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九十七章:水落石出
    “当真三日?”天启皇帝再次确认道。

    天启皇帝一想到内奸,已是恨得牙痒痒,现如今张静一拍着胸脯保证,倒是让他激动起来。

    “当真三日!”张静一极认真地道。

    “好。”天启皇帝露出了笑容,道:“若是当真拿住了,朕记你一大功。”

    魏忠贤站在一旁,酸溜溜的,却道:“陛下……奴婢以为……还是要防范于未然……奴婢想着未雨绸缪,厂卫这边……”

    他的意思是,张静一的话未必靠谱,他这边……也不可松懈。

    天启皇帝点点头:“这是当务之急的大事,厂卫这边,谁先拿住,都是喜事,听好了,朕要将这内奸斩草除根!”

    于是魏忠贤松了口气,他觉得张静一是来截胡的,这不是摆明着……说厂卫没用吗?

    我三个月的事,你还想三日办成?

    黄立极和孙承宗毕竟是阁臣,并不会干预这件事,不过他们也深知内奸的危害。

    现在时间要紧,张静一没有怠慢,立即便告辞出宫。

    于是他心急火燎地赶回了百户所,随即便将百户所的两个兄弟招了来。

    这邓健见了张静一,高兴地道:“三弟,你不知道吧?”

    张静一却是拉下脸来,一脸肃然地道:“不许嬉皮笑脸,若是有私事,回家再说!现在在当值,只有公,没有私!”

    邓健心下一凛,虽然觉得很没面子,不过没面子的事多了,他也就习惯了,便立即振振有词地道:“是。”

    张静一心里想,这样也是为了你们好啊,若是咱们三兄弟带头坏了规矩,往后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将来还拿什么约束自己的部下呢?

    看张静一极认真的样子,邓健和王程此时都站得笔直的,一副随时待命的模样。

    张静一满意了,便道:“这里有一件大案,若是拿下了,便是大功一件,从此以后,便可在卫里横着走了。”

    大案……

    说起这个,百户所其实并不牵涉什么大案的,更像是锦衣卫的派出机构,若是真有什么大案,自然有精锐的緹骑在指挥使或者是指挥使同知、佥事的布置之下进行侦缉海捕,百户所至多抽调人手从旁协助而已。

    张静一又道:“我们要拿捕的这个人,关系十分重大,我不妨直接给你们透露一些,这个人……与动摇我大明国本,和我大明生死存亡息息相关。人拿住了,就是滔天大功,只怕连陛下都要亲自见你们,可若是这过程之中稍有一丝不密,出了什么差错,便要饮恨终身了。”

    邓健和王程听到了这里,面容都不由肃穆起来,心下已是一惊。

    虽然张静一私下里称兄道弟的时候会和他们开一些玩笑。

    可他们是了解张静一的,在公务方面,张静一绝不开任何的玩笑。

    动摇大明国本的人……这个人……犯得是什么罪?

    难道是卫中流传的奸细,和外头的爆炸有关?

    可即便和这个有关,至多说是关系重大,可说到动摇国本,却有些过头了。

    在他们心目中,动摇国本的人,那至少也该是建奴鞑子,或者至少也该是个建奴酋长之子,传说中的黄带子那样的级别。

    可张静一这样说了,他们却不敢怠慢了。

    只见张静一又道:“现在给我拿竹斜街的舆图来。”

    张静一短短的几句话,邓健和王程都已经足够明白事情的重要了,他们谁也不敢怠慢,匆匆去取了舆图来。

    这竹斜街,在京城较为热闹的地方,张静一细细地看着这舆图中关于竹斜街的每一个角落,尤其是宅邸。

    他现在要抓的,是个狡猾无比之人,这个人有多狡猾呢?在历史上,他曾躲过无数次的追踪。

    而且此人的身份,极为敏感,只要能拿住……

    那么……可足以让天启皇帝告慰先帝了。

    张静一慢悠悠地道:“若是有一个人,他原本藏匿在这竹斜街的某一处宅邸,此人乃是细作,现在朝廷大捷,他一定会慌张,也知道炸了火药之后,事情有败露的极大风险,而朝廷接下来也一定会核查内奸,那么……他会跑去哪里藏匿呢?”

    王程和邓健面面相觑。

    张静一不禁无语。

    他现在已经有了在东林军校里专门设置一个特别行动教导中队的想法了,用于专门培养特务,毕竟……现在的锦衣卫实在太不专业,急需要专业的人员进行补充。

    张静一之所以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潜伏在竹斜街,还是因为上一世土地开发的缘故,当时京城里有一个旧城改造的项目,这项目的原址里有许多有趣的历史,其中……就涉及到了一段风流韵事,当然,涉及到这风流韵事的人……却是一个载入史册,引发了京城巨大震动的人物。

    当然……张静一已经没心情去寻找那宅子的旧址了,一方面,时过境迁,毕竟隔了几百年,想找到那旧址,很难,而且还很容易打草惊蛇。

    另一方面,张静一相信,以此人的精明,一定知道厂卫要有所动作,一定会对京城进行地毯式的搜查,他原来住的宅邸,已经变得不安全。

    可一时之间,想要出城,躲过重重的搜检,却也不是容易的事。

    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潜伏,躲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等风声过去,而后再从容回辽东去。

    张静一眯着眼,思量着,口里则道:“我来问你们,若是我让你们搜索竹斜街一带,你们一般会疏忽哪些地方?”

    邓健立马就道:“当然哪里都不会疏忽。”

    张静一白他一眼:“我的意思是,若是当初当差的你们呢,你们还是寻常校尉的时候呢?”

    “这……”

    邓健倒是认真起来,努力的看着舆图,良久,他点了一处地方:“这里一般是不搜检的。”

    张静一低头一看,这里被标注的,却是一个叫‘清闲楼’的地方。

    叫这种名字的……

    张静一便道:“这是青楼?”

    “看名字就知道了,都有一个清字,当然是青楼了。”

    于是张静一道:“也就是说,若是你们,平日里是不敢搜查青楼的?”

    邓健摇头:“并不是!寻常的青楼,当然要搜查的,正好……咳咳……也可趁机讨要一些茶水钱。不过这个清闲楼,却不一样,这地方,没有十两银子,都没法进去坐着喝口茶,平日里能出入的,都是非富即贵。我们哪里敢轻易搜查?若是没头没脑的冲进去,发现咱们刘文刘千户就在里头呢?”

    “咳咳……”张静一咳嗽道:“刘千户是很好的人,你不要这样说他。”

    邓健立即就像炸开一样:“好个屁,我亲见他经常……”

    张静一眼一瞪,打断他道:“不要打岔,谈正事。”

    邓健便道:“好吧,就算刘千户没有出入,这若是恰好,推门进去,看到系裤带子的是锦衣卫的指挥、同知、佥事呢?又或者是哪个朝廷的大臣亦或者皇亲国戚,说不准是他们的儿子,咱们那时候只是寻常的小校尉,人家生气了,还不直接甩上两个耳光?锦衣卫说起来是威风,可威风的是上头的人,咱们终究是小鱼小虾,真出了事,上头的人商量一下,谁保我们?”

    张静一精神一震,不由道:“这附近只有这么个清闲楼,是那种得罪不起的地方?”

    邓健又认真地想了想,才道:“再远一些……只怕得到贡院那儿了,不过是在六七里之外,隔着两个坊呢?”

    张静一好奇地道:“你怎么对这些这么熟?”

    邓健:“……”

    “好吧。”张静一轻松了许多:“锁定了位置,那就好办了,你先让人便装,找机灵一些的,不要打草惊蛇,只在附近打探一下,看看这两日,有没有新近在这清闲楼里住的客人,而且……是住了就不肯走的,记住,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邓健便笑着道:“这个好说,这里头的名堂,我都晓得的,你就等着好消息。”

    只要将搜查的范围一步步缩小,几乎上就可以锁定目标了。

    商议完,邓健便欢天喜地地去办公了。

    直到半夜才又回到了百户所,却是一副气喘吁吁,纵欲过度的样子。

    见了张静一,他便道:“好厉害,实在太厉害了。”

    “怎么?”张静一紧张起来:“你遇到贼人了?”

    邓健摇头,用一种奇怪的表情道:“我遇到的是心中之贼,不是那细作。”

    张静一呼了一口气。

    心中贼……

    怎么有些耳熟?

    TMD,我大明人均哲学家吗?

    张静一随即道:“那到底打探出了什么?”

    邓健便道:“有一人,昨夜入住,便包了一个叫凤儿的女子,直接缴了一个月的钱,说是要常住一些日子!此人姓李,叫李正龙……好像是做什么官人的……据闻……和许多人都有深交,出入他寓所的人,非富即贵,甚至和许多部堂,都有牵连。听别人说……这人的来头很大,可到底什么来路,却没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