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四十章:超级大地主
    不得不说,在国家危难之际,张静一居然在这个时候要地,天启皇帝是有些不高兴的。

    可听到张静一竟要河南的地,天启皇帝却是微微一愣,他好像明白张静一的心思不简单了。

    天启皇帝还是忍不住道:“河南现今已乱成了一锅粥,卿要那里的地做什么?”

    张静一道:“河南的地历来肥沃,臣……贪心……”

    理由很牵强。

    天启皇帝则是大为感动:“前些日子,诸臣都想要河南的土地,而今,人人避河南、山西诸地如蛇蝎,唯张卿愿与国同休。三年前,封丘郡王绝嗣,国除,那里有不少的王庄土地,而今已入内帑,赐你三千顷地吧,不必清丈,你看着要就是了,你自己和魏伴伴商量着。”

    三千顷土地绝不是小数目。

    一般的侯爵,往往赐的是三百到八百顷。

    这三千顷地,便是三万亩,虽然不一定都是水田,可囊括了山林以及湖泊之后,绝对算是价值不菲,当然……什么都好,就是眼下河南的土地,只是名义上归属于你而已。

    当然,天启皇帝显然也不会蠢到将张家的地,置于危险的境地。

    这灵丘与郑州等地不远,却属于黄河北岸,靠近北直隶,从京城到灵丘,一马平川,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又在黄河北岸,暂时而言,还是安全的。

    他料想叛贼们断然不敢轻易的渡河,一方面他们还没有成气候;另一方面,朝廷的大军,自然是严防死守,是断然不会让他们进入统治核心区域。

    张静一真挚地道:“臣谢恩。”

    魏忠贤在一旁心里有些诧异,这张静一莫非是指着这点地去种红薯吗?

    他心里摇头,如今这么多人揭竿而起,哪里是粮食的问题?

    虽说今岁遭了大灾,可灾情只是明面上,朝廷想着法子,平抑了粮价,输送了粮食。可又如何,官仓和义民的粮仓里的粮食已经堆积如山啦,直到逼起了民变,四处烽火,在流寇杀到他们的府邸的时候,他们的粮食都是充裕的。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这才是问题的本质,也难怪陛下要骂一句,事情坏就坏在所谓的‘义民’上头。

    但凡‘义民’们平日里拿出些许的粮,也不至到今日这个地步。

    田尔耕对于张静一已有几分警惕,心里所想的却是,这张静一怕又借此溜须拍马,给陛下一个好印象,此人好厉害,三言两语之间,便显出了担当。

    张静一此时却道:“臣既然在河南布政使司有地,那么是否,臣也算是义民了?”

    天启皇帝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几分,道:“你别做义民,义民不是什么好词,朕对这些人深恨之,只是眼下,却是无奈罢了!朕倒觉得,朕是被这些所谓义民裹挟着,成了他们手里杀戮百姓的凶徒。”

    张静一道:“臣为了保护自己的田产,是否可以在那里招募乡勇,修筑堡垒,囤积粮食?”

    天启皇帝便点头:“可以。”

    张静一道:“那么臣就放心了。”

    天启皇帝不知张静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如今局势显然已经恶化,眼下朝廷是处处都捉襟见肘,可每一处都有难处。

    流寇四处流窜,转战数百上千里,朝廷围追堵截,可流寇转战的过程之中,势必越来越壮大。

    辽东那边,情势也不容忽视,稍有不慎,便可能有巨大的风险。

    现在主要还是钱粮,没有钱粮则什么事都办不成。

    可天启皇帝手里主要的税源,则是厂卫的矿税,只是这矿税的征收,却格外的困难!

    就不说镇守太监们贪墨的问题,毕竟就算贪再多,终究还是有银子送到内帑里来的。

    可怕的是,无论是百官还是这些义民,往往对于矿税都深恶痛绝,认为这是与民争利。

    地方上袭击镇守太监、锦衣卫的事时有发生,各种奏疏里,充斥了对镇守太监的痛恨,这税征的……可谓是困难重重。

    若不是魏忠贤做这恶人,只怕一文钱也别想落入天启皇帝的口袋。

    而至于与民争利这样的鬼话,天启皇帝是不相信的,能开矿的人家,他们也是民?

    这矿涉及到的是大量的土地,雇工,还有运输,更需打点上上下下的官府,寻常的商贾,连开矿的资格都没有,更遑论是寻常的百姓了。

    可偏偏就是这样掌握了开矿,富甲一方,而且根基深厚之人,恰恰成了镇守太监们收税的阻力!

    这里头有暴利,可是有暴利,人家也不愿分你一杯羹,联络和煽动寻常百姓挑衅滋事的,可谓数之不尽。

    此时,天启皇帝深吸一口气道:“卿要小心,封丘也未必安全。”

    张静一自是明白天启对他是真心实意的关心,点头称是。

    等天启皇帝让张静一人等退下。

    神色之中,颇有几分凝重。

    魏忠贤又去端了粥来,天启皇帝喝了几口,心里惆怅:“魏伴伴,时到今日,朕颇为不安,大明气数要尽了吗?”

    “陛下……”魏忠贤摇头道:“这是什么话,咱们大明的国祚,得有万万年呢。”

    天启皇帝叹道:“内帑已是空了,朕说是一贫如洗,也不为过。前些日子,朕本是思量过,要诛一些不肯乖乖缴矿税的人,以填补内帑的空虚,可现在看来……却是难了。”

    魏忠贤明白天启皇帝的心思,鉴于抗税的事时有发生,可天启皇帝也不是好惹的,惹急了,直接破家,查抄出钱粮,弥补不足就是。

    当然,这些脏活,都是魏忠贤去干,魏忠贤在这方面,倒是不怕遗臭万年。

    可现在……天启皇帝显然是为难了,此时倒是不能随意妄动了。

    民变到处都在发生,烽烟四起,现在朝廷已是离心离德,如今虽天启皇帝对那些士绅和义民深恶痛疾,但是这个时候,若是抄了几家矿主,势必引发他们的反弹。

    那时候,天启皇帝要面对的就不只是建奴人和变民,只怕‘义民’们也要站在他的对立面。

    “可现在各省都在催告钱粮,朕当如何?”天启皇帝皱着眉,低头继续喝粥。

    他这时才发现,为了标榜节俭而喝粥的自己,可能未来……要真的只能喝粥了。

    魏忠贤道:“奴婢……想办法,要不,查一查各地的镇守太监,看看他们是否有贪渎之举,若是当真有,那就查抄几个吧,眼下充实内帑要紧。”

    天启皇帝听罢,从鼻里哼出一个声音:“嗯。”

    魏忠贤这也算是在国难的时候为国分忧了,镇守太监的人选都是他亲自选定的,都算他的自己人,现在那些矿主不能动,义民们你又需笼络,思来想去,百官和士绅的钱,你一个子儿也别想让他们掏出来,到了这个份上,就只能挥刀向这些干儿子和干孙子们了。

    找几个平时吃相难看的,总能想办法抄出十几万两吧。

    只是,这事若是办了,难免就竭泽而渔,毕竟其他的镇守太监见了,以后谁还敢卖力办事?

    天启皇帝显然也明白此中关节,却还是嗯了一声,先解眼下燃眉之急吧。

    吃过了粥,天启皇帝想起什么:“取那些股票来……”

    魏忠贤忙是去取了一个匣子。

    匣子打开,里头是一沓沓的股票。

    天启皇帝取出一张,唏嘘道:“若是这股票能换回十五万两纹银,倒是可以解一解眼下的当务之急……要不,你去问问那些佛郎机人,看看他们要不要?朕可以廉价卖他们,三万两银子,朕一并卖他们啦。”

    魏忠贤露出了难色:“陛下,据奴婢所知,那些人……又卖了一批股票给张老弟了,卖完了之后,高兴得很哪,奴婢在鸿胪寺里的坐探说,卖过之后,他们就买了许多水酒,把酒言欢,足足热闹了一晚上,可见他们也是急着脱手,不过……陛下何不卖给张老弟呢?反正他在收。”

    天启皇帝苦笑:“朕说不出口,卖给他,良心不安,倒显得朕想占他便宜。他立的功劳已不少啦,这点银子,朕也舍不得吗?现在虽然困难,可这般做,难免寒了忠臣的心。岳武穆的教训,是前车之鉴。”

    魏忠贤实在没办法理解天启皇帝的脑回路,话说回来,陛下,您是被那张静一坑了,陛下有什么好愧疚的,若换了是咱,咱直接抄了张家,什么银子都来了!

    那张静一,有钱!

    天启皇帝随即不吭声了,而是取出了一个小簿子。

    簿子里,密密麻麻的写着许多字。

    里头大抵写着,股票、分红、公司盈利之类的字眼。

    魏忠贤摇摇头,晓得陛下这又要开始研究了。

    毕竟……这是十五万两纹银啊,东印度公司的股票虽是形同废纸一般,可天启皇帝还是抱着幻想,在瞎琢磨着这种盈利的模式和手段,他将许多的讯息汇拢,就像拼图游戏一般,一点点的去研究整个东印度公司的架构和模式。

    有时对着许多的奏疏,抓住了几个重要的字眼,便会记在簿子里,以备随时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