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四十一章:完蛋了
    吴文龙一轱辘翻身起来。

    他当然很清楚,若不是什么大事,没有人敢来后宅吵闹他的。

    于是匆匆趿鞋,披着衣,披头散发地出来。

    便见这房子外头,吴家的账房正哭丧着脸地站在这里。

    吴文龙不由皱眉道:“怎么回事?”

    “市面上……有不少粮店开了。”

    “开……开了……”

    这些日子,大家都知道粮食要涨,所以商家惜售,大家伙儿都舍不得将粮卖出去。

    按理来说,这样的粮食紧缺,至少要维持到年末去。

    可这时候……怎么会有许多粮店开门呢?

    吴文龙的脸色顿时发青……这粮食,关系到了他的身家性命啊!

    于是急道:“为……为……为何?”

    “不知道。”账房道:“只晓得粮店开了不少……似乎市面上开始出现了一些粮食。”

    有人在卖粮……

    一个念头在吴文龙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急切地继续问道:“现在粮价几何?”

    “还没有跌,照旧还是十六两三钱银子。”

    吴文龙却有些慌了。

    虽然没有跌,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是要命的事。

    吴文龙又问道:“会馆那儿,有什么消息吗?”

    “有不少粮商都去了,大家都说,死也不卖。”

    话虽如此,可是账房的脸上布满了担忧之色。

    吴文龙只一脸颓然地点头:“我……我更衣,我更衣……出去看看……去看看……”

    吴文龙说罢,慌慌张张地回了房,草草更衣。

    小妾也被惊醒了,忍不住蜷在锦被里埋怨:“大清早的……”

    “住口。”吴文龙骂她:“你这贼娘们懂个什么?”

    说罢,心急火燎地备车出门。

    到了会馆。

    会馆这里已是人满为患,粮商们个个打了鸡血一样:“打死也不卖。”

    “卖粮者,天必厌之!”

    “还要涨……”

    人们议论纷纷,吴文龙便四处打探,才稍稍地放心了一些。

    大家咒骂起那些开了门的粮店。

    又说哪里有谣传,江南也遭灾了。

    粮食是必涨的。

    大家继续赶紧去购粮。

    这么一说。

    吴文龙的心又定了一些。

    可能……只是一些小意外吧。

    果然……粮价竟又涨了一些。

    只是涨的力度不是很大。

    可这却让大家又宽心了。

    定是有人在大力的收购。

    吴文龙便惊魂稍定地在会馆里喝了几口茶。

    到了晌午,发现自己无处可去,便想着……回家小憩片刻。

    他离开了会馆,坐在车里。

    途经了一家粮店的时候。

    却发现这粮店门前虽也有一些买粮的,却远没有前几日这样热闹了。

    “停停停。”他让车夫停车,下了车,便见这粮店门口,挂出招牌。

    “时价:十五两……”

    十五两……

    不对啊。

    吴文龙打了个寒颤。

    不是说涨了一些吗?

    现在粮食都在粮商们手里,按理来说……只要大家都不卖,而百姓们要吃粮,不吃便要饿死,那么……

    吴文龙越发觉得不对劲了,连忙转回身,边走边匆匆道:“快回去,回会馆。”

    其实……已经有不少人感到不对劲了。

    上午还在打鸡血的人,现在又开始慌张起来。

    这个时候,那陈默言也已来了,他没有了往日的风度,进来之后,便破口大骂:“有人卖粮,是谁卖粮,我等不是同进退的吗?到了年底,粮价至少到二十两,尔等慌什么?”

    吴文龙第一次见平日里风轻云淡的陈默言竟是这个样子,满脸怒容,他似乎想要努力的表现出自己掌控力,所以语气斩钉截铁,可……却与平日里的从容气度全不相称,于是……这反而加重了吴文龙的担忧。

    吴文龙忍不住道:“陈先生,不知陈家是否还收购粮食?”

    “收,当然收,有多少收多少。”陈默言气急败坏地道:“谁敢坏事,仔细自己血本无归。”

    众人也纷纷咒骂。

    纷纷表示,绝不卖粮,就要让那卖粮的等到粮食涨起来去哭。

    可一炷香之后。

    有人匆匆而来道:“不得了,外头……外头的粮价,已到十四两八钱了。”

    此言一出……

    所有人面如土色。

    这里透露出了两个信息。

    一个是还是有很多人卖粮。

    第二个是……陈默言所说的会尽力收粮,根本只是口头承诺,实际上,陈家根本没有这样做。

    于是,大家急了,纷纷围着陈默言:“陈先生,你不是说收粮?”

    陈默言脸色铁青地道:“不要怕,这只是……有人在耍弄阴谋诡计。”

    “陈先生,若是陈家收粮……”

    陈默言越来越心惊。

    实际上……

    整个会馆已是炸开了锅。

    仿佛无形之中,有一种东西,推动着什么。

    “怎么办,怎么办,我这么多的粮……”

    “快,回府……”

    陈默言却还在耐心地解释着:“这不过是正常的波动,大家不要误信奸人之计……”

    吴文龙已经没有丝毫的心情去听陈默言的话了。

    他火速地去找户部尚书李起元,毕竟李起元才是真正做主的。

    可到了户部,却说户部尚书李起元入宫觐见去了。

    吴文龙急得跺脚,转身便上车,又跑去了粮店。

    这一看,直惊得吴文龙浑身发虚。

    价格竟已探底到了十四两六钱。

    才过去一个时辰不到,一石便又没了二钱银子。

    可吴文龙囤积的粮,却有上万石啊,这一下子的,两千两银子顿时不翼而飞。

    “去……去……”吴文龙要哭了,他想起了一个极可怕的事。

    其实以前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不过粮商们都还淡定。

    毕竟粮价的上涨,如那陈默言所言,确实是有一个波动的过程,可这一次,吴文龙却嗅到了一种不同的意味。

    要出事。

    要出大事了。

    于是,他跌跌撞撞地爬上车,对着车夫急切地道:“快……快去咱们东市的粮店。”

    赶到东市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粮店都开了门。

    到处都听到伙计们卖力地吆喝声:“卖粮,卖粮……”

    吴文龙忍不住要哭了,这些……粮商,方才不是说好了,都不卖的吗?

    等到了吴记粮铺,吴文龙一下车,掌柜的便冲了出来,焦急万分地道:“老爷,老爷,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卖粮……快卖粮……”吴文龙咬牙切齿地道:“有多少,给我卖多少,现在粮价多少了?”

    “只有十四两了。”掌柜的道:“就算挂了牌子,只怕也没几个人买,说是说十四两,可是无人问津。”

    吴文龙顿觉得五雷轰天。

    他忍不住嘶哑道:“十四……十四……怎么好端端的,才一会儿工夫,就……”

    “要不……”

    “要不个屁。”吴文龙面露杀机:“卖,立即卖……十四两给我卖,只要将粮卖出去,卖出去就成。”

    其实……单靠铺子卖粮,哪里卖得出去多少?

    起初粮店开门,寻常百姓一看,都去疯抢。

    可很快,大家都回过了劲来,尤其是粮价开始一跌,这买粮的就不见踪影了。

    而像吴文龙这样的大粮商,囤积着上万石粮,想要将这些粮卖出去,单凭零售是不可能的。

    必须得找大买家。

    可以往市面上到处出没的大卖家,现在都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好像死绝了一般。

    这大宗的买卖,更是一粒粮都没卖出去。

    吴文龙急了,四处去找人。

    以往那些给他投递了门贴,希望买粮的,现在要嘛是避而不见,要嘛就是,我这儿也有不少粮,你要不要?

    吴文龙彻底的透心凉了。

    陡然之间……原本缺粮的京城,现在好像粮食泛滥一般,谁家都有粮似的,都在疯狂的卖。

    到了傍晚的时候,粮价直接跌破了十三两。

    若是十三两,其实还是可以维持自己的利润的。

    可问题就在于,此时是有价无市。

    因为根本就没有人买,所以价格下探多少,其实都是逗你玩。

    骤然间,恐慌蔓延了。

    吴文龙见天色晚了,李起元理应要下值了,便匆匆赶到了李家。

    李家这里,灯火通明,等到了厅堂,却见李起元正愣愣地坐在椅上,不发一言。

    “老爷……”吴文龙要哭出来了:“粮价跌了。”

    这道声音像是一下子惊醒了李起元一般,终于令他从神游中回过神来,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卖啊。”

    “可是卖不出去啊。”吴文龙啪嗒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六神无主地道:“老爷,这可怎么办啊?”

    “完了,完了。”李起元直直地看着吴文龙半响,才颓然站了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口里道:“怎么可能,好端端的就跌了呢?怎么可能……这下完了,我不该听你的话,不该听你的话啊……若不是听信你的话……老夫……老夫又怎么会拿家里的田契让你去做抵,去贷银子,去买粮呢!十一二两银子的粮食,老夫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买就是几千上万石啊……完啦,我是不肖子孙啊,我……”

    噗……

    一口老血喷出。

    李起元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

    第四章送到,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