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五十九章:储位
    宫中的气氛如此。

    张静一也没有闲着。

    他这时才知道谎言的可怕了,为了一个谎言,就必须得用另一个谎言,更甚是无数个谎言去掩盖!

    而现在最重要的是……则是要让张素华入宫之前的身份完美无缺。

    其实……张静一深信,以魏忠贤的能耐,魏忠贤迟早是会查到的。

    可他能查到是一回事,最后大家都知道张素华的身份,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就好像,魏忠贤可能知道张素华的身份,可碍于张素华现在乃是张家的人,又生了皇子,得到了陛下的信任。何况某种程度而言,魏忠贤至少在张素华和信王之间,若是要做出选择,他甚至可能还会选择前者。

    毕竟现在若要除掉张素华,已经太迟了,若是张素华还是那个寂寂无名的宫女,刚刚怀孕的时候,尚且还真有一定的可能。

    可现在……生米已煮成了熟饭,张静一相信魏忠贤绝不是铤而走险的人。

    那么魏忠贤就一定会选择怀柔的办法,比如拉出一个替罪羊,然后想办法给张素华的家人平反,然后尽力巴结住张素华所生的孩子。

    而张静一要防止的,乃是一个万一的情况,即大家都知道了张素华真实的身份,那么……这一切就无法挽回了。

    因为一旦大家知道,这就意味着,所有人都知道,将来无论是信王上位,还是皇子上位,这位九千岁都将必死无疑,这就等于是将权势如日中天的魏忠贤逼到了墙角。

    到了那时,他只能选择拼死一搏,否则,别说以后了,现在便有人使唤不动了。

    魏忠贤可不只是一个九千岁这样简单,在后宫,在内阁,在边镇,他有多少的党羽!难保这个时候不会客氏开始出现,利用天启皇帝的软心肠,搞出许多是非来。

    所以张静一必须把张素华的身份弄得漂漂亮亮,张素华就是张家的人,如此一来,即便魏忠贤心知肚明,也不得不将错就错!

    因为捂着盖子,比将这事捅出来对他更有利。

    邓健不知道为何这个三弟对于四妹的身份如此的敏感,不过他渐渐已看出这些端倪了,知道这位四妹,必是非同一般的人。

    好在邓健的想象力是贫乏的。

    以他的格局,大抵想的也只是是:不会吧,不会吧,我家四妹,莫非是哪个伯府里逃出来的侍妾?

    一切天衣无缝。

    张静一依旧不放心,又仔细的查了一遍。

    方才又来寻了张素华。

    兄妹二人,坐在这幽静的厢房里,都显得神色凝重。

    张静一率先道:“这一次,陛下极有可能是会来了,到时的结局如何,我也不知。”

    张素华点点头道:“我知道。”

    张静一看了她一眼,语气慎重地又道:“我会尽力保住孩子的。”

    张素华此时眼泪盈眶起来,带着几分愧疚道:“就怕连累了张家。”

    “请妹子放心。”张静一感慨道:“大不了,丢爵罢官罢了,陛下是个心善的人,总不至要我的性命。”

    张素华早已没有了家人,在宫中也是无依无靠,完全是凭借着肚子里的孩子,才支撑着活了下来,如今在这张家,方才体尝到了家庭的温暖,此时忍不住看一眼三哥,点点头:“嗯。”

    张静一说着,又去逗弄孩子,只是长生的性子似乎很好,除非张静一捏他不可描述的地方,令他吃痛,绝大多数时候不是慵懒的打鼾睡觉,便是笑一笑。

    当然,这种笑更多的是无意识,此时的孩子还没办法控制自己。

    看着这个乖巧可爱的孩子,张静一似乎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为了满月的事,张家本要遍邀亲朋好友,不过因为陛下可能驾临,这时便不能什么人都请了。

    至于接驾的事宜,张家更是操碎了心。

    张静一甚至已打算调拨百户所的校尉们到时来巡守,以备不测。

    布置了一番之后,大抵觉得没什么疏漏,这才心里踏实一些。

    到了七月十九。

    这一日的清早,天启皇帝早早的便起来了。

    宦官则给天启皇帝梳了头,魏忠贤便笑吟吟地道:“陛下,祭祀的仪仗已经预备好了,这一次,只怕途径了张家之后,当真需去黄陵一趟,不然列祖列宗们要发怒的。”

    天启皇帝便笑道:“朕正有此意。”

    毕竟……不能老是骗祖先,祖先们也不容易,忽悠一次就够了。

    天启皇帝在宦官的张罗之下,穿上了吉服,随即道:“朕已命人召信王来见驾了,让他陪着朕一道去吧。”

    魏忠贤一听,皱眉起来。

    很明显,这打乱了魏忠贤的阵脚。

    陛下要和信王一起去祭祀祖宗?

    这显然是一个信号,莫非是……陛下当真将立嗣的事当了真了?

    有了将来传位给信王的打算?

    魏忠贤一面说是,一面下意识的抬头起来。

    却见天启皇帝也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一下子的,魏忠贤全明白了。

    陛下似乎觉得自己生下子嗣无望。

    既然生不出儿子,而天启皇帝也不指望自己长生不老,现在国家内忧外患,当然要早做安排,比如……确立东宫。

    当然,信王是肯定不可能住在东宫的,他是天启皇帝的兄弟,而不是太子。

    可……若是兄终弟及的话,关于未来皇帝的教育是肯定不可能怠慢的,得让他开始慢慢的熟悉一些帝王的事。

    这样一来,一旦有事,信王就可以立即和储备的班底迅速接掌天下,以防不测。

    而带信王去皇陵,这就是一个讯号了。

    只一瞬间,魏忠贤的心思就千回百转,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道:“陛下正处壮年……此事……奴婢以为……”

    “人有旦夕祸福,朕又不是神宗先皇帝,指望着能够长生不老,若是朕有不测,国家不至没有长君。”天启皇帝显然也有一些闷闷不乐,绝嗣对于男人而言,本就是难言之隐,而皇帝若是没有子嗣作为继承人,也确实有些对不起祖宗和臣民。

    缓了缓,天启皇帝故作洒脱的样子道:“好了,朕并非是立嗣,只是以备不测罢了。”

    话是如此说,可魏忠贤心里就是忐忑起来。

    天启皇帝过于心善,而一旦让天下人知道,皇帝可能让信王作为储君的人选,那么……那信王的身边,不知有多少人聚集起来呢!

    只是天启皇帝的性子,魏忠贤是清楚的,离间这兄弟二人太难了。

    而且天启皇帝这样做,也是为了将来做打算,他有他的想法。

    过不多时,有宦官匆匆而来道:“陛下,信王殿下觐见。”

    天启皇帝微笑道:“叫他进来。”

    没多久,那信王朱由检便由宦官引着进来。

    朱由检才十六七岁,不过就已显得器宇轩昂了,他穿着蟒袍,先朝天启皇帝行礼,文质彬彬地道:“见过皇兄。”

    天启皇帝便上前,看着这个弟弟,自己比朱由检长十岁,因此在天启皇帝眼里,朱由检更多的还是个孩子。

    他亲昵地拉住朱由检不肯放手,道:“朕正盼你来呢,今日要去祭祀,你陪朕去,路上也好陪朕说说话。”

    朱由检其实早就知道此行的目的,便微笑道:“是。”

    天启皇帝和朱由检一道走出殿,天启皇帝道:“你身子瘦弱,该学一些骑射。”

    朱由检想了想道:“骑射之道,臣弟不甚喜欢,不过倒是喜欢读书。”

    天启皇帝笑了:“喜读什么书?”

    朱由检挑了几本书说出来。

    天启皇帝懵逼,因为没听说过,估摸都是些冷僻的书籍。便只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转而道:“弟媳周妃有了身孕是吗?”

    朱由检点头:“是,七号那日,臣弟就上了喜报了,现在正在王府里养胎。”

    天启皇帝感慨道:“要好生善待,养胎是要紧的事。”

    说着,宦官们抬着乘舆过来,天启皇帝上了乘舆,又命人抬来轿子,让朱由检上轿。

    一行人,朝着张家而去。

    …………

    内阁里。

    黄立极几个,正将一份份奏疏拟着票拟。

    这几日,恩科的事尘埃落定,大家的心也就定了下来。

    黄立极正看着一份奏疏发呆,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欢呼雀跃的声音。

    黄立极皱眉,这里可是内阁……乃是天下的中枢所在!

    于是他搁下笔,道:“来人。”

    此时,一个文吏进来,行礼道:“黄公有何吩咐?”

    黄立极脸色阴沉地道:“谁人在喧哗。”

    “启禀黄公,待诏房那儿的翰林……”

    翰林院有专门的学士和修撰以及编修会入宫当值,他们当值的地方便是待诏房,主要负责的是草拟圣旨,整理文牍。

    黄立极略显不满意地道:“好端端的,怎么喧哗了呢?”

    文吏先是深深地看了黄立极一眼,而后道:“不久之前,陛下传唤信王殿下入宫,命信王随驾祭祀……”

    此言一出……

    黄立极本是端起了案牍上的茶盏。

    可这茶盏却禁不住震了一下。

    里头的茶水便哐当的泼洒了出来。

    黄立极脸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