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三十七章:居功至伟
    大明的天子,各样的人都有。

    唯独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有自知之明。

    这也是为何,天启皇帝要说一句:朕登极以来,天灾人祸不断,国事日益艰难了。

    被骂习惯了,虽然有时候觉得某些人骂都骂错了地方,可自己是什么德行,大抵还是心里有数的。

    这朝廷治理的也不怎么样嘛,天灾人祸又多,我也很为难啊。

    但是……

    这里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但是,但是朕哪里能想到,朕也有今天呢?

    这话的语气,不无骄傲之色。

    你看,国家还是有大喜事的,上天对朕的恩宠没有断绝啊。

    这种得意感。

    其实是大臣们最反感的。

    天启小儿,你又飘了。

    当然,大家不敢表现。

    只是觉得有些尬。

    这时有人道:“陛下……这……这不就是一个果儿吗,味道甘甜,和寻常的果儿又有什么分别?这不是庄稼,果是果,粮是粮……”

    众人听罢,朝这人看去。

    此人,不是李起元是谁!

    李起元是户部尚书,主管天下的钱粮,他的话是很有分量的。

    此言一出,大家纷纷颔首,觉得有道理。

    主粮是主粮,若只是果儿,虽然也可勉强充饥,可毕竟不是粮食啊!

    “是不是粮,待会儿吃了便知道。”张静一泰然自若地道:“诸公请。”

    李起元没咳嗽,倒也镇定下来,他还是无法理解,世上能有亩产两千斤的粮。

    两千斤啊,那还了得?这不是说,原先十亩地能养活一口人,现在只需一两亩地就够了?

    根据多年读书的经验,便是山海经,也不曾有过这样的记载。

    众人随着张静一的脚步,纷纷进了庄子。

    庄子很简陋。

    毕竟是临时搭建的。

    这里早就摆好了一张张的桌案。

    众人纷纷坐下。

    天启皇帝自然坐在上首,李起元的话,还是让天启皇帝有些担心。

    若不是主粮,那么此物虽好,可毕竟还是差了一些。

    毕竟,人是不能拿果儿来充饥的,越吃越饿。

    一会儿功夫,热腾腾的红薯粥便端了上来,这粥里只放了些许米,大多是红薯,早已被炖烂了,另一边,又有人盛上了一个个烤好的红薯。

    一时之间,厅中飘香四溢。

    天启皇帝此时已是饥肠辘辘,当下便举起了勺子,舀了一口粥,先吹了吹。

    一旁的宦官急了,低声道:“陛下,是否让奴婢先尝尝……”

    “无碍。”天启皇帝道:“在这里,就和在宫里一样,朕与张卿,便是自家人。”

    说着,直接将一勺粥放入了嘴里。

    骤然之间,粥水的香甜便弥漫了舌尖,滚烫的粥液入喉……

    这种红薯粥,在后来,是只有穷人才吃的,若是在后世,那就更不必提了,大家早就吃腻了。

    可对于从未吃过红薯粥的君臣们而言,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天启皇帝咂咂嘴,回味着方才的滋味,忍不住道:“比米粥好喝。”

    一旁的张静一龇牙咧嘴的帮天启皇帝剥着烤红薯。

    紧接着,直接用筷子啪叽一下,插入剥了壳的红薯里,就好像是烤串一般,送到天启皇帝的面前:“陛下可以尝尝这个。”

    天启皇帝点头,又吹了吹,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这烤红薯的滋味,带着一股香甜的糯香,别有一番风味。

    天启皇帝乐道:“这味好,这味更好,吃啊,大家都来吃,不要客气,哈哈……看看能不能吃饱。”

    众人再没有迟疑了。

    李起元也小心翼翼地吃着粥,只是那样子,倒仿佛有人想害他一样。

    吃着吃着,越吃越不对味。

    一炷香之后。

    他抬头。

    看着天启皇帝此时摸着自己膨胀起来的肚腩,扑哧扑哧的喘气。

    这是吃撑了的征兆。

    一旁,已有人议论纷纷:“还真能饱腹,这一碗粥,加一个烤薯下肚,老夫已饱了。”

    “还真是,滋味还不错,比白米粥甜腻一些。”

    “这东西……吃一两斤……不就饱了?那这亩产两千斤……岂不是……岂不是……”

    有人吸着凉气。

    可怕啊,这就意味着,只要你想,靠一亩红薯地,便能勉强存活了。

    “若如此,天下还能有流民?”

    这越想……越是觉得可怕。

    李起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你要说这样的玩意,他一点都不动心,这也不对,他毕竟是户部尚书。

    可他不服气,忍不住道:“张百户,要照料这庄稼,只怕不容易吧。”

    此言一出,厅中又寂静无声起来。

    是啊。

    肯定是精耕细作,说不定还要费水灌溉呢,不然怎么可能种出这么多粮来。

    张静一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人问到这个,他笑着道:“这你便问对人了,我正想说,其实这红薯地,是最容易种的,不需精耕细作,密植之后,就不必管他了。不只如此,它还不废水,不必成日想着灌溉的事,便是旱地,也能有收成。且花费的人力也不多,就是插秧和收获时废一点功夫,其余时候,偶尔照看即可。”

    李起元听罢,竟是面上羞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一下子,众人又哗然。

    有人嘀咕:“这样说来,我大明不缺粮了?”

    这个疑问一出,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天启皇帝突然感动起来:“没想到,真没想到……”

    他正说着,突然想起什么来:“此物,从何处所得?”

    “这也正是卑下想要奏报的,此物,原是出于吕宋。”

    张静一可不想追溯到西班牙人从美洲带到了菲律宾,这玩意太挑战天启皇帝的认知了,直接告诉他,从吕宋来的就得了。

    于是他接着道:“乃是一名叫陈振龙的商贾带来的,佛郎机人将其视为珍宝,不允许带出,是这陈振龙看出了此物的厉害,便冒了千难万阻,才偷偷带到了福建。此后,用了一辈子的心血,都在培育秧苗上头。等他逝世,他的儿子陈经纶便继承了他的遗志,被卑下请到这儿来移植,陛下,这陈氏可谓是满门忠烈,我大明若没有他们父子,如何能有这样的粮呢?”

    天启皇帝不禁动容,便道:“这样的功劳,便是赏赐万金,也不抵他的功劳。将那陈经纶叫到朕面前来。”

    当陈经纶被宦官叫到厅里来的时候,他脑海已一片空白。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陈家也算是商人世家,熟谙人情,他当然清楚,陈家培育这红薯自是有功劳的,可若不是张百户,只怕这功劳也是水中捞月。

    何况……张百户到了御前,按照这官家们的套路,自然要将这功劳揽到自己的身上,只怕不会提及陈家,就算提,也只是小小提及一下,邀功请赏嘛,其实这也可以理解。

    所以陈经纶是有心理准备的,他的愿望,只是完成父亲的遗志,至于其他的……他不敢去想。

    可到了御前,他显得很不安的行了礼。

    便听天启皇帝道:“这便是种植红薯的大功臣吗?”

    这大功臣三个字,让陈经纶下意识的看向张静一。

    张百户……张百户居然将功劳搁在他的头上?

    外间,不都说张百户不是东西吗?

    厂卫的恶名……他也有所耳闻。

    此时……一股暖流弥漫了陈经纶的全身,张百户……大气啊,真丈夫也。

    说着,陈经纶毫不犹豫地道:“学生陈经纶,不敢居功,学生父子,培植红薯已有数十年,这数十年来,红薯一直无人问津。若说这功臣,当该是张百户才是,若无张百户慧眼识珠,尽力给学生提供方便,又如何会有今日?陛下让学生居于首功,学生……惭愧之至……”

    天启皇帝见陈经纶谦让,一时也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奇怪地看了张静一一眼。

    其实这时,孙承宗也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局面,其实张静一给天启皇帝介绍这个姓陈的商贾,他倒是心里颇为意外的。

    张静一……居然还有这样的德行?

    天启皇帝于是便笑:“你有大功,他也有大功,这样的功劳,够你们分啦,朕已听闻了你父亲的事迹,甚是欣慰,朕一定要好好封赏。”

    “学生……”听天启皇帝提及到了自己的先父,顿时让陈经纶感慨万千。

    他一时泪水滂沱道:“先父若在天有灵,知道有今日,定可告慰先灵。”

    天启皇帝也不禁唏嘘起来,朝魏忠贤道:“陈氏父子,虽无战功,可这样的功劳,也足以彪炳千秋了。依朕看,需追封其父为伯爵,在其家乡建石坊,以旌表陈氏的功劳。”

    魏忠贤毫不犹豫道:“奴婢以为,还需给陈家建一座祠堂才好。”

    “好,都很好,”天启皇帝道:“交给你办,那便放心了。”

    “至于张卿家……”天启皇帝道:“他也是居功至伟啊,朕得张卿家,如得此薯。”

    天启皇帝手里还握着筷子,筷子上叉着半个烤红薯,他说到此薯的时候,狠狠的啃了一口烤红薯,咀嚼起来,边道:“他们都一样,香甜可口,于朕而言,有天大的功劳。”

    张静一听到这里,头皮骤然发麻。

    …………

    第五章送到,明天的五更,会尽快送到,今晚可能熬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