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七十四章:犁庭扫穴
    张静一的想法很简单的。

    辽东的问题,就是一个持续流血的伤口。

    这个伤口一日不止血,那么大明的内忧外患,永远都没有办法解决。

    所以不但要擅守,而且要攻。

    战争是消耗战,若是一味的防守,那么辽东的建奴,便永远占据战略主动!

    他们不打你时,可以休养生息,利用沃野千里的辽东,让辽民为他们开垦,同时制服蒙古诸部以及朝鲜,虎视大明。

    而他们一旦进攻,大明的边镇,就陷入了绝地,不得不源源不断地和建奴人拼消耗。

    你为了防守,就不得不朝关内汲取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这些统统都毫无意义的消耗在边镇之中。

    建奴人攻击失败一次,大不了退回去,继续壮大。

    可只要他们成功了一次,那么数不清的百姓,便被他们虏去,堆积如山的钱粮,又会成为了壮大他们的力量,甚至连京城都陷入他们的威胁之中。

    这样消耗下去,其实此时的大明朝,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撑着。

    在这天灾频繁的时期,经济基础却被持续的消耗掉,就算大明不被建奴人打崩,在关内……为了维持辽东的战线,不断地征派兵饷,再加上天灾人祸,自己也要崩溃。

    张静一之所以提出这些,是他认为条件已经成熟,这里有大量能吃苦耐劳的关中精壮,可以组织起一支百战之兵。

    关中素来民风彪悍,人也憨厚,这是建立一支能够野战的精兵条件。

    而只有有一支可以野战的精兵,才能随时深入后金的腹地,这就等于,原本安全无虞的后金,也随时要承受被大明不断破坏其经济基础的压力了。

    否则就是后金越打越强,而大明被这无穷无尽的消耗战拖死。

    可天启皇帝和孙承宗震惊之处就在于。

    从萨尔浒之战开始,大明与后金大小数十战,无数次证明了,明军根本没有野战的能力!便连防守,都捉襟见肘,何况是将大军放到野外去,没有城墙的庇护,这仗没法打。

    正因为如此,大明在辽东的无数巡抚和总兵官,他们所奏请的战略大抵都是一样的,即进行防守。

    熊廷弼是如此。

    王化贞是如此。

    再到后来的袁可立。

    还有此后的孙承宗。

    以及现在的袁崇焕,也都是如此。

    只不过有的人认为,应该修缮这一处防线,有的人认为,应该加强另一边的防线。

    也有的人认为,只要我们守住这一道防线,就可以阻止后金继续进兵。

    有的人牛逼吹的比较大,则认为,只要守住这一道防线,然后我们就可以三年平辽。

    天启皇帝可不是崇祯皇帝,他不喜欢吹牛,在军事上,他有自己的见解。

    所以袁某焕号称可以三年平辽的时候,天启皇帝毫不犹豫的对他进行敲打,然后告诉他,别白日做梦了,好好的干活,给朕守住。

    好家伙。

    现在居然有个家伙,居然说陛下……我觉得这样防守下去不是办法,要不,直接一波流,将后金平推拉倒,就像万历皇帝在的时候,我大明主动出击,犁庭扫穴。

    你让天启皇帝怎么想?

    天启皇帝已经觉得袁某焕很天真了,结果,自己的心腹肱骨大臣,提出了个更天真的战略。

    天启皇帝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震惊的眼神之中,仿佛是在说:狗子,啊不,张卿,你变了,你以前没这么飘的。

    而至于孙承宗,则依旧面带微笑,他是个宽容的人,人嘛,有优点就会有缺点,像张静一这样的少年人,心怀大志,并不是什么要不得的事。

    当然……当初曾经亲自镇守过辽东的孙承宗,对于张静一提出的战略,他是不敢苟同的,只有去过辽东的人,才能刻骨铭心的认识到建奴人恐怖的战斗力,野外决战,不如说是羊入虎口,纯属找死。

    在公房里沉默了很久之后。

    张静一见大家的表情有些不对,于是道:“臣的建议是这样的,建奴人的野战确实厉害,可臣也从厂卫的情报中认识到后金人的不足之处……”

    天启皇帝此时其实觉得很尴尬。

    他保持着微笑,是不想刺伤张静一的自尊心,毕竟……这是自己人。

    可是这样隐含着鼓励的微笑继续维持下去,其实不免有些难受!

    于是,他希望尽快的消除掉这样尴尬的处境:“张卿,你需要多少人手?”

    张静一表情认真地道:“先征募三百人,视为骨干。”

    天启皇帝大气的道:“朕准啦。”

    张静一道:“陛下,臣的建议是……”

    “你不必再说,你的奏请,朕无有不准。”天启皇帝松了口气。

    孙承宗也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三百人。

    他要是狮子大开口,说咱们先来个几万几十万吧,那就要翻脸了。

    于是天启皇帝大气地一挥手,豪爽地应许道:“一切照准,不必奏请,卿乃朕肱骨,朕自然信得过张卿,张卿为国家勠力,诸卿要好好学学。”

    此言一出。

    大家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于是一旁尴尬得头皮发麻的黄立极率先道:“是是是,张百户赤胆忠心,此等折冲之臣,令人感佩。”

    孙承宗也点头赞许:“此少年英雄。”

    天启皇帝随即哈哈大笑:“朕得张卿,如鱼得水也。”

    “哈哈哈哈哈……”

    随着一阵欢快的笑声,天启皇帝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朕要溜……朕要起驾回宫啦,国事如麻,朕分身乏术啊。”

    张静一:“……”

    临行时,新县诸官都来送驾。

    天启皇帝登上轿子的时候,别有深意地看了管邵宁一眼,随即才进入了轿中。

    看着圣驾远去,张静一则是唏嘘不已。

    卢象升此时才凑上来道:“张百户,陛下恩准了?”

    “恩准了。”张静一的声音带着点低沉。

    他似乎有些高兴不起来。

    于是卢象升道:“那么……张百户为何郁郁不乐呢?”

    张静一皱了皱眉道:“我也不知道,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好像怪怪的。”

    不过他倒没有再往这心思上头耗心神,因为他知道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故而,他精神抖擞,拉着卢象升到了公房里。

    一张舆图摊开。

    某种程度来说,卢象升是个异类,他虽然是文臣,但是志向很大!

    张静一提出野战的时候,没有人能看好,可卢象升却觉得有理,说的对,不能这样下去,这样守下去,大明必亡!

    其实历史上的卢象升,就是精兵策略的主要支持者。

    此时,张静一正色道:“先招募三百人,陛下已经恩准了,就在昌平练兵,我大明也野外决战,就要知己知彼,只有知悉建奴人的弱点,才可放手一搏。根据厂卫的奏报来看,建奴人最大的弱点,在于不能夜战,当然,我大明的军马,也不能。夜盲症,你知道吗?”

    卢象升点点头。

    夜盲症在这个时代,是极普遍的现象,因为这个时代的营养不良,所以在夜间,尤其是微光的情况之下,人几乎和瞎子没有分别。

    所以后世的影视剧里,总会出现大军打着火把行军之类的事,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火光那点光亮,其实根本没办法让人视物。

    当然,古代也不是没有夜战的案例。

    可往往夜袭,都是挑选精兵,规模很小,往往是数万军马里,挑选出几百个可能有一定夜视能力的,直接去袭击人家几千几万的大营。

    而往往……这样的效果很好。

    就这……你还得从精兵中挑选出来。

    可如果……夜盲症是可以治愈的呢?

    如果可以治愈,明军就可以针对性的进行夜间作战,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白日打我,我夜里一波将你推了。

    “张百户所说的,是夜战?”卢象升却是皱起眉来。

    张静一道:“这是建奴人的弱点,一到了夜间,建奴人便夜不能视物,当然,明军也是如此,倘若我们可以治疗夜盲症呢?到了那时,我们昼伏夜出,必能制胜。”

    卢象升却很认真地道:“可是张百户有没有想过,夜战是十分困难的事。”

    这也是实在话,夜战对于军纪和士兵们的个人素质要求极高。

    毕竟,跟电视剧中的情况是不一样的,若是纸上谈兵,固然可以说我派出多少精兵,然后打出什么战果。

    实际的情况却是,你带一千人出城,等天一黑,士兵们就跑掉了一大半,等你下令袭击对方的大营,反正天黑嘛,将军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在摸鱼,绝大多数兵油子,都躲在某处摸鱼了,然后可能会有百八十个傻瓜去冲,之后被人拎起来一顿暴打。

    就这……一千人能有这样的战果,已经算是军中的良心了。

    更多的可能是,武官奉命出城夜战,带着一千人寻个地方躲一躲,等到天亮了,再宰杀几个百姓,拿着他们的人头回来报功。

    毕竟,一到了夜间,你就对于官兵失去了约束性。

    而在这个时代,失去了约束,我们一群当兵吃饷、地位低下的丘八,凭什么拿命去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