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三十六章:封侯
    所以某种程度而言,新县这里,流民虽是蜂拥而入,可实际上,人口的素质……张静一是极有信心的。

    当然,这些人口若是不进行教育,没有适当的工作,流民们就必然成了负担。

    可若是能发挥他们吃苦耐劳,且身体素质不错的特长,那么就成了巨大的红利了。

    军校之中,已经开始涌现出类似于李定国这样的人才,他们的特点往往是学历能力特别强,能举一反三,而且格外的刻苦,以至于军校的文化课和操练课需要不断地提高标准,才可以勉强跟得上这些人进步的步伐。

    流民的涌入,也让新县的商业变得更加的繁华起来,毕竟有了人,就有衣食住行,这里的生意往往火爆。

    新区对于新县而言,乃是重中之重,张静一几乎每日都要去转悠。

    过了两日,宫里来了人。

    还是张顺,张顺现如今是都知监的提督太监。

    都知监是负责警戒、随扈的。

    也就是一般情况,皇帝走在哪儿,都有人负责打扇子、打牌子,或者是在前头清道,又或者是抬乘舆的人。

    这个监对于司礼监和御马监而言,显然没啥大权。

    可好歹也位于十二监之一,那也是在内廷里响当当的角色。

    不过张顺没有忘本,他还是穿着打补丁的衣衫,因为陛下次日,也找人给自己弄了一件类似的服色,于是乎,一夜之间,整个宫里,人人衣上都打了补丁。

    就算没有补丁,也要创造补丁出来。

    这令张静一看了,竟觉得张顺和他带来的两个小宦官,颇有后世朋克主义的味道。

    想当年,张静一在上辈子读高中的时候,也是穿烂牛仔裤的。

    张顺是老熟人,不过今日有些不同,他一见张静一,居然啪嗒一下,跪下了:“爹……”

    张静一:“……”

    张静一其实有点被惊到了。

    你说我张静一媳妇都还没娶的,怎么就当爹了呢?

    张静一瞠目结舌地看着张顺。

    张顺则是哭哭啼啼地道:“儿子这些时日,无不仰赖爹的恩德,儿子……如今成了提督太监,可是……不能忘本哪,爹……儿子以后一定好好孝顺您,给您老人家养老送终。”

    “且慢着。”张静一诧异地道:“到底谁给谁养老送终啊,你觉得你说这话,合适吗?”

    张顺这才意识到,好像这个爹,比他的年纪还小上不少。

    于是他猛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哭着道:“儿子万死。爹……你勿怪,爹……爹……你咋不说话了?”

    张静一努力地深呼吸道:“且等等,我先缓一缓劲。”

    突然有人跪在自己的面前,哭着喊着认自己做爹,以至于让张静一觉得自己穿越错了地方,以为自己去的是马克吐温的小说中竞选总统的时代。

    张静一慢慢地缓过劲来,才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有旨意,请爹和二叔邓健来接旨。”

    张静一这才知道,陛下的恩旨总算是到了。

    于是忙收起震惊,叫人去请邓健来。

    这一次不是中旨,而是正儿八经的敕封旨意。

    张顺捏着嗓子,唱喏:“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张静一被敕为新县侯,邓健为抚顺伯,二人谢恩,其余参与了此事的将士,统统为世袭千户。

    可以说,皆大欢喜。

    等张顺要走了,少不得依依惜别,好一场父慈子孝的场面。

    张顺很熟稔地掏出了一个金锭子,这一次阔气了不少:“爹在外头,要注意身体啊。”

    张静一觉得这是糖衣炮弹,很想将这叫爹的炮弹退回去,然后把这金灿灿的糖衣吃了,可终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给的太多了。

    终究金子可以做很多大事的,不是?

    火速地将金子塞进自己的袖里,点点头道:“儿啊,你在宫中,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邓健在旁,看着眼睛冒着绿光,再看张静一时,满是羡慕嫉妒。

    送别了张顺,张静一回到公房落座,邓健笑嘻嘻地跟了进来:“三弟。”

    张静一瞪他一眼:“叫千户。”

    “是,张千户。”邓健眼睛瞪的有铜铃大,一副不满的样子,吞了吞口水,才道:“张千户命我去军校里做这什么教导长,我有些不明白,这锦衣卫的校尉,还可以教出来的?”

    “当然要教,不教怎么成才?只是怎么教,却需一步步的摸索,你得想一想,当初你在辽东的时候,学到了什么,再整理造册出来,咱们慢慢摸索着来。”

    邓健只好点头,叹了口气道:“我觉得该多招募一些女学员,咱们做特别行动的,总需要有人施展美人计。需招募一些年轻的,生的漂亮的,最好身高得有……我的肩头高,要清瘦一些,太丰腴了也不好,招募三两百这样的……”

    张静一啐了一口,瞪他一眼,骂道:“休想。”

    “噢。”

    “好好去干吧。”张静一认真道:“万事开头难,咱们是打虎亲兄弟。”

    “知道了,知道了。”邓健顿觉无趣,便泱泱去了。

    只是张静一的封侯,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可邓健敕封为伯,其他一些兄弟成了世袭千户,却让整个千户所震撼了。

    许多人忍不住捶胸跌足,若是当初自己加入了那行动组,现如今,便也可平步青云了。

    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

    至少张千户对弟兄们不错,立了功劳不会抢。

    这在此时的官场,是极少见的情况。

    一时之间,大家振奋起来,至少张静一就收到了不少的请奏,希望被派去辽东,随便找个人,杀一杀。

    神经病……

    张静一心里忍不住想骂人。

    自然,将来确实需有一批人去辽东,可现在还不是时候,一方面是千户所的人员还太少,组织架构还需整理,而且精干的人,还需继续培训。

    可就在此时……

    居然有一群号称是佛郎机使者的人,抵达了鸿胪寺。

    鸿胪寺是专门款待使者的。

    这群佛郎机使者自称是葡萄牙人。

    他们抵达了这里之后,居然不急着去见大明皇帝,而是直接向鸿胪寺的官吏们打听张静一这个人。

    这一下子的,立即引起了鸿胪寺官吏的警觉,他们立马上报礼部。

    礼部尚书刘鸿训一听,觉得有蹊跷,立即开始查访。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好家伙……好你个张静一,你这是里通佛郎机。

    一下子的,京城里便沸沸扬扬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澳门那边,张家人还在拼命地收购着股票,有多少要多少的架势。

    而那些佛郎机商贾,精的得像猴似的,当然四处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顺藤摸瓜,便摸到了张家这条线。原来这大明朝有个伯爵,一直在吸收东印度公司的股票。

    大家一商量,自己手里倒是有一大批的股票,与其卖给那些张家派去澳门的人,为啥一定要让中间商挣差价呢?

    何不大家找个名目到京城去,直接找到这位张伯爵,说不准可以卖更高一些的价钱呢。

    于是说干就干,一群人便打着觐见皇帝的名义来了。

    张静一自己都有点懵,他算是彻底服了这些佛郎机人了。

    这为了钱,都不要脸了。

    可对于朝野内外的人而言,张静一私下里和佛郎机人做买卖,不但做买卖,还把买卖做到了京城来,甚至……还打着使团的名义,这还了得?

    当即,张静一就被召去了宫中。

    一到了勤政殿,便见礼部和鸿胪寺的大臣们都在。

    此时的天启皇帝,浑身打满了补丁,身上透着一股带着凡尔赛气息的穷酸劲。

    他背着手,见了张静一,就道:“张卿,礼部和鸿胪寺弹劾你勾结佛郎机,这事可有吗?”

    张静一矢口否认道:“回陛下,没有。”

    天启皇帝于是看向刘鸿训这些人,道:“你看,他都说没有了。好了,诸卿满意了吧,都请回吧。”

    刘鸿训气得鼻子都歪了,他觉得皇帝实在太偏袒张静一了,便道:“新县侯当然要矢口否认,陛下……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指着名,就要找新县侯,还说新县侯在那……至少花费了数十万两纹银,就是为了收购……收购什么股票……这些佛郎机人……臣已打听过了!他们如今都乐不可支,谁都晓得,新县侯收购的什么股票,一钱不值,已形同了废纸,新县侯却是愿意有多少收多少!佛郎机人现在一窝蜂的来了,要找正主,还说手里有不少的股票,非要找新县侯不可。陛下啊……这朝廷现在哪里还有体统啊,这蕃夷已视我大明为笑话了,陛下却一味袒护新县侯,这是什么道理?”

    天启皇帝一听佛郎机人将张静一当做傻瓜。

    然后下意识的想到了自己其实也是那个隐藏在张静一背后的傻瓜,几乎要窒息了。

    于是他一时恼羞成怒,道:“他不是没有吗,他说了没有,你却还喋喋不休,这是什么意思?买股票怎么了?再说那股票怎么就成了一钱不值的玩意了?股票……的事你又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