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零八章:万众瞩目
    见张进自信满满的样子,张国纪心里更加的忧虑。

    于是他不厌其烦地又叮嘱道:“儿啊,你这是在给那些人当枪使啊,到时……”

    张进这个年纪,怎么会听父亲的唠叨?

    他只觉得父亲有太多的缺点,胆小、瞻前顾后,文化程度也低下。

    和那顾宪成先生比起来,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他没心思继续听下去,只是道:“男儿大丈夫,口吐真言,有何不可?父亲……不必再说啦,我进去了。”

    张国纪看着张进毅然决然的背影,忍不住一声长叹。

    而后,他失魂落魄地打道回府,居然这时,竟有人来访。

    张国纪一看拜帖,却是国子监祭酒王烁。

    张国纪谈不上喜欢这些人,总觉得这些人满口都是大道理,可实则没什么用处,如若不然,魏忠贤怎么轻易就将他们剪除了?

    可犹豫片刻,还是将人请了进来。

    王烁一见张国纪,立即拱手道:“太康伯,恭喜,恭喜。”

    张国纪皱眉道:“喜从何来。”

    “听闻令郎去军校读书了?”

    张国纪心里正烦着呢,便没好气地道:“正是。”

    “这是好事啊。”王烁笑着道:“令郎是个贤才,读的又是正经书,说是顾宪成先生的弟子都不为过,现在大家听闻了令郎深入虎穴,都很是钦佩。”

    大明的皇亲国戚,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便是基本上皇后都是出自寻常人家或者下层官吏之家。

    这就导致,当家族凭借着皇后被敕封为贵族之后,其实绝大多数的出身都不好。这些出身不好的人……说白了,就是没什么见识。

    这也是为何,养尊处优,从记事起便是皇亲国戚的张进,不太瞧得起自己父亲的原因!

    因为张国纪以前就是个寻常的农户,没读什么书,更别提有什么见识了。

    张国纪和张进的隔阂很深,这种隔阂,属于那种……虽然父子之间确实有感情,可彼此只要在一起,就好像鸡同鸭讲一样,难有共鸣。

    此时听这王烁在此恭喜,张国纪神情淡淡地道:“这算什么喜事。”

    “当然是喜事。”王烁笑呵呵地道:“令郎有大勇,现在士人们都在关注他,都说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甚至……”

    说到这里,王烁压低了声音:“便是信王殿下,也对他滋生了好感。我听信王府的人说,信王殿下已经很多次询问过令郎的情况了。信王殿下乃是贤王,人所共知,他这般关照,不也证明了令爱非同一般吗?”

    张国纪听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哪里是关注,这分明是拿自己的儿子往火上烤啊,这下糟了。

    我大明……可听说过贤明的藩王吗?

    从前号称贤明的,倒是有一个,叫宁王,然后……他造反了。

    当今皇帝的性子,张国纪是知道的,过于顾念亲情,以至于这信王……都敢被人称贤了。

    可现在所有人关注自己儿子,这根本就是拿自己的儿子,去和当今皇帝搞对抗。

    皇帝下旨查抄了东林书院,这么多的东林读书人都获罪,或者是罢官,表面上这一切都被魏忠贤压住了,可实际上,却是暗潮汹涌。

    他们此时当然不敢和皇帝以及魏忠贤对着干,可若是能从他家儿子身上做文章,岂不是……

    张国纪越想越怕,越想越犯愁,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这要是真把陛下和魏忠贤惹急了,到时就真的反目,连亲戚都做不成了。

    可若是他家儿子出了事,这些夸赞儿子的人,才不会设法营救呢,他们只会哭哭啼啼,然后到处拿他家儿子来证明皇帝的昏聩,证明魏忠贤的残忍。

    而暗地里,只怕巴不得皇帝将张进宰了,好给皇帝栽一个六亲不认的印象。

    张国纪虽然没读什么书,只晓得耕田种地,可这点认知还是有的,在乡下,什么场面没见过?

    此时看着笑吟吟的王烁,张国纪只冷笑道:“犬子糊涂得很,不晓事,也没读什么书,王祭酒……还是休要夸赞为好,我乏了,王祭酒……不送……”

    王烁没想到张国纪居然不为所动,甚至对他如此冷淡,倒是有几分尴尬。

    不过对方已下了逐客令,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便只好告辞。

    …………

    张进进了学堂。

    照着新生入学的规矩,张进必须得先沐浴,然后撤换下原来的衣衫,换上学堂里特有的校服。

    换了这不伦不类的校服,张进便被人引着进入明伦堂。

    引他进去的助教告诉他:“入学首要的规矩,便是要去向孔圣人和王圣人行个礼,你也知道我们东林军校以儒立校,拜的当然是圣贤。”

    张进只冷笑,没想到这些人竟有自知之明,竟还晓得尊圣人。

    到了明伦堂。

    明伦堂左右两边有对联,左边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右边则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张进见了这对联,心里忍不住暗骂,好不要脸啊,他们真当自己是东林书院了。

    等跨入了明伦堂,果然看到两幅画像。

    助教道:“快行礼吧。”

    “向哪里行礼?”

    助教便指着画像道:“先拜孔圣人。”

    “这是孔圣人吗?”张进不禁无语,气不打一处来。

    却见这画像里,哪里有纶巾儒衫,和颜悦色的孔夫子?

    这上面画着的人,却是虎背熊腰,腰间佩剑,杀气腾腾,肤色又黝黑之人……这……怎么看着像张飞?

    “这就是孔圣人,你看,下面有题跋。”

    “不。”张进道:“孔圣人怎么会是武夫的样子?你们已经不分黑白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助教道:“这叫还原真实的圣人,你看,春秋的时候,怎么会有儒衫纶巾呢?可见孔圣人肯定是不戴这东西的。孔圣人周游列国,每日风吹日晒,你以为他是去出游吗?既然如此,自是肤色黝黑,皮肤粗糙。他佩戴长剑,是因为剑乃君子六艺!还有你看,他身材魁梧……这也是书上说的……哎呀,我们东林书院最敬佩的先是孔圣人,佩服的就是孔圣人的这一股英雄气,十步杀一人,端的是威风,我们以后也要做这样的人。”

    张进:“……”

    不过……张进又看到了另一边的画像,却是王守仁。

    猛地,他更吓了一跳,瞪大眼睛道:“这是王圣人?”

    “正是。”

    “为何他骑在马上,弯弓搭箭,还凶神恶煞?”

    助教一副看无知小儿的样子看着他道:“这你就不知了吧?看来你读书,只读死书,王圣人平生最大的功绩,除了著书立说,八辈子都在为朝廷效命,诛杀不臣,平定叛乱!他弓马娴熟,寻常人都不能靠近。你来说说看,若是王圣人不是这个样子,该是什么样子呢?难道像你们这些不肖的子弟们一样,个个都是病秧子?我们恩师常常说,他除了孔圣人之外,最敬佩的便是王圣人了,王圣人文武双全,上马能陷阵,下马能治民,也是楷模。你快拜了,拜了好入学。”

    张进:“……”

    如果说这世上有黑店的话,那么张进怀疑自己进了黑校。

    看着这些画象,他只冷冷一笑:“这不是孔圣人和王圣人,恕难从命。”

    助教便奇怪地看他道:“那也由着你,入学吧,不过你不敬孔圣人和王圣人,这便是德行有亏,操守有问题,以后给你扣思想品德分。”

    张进:“……”

    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儿呆了,若不是圣旨,他甚至立即想掉头便走。

    接着,这助教便给他办理了入学手续,而后道:“明日起,你便去第一教导队!噢,对啦……到时会寻一个学兄帮助你,此人叫李定国,他年纪小,会教你怎么学习,你最好别惹他,他还是个孩子,会打人的。”

    张进:“……”

    所谓的学习……张进算是见识到了。

    无非就是操练,日夜不停地操练,身边的所有人,没有人关心他,只有一个叫李定国的,什么都带着他。

    当然……面对这么个孩子……张进居然有些畏惧。

    因为这家伙健壮得就像一头蛮牛,他就亲眼看到过他举起拳头,直接打破了一个沙袋。

    文化课还是有的,可是教授的东西,非常简单,都是最简单的读书写字和计算。

    张进在其中,当然是优越感满满。

    几乎教授他们的教师在上头说一句,他便在下头小声讥笑一句:“这一句又错了,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也……”

    “别吵吵。”一旁的李定国恼怒,狠狠地瞪他一眼:“好好听讲。”

    张进:“……”

    他心里更加对这里的人和物都鄙视起来。

    其实这几日,张进并非没有跟人说教,他想说一些东林书院的道理给李定国这些人听。

    可偏偏……

    这些人是一丁点都不开窍,反而对那些水平低下的先生,却是趋之若鹜,上课时,都一个个无比认真地做笔记,似乎连一个字都不肯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