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零七章:前无古人
    张静一选择邓健,原因是很简单的。

    因为邓健机灵,有应变的能力。

    可以说……这种直接深入敌营,擒拿对方高级别的军将,张静一不敢说千古未有,却也绝对是开了历史先河。

    所以……张静一只是理论上先制定出一个计划,而至于到底能做到哪一步,就只有天知道了。

    可这种事,不做不成,李永芳这个人危害太大了,而建奴人显然将他视做了汉人们投诚的榜样,若是这个人还享受着荣华富贵,只怕……后世不知多少李永芳这样的人前仆后继,比如……吴三桂……

    而一旦这个计划能成功,那么这个经验,就足以让现在的厂卫系统,至少在新县千户所这里脱胎换骨。

    当然,更大的好处还在于,建奴的榜样变成了笑话,而大明也将立下一个新的榜样,即谁做李永芳,李永芳便是下场。

    因此……

    张静一首先要做的,就是先从武长春这里得到一切可用的讯息。

    武长春已经暂时可以为他所用了。

    人就是如此,心理防线一崩溃,那么就再不会有什么顾虑了,任何事,他都知无不言。

    张静一又去看了一次武长春,这一次……武长春得了较好的待遇。

    这也是一种手法,老实交代之后,待遇提高,这会让武长春认为自己还有一线希望。

    于是这时候,他态度已从缄默和抵死不认,变成乖乖认罪,再到现在……却已变得殷勤起来。

    一见张静一进来,他立即站起,这是一座更大的囚室,里头有桌椅,也有床铺,甚至还有笔墨纸砚,是供他随时记起什么,随时要写的材料。

    此时,武长春点头哈腰着道:“张百户怎么此时有闲来了,真是贵人啊……小人……”

    张静一身后的邓健呵斥他道:“这是千户。”

    “呀。”武长春立即道:“张千户……小人该死……”

    张静一淡定地坐下,道:“这里还习惯吧。”

    “习惯,习惯,多谢张千户照拂。”

    张静一倒没有继续客套,而是开始直接问:“你那岳父……你对他什么印象?”

    武长春道:“这是国贼,小人已与他……”

    张静一微笑着摇头道:“说实话吧,你很清楚我不想听这些。”

    武长春是个极聪明的人,立即就意识到了什么,便道:“他为人十分狡猾,行事很缜密,之所以让我做他的女婿,其实……是见我机灵,想要拉拢我而已,不过……虽是翁婿,可若说真有什么情谊,却也未必,如若不然,他怎么会让我入关,做这等危险的事呢?”

    张静一点点头:“我若是打算派人去绑架他呢?”

    “啊……”武长春很震惊,张着口,老半天嘴巴合不拢。

    缓了缓,他则是连忙道:“不可,不可,这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成功……绝不可能的,他现在在抚顺,抚顺乃是军事重镇,看守很严格,不但驻扎了七百建奴八旗,还有三千多归他节制的汉军……”

    张静一笑了笑道:“可还是不可,不是你说了算,不过我确实需要你的协助,比如……我若是派人去,伪装什么身份是最合适的?你现在被关押在此,能否迷惑住他,让他依旧认为你还在京城活动?”

    “另外一个,你们之间是如何联络的,如此之外……他的宅邸是什么样子?宅邸附近的街巷又是如何?大抵会有多少的卫士?他是否和自己的家人同住?这些……你都需禀告,不能出任何一丁点的差错。”

    张静一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这是我的机会,其实也是你的机会,你这样的大罪,想要逃脱死罪,就算我现在拍着胸脯给你作保,你认为……可能吗?可是,如若你协助我拿下你的岳父,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是何等的大功劳,想来你会比我更清楚的,到时我只需美言几句,你才有将功折罪的机会。到底何去何从,你思量清楚吧。”

    武长春深锁眉头,显然张静一的话让他动了心,他想了想道:“其实……也未必没有机会,现在建奴那边,还不知我的情况,我依旧是泰山……不,是那姓李的国贼的心腹。不过其中有太多的难题……想要解决……却绝非易事。”

    张静一道:“这事儿,不打紧,你做好你的事就是了。”

    搜集的资料已经越来越多。

    当然,张静一不会蠢到完全相信武长春。

    他会将武长春提供的资料和其他地方搜罗来的讯息进行对比。

    比如武长春提供的一些抚顺街巷的资料,在户部,也有关于一些抚顺的讯息,只需印证,确认没有太大的出入,才可相信。

    而接下来,便是张静一带来的先进经验了。

    这个时代,虽然是官僚体制,可明朝的官僚体制和后世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张静一带来的方法很简单,提出计划,而后确认目标,之后搜集资料和数据,此后再开会讨论,然后确定方案,而后还需进行一定的提前预演,最后才是执行阶段。

    在城外,一座临时搭建的街巷火速地建了起来。

    这是一个虚拟的抚顺城。

    当然,主要还原的是李永芳的宅邸,以及宅邸附近的一些建筑。

    紧接着……便是邓健挑选了一批精干的人手,开始一次又一次的进行演练了。

    这种演练十分枯燥,每一次演练结束,所有的人员,都要在邓健的带领之下,进行开会讨论,检讨演练过程中的问题,而后……再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可以解决的办法。

    这附近已全部禁止通行,外围有专门的人把守。

    而张静一要做的,就是给这些人提供足够的后勤保障。

    怎么接近,如何动手,其他人怎么应付,又怎么对付李永芳,最后如何全身而退。

    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大工程。

    甚至这边在演练的同时,另一边,针对建奴人放出去的各种烟雾弹,甚至包括了稳住李永芳的一些行动,也已悄然开始。

    譬如武长春已照原来的惯例,修了书信送去抚顺。

    并且,几乎所有和武长春有接触,且被策反之人,也绝不进行监视和缉拿,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至于兵部侍郎王雄,则对外宣称他得罪了魏忠贤的公子魏良卿,已下了诏狱。

    哪怕朝中有人听闻了此事,为王雄鸣冤叫屈,也一概安排上。

    新成立的千户所,依旧还挂着百户所的牌子。

    没有扩招任何人员。

    张静一现在需要的是专业的人,所以……他的想法是,在东林学堂里成立一个特别行动教导大队,招募生员,与此同时,这些生员暂时先学习一些军事知识,并且学习读书写字,等过了一些时候,若是邓健这些人可以顺利的完成任务,那么,便可从这些经验丰富的人之中,挑选出一批特别行动队的教官出来,教授生员们真正的情报搜集以及潜伏、刺杀的知识。

    这既是一场前无古人的行动。

    同时也是一次真正培养锦衣卫骨干的斗兽场。

    能活下来的人,将会是未来千户所最重要的基干力量。

    演练进行的十分顺利,至少邓健和十几个队员,是十分卖力的。

    不卖力也不成,毕竟这是要命的事。

    除了十几人组成的行动小队,还有专门的后勤小队,以及情资搜集的小队,彼此之间,不断地磨合。

    张静一心里知道,送邓健去辽东,可能会让这二哥当真九死一生。

    可他没有选择,自己人不去,谁肯为你卖命呢?

    不过,张静一却也真心觉得,这绝对是邓健的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

    成就的前面往往附带着凶险和艰辛!

    早在几日之前,学堂里便迎来了一批新生员。

    张进头戴纶巾,穿着儒衫,只背着一个简单的行囊,便抵达了学堂。

    这是皇帝亲自下旨,让他这张皇后的兄弟来东林军校中读书的,张进当然不敢忤逆。

    只是……来时,他的父亲太康伯张国纪忧心忡忡,亲自将他送到了校门口,叹了口气,便语重心长地道:“儿啊……进了学堂,好好读书啊……哎……”

    张进笑了笑,眼中带着一丝傲气,道:“这里不是读书的地方,这里的所有人,都不配教授我学问。”

    张国纪皱眉,脸上是明显的忧愁。

    其实现在张家的境遇已经很尴尬了,家里出了一个陛下和魏忠贤都视为眼中钉的东林‘余孽’,现在魏党拿着这个,成日攻讦,若不是因为皇亲国戚,天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他素来知道这个儿子性子十分执拗,是没有人可以改变他的心意的。

    可他还是忍不住多叮嘱了一句:“总而言之,你进了军校,无论怎么样,都不要与人争执。”

    张进自信满满地道:“放心吧,父亲,我不会争执的,我只不过会让这些丘八们知晓东林书院的厉害,让他们自惭形秽,顾宪成先生可以在东林书院讲学,传授大道,我在这军校,一样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