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五十九章:喜上加喜
    黄立极自是不敢怠慢,连忙拿了簿子,细细看了起来。

    看过之后,他心里便什么都明白了。

    这账面上的财富,只怕有数十万两纹银。

    不得不说,这海贼……还真是挣钱啊。

    也不得不说,这张三足够有魄力!

    人来了,船来了,钱也送来了,还附送了几十个建奴人的脑袋。

    人家这是将自己的后路统统斩断,就来投靠你大明。

    你大明既要诏安海贼,这人已做出了表率。

    这个时候,若是还吝啬,这大明皇帝还有脸说什么诏安吗?

    其他的海贼一看,谁还敢来?

    何况……单凭杀死数十个建奴人,且这建奴人有几个身份显赫,就已是一场大功劳,说是军功也不为过。

    黄立极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倘若这个时候,他说一句,陛下,臣觉得这恩赏还是太重了。

    只怕天启皇帝会立即回一句,要不你把你家的银子也进献出来吧,朕也给你赏赐。

    黄立极很了解天启皇帝,天启皇帝真说的出这个。

    到时他如何应对?

    于是黄立极便笑了笑,只默默地将这簿子递给一旁的孙承宗传阅。

    孙承宗看过之后,道:“建奴的五大臣之一,且是努尔哈赤的驸马,此人臣略有所闻,乃是建奴诸部的一位首领,当初之所以努尔哈赤将女儿下嫁给他,也是为了进行拉拢,没想到,如今竟落在这张三的手里,砍了人头,献给了朝廷,单凭这个便是大功一件。”

    他和颜悦色的说着,其实就是给黄立极一个台阶下。

    黄立极自然懂了孙承宗的意思,便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天启皇帝便道:“朕还嫌一个副将小了呢,此次诏安,不比从前,从前诏安,往往是乱臣贼子们已到了穷途末路,才不得已接受诏安。可张卿家不一样,他是受了朕和张静一的感召,他有的是退路,在汪洋大海里,他若是不愿诏安,朕来问问你们,谁能奈何他?”

    这一番话,便算是做了区分了。

    但凡是接受了诏安的人,其实在朝中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歧视,这种骨子里的不信任是十分普遍的现象。

    可天启皇帝对张三的定性却是,这是忠义之士,只是因为某些缘故,所以下海为贼,且并没有侵犯大明疆界,所以不算是罪人。

    定性是极重要的事,关系到了一个人未来的前程,甚至决定未来的生死。

    张三于是忙道:“罪人谢陛下恩典。”

    天启皇帝却随即满面怒容的看着张光前,冷冷地道:“你起初说,张卿家被海贼杀死了,后又改口,说张卿家得了张三的好处,你身为大臣,屡屡欺君罔上,是为臣之道吗?”

    其实张光前早已察觉到不对劲了,此时可谓是百口莫辩,心下已惊恐万分,只好拜倒磕头道:“臣万死。”

    “你既知万死,那便好极了。”天启皇帝看着他,毫不掩盖厌恶之色,怒不可遏地道:“似你这般只知挑拨是非,屡屡欺君之人,朕怎么能留你,来人,拿下……到了诏狱里,论他的罪,到时明正典刑,以儆效尤。”

    张光前更吓得魂不附体了,连忙开口道:“冤枉啊……”

    天启皇帝怒道:“你还敢说冤枉!”

    张光前便又道:“陛下饶命啊!”

    只可惜,天启皇帝早已是硬了心肠,一双眼眸只冷冰冰地看着他。

    几个禁卫已冲了进来,将张光前拿下,直接拖了下去。

    张静一心里却想,这张三果真好手段,张光前到了岛上,一直骂骂咧咧,这张三心里肯定知道,张光前必定是诏安的阻力,所以才故意给他一艘船,将他流放了出去!

    毕竟,这是钦差,是不能死的,一旦死在了海外,即便张静一肯为他遮掩,未来也难保不会有人秋后算账,惹人怀疑。

    而张光前的性子,只怕早被张三摸透了,所以这般将张光前流放出去,这张光前肯定心里大恨,侥幸回到天津卫的时候,一定会想办法,痛斥张三这些海贼。

    张光前这样睚眦必报之人,只怕也没想到,其实张三针对的,只是他一人而已,因而一口咬定,张静一十之八九必死无疑了。

    可一旦张三和张静一回到了京城,他的判断就完全错了!

    谣言不攻自破,张光前为了自保,便会寻找无数的谎言来掩饰自己的谎言。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谎言一个个被拆穿,他则死无葬身之地。

    张静一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能从没有王法的海贼之中脱颖而出的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啊。

    弄走了讨厌的人,天启皇帝心情舒爽起来,此时大喜道:“张卿家此次诏安海贼,也有大功劳,实在辛苦,不过……”

    说到这里,他立马拉下了脸来,恶狠狠地看了张静一一眼,严厉地道:“这样的事,不可再有下次,如若不然,朕决不轻饶。”

    话虽如此,天启皇帝对张静一的印象却又更深刻了。

    这天底下,若还有人可以信任,那么只有张静一,或者……魏伴伴了。

    他随即道:“如今,张三卿家既已接受诏安,朕就明人不说暗话吧,朕打算成立东印度公司,一切章程,都遵照荷兰东印度公司来办。朕取纹银三十万两出来,算是入股,而张三卿家带来了这么多人和船,你和你的那些将士,便以舰船和人手为股,张卿家呢,可打算入股吗?”

    张静一便道:“臣愿入股十五万两银子。”

    天启皇帝不禁狐疑道:“才十五万两?”

    张静一便兴致勃勃地道:“臣不敢僭越。”

    天启皇帝倒是直接,道:“那就二十万股吧,暂时就我们三家入股,朕当仁不让,一人算五成股好了,至于你们,张家算三成,至于张三卿家,只怕要委屈一下,算两成。先做一笔买卖,且看利润如何,将来等有了利润,再来募股。”

    张静一对此完全没有意见。

    天启皇帝占了五成股是应该的,唯一委屈的,倒是张三。

    张三和这么多的兄弟,只能靠这两成股混饭了。

    无论怎么说,老朱家算是占住了最大的股份。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真获得了这大明的贸易保护,而且直接砍掉了原先那些走私商,等于是没有了中间商赚差价,且减少了买卖的风险!

    在大明的权力支持之下,这大明东印度公司……若是当真能做好,莫说是两成股,就算是半成,也足够肥死张三和他的那些弟兄们的。

    要知道,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全盛期的时候,其市值,用后世的金价来折算的话,那可是八万亿美金啊,后世所谓的股票,在它面前,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此时,天启皇帝又道:“朕又打听了关于东印度公司的事。这东印度公司,自得有一个董事会,每个月,要审核公司的财务以及人事。至于平日里,却需得由一个总督来理事。朕乃天子,何况对于海贸和航行之事一窍不通,这总督,便让张三卿家来做吧。”

    张三却忙摇头道:“陛下,不可,臣至多也就是管理舰船,和跑船而已。可海运,并不只是舰船这样简单,而是需要采买特产,又需出售特产。除此之外,还需修建港口,修建战船,以及招募人员。这些事……却绝不是臣下这等习惯了跑船的人可以办得成的。这总督理应总揽生意和船运,还有船只的修缮、兴建事宜,理应委派更高明的人来才可适任,臣下倒是觉得新县侯合适,就是不知他有没有这个功夫。”

    天启皇帝还真没想到张三居然推辞了这总督的好事,倒是有一些诧异。

    不过张三却是聪明人,不是自己能办成的事,他不会轻易去接受,因为海上的事,他自觉得自己可以胜任,可陆地上的,他却无可奈何了。

    天启皇帝便道:“张卿家,那么,朕就让你来做这总督了,你不许推辞。至于海上的事务,便设一个副督,由张三卿家担任吧。眼下当务之急,是将业务做起来。张三卿家,你且留在京城一些日子,将你在海外的所见所闻,还有关于如何船运,怎么买卖的事,上一道奏疏给朕。”

    张三自是应下。

    事情谈妥了,天启皇帝心里舒畅了,哈哈笑着道:“既然做了,便要马到成功,可不能半途而废,朕觉得朕是做生意的好料子……只可惜……被皇位耽误了。”

    魏忠贤和黄立极几个,一直在冷眼旁观着。

    见这三人兴奋地谈起什么公司,魏忠贤和黄立极却都不停朝孙承宗使眼色。

    仿佛是在说: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学生。

    而孙承宗,显然对此毫不在意。

    说实话,他一直认为天启皇帝是个不错的学生,天赋高,其实也挺好学,就是性子……实在和书中里所说的那些帝王们有些不一样。

    他早就被人各种暗暗嘲笑,教出这么一个学生了。

    今日……被你黄立极‘耻笑’,老夫会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