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九十四章:赏赐
    听了张静一的话,天启皇帝点头。

    立即表示赞许道:“这便是卿家安置流民的功绩了,就因为卿家安置了流民,使他们可以衣食无忧,他们才肯效命,是这个道理吗?”

    张静一道:“大抵是这个道理。”

    其实……真要长篇大论的细说,还真有点复杂,陛下大致懂了就好。

    只是群臣之中听到这里,其实心已寒了。

    这不是分田地吗?

    我特么的肯分田地,我还用操这个闲心吗?

    此时,张静一又接着道:“这其二,便是让他们入学,教授他们读书写字!这朝廷平日里总说教化、教化,圣人常说,有教无类。可这教化为何提这么多年,百官们却又怎么总说天下人有失教化呢?说到底,其实是大家口里说着教化,可这教化,也只仅限于少数的读书人罢了。读书人天生就生在士宦之家,自小便锦衣玉食,家学渊源深厚,他们需教化什么呢?”

    “倒是像这些寻常的百姓,他们没有条件能够学习到什么道理,也没有条件能够读书写字,自然而然,军校急他们所急,教授他们一些文化知识,其实……也不必太多,只要粗通文墨即可,让他们看得懂公文,能熟读军令,可以会基本的算术,能将大致的历史记在心里,便可以了。只有他们知道了这些,才可以和他们讲岳武穆,讲文天祥,传授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或是传授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一说到传闻学问的事,许多大臣就有种古怪的感觉。

    要知道,这读书,历来是某些人的特权,而在这些人心目中,寻常的读书是无用的,你得读正经书,什么是正经书呢?四书五经。

    当然,只单纯的会读四书五经还不够,你还得有正确的理解!

    怎么理解呢?读那些圣人们的注解,圣人怎么理解,你就怎么理解。

    读错了书,不行!

    理解错了书,也不行。

    这就是所谓代圣人立言,也就是说,你得说圣人的话,不能说自己的话,你若说了自己的话,便要贻笑大方了。

    因而几乎所有的‘正统’读书人,他们只要张口,便永远离不开:“子曰”、“孟子曰”、“书云”、“古之君子有言”等等。

    可你这军校是什么玩意?

    此时,张静一又道:“这其三,建奴人作战,尤其是弓马之术,确实颇为犀利,而我大明素来缺少战马,且兵士难以掌握精湛的马术,至于弓箭……他们渔猎为生,对于弓箭可谓是再熟悉不过,我大明要培养弓马娴熟的将士,需要花费多大的本钱?既然我们无法在这方面可以当其锋芒,那么……还是臣那一套法子,他们打他们的,我们打我们的。臣日夜操练夜战之术,让生员们熟悉夜战,白日里,臣可让生员们好好休息,可只要到了夜间,这黑夜便是我们的天下了。”

    夜战?

    天启皇帝正因为过于熟悉军事。

    所以当初张静一提出夜战的时候,他才嗤之以鼻。

    在他看来,张静一过于想当然了,这就好像还不会走路的孩子,你却提出让他去跑一样。

    大明的将士训练程度低,连白日作战都够呛了,你居然还想让他在夜间作战?

    不说其他的,这夜晚作战,如何克服视弱的问题?

    就算解决了视弱的问题,又怎么在夜间的情况之下,督促将士们奋勇冲杀?

    用后世的话来说,士兵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之下,是没有办法发挥主动性的,在这漫漫长夜里,你下一道命令,人家早就跑没影了,你说进攻,他趴在原地,反正你也没办法看到他,狠狠给他几鞭子。

    可实际上,绝大多数的明军,都是这个样子,你指望这种士兵去夜袭?

    这不是找死吗?

    正因为如此,当得知张静一是在夜战之中直接全歼了这些建奴人的时候,天启皇帝非但不觉得张静一是在偷袭,胜之不武,反而露出了大惊之色。

    若是这军校的生员们在夜战之中,能起到这样的效果,那么……这些生员的战斗力,就过于恐怖了!

    这张静一居然解决了视弱,同时还解决了士兵们求战之心的问题。

    又怎么不令天启皇帝震惊又欣喜。

    张静一又继续道:“除此之外,便是最后一个难关了,生员们要作战,就必须得有充沛的体力!体力从何而来,一是让他们吃饱吃好,二是让他们操练,打熬体力,总而言之,生员们不能闲着……如此操练数月之后,才有今日佳绩。”

    天启皇帝不断地点着头,一副深有感悟的样子道:“朕……咳咳……在西苑,偶尔也操练内宦,只是一直不得章法,今日听了张卿所言,倒是觉得张卿小小年纪,却精于操演之术,朕不如也,今日立下这样的大功,理应封侯,诸卿以为如何呢?”

    封侯?

    这个年纪便封侯,又怎么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只是这时候,群臣就算心有不愿的,倒也没人敢站出来反对!

    说实话,能全歼数百建奴人,已是极大的战果了。

    这是实打实的功绩啊!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张静一却笑着道:“臣能请求其他的赏赐吗?”

    “其他赏赐?”天启皇帝乐了,随即地:“你倒想要和朕讨价还价了,说罢,只要合情合理的,朕断然不会拒绝。”

    张静一似乎早就有了想法,便道:“臣希望陛下给予新县军校官学的地位。”

    每次,官学……

    这才是张静一如今觉得重中之重之事,现在的军校……地位有些尴尬!

    你说他们是官兵,他们确实是官兵。可若说他们是官学,却又不是,不过是张家自己组织起来的学堂而已!

    可有了官学的身份,就完全不一样了。

    若是确定为官学,这就意味着,这学堂里的教师,便有了祭酒、学正、教谕以及博士和助教的身份!

    有了这一层身份,才可以真正吸引人才来学里做老师。

    这可是明朝,你不给实惠,真正的人才怎么肯来?

    现在还只是靠一个卢象升用爱发电来撑着,可以后学堂扩大了呢?他卢象升一个人忙得过来?

    可成为了官学,效果就显然不一样了!

    这就等于是让教师们有了编制,而生员们呢,因为出自官学,自然而然地位也就水涨船高,至少有了一个官方认可的身份。

    这对于将来学校的扩张,有着巨大的好处。

    张静一兴办这个学校,是花费了极大的心血的,在他看来,当今天下这么多问题,想要解决,首先需要的便是帮手!

    可帮手从哪里来呢,是招揽阉党那些见风使舵之人,还是招揽东林那些眼高手低的清流?

    既然不能招揽,那就索性自己培养。

    而请陛下为学堂正名,才是重中之重。

    天启皇帝听罢,笑道:“这是理所应当的事,你只要这个?”

    张静一斩钉截铁地道:“只要这个。”

    “那么,就设为府学吧,一切的规格,都与府学相当,如何?”

    天启皇帝一面说着,一面将眼睛扫向其他大臣。

    显然已经有不少人跃跃欲试了。

    开玩笑,这是丘八啊,还真正式承认他们生员的身份?

    如此一来,这么多秀才,岂不是白考了吗?

    天启皇帝可谓是一身经验了,自是对他们的心思甚是了解,这时候,他连忙转移开话题道:“话又说回来,既然依着府学的规格,这军校,是不是该换个名才好,依着朕看,叫新县军校……终究太小家子气了一些。”

    张静一也顿时明白了天启皇帝的意思,这是赶紧转移矛盾,好让这些想要反对的大臣无处下口呢。

    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这个……我张静一擅长啊。

    于是心领神会的张静一,精神一震,连忙道:“陛下所言甚是,其实臣早就觉得这新县军校,实在有些拗口了,因此,臣一直都想更换。”

    “这样说来,你心里已有了新名吗?”

    天启皇帝与张静一一唱一和,张静一立即道:“还真有一个,就是臣脸皮比较薄,一直说不出口。”

    天启皇帝大笑:“无妨,无妨,说来听听,不必客气。”

    张静一咳嗽一声,顿一顿,才道:“不妨叫:东林军校!”

    东林……

    天启皇帝:“……”

    魏忠贤:“……”

    百官:“……”

    这殿中顿时静默了一下。

    方才还有人在想,这什么军校,怎么能改为官学,竟还以府学的规格,简直岂有此理,像胡闹一般,国朝从没有这样的先例。

    可现在……大家突然发现,好像这官学的事,一丁点都不重要了。

    群臣之中,固然东林早就被铲除出了朝廷,可是隐匿在百官之中的东林大臣,还有那些同情东林的大臣,却还是不少的。

    此时一听……真恨不得一口老血直接洒在殿上。

    “我反对!”一道响亮的声音,立即就有人气咻咻的站了出来。

    ………………

    第一章送到,又是勤劳的老虎奋斗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