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三十七章:欧洲来的消息
    其实天启皇帝对于股票,也是一知半解。

    这段时间,他倒是了解了不少。

    可这些讯息支离破碎。

    他只晓得,他亏了很多钱,张静一给他买来的这些股票,表面上还有价值,可大家都在疯狂抛售的情况之下,其实根本没有价值。

    听到一群佛郎机人,居然冒着巨大的风险,不远万里地跑来京城,兴高采烈的想要卖张静一股票。

    天启皇帝都震惊了。

    这何止是心凉,血都是凉的。

    这便意味着,所谓的股票,表面上吹的天花乱坠,实际上却是一钱不值。

    谁买谁傻啊!

    这无疑引起了天启皇帝的愤怒。

    尤其是礼部尚书刘鸿训还在这里喋喋不休,更令天启皇帝心里滋生出憎恶。

    这股票不值钱还用你来说吗?

    那些佛郎机商贾把我大明当傻瓜,朕会不知道?

    只是在张静一面前,他也不好表现,免得被张静一觉得他过于吝啬和小气!立了这么多功劳,糟蹋朕十五万两银子又怎么了?

    可刘鸿训这边,就没这么客气了。

    一见天启皇帝勃然大怒,刘鸿训吓了一跳,连忙拜倒道:“臣……万死……”

    天启皇帝一挥手,冷着脸道:“那些佛郎机人,终究还是使节,不要怠慢……人家要寻张卿,与你们何干,怎么什么事都有你们的份?好啦,就这样……退下吧。”

    刘鸿训吃了亏,觉得面子搁不下,可偏偏,又晓得继续说下去,只会自取其辱,只好憋着气,闷声点头告退。

    等刘鸿训走了,天启皇帝吁了口气,才看着张静一道:“张卿啊……干点正经事,不要鼓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想想看,一个蕃夷的什么公司,他能值几十万两银子吗?只怕将他们全卖了,也值不了这个价。何况你花了这么多钱,还只是买了他们一部分股权呢……好啦,这一次算你失误,朕不计较,你也下去吧,朕心烦得很。”

    张静一无端的挨了一顿教训,心里也是憋屈,可一时之间,也不好解释,毕竟解释个啥,都是吹牛。

    于是只好出殿,刚刚到了殿门口,却见魏忠贤兴冲冲地端着一个托盘来,差点没和张静一撞了个满怀。

    魏忠贤抱怨道:“张老弟,你小心一点。”

    张静一看魏忠贤正托着的盘子,盘子上却是一碗热腾腾的黄米粥。

    一看此时已是日上三竿了,该吃午膳的时候,张静一便不禁道:“怎么,陛下这几日用膳没有胃口?”

    魏忠贤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静一道:“倒也不是没有胃口,只是陛下克勤克俭……能省则省。”

    张静一一愣,随即吃惊地道:“陛下就吃这个?”

    魏忠贤便也苦着脸道:“是啊,咱们陛下太苦啦。”

    擦……

    张静一禁不住骂道:“依我看……”他压低声音道:“一点也不苦,照着宫里的用法,只怕这碗粥,至少也得要七八两银子呢。”

    魏忠贤白了他一眼:“胡说,至多两三两,不要胡乱冤枉人,何况皇帝不差饿兵,宫里这么多人要吃饭呢。”

    他倒是很老实,这方面不对张静一隐瞒。

    张静一冷笑道:“在外头,两三两银子能买一百碗这样的粥了,这样节省,有个什么用。”

    魏忠贤却道:“张老弟,你有所不知,喝一碗这样的粥,是两三两,可若是陛下用其他的膳食,那价钱可就打不住了,说不定,一顿一两百两银子就花去了,所以说,百姓有百姓的节俭法,宫里有宫里的节俭法。”

    听着居然还很有道理。

    魏忠贤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将这事说出来,只怕这事儿……天启皇帝也是知道的。

    不过宫里有太多事说不清了,那些采买和其他预备膳食的宦官,只怕有不少……都是关系户,都要关照着,你若是打破了这个规矩,宦官们只怕就要闹事了。

    想想从前的时候,皇帝若是对太监或者宫女们过于苛刻,最终引发了多少乱子?今日着个火,明天一群宫女突然杀到你的寝殿来勒你的脖子,想一想都恐怖。

    可见关于这一点,天启皇帝是个现实主义者。

    于是张静一便不再在这上头多说了,只道:“魏哥,你忙,我走了。”

    魏忠贤接着便又匆匆进殿去,天启皇帝此时正坐在御椅上,有气无力的样子,看着魏忠贤道:“方才在和谁说话?”

    “在和张老弟。”说罢,魏忠贤笑着将黄米粥送到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取了银勺子,慢吞吞的吃,吧唧吧唧的,吃了一大半,忍不住叹息道:“朕竟也有今日啊。”

    “陛下其实不必如此委屈自己。”魏忠贤露出心疼的样子:“奴婢们可以吃苦,陛下怎么可以这样不爱惜自己呢……”

    天启皇帝道:“你不懂,朕这虽是做样子,可朕都每日到了喝粥的地步了,奉行节俭,减少用度,也就说的过去了,倘若朕还大吃大喝,怎么好教宫里的人节俭呢?放心……朕撑得住。”

    抹了抹嘴,低头一看:“魏伴伴,你的衣上怎么也打补丁了?”

    魏忠贤苦着脸道:“奴婢……穷啊……”

    天启皇帝这时倒是想起来了什么,道:“朕见那礼部尚书刘鸿训来的时候,身上也一大块补丁。”

    魏忠贤便低着头不做声。

    天启皇帝冷笑道:“这是都在哭穷,生怕朕想借他钱似的。”

    魏忠贤道:“他们如何,奴婢不晓得,可是奴婢是真的……”他眨一眨小眼睛,表现得很真挚。

    这个时候,谁不怕啊。

    尤其是陛下穿着带补丁的衣服,据闻现在每日开始喝粥了,这讯号还不明显吗?

    这摆明着……就是‘谁行行好,借朕几万两银子来共度时艰’的意思。

    天启皇帝气咻咻的样子:“还有那张国纪,这还是国丈呢,朕昨日见他,哭着说家里屋子漏了水,没钱修,朕都差点给他骗了,差一点就心一软,想让工部将停建的宫殿木料送他一些了。”

    魏忠贤依旧不吭声,他心里其实是颇有几分惭愧的。

    可是……借钱……那是万万不能借的,借钱给皇帝,这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而且难保下一次,陛下没钱了,会不会又突然想到你有许多钱,倘若……算计到这上头去了呢?

    这种先例,决不能开。

    如今整个京城的裁缝都已忙碌得脚不沾地了,各家的府邸,都叫他们去改衣衫,将家里的一些旧衣扎破了,打上补丁……

    虽说这一看……就晓得是做个样子的,可是这明摆着就是,借钱反正别找我,你找我,我就讨饭去。

    天启皇帝摇摇头,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喝粥。

    …………

    那葡萄牙的使节,终于找上了门来,兴冲冲的寻到了张静一。

    个个殷勤得不得了,表示他们的手头上,总计还有十七八万荷兰盾的股票,问张静一有没有兴致接收,这大抵,差不多是在六万纹银上下。

    张静一倒也大方,直接收了,外给他们两千两纹银的好处费。

    这一些佛郎机人,高兴得手舞足蹈,一个个乐开了花,表示很愿意和张伯爵,不,张侯爵交个朋友。

    他们显然也意识到,这个大明的新贵,对于佛郎机人并没有过于排斥,或许……这对他们未来的布局,有很大的帮助。

    而张静一此时却懒得理他们,让人取了银子,将股票买下,心里却嘀咕着,这荷兰东印度公司,怎么还没有发出年报啊!

    每年入秋之前,荷兰东印度公司都会发出年报,而后进行分红,这是规矩。

    按理来说,只要有了年报……市场就可能会转暖。

    不过就算在欧洲那边,发了年报,消息传来这儿,也需两三个月的时间,就是不知道……这消息何时才能送到这里了。

    张静一就怕,再这样下去,天启皇帝怕要急疯不可了。

    说来也可笑,堂堂大明皇帝,尤其是到了历史上的天启皇帝和崇祯皇帝的时候,他们登基之后做的绝大多数的事,就是不断的找钱。

    这是真穷,虽然坐拥如此庞大的帝国,帝国之内,富庶无比,不敢说冠绝天下,却也称得上是富甲一方了。

    可那无穷无尽的开支,却让国家的财政以及皇帝的内帑岌岌可危,随时都有破产的风险。

    当然,这个世上没有破产的概念。

    可是发生了灾情没有办法赈灾,边镇数十万的军队又还欠着饷,这其实和破产,也没有多大的分别了。

    而此时……

    澳门。

    一艘自马六甲来的快船,匆匆地抵达了港口。

    船上一个戴着三角帽的荷兰商贾下了船,在这里,正有几个葡萄牙的雇佣兵提着火枪在此守卫,一见到荷兰人,顿时露出不喜的样子,二话不说便上前搜查他的相关证件。

    此时的葡萄牙人,并不欢迎荷兰人,荷兰东印度公司在这一带没有节制的扩张,早就引发了葡萄牙人的警惕。

    “交易所在哪里?”

    这荷兰人用蹩脚的法语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