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六十一章:认亲
    张三听罢,点点头,只是一路走着,他却不怎么说话。

    直到进入了新县时,他才诧异了起来。

    边上的差役,热心地道:“这新县,便是新县侯的辖地,你看看,京城里头,谁不晓得新县侯的厉害,这里的百姓,都比其他坊要富庶一些,商贾们也愿意来此交易……”

    张三看着这里,却是茫然。

    他努力地行走着,好像是漫无目的。

    差役们糊涂了,一个道:“张爷,那边的商业区热闹,这边……比较幽静。”

    “我爱清净。”张三继续行走,眼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终于……他似乎努力地认出了什么,而后……看着一处待拆的宅院,皱眉道:“这里……为何拆了?”

    “这一片都要拆。”差役道:“这旧宅子……早就没人住了!不过此间的主人,你可晓得是谁?”

    差役卖了个关子,笑着道:“人家早就置办了新宅,谁还肯住这旧宅呢?这旧宅既然没人住,留着也无用,听说这儿……要开发一片区域,置办什么商馆。”

    张三听罢,他面上细微的表情里,已掠过了一丝愤怒。

    他站在原地,直直地盯着那宅子,老半天才低声道:“败家子啊……”

    差役听的一头雾水,不禁道:“败家子?这……是何意?”

    张三气呼呼地道:“祖宅都守不住,可不就是败家子吗?祖宗的宅子,就算再破败,哪里有拆掉的道理?”

    差役便不好做声了,而是很警惕地向四周观望,生怕被人听了去。

    可就在此时……却有人从宅里出来,似乎在指使着人搬动家里的家具,这人穿着鱼服,身边几个仆役在他面前跑前跑后的张罗。

    这人道:“能省着一点是一点,注意,那是祖宗的牌位,若是磕着碰着,可怎么担待得起……”

    说话的人,正是张天伦。

    张天伦显得气急败坏,原本他是不想这么快搬家的,可突然从天津卫传来张静一的消息,说张静一下海去见海贼去了。

    这一听,张天伦吓了一跳,立即觉得近来家里有霉气,于是下定决心……搬家。

    好在刚刚又得到了消息,张静一平安回来了,他这才放下了心,可满肚子都是对张静一的怨气。

    整个张家,在京城延续了这么多代,可人丁却是日益稀薄,到了张静一这一辈,就成了独苗苗了,他若是有个什么闪失,张家可就绝嗣了啊。

    就这……他竟还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居然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

    张天伦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又不敢直接拎着张静一来骂,便索性见人便臭骂一顿。

    这张家的人都低着头,一个个生怕触怒了张天伦。

    张三听这骂声……下意识的觉得有一些耳熟,忍不住朝着那人看去。

    张天伦此时也朝这边看来,见有人在旁围观,忍不住又想骂人:“我搬个家,你看什么……”

    二人四目相对,却都不吭声了。

    沉默了很久。

    而后,张三像是一下子清醒过来一般,他立马转过身,便朝一边急走。

    张天伦却是急了,起初见张三的时候,还只是突然一股记忆涌上心头。

    可一看张三转身便走,他便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连忙追上前去:“这位朋友,请留步。”

    可张三没理他,依旧快步疾行。

    张天伦脸色却越来越异样,他顾不得什么了,急忙追上前去。

    后头几个张家的家丁道:“老爷……老爷,这东西还要不要?”

    “不要啦,不要啦,什么都不要啦……”张天伦丢下一句话,却已快步继续追上去。

    张三一路的疾走,直接到了附近的一处茶肆,随他而来两个差役依旧追着,想说什么,张三却直接丢了他们一块银子:“就在楼下喝茶吧。”

    说罢,又丢了伙计一块银子:“上头可有厢房?”

    “有的。”伙计殷勤的点头,忙是领着张三上楼。

    而这时候,张天伦却已追来了,他见张三上了二楼,便也忙是疾步跟了上去。

    到了厢房里,张三坐定,吩咐伙计道:“上一壶茶来。”

    伙计应了,下了楼去。

    砰……

    就在这时,这包厢的门却已被人推开,来人口里骂:“不是让你留步吗?”

    张三稳稳地坐在这里,而后冷眼看着进来的张天伦。

    二人又都沉默起来。

    彼此打量着对方。

    良久,张三骂道:“你这败家儿,祖宅都不要了?”

    张天伦听到这句话,浑身颤栗,而后,突然也跟着破口大骂:“你这败家子,连家也不要了,你去哪里了?爹死的时候,你也不在……你甩了手,自己便去逍遥了。”

    “你这败家玩意,还敢骂我,我是长辈。”

    “长什么长?你有一丁点做长辈的样子吗?十几年了,十几年了啊,这十几年来……你是销声匿迹,对家里不管不顾……你晓得不晓得……我熬了多少苦?”张天伦显得很是悲愤,破口大骂起来:“我爹临死前说啦,死也不要将你这不忠不孝的东西葬入咱们张家的祖坟里……”

    二人都动了火气,你骂一句败家子。

    他骂一句败家玩意。

    骂的累了,张天伦突然两眼落泪,居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张三,嚎啕大哭着道:“三叔……三叔啊……你这些年,到底去哪里了,怎么连个书信都没有?爹死的时候,还一直惦记着你,就是放心不下你啊!身体都已经疼得不得了,可还是不断地说着要等你回来,说有事要和你交代,可你为何就不回来……”

    张三听到这里,却也已是萧然泪下,同样抱着张天伦。

    于是二人抱成一团,都是痛哭流涕。

    张三道:“我哪里不想回家,只是我犯了罪,只恐连累了你们,我真是该死啊……下海做了贼,哪里敢修书回来……”

    说着,两个人越哭越厉害,犹如两个孩童一般。

    “你为啥将祖宅拆了?”

    “你为啥下海?”

    很快,话题又回到了原点。

    话里都有几分埋怨。

    终于……二人哭声渐渐小了,却都哽咽着,各自诉说了前事。

    “现如今,咱们张家的日子还算不错,你的侄子,对啦,三叔,你生了孩子吗?”

    张三摇头:“不敢娶妻,倒是有十几个义子。”

    张天伦便怒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你这败家……”

    张三也怒道:“不敬尊长,你也是不肖子。”

    终于,二人又冷静下来,总算大家能心平气和起来。

    “你那侄子,是有本事的人,如今,很得陛下看重。咱们张家,已不同往日了。三叔此番来做什么?”

    张三如实道:“我已诏安,愿为朝廷效命。”

    张天伦一愣,随即惊讶地道:“诏安?难道就是静一诏的安?”

    张三也愣住了,随即无比惊异地道:“张静一是你儿子?”

    张天伦大喜道:“对对对,就是他,那你是已见过了?”

    张三不禁道:“难怪我见他,总觉得有些像……就是……他性子不像你,你不聪明,静一就不一样了,精得似贼似的,虽然表面上老实,可我一看他,就晓得他是藏得住事的人。”

    张天伦:“……”

    “不管怎么说……”张天伦喜极而泣,抹着眼泪道:“静一的三叔公,总算回来啦,咱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三叔……回家吧,咱们回家,一家人好好的过……”

    张三却是端坐不动,他已慢慢地恢复了理智,一脸认真地道:“不可以。”

    “什么?”张天伦恨恨地瞪他道:“你到了现在……还想怎么样?”

    “我毕竟做过贼,无论诏安与否,这污点是洗不清的,你们父子清清白白,就不一样了。所以我不打算回家了,这辈子,也不打算认祖归宗了。”

    说到这里,张三不禁哽咽,很明显……这意味着他此后依旧是孤身一人。

    缓了缓,他深吸一口气道:“私下可以相认,大家心里有数就好,明面上,你们是你们,我是我,做任何事,都要藏着一手,不能一下子将自己的底揭出来,否则就难免让人拿捏,静一……他……等他回家了,你得说一声……我虽与他打了交道,可我还没听他叫一声三叔公。”

    张天伦听着,又是唏嘘,还想再劝,可张三显然对此不为所动。

    能在海贼之中脱颖而出,无非靠的不只是义气这样简单,同样也有心狠手辣以及各种算计。

    在张三看来,眼前这父子,当然是至亲。

    可越是如此,越要谨慎,不能让张家父子曝露在别人的眼皮底下。

    他语重深长地道:“你们做好你们的官,我呢……固然此次朝廷也有封赏,可在海上跑船的人,许多事是没有规矩讲的,你们在明,我在暗处,才可以出奇制胜。”

    张天伦叹息着:“三叔从小就执拗,如若不然,怎么会至今日呢?罢了,我让人去稍个口信,让静一这便来见,我们三代人,就在这里,好生叙叙旧情。”

    …………

    第三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