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七十三章:格杀勿论
    这主子爷此时已彻底的懵了。

    身边的亲信都已死了个干净。

    至于其他的‘奴才’们,都已炸的鬼哭神嚎一般。

    这里已处于人间地狱。

    甚至……在这滚滚的浓烟之中,连跑都不知往何处跑。

    他显然万万想不到,这一次长途奔袭,要与大明皇帝会猎的结局是今日这般样子。

    他拼命地咳嗽,浓烟呛得他有些呼吸不畅。

    眼睛也不断地流泪,甚至烟火已呛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勉强地看了看地上鳌拜的尸首。

    尸首的形状让人触目惊心。

    铁砂造成了很大的创口,可数十个铁砂的创口,就好像是凹凸不平的火星表面。

    问题在于,那伤口处,还在冒着烟,血液与翻出来的肉混合一起,不忍睹卒。

    远处……哨声连连。

    在消耗掉了所有的炸药包之后,军校生们重新开始集结。

    远处还是浓烟滚滚,四处都是抱头鼠窜的逃敌。

    当然……这火药包的杀伤力巨大,能幸存下来的人并不多。

    而还能活动的人,只怕更是少之又少了。

    毕竟,即便躲过了炸药,也可能躲不过大火,躲过了大火,也可能无法躲避这败逃的相互践踏,即便这些都躲过了,滚滚的浓烟,反而是最致命的,置身其中,绝大多数人昏厥过去,尤其是那燃烧过后的牛皮,散发出来的味道……

    呃……

    远处的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居然觉得有点香。

    看来建奴人的帐子质量很好,是正宗的牛皮。

    天启皇帝不由道:“这火药包,威力竟如此厉害吗?”

    张静一摇头道:“火药包的威力是很厉害,可真正厉害的是人。”

    天启皇帝听罢,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而这时,张静一道:“陛下留在此地,建奴人要败逃了,一个都不能让他们跑了。”

    说着,他拔出了腰间的刀。

    天启皇帝却道:“抢朕功劳的,回头都不计功劳,朕来做先锋,所有人……听命,给朕杀。”

    张静一:“……”

    天启皇帝已再无疑虑,朝着那大营冲杀。

    张静一摇摇头,他觉得自己将天启皇帝带来,是错误的。

    可是能怎么办呢?

    于是,他只能振奋精神:“杀!”

    一声大吼。

    军校生们纷纷拔刀,气势如虹。

    他们最擅长的,本就是夜战,此时尾随着天启皇帝,更是精神百倍。

    这可是当着陛下的面亲自砍人,每砍一刀,陛下都是看在眼里的。

    建奴的败兵,已是兵败如山倒。

    他们好不容易从浓烟滚滚中冲出,早已是筋疲力尽,更有不少人,身躯被铁砂射中,既是疲惫,又带着伤,早已是风声鹤唳,此时听到了喊杀,战马却早已都跑光了,只得拖着疲惫的步子,疯了似的败逃。

    跑在后头的,一旦被追上,立即被后头的生员们一脚踹翻,而后不等他们反应,长刀便狠狠劈下。

    此时生员们人少,已经顾不得抓俘虏了,能杀一个是一个。

    于是……便如猛虎驱羊一般,这漫山遍野,败兵无数。

    天启皇帝体力倒是好,冲在前头,他一把抓住了前头的一个建奴人的鞭子,那建奴人被狠狠一扯,口里说着建奴话,不知是不是痛骂。

    天启皇帝直接手起刀落,一刀狠狠地刺入了他的后背。

    这人闷哼一声,直接倒在了血泊。

    别人闻到了血腥气,或许会觉得不适。

    可咱们的这位天启皇帝闻到血腥,此时双目已是赤红起来,他此刻热血沸腾,仿佛太祖高皇帝附身,歇斯底里地大喝道:“一个不留!”

    张静一反而变得累赘起来,他得护着天启皇帝的安全,若是天启皇帝真有什么闪失……

    好吧,其实他可以把责任全部推卸给袁崇焕和满桂,一口咬定天启皇帝是死在宁远城。

    这平素里凶神恶煞的建奴人,此时就如同绵羊一般。

    失去了战马,失去了彼此的协调和组织,在惊惶不安之下,这些曾经的凶悍勇士,此时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只是……他们本以为靠双腿便可摆脱掉后头的生员。

    却不知,这特别行动教导队的生员,却早已散布在营地的四周,开始进行堵截了。

    天启皇帝已杀得兴起,他已连斩六人,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在西苑里学到的那些花招没有多大的效果。

    真到了战场上,手中的一把刀,不过是拼命的劈砍而已。

    此时……前头又一个建奴人倒下,显然他已是体力不支了。

    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同时追上,天启皇帝举起刀来,正待要砍。

    可这倒下的人……眼里瞳孔收缩,随后闭上眼睛,似乎颇有几分慷慨赴死的气概。

    待这天启皇帝的刀锋在虚空划过了半弧,眼看着就要斩下来。

    这本已闭上眼睛束手待毙之人,却在这一刻里,猛地生出了求生欲,他突然大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我乃皇太极……我乃皇太极……”

    真正让人坦荡去死,其实很难的。

    绝大多数时候,在这生死一刹那之间,人便忍不住发出无穷的求生欲。

    天启皇帝听罢,不禁一愣!

    皇太极……

    对于这个名字,天启皇帝实在太熟悉了。

    毕竟,天启皇帝在西苑射稻草人的时候,这稻草人从前上头贴着的,乃是努尔哈赤的名字,再到后来,努尔哈赤死了,天启皇帝便又让人换上了皇太极这三字。

    在西苑,天启皇帝至少杀‘死’了皇太极数百上千次。

    这皇太极,乃是建奴的贼酋,身边勇士无数,哪里想到……今日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天启皇帝顿时一阵狂喜。

    而另一边,却有人嗖的一下窜了出来,一把抓住了皇太极。

    天启皇帝又是一愣,定睛一看,却是张静一已重新将皇太极扑倒,一副要搏斗的样子。

    哇哈哈……

    一听这三个字,张静一便没有丝毫客气了。

    这特么的就是天大的功劳啊,对不住了,陛下,我先抓为敬。

    张静一一面按住皇太极,一面大呼:“快看,我抓住了贼酋,快看……”

    这叫造成既成事实,让自己多几个见证人,有这功劳,张家往后可以横着走了。

    天启皇帝目瞪口呆地看着,不禁无语。

    张静一随即很义气地道:“陛下,你看,恰好我们二人一起拿下了贼酋,真是运气好啊,这功劳,我们一人一半。”

    天启皇帝咬牙切齿地瞪着他,道:“分朕功劳,真是岂有此理,这功劳……”他空着手将拳头握紧,一字一句道:“朕全都要。”

    皇太极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毕竟……他从呱呱坠地起,身边就有无数的奴才。

    奴才们个个像哈巴狗一般围绕在他的身边,无论是汉人、蒙人或者是各部建奴人。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想着如何拿下天启皇帝,一举拿下关外,甚或是北京城,可谁想到,转眼之间,他竟成了阶下囚。

    可此时,听这二人对话,他心里不免无比震惊。

    朕……陛下……

    这一个个字眼,让他几乎不敢相信,在自己眼前的青年,竟……

    他此时……已是后悔不及,只恨不得方才绝不开口表明自己的身份。

    他宁愿去死。

    而此时,天启皇帝则是借着火光,细细地看了一眼皇太极,口里却道:“此人生的甚是平庸,看着不像皇太极呀,或许是假冒的?”

    张静一摇头道:“陛下,臣以为还真有可能是皇太极,又没有规定了皇太极必须长得俊逸不凡的,再说在这建奴人之中,能说汉话的人凤毛麟角……陛下等等,我搜搜看。”

    天启皇帝和张静一你一句我一言的,可两人实则心里早已升起了惊涛骇浪。

    不会吧,不会吧……皇太极居然为了攻打大明,竟这样的卖力,亲自来做先锋?

    他这是有多馋大明的疆土啊。

    所以二人此时心跳得都很快。

    倘若……倘若当真是皇太极呢?

    若是皇太极……那么……

    这大明天子拿刀去砍死了几个建奴人,不算什么,可若是能捉了建奴的酋长,这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张静一兴奋之处就在于,这功劳……别人也抢不去,天启皇帝得名,自己得利,若是真是皇太极,那么张静一回家就给祖宗烧高香,太积德了。

    他的手开始朝这皇太极身上摸去,摸了片刻,随即便将他的裤腰带扯出来。

    天启皇帝身躯一震,见他如此,竟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张静一将腰带扯出后,而后细细辨认,接着大喜道:“这……这是黄带子,陛下你看……这个骗不了人的。”

    天启皇帝这才心里轻松一些,随即乐呵呵地道:“再摸摸看,还有什么……”

    皇太极这时已是羞愤难当,口里羞恼地道:“不如给我一个痛快。”

    天启皇帝此时才重新认真打量起他,不由道:“皇太极,你可知道朕是谁?”

    皇太极甚不甘心地看着天启皇帝,不过此时,他更在意的,却是那一双不规矩的手。

    “不要摸了,我自己取……我的金印。”

    ……

    五更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