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六十五章:血脉相连
    张静一这番话,甚至颇有几分戏曲的成分。

    大抵和狸猫换太子没有太大的分别。

    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可很明显,这个故事之中,还缺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

    张静一口口声声说有密旨。

    如果是依密旨行事的话,那么张静一只是个执行人,大家就算觉得不靠谱,那么不靠谱的,也只是天启皇帝而已。

    而至于张素华回娘家生娃娃,这显然也是颇为违反这个时代的公序良俗的。

    可假若,当真是依旨行事……

    天启皇帝很干脆,立即与张静一一唱一和:“朕的儿女,大多夭折,每每思量,朕便觉得对不起列祖列宗,是以朕才出此下策……”

    他说到了这里。

    东李太妃已顾不得什么了。

    疾步到了天启皇帝面前,细细打量着长生。

    这长生不是天启皇帝的血脉又能是谁的血脉?

    太像了!

    东李太妃激动地道:“陛下……这孩子,和陛下刚出生的时候,一模一样的,你瞧瞧,你瞧瞧……”

    说着,说着,东李太妃眼里已闪烁着泪花。

    无论是天启皇帝还是信王,虽然都不是她亲生的,不过东李太妃的性子好,素来将他们视为己出,现在终于可以抱孙儿了,怎么能不高兴呢?

    东李太妃闪烁着泪光,哽咽着道:“先帝倘若泉下有知,不知该有多高兴。”

    此言一出,谁也没有疑窦了。

    魏忠贤大喜,虽然唯一的遗憾是,这皇子居然是张家女儿生出来的,可这显然并不是最坏的结果。

    至于陛下,居然将他也骗过了,魏忠贤觉得陛下的密旨可能性并不大。

    在他看来,陛下素来很信任他,完全没必要将密旨的事对他隐瞒,除此之外,以陛下的性格,也绝不可能隐瞒十个多月这么久。

    可这又如何呢?魏忠贤现在希望的是陛下生出一个儿子。

    于是他乐呵呵的,站在一旁掂着脚,也想瞧瞧孩子长的什么样。

    等大抵看到长生不满意的模样,长生正嘟着嘴,无论是天启皇帝和东李太妃的激动,还是魏忠贤的喜上眉梢,都与他无关,他只觉得吵闹。

    张嫣皇后也款款上前,露出慈爱的样子,她已自知自己没有办法生出孩子了,身为皇后,母仪天下,自当要表现出对这皇家血脉的重视,因而,她当下就从自己的手上,摘下了一个玉镯子,随即便塞进了襁褓。

    张静一只恨不得立即高呼:“感谢张嫣老板的玉镯子。”

    果然,东李太妃也想起什么,竟是也连忙将耳坠摘下,这坠子显然是她历来珍视的,一股脑地往襁褓里塞。

    张天伦依旧觉得很震惊,他好端端的生了一个外孙,他怎么就成了国丈了呢?

    当然……其实他也不算是国丈,国丈只源于戏说,民间流传得厉害,可实际上,朝廷是不承认的,朝廷只会认你为外戚,授予爵位。

    只是这幸福来得过快,张天伦觉得有些头晕。

    此时唯一不痛快的人,怕也只有信王朱由检一个了。

    朱由检心思比较深,现在听了张静一的解释,倒是不敢有什么疑窦,毕竟皇帝都承认了这是自己亲自下的密旨,不至于将这样的大事当做儿戏。

    他只是觉得,皇兄的心思,真是深不可测!

    他的皇兄分明生了儿子,而且既是知情,却还留他在京,甚至今日还带着他去祭祖,不晓得的人,还真当他要成为储君呢,可谁知道……这定是早已安排好了的。

    平日里,他的皇兄一脸纯善模样,哪里想到,这等手段,竟不在神宗之下。

    显然此时,稍稍冷静下来的天启皇帝,也感受到了这位皇弟的不快,便道:“信王,你也来瞧瞧你的侄子。”

    朱由检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

    可此时,他却不得不努力地压制住自己的不痛快,挪动着脚步,走到天启皇帝的面前。

    低着头,只胡乱地看了一眼长生,便勉强挤出笑容道:“好,很好。”

    天启皇帝道:“信王似有不快?”

    朱由检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惶恐地道:“皇兄何出此言?愚弟自然喜不自胜。”

    天启皇帝高兴地点头,他又低头看一眼长生,心里无比的舒坦。

    自己……终于有儿子了。

    这个孩子,将延续他的血脉,继承他的大统。

    长生已想睡了,呜哇呜哇的开始哭起来。

    天启皇帝顿时手足无措,轻声温语地道:“怎么啦,怎么啦,宝,莫哭,莫哭……”说着,他小心翼翼地摇晃。

    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这个道:“我看孩子是想睡了。”

    张嫣皇后道:“定是饿了。”

    魏忠贤乐不可支地道:“怕是想母亲了。”

    这般一说,天启皇帝觉得魏忠贤果然不愧是属蛔虫的,不但是他的蛔虫,还是长生肚子里的蛔虫,于是忙道:“对对对,极有道理,张妃,你来……”

    听到张妃二字,张素华还有一些不太喜欢。

    她显得踟蹰,随即瞥了一眼张静一。

    张静一点点头。

    张素华便忙上前,将孩子接过。

    果然,长生一到了张素华的怀里,骤然之间哭声停止,脑袋一偏,似嘲讽方才手忙脚乱的诸人,打起了哈欠。

    魏忠贤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张贵人……”

    张素华看着魏忠贤,这个曾经自己的仇人,现在却是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不过此时的张素华,现在只惦念着自己的孩子,至于魏忠贤,即便有什么账,那也是以后的事,她定定神,朝魏忠贤点头。

    魏忠贤便笑着道:“张贵人,您在宫中的时候,有宦官欺负您?这些人,实在胆大妄为。奴婢疏于管教,实在罪该万死,明日,奴婢便……”

    张素华道:“罢了,不必严惩,只是……往后别再让他们欺负无依无靠的宫人便是。”

    魏忠贤忙是点头:“是,是。张贵人不计小人之过,真是宽宏大量。”

    其实无论张素华怎么应对,魏忠贤也要吹捧一番的,如果要计较,那便是张贵人嫉恶如仇;不收拾,即是现在的宽宏大量。

    这些统统都被张静一看在眼里,于是他不免在心里琢磨:这想来就是身居高位者的好处吧,横竖都有人用各种的词汇套用在你身上,你抠个脚丫子,都可以被魏哥这样的人称之为不拘小节。

    张素华要给孩子哺乳了,于是东李太妃和张皇后便与张素华三人关在厢房。

    天启皇帝几个,当然是乖乖地从厢房中出来。

    天启皇帝神清气爽,显得格外的高兴。

    张静一则在一旁,等支开了信王朱由检和魏忠贤,张静一才认真地轻声道:“陛下,臣有万死之罪……”

    天启皇帝点点头:“这件事,你的确做的太过了,不过……”

    天启皇帝似乎想到什么,皱眉道:“你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朕也觉得,若是张氏在宫中待产,这孩子未必能保住。朕终究是福薄,当初不知多少孩子,要嘛胎死腹中,要嘛还未足月,便……哎……这样看来,你也算是阴差阳错,办了一件好事,长生能平安,你也有一份功劳。”

    天启皇帝是个很有善心的人,这样的人大抵就和后世某些动辄:‘凡事你往好处想一想’的人一样。

    张静一则是露出惭愧之色道:“可终究还是犯了大忌,所以臣自请处置。”

    “自请处置?”天启皇帝想了想,他似乎脑海里又想到了长生,忍不住又嘿嘿一笑,随即又神游回来:“唔,你的父亲,乃是伯爵,朕本来……在通州有一处皇庄子,是要赐你父亲的,不过……既然你也知罪,这通州的皇庄子就没了,赐你们家昌平一块荒芜土地吧。”

    通州的地不但肥沃,而且距离通州枢纽也近,价值往往比那山疙瘩里的昌平在几倍以上。

    不过张静一却暗暗松了口气,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了。

    再者说了,这还是人家送地送钱呢。

    张静一便感激涕零的样子道:“陛下如此爱护微臣,微臣实在无言以对,只盼着能为陛下赴汤蹈火……”

    天启皇帝哈哈一笑,道:“什么赴汤蹈火,每日都好像要和朕生离死别一样,朕是长生的父亲,你是长生的舅舅,朕与你论起来,还是亲戚呢!这世上,哪里有让大舅哥成天去死的道理。”

    张静一这样一想,放心了。

    他心里其实无比庆幸,也就是碰到了天启皇帝这样的,换做别的皇帝,只怕早就被剁碎了。

    这样的皇帝,也算是难得的奇葩了,嗯,要好好珍惜。

    “今日……”天启皇帝随即认真起来,接着道:“朕要将张妃和长生带回宫里去了!有闲呢,你也入宫去见见孩子,这不打紧的。当然,私情先撇到一边去,眼下当务之急,是这内忧外患。朕现在定要勤勉起来,需得做太祖高皇帝那样的人,重拾旧河山,要将这江山社稷收拾干净了,再交给长生,如若不然,心里难免会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