多人反对自己。

    不久之后,便见几个锦衣卫押着一人进来,这人显得极不情愿,却不得不被人推搡着,到了太庙这里。

    一见太庙,皇太极好像什么都明白了,心里只想说,只怕今日就是自己的忌日了。

    要知道,太庙一般是处置俘虏的地方,像他这样重要的俘虏,十有八九是在这里明正典刑,用来祭祀这朱明的列祖列宗。

    众人见了皇太极,自然不认得,却见此人被推搡着,却桀骜不驯的样子,一时都不禁心里生出狐疑之心。

    这人是谁?

    却见天启皇帝道:“皇太极,你来的正好,可不是巧了吗?朕本来还想先将你圈禁起来,毕竟这一路鞍马劳顿的,朕乏了,想来你也疲乏了。可哪里想到,现在正有用得上你的地方!来,你来说说看,这张静一怎么样?你要说实话,如若不然,朕可不饶你。”

    皇太极……

    原本大家还各怀着心思,现在一下子,一切都烟消云散,脑子统统空白了。

    他们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个拖着猪尾辫子,且狼狈不堪的人。

    这个人……就是皇太极?

    皇太极为何会在这里?

    那王欢面上,本还以为自己一番大道理,已说得这皇帝羞愤难当,心里还颇有几分得意。

    可如今……脸骤然垮了下来。

    而皇太极同样很不好受,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剥光了衣服的小丑,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大明的狗皇帝,问的莫名其妙,什么叫做张静一这个人怎么样?

    我敢说怎么样吗?

    虽然皇太极还是有些没有适应做俘虏的生活,可也不至于愚蠢。

    他抬头,深深地看了张静一一眼,对张静一虽是恨得咬牙切齿,可是……本心而言,他只能感慨道:“可惜……这样的人竟为你们大明效力,若是在我账下,我大金不出三年,便可踏破辽东,入主关内!”

    说着,皇太极的脸上,不由得露出悲愤和可惜的样子。

    这表情是骗不了人的,毕竟……对皇太极而言,你大明皇帝也不怎么样,至于你的那些大臣,在他皇太极的心里,个个都是酒囊饭袋!

    他此时不禁有点妒忌,可惜啊,可惜了张静一这样好的人才,怎么就落在这大明的狗皇帝的手里呢?

    “……”

    …………

    这几章为什么要细写,不是因为要水,而是因为,这其实是整个明朝末年的理念之争,王欢这种思潮,其实是当时是得到很多知识分子的认可的,如果不细写,那么之前拥戴朱由检,就站不住脚了。好吧,说这么多,其实是想跟大家求一下月票和订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