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两百章:启禀陛下
    回到了百户所,暂时拘押的囚室早已准备好了。

    那叫李正龙的人,似乎显得还算镇定。

    他被请进了四面不透风的囚之之中,却是淡定地在里头的座椅上坐下,接着一言不发。

    张静一只进来打了个转,打量了他一眼,居然只朝他笑了笑,随即就快步走出了囚室,吩咐道:“加派人手,将这里给我守住,先不急着审,任何人都不得见此人,谁若是敢让他见任何人,便要从你们的尸首上跨过去,知道了吗?”

    七八个校尉立即道:“喏。”

    张静一知道这个人,是不会轻易开口的。

    此人无论是身份,还是他所做的事,都足够死一百次了。

    再加上这个人见过大风大浪,既然知晓了利害关系,当然是抵死不认。

    若是贸然用刑,在这个时代,一旦伤口感染,说不准人便死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关押一阵子,让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里待上几个时辰,几个时辰的时间,足以让他内心的恐惧加剧。

    别看这家伙现在淡定,面上看不出半点惊恐之色,只怕心里早慌了。

    所以……得和他玩心战。

    只要人能拿到,那么其他事也就不急了。

    邓健还未回来,依旧还带着人在搜检此人的行李。

    除此之外,还要将那清闲楼里这两日和他有交往的人,统统都要问一次话。

    要知道这家伙到了清闲楼后,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说过什么话,甚至是他吃了什么,也要一并调查清楚。

    折腾了这么久,张静一已略显疲惫,不过疲惫的只是身体,精神上却不免带着亢奋。

    对于这个钦犯,张静一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他非常想知道,天字第一号的汉奸,到底是怎么炼成的。

    …………

    可张静一并不知道,他捅了一个大篓子。

    此时,宫里已像菜市口一般。

    天启皇帝本是在西苑,一会儿的功夫,便有太妃派了宦官来哭诉道:“陛下,吴太妃郁郁寡欢,说是想去侍奉先帝……”

    这吴太妃,不过是天启皇帝他爹的寻常妃子,和东李、西李当然不可比,可天启皇帝对于这些太妃们,都甚是敬重,便忍不住关心起来:“这是什么缘故?”

    宦官道:“吴太妃说……他的兄弟……在外头过的不好,和人做一些小买卖,结果却给锦衣卫查抄了。”

    天启皇帝是最护短的,听罢,便立马大怒道:“是谁这般不晓得好歹?让魏伴伴来。”

    另一边,却又有人道:“陛下,诚意伯求见。”

    这诚意伯,乃大明开国功臣刘基的子孙,家族一直延续至今。

    于是天启皇帝道:“召他进来。”

    片刻之后,便见一人鼻青脸肿的进了来,见了天启皇帝纳头便拜,哭着道:“陛下,陛下……没有王法了啊。”

    天启皇帝低头看他,这脸上分明有清淤,不禁诧异道:“卿家,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这诚意伯刘孔昭便哭哭啼啼地道:“没有王法了,锦衣卫随意打人,良善百姓,就这般的被人欺凌,臣有一个朋友,今日在那京中的清闲楼里喝茶,谁晓得这时候一群锦衣校尉冲了进来,喊打喊杀,陛下,人都快打死啦。”

    天启皇帝越发疑窦:“那你的伤是哪里来的?”

    李孔昭道:“摔的,陛下,臣那朋友……好端端的,也没有滋事,那清闲楼也是本份做买卖的人家,谁晓得……竟是说打就打……”

    天启皇帝顿时觉得头痛,便略带烦躁地问:“清闲楼又是什么?”

    “乃清雅之所在,主要是给人喝茶,偶与佳人吟诗作对的地方。”

    天启皇帝便道:“是哪个锦衣卫?”

    “清平坊百户所!”

    天启皇帝顿时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一时吐不出半个字:“……”

    可像那吴太妃和刘孔昭这样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宦官来回的狂奔急奏,这个要求见,那个要求见。

    …………

    顺贞殿。

    这里乃是内廷的小殿,一般为寻常妃子的住所,张素华张妃自带着小皇子入宫后,便一直居住于此。

    这里靠近坤宁宫,张皇后的意思是,偶尔她也想照看孩子,所以希望离得近一些,以便走动。

    原本按照规矩,这皇子都是由其他人来抚养的,不过天启皇帝觉得不是生母抚养,终究让人不放心,便将长生安置在此。

    此时,张妃哄着长生睡了。

    却有宦官来探头探脑,张妃便款款走出长生所住的小殿,那宦官便行礼,低声道:“见过张娘娘。”

    “有什么事吗?”张妃自进了宫,倒是和绝大多数人相处得还算不错,不怎么拿架子,何况他是当今皇子的生母,地位自然不同,更不必说,她在外头……还是有较为强势的娘家依仗的。

    宦官低声道:“奴婢在西苑那儿,听说……好像张百户惹祸啦。”

    “惹祸,惹了什么祸?”张妃虽表面上不露声色,可眉宇之间,却不禁多了几分隐忧。

    宦官道:“听说是得罪了许多人,不止动手打人,还将吴太妃娘家人做的买卖……给查禁了……还抓了人。”

    “知道了,有劳你了。”张妃点点头。

    说罢,她回到了小殿,走了几步,想了一会儿,便忙将一个宫娥叫了来,低声说着什么。

    …………

    受害者已越来越多。

    直到了兵部侍郎王雄请见。

    这王雄心急火燎,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进到勤政殿,便看到许多人都在,这些都是苦主,随即便拜下:“陛下……出大事啦。”

    天启皇帝苦笑道:“朕今日已经接到了七八份大事,你说说你的大事吧。”

    王雄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道:“张静一胆大包天,今日没有驾贴,便拿了一个叫李正龙的人。”

    锦衣卫拿人,理论上是需要驾贴的,这是合法的程序。

    不过厂卫很猖狂,尤其是对一些寻常的人,自然是懒得走这一道程序。

    天启皇帝又听是张静一,不禁苦笑着看了一眼一旁的众苦主,这苦主里有挨了揍,不,是他们朋友挨揍了的。还有店铺被查封的,还有据说自己是看不过眼的。

    现在连兵部侍郎王雄也来了。

    这张静一怎的这般兴师动众,有点不太注意影响了。

    天启皇帝道:“噢,然后呢?”

    一听陛下轻描淡写的样子,王雄便道:“这个叫李正龙的人……可是大善人哪,这些年,朝廷屡屡调拨钱粮驰援辽东,有时兵部出了什么问题,都是他想办法纾困,所需的骡马,都是他主动供应的。如若不然,运输钱粮,哪里有这样的轻易?不只如此,这李正龙当初在辽东军中,也曾为朝廷立过功劳,他还击杀过建奴人,这是义民!”

    “本来兵部奉旨,要对有功和资助辽东进剿的义民授予官职,兵部这边,认为这李正龙乃是最合适的人选,前些日子,还将他的名字报到了内阁里,定的是游击将军,可谁曾想……他好端端的,竟被锦衣卫不分青红皂白的给拿了。若是锦衣卫有驾贴,臣也不好说什么。若是这李正龙触犯了国法,臣也无话可说,可此等义民功臣,说拿便拿,只怕要教辽民们寒心。”

    王雄怒极了。

    平日里显然是没少得李正龙的好处,现在李正龙被拿,他是饭都吃不下了,想尽了办法来为李正龙开脱。

    天启皇帝素来对于这些资助辽东兵马的义民都很有好感,而且还听说这个叫李正龙的还杀过建奴人,倒是一下子认真起来,于是关切地道:“清平坊百户所那边怎么说?”

    王雄道:“什么都没说,兵部派人去交涉,他们理也不理,陛下一直以来,都奉行以辽民守辽土之策,现在这样的义民立功不受赏倒也罢了,竟还被锦衣卫缉拿,生死未知。何况……这锦衣卫一旦用刑,他屈打成招,还不是什么罪想怎么安插便是怎么安插?臣以为,倘若如此,这朝廷在辽民心中,人心只怕要丧尽了。”

    天启皇帝皱了皱眉,不过他觉得张静一应该不会胡来的,想了想道:“朕命他查通建奴的奸人,或许是和此事有关。”

    王雄一听,霎时慌了。

    私通建奴,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主要问题在于,李正龙这个人,和兵部很多人的关系都非常好,若是他私通了建奴,那么兵部上下,多少人要掉脑袋?

    这事儿已经不是私通不私通建奴的问题了,管他是真是假,也决不能让这李正龙认了。

    王雄便泪下,哽咽着道:“陛下……没凭没据,怎可这样疑人呢?谁知这是不是栽赃陷害?人进了锦衣卫,拷打之下,还不是想怎么说便怎么说?只是……这样的良善义民,尚且落到这般的地步,朝廷还如何奉行辽民守辽土,那辽东的百姓们,又怎么看待陛下?臣……愿为李正龙作保,只是恳请陛下,切切不可让锦衣卫构陷了忠良,如若不然……辽东就没法守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