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六十章:面圣
    这个讯号对于黄立极而言,犹如晴天霹雳。

    作为被人公认的阉党。

    信王是什么人,他会不清楚?

    围绕他身边,不知有多少的东林余孽呢!

    当初打击东林,黄立极可是为魏忠贤出了不少力的。

    陛下现在让信王随他一起祭祖,会不会有向列祖列宗宣告,要立信王为嗣的意思呢?

    更令黄立极焦虑的是,这个消息一传出,待诏房那边,立即传出欢呼。

    这足以证明,人们对于信王怀有巨大的期待。

    这种期待……不正是民望?

    可在这文吏面前,虽然偶有失态,黄立极却还是勉强继续捧住茶盏,故作镇定的端起来,呷了一口,只微微一笑道:“噢,知道了,让他们注意一下,此地乃是内阁重地。”

    文吏似乎也是掩饰不住喜色,能在内阁为吏的,可都不是普通人,最少也有个秀才功名,举人也有可能,他们被人称之为舍人,其实干的就是文吏的工作,将来在内阁历练之后,其实是有机会外放为官的。

    说到底,他们也是读书人,至少这文吏就显得很激动,颇有几分大明江山终于得到拯救的感觉。

    这才是黄立极最为忌惮的。

    东林在遭受打击之后,没有消亡,而是广泛植入了大量士人和大臣的心里!

    这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对朝廷表面阳奉阴违,却一直都在磨刀霍霍,等待着突然暴起,一击必杀的一日。

    而到时,他黄立极自然成为众矢之的。

    黄立极随后道:“将孙公请来。”

    文吏点头。

    孙承宗的公房,就在黄立极的隔壁。

    孙承宗主要处理的,是来自于辽东方面的奏报,听闻黄立极请,便很快来了。

    见到了黄立极,他笑着道:“黄公……”

    黄立极等文吏退下去,才一脸复杂地看着孙承宗道:“方才的事,听说了吧。”

    孙承宗已坐下,道:“听说了。”

    “你有什么看法?”

    孙承宗却道:“魏忠贤大失人心。”

    黄立极:“……”

    孙承宗道:“陛下授予他全权,那么他就要担当起全责……”

    “嘘,慎言。”

    孙承宗白了他一眼,随即道:“你自己问老夫的。”

    黄立极就道:“孙公难道没有想过自己的身后之事吗?孙公可是今朝帝师,可他日……倘若有变,孙公就不是帝师了。”

    孙承宗叹息道:“我与陛下,相交甚厚,不敢说亲密无间,却也是君臣相得。可是……这浩荡潮流,是我可以阻挡的吗?我致士回乡,在州县里,见过许多的读书人,也见过许多的地方州县官,黄公知道他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吗?他们都在盼,盼着扭转乱象,归于正道的一日。”

    黄立极便皱眉道:“孙公到底站哪一边的?”

    “当然是当今陛下。”

    “既如此……”

    还不等黄立极说下去,孙承宗就道:“正因为站陛下这边,所以才更为忧虑,陛下的决策是好的,甚至魏公公,他要办的事,也未尝不是为了朝廷好。可是……事情终究还是办坏了,何也?魏公公没有号召力而已,依附于魏公公身边的,不是宵小之辈,便是阿谀奉承之徒。这些人……能和他们搅和在一起吗?这些人在地方上,打着皇帝和魏公公的命令,实则却是中饱私囊,敲骨吸髓。东林之辈,自诩清流,眼高手低。魏公公呢?依附于他的党徒们,倒是没有自诩清流了,只是……太脏!依靠这种人,是不能成大事的。国家在多事之秋,应该堂堂正正,奉行正道,如若不然,即便方向是对的,最终也不过是令天下陷入更糟糕的境地而已。”

    黄立极揣摩着孙承宗的话,一直在琢磨着,这里头有没有讥讽他的内容。

    不过咀嚼之后,却不免叹息:“哎……或许,孙公是对的吧,趋炎附势之徒,怎么能够成大事呢?这也是为人所诟病的原因。依孙公所言,那么东林不成,魏公公也不成?那么谁可以成呢?”

    “不知道。”孙承宗摇摇头道:“迄今为止,我也寻不到那样的人,不过……”

    黄立极听到这个不过,顿时振奋道:“不过什么?”

    孙承宗道:“新县治理,令人赞叹?”

    “他?”黄立极不由失笑:“那张静一不过是区区百户,新县,也不过是区区两个坊而已。”

    孙承宗淡淡道:“竖子不足与谋!”

    黄立极急了:“孙公,你怎么又骂人?”

    “习惯了。”孙承宗带着歉意道:“这是镇辽东的时候养成的恶习,有时不骂骂人,亦或摆一摆脸色,那些骄兵悍将,是不肯俯首帖耳的。”

    黄立极决定原谅他,毕竟大丈夫能屈能伸,便道:“孙公为何对这个张百户格外的青睐?”

    孙承宗想了想,似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口里道:“说不上,总是觉得此子与人不同。”

    黄立极摇头叹息。

    “马上流民就要抵达了,顺天府这儿,已是焦头烂额。好啦,我等现在还是用心在这事上头做好应对准备吧。关中的灾情,比我们想象中要严重的多,一旦应对失当,那么原本关中的乱局,就要引至京城,到时,你我皆罪人啊!”

    说罢,孙承宗起身,结束了谈话。

    黄立极点头,陛下是痛快了,允许关中流民迁徙京城,好家伙……说起来容易,可安置起来,谈何容易。

    要知道,为了这个,内阁和六部现在都一团乱了。

    黄立极看着准备离开的孙承宗,点了点头,有时候他其实颇为羡慕孙承宗的,孙承宗地位超然,谁也不阿附,反倒自在,只做自己本心愿意的事。

    …………

    天启皇帝的车驾终于抵达了张家。

    按照宫中预设的路线,天启皇帝将在张家待一个时辰,算是中途的休憩,随后继续出发。

    虽只是一个时辰,安排却很周密,顺天府、五城兵马司、东厂、锦衣卫,还有金吾卫、勇士营,都各调拨了一些人手!

    当然,他们没有出现在宅子里,而是外紧内松,层层监视,至少张家门前,却还是很平常的。

    乘舆轻轻落地。

    天启皇帝由魏忠贤搀扶出了乘舆。

    他驻足,却是等候后头下轿的信王朱由检。

    朱由检显然心情是颇愉快的,其实皇兄的举动,已经让他知道了皇兄的心思。

    他虽年轻,却也有极大的志向,认为祖宗的基业,不该像现在这般。

    他想做出一番大事业,可作为藩王,朱由检却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只要一日还是宗室,这辈子便永远不可能为国家大事而操心,除非……

    现在……似乎有可能得偿所愿了。

    朱由检行至天启皇帝的跟前。

    天启皇帝笑着道:“待会儿,你见着了百户张静一,定会觉得有趣。”

    朱由检笑着应对道:“臣弟久闻其大名。”

    原本这一句话该说,久闻大名,急盼一见。

    可是只有上半句,却无下半句,也就是说,我听说过他,见都不想见。

    自然,天启皇帝这时候是没心情考究这个的!

    而此时,张家父子等人,纷纷来到了中门。

    张天伦是个注重礼节的人,不但早早让人开了中门,而且还预设好了香案。

    陛下亲临,丝毫都马虎不得。

    此时,张天伦恭谨地行李道:“迎驾来迟,望陛下恕罪。”

    “不必多礼。”天启皇帝笑着道:“张卿家,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张天伦自是受宠若惊,忙说哪里,犬子……当不得这样的夸奖。

    天启皇帝便又笑道:“朕听说,你也生了一个好外孙。”

    张天伦很现实,这时候不叫犬孙了,整个眼睛里都溢出了笑意,喜滋滋地道:“这孩子……确实有贵相。”

    站一旁的张静一,不禁无语,他妈的,儿子就是‘犬’,外孙就有贵相?

    张天伦不敢抬头去看天启皇帝,不过……他对天启皇帝有模糊的印象,不经意的时候,视线扫过天启皇帝,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有些……有些……奇怪。

    其余人更是吓得不敢抬头。

    天启皇帝此时哈哈一笑道:“可不就是有贵气吗?将来朕定要给他封侯拜相的。”

    这当然不过是一句戏言。

    站在一旁的朱由检,对此自是不以为然,觉得皇兄行事,全凭心意,只看好恶,实在……不似……

    此时,天启皇帝又对张静一道:“张卿,此乃朕的兄弟信王,你来见一见。”

    张静一便上前,抬头看一眼朱由检,朱由检身上有一股书卷气,给人一种很随和的感觉。

    两兄弟……说实话,长的不是很像。

    张静一朝信王朱由检作揖行礼。

    朱由检则笑着点头回应,道:“张百户的事迹,孤王也略有耳闻,今日一见,确实是一表人才。”

    本来这一番话,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在张静一的印象里,说这样话的人,该是那种至少三四十岁的儒生。

    可这话在朱由检这样的少年郎口里说出来,却令他感觉有一种……很强的违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