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二十五章:貔貅
    张静一最讨厌的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来和自己套近乎。

    这不是侮辱我张静一的智商吗?

    可这吴文龙见张静一翻脸不认人,却依旧还是穷追不舍。

    他急了。

    “张百户,开个价嘛,一两九钱银子怎么样?一两九钱吧,你别忘了,你还欠我钱。”

    “哦。”张静一这才想起什么来。

    难怪自己会想不起这吴文龙的粮商来,原来自己欠他钱。

    “原来是你。”

    吴文龙笑嘻嘻地道:“是是是,是我。”

    张静一拉着脸道:“白纸黑字的,不是说了明年这个时候还钱吗?我不过欠你一点点银子,你还来劲了是吧,你欺负我张静一只是个百户?”

    “这……”吴文龙听罢,忙摇头:“知道,当然知道,白纸黑字,立字为凭。我不是来讨债的,我是来买粮的,现在全京城,谁不知道你家的粮多,一两九钱怎么样?”

    张静一觉得好笑,现在市价才一两三四钱呢,这吴文龙够狠,直接开到一两九钱了。

    吴文龙找上他,当然不是吃饱了撑着的,肯定是在其他粮商那儿花不比这价低的价钱收购过。

    当然,大家不想理他。

    这个时候,谁卖粮谁傻。

    遥想到这才几天之前,粮食七钱才有人买,短短两日,形势竟就逆转了。

    张静一想也不想便摇头道:“不卖。”

    吴文龙已经不放弃:“还可以再谈。”

    “不谈。”张静一很认真地道:“我自己的粮,我喜欢留着,有什么可谈的!怎么,你还要强买强卖不成?”

    他这话一出口。

    身后一个负责护卫的校尉立即铿锵一声,将刀抽出半拉子来。

    自从粮价一涨,张静一便立即给自己安排护卫了,开玩笑,这种身家,敢轻易孤零零的上街吗?

    吴文龙顿时吓得脖子一凉,这才确定张静一是不会卖粮了。

    其实……吴文龙到处收粮,可从前相好的粮商,还有那些家里囤积了大量粮食的人,平日里都和他兄弟相称,现如今……却一个个翻了脸。

    如今谁要卖粮,谁就是败家子。

    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吴文龙便只好讪讪道:“若是张家什么时候回心转意,可以给在下……”

    “好了,好了,走开,我忙公务。”张静一义正言辞。

    吴文龙很无奈,又极羡慕地看着张静一。

    这时候他的感觉,就是张静一直接抢了他一把,而偏偏,他却无可奈何。

    看着张静一的眼神,既有羡慕,又有妒忌。

    若当初……那粮没卖,自己应该也有张静一这般的底气吧。

    张静一回到了新县衙,其实所谓的县衙,就是当初的巡检司,还是一套班子,两套牌子。

    此时县丞卢象升,已在积极应对即将到来的粮价暴涨了。

    一见到张静一来,他连忙丢下手头的公文,道:“张百户,听到外头的消息了吗?”

    “听到了。”张静一坐下,立即有文吏给他斟了茶来。

    这文吏隶属于县衙办公室,此时格外的殷勤,现在县里要定级,虽只听雷声,却不见下雨,可心里却好像挠痒痒似的,大家看张静一的目光,更加的不同了。

    张静一摆摆手,让他下去,随即对卢象升道:“卢先生,你说这粮价,能涨到多少去?”

    “万历九年,有一场差不多的灾害,消息传出之后,京城的粮价,涨到了十三两银子一石。”

    张静一咋舌:“这么多?一般情况,也不过二三两银子一石粮啊。”

    当然,张静一不是一般时候买的粮,想到自己七钱银子一石,他就感觉自己好像白捡一样。

    卢象升叹了口气道:“这历朝历代,但凡是国家以粮为本以来,那些士绅还有粮商,若是遇到了丰年,其实获利并不多,你猜这百年来,士绅们能够大量的兼并土地,粮商可以大发其财,是靠什么挣钱的?”

    张静一其实心里已有答案了,却还想听一听卢象升的分析。

    卢象升毕竟是做过地方官的,从前既做过县令,也做过知府,对于地方上的情况了如指掌。

    此时,他又叹口气:“不就是等着这灾年来牟利吗?一到了灾年的时候,家里囤积了粮的士绅,还有这手里有粮的粮商,便会将粮食惜售不出,这天底下的人都想买粮,可卖粮的人却是寥寥无几,你想想看,这粮价要涨到多少去?再者说了,京城还好,可怕的是灾区,这一次关中大旱,必定颗粒无收,而官府赈灾一定办不成,就算地方父母官想办,那些粮商背后的皇亲国戚,还有地方士绅们也要将赈灾的事搅黄了。那个时候呢,你莫说拿一石的粮食,就算你拿一升米,跑去要买个颇有姿色丫头奴婢,人家的爹娘也上赶着卖呢,将人卖给了你,只得米一升,就这……人家还要千恩万谢,高呼你张老爷公侯万代。”

    张静一听到这里禁不住战栗,他想过灾区的可怕情况,但是没想到这么吓人。

    一升米……只怕平时也就能吃一两天罢了,省着点吃,大抵也就吃个一周。

    这么点米,直接换人?

    只听卢象升继续道:“莫说是换人,还有田,那些寻常百姓,可能一辈子也就攒下几亩地来,这些地,平时的时候,你拿几十两银子去买,他们也未必卖的,毕竟这是立足之本。可到了这样的灾荒之年,人一旦饿了,就什么都要典卖了,士绅和粮商,随便拿一小袋杂粮出来,就敢开口换你几亩地,你换不换?你不换便一家老幼都饿死,你换了,也不过多得十天半月的口粮。你想想看,这其中,是多大的暴利?所以……莫说是一石粮能涨到十几两银子去,有些地方,就算是二十两,三十两,甚至是纹银百两,我也觉得不稀罕,为何?因为饥馑的人,是没有选择余地的,人饿极了,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张静一不由道:“这样说来,现在谁家有粮,谁家就发财了?”

    卢象升点头。

    “实不相瞒,我张家前些日子收了很多粮。”

    卢象升对这事是有耳闻的,当然,他没提,人都有私心,张家要发财了,可是……有些话,只能等张静一说。

    张静一则道:“我想解救苍生,你觉得可以吗?”

    卢象升诧异地看着张静一,惊讶道:“张家愿拿粮出来救助天下的灾民?”

    张静一苦笑道:“我这点粮,才几十万石,哪里可以救助天下人。”

    几十万……还石……

    卢象升直觉得头皮发麻,这至少是十个土地最肥沃的县的粮啊。

    张静一随即道:“我立下了宏愿,要拯救苍生,不过在此之前,我先狠狠挣一票大的。”

    卢象升心里叹了口气,看来……张家还是选择了发财,什么拯救苍生,发财和拯救苍生根本就是对立的。

    张静一却道:“你等着瞧吧,我张静一一定可以做到的。”

    正说着,外头突然有人进来道:“张百户,张百户,又有粮商来求见。”

    张静一不耐烦地回头道:“这又是来干什么,再来我要告骚扰啦。”

    话又说回来,他张静一是县令,好像……

    这人道:“外头的粮商说,愿三两银子收粮。”

    “让他们滚,我张静一不卖。”

    张静一现在底气十足。

    实际上,整个东市和西市,那些传统的粮食市场其实都已经疯了。

    粮商们到处找粮,找有粮的人家,找附近的士绅人家。

    一场暴富的机会就在眼前,就如卢象升说的那样,这才是士绅和粮商们大发其财的机会,家里缺奴婢吗?嫌家里的地少吗?平日里那些泥腿子不肯卖儿女,不肯卖家里仅有的田地,而这个时候,却是入手的最佳时期。

    几大粮商,现在也已汇聚一堂。

    这些粮商,往往是各大会馆里的头面人物。

    所谓的会馆,其实就是以同乡为纽带的商会,他们到达的京城之后,通过乡谊彼此连接在一起,慢慢的,开始抱成一团。

    越是这个时候,会馆的作用越大,因为商人们逐渐发现,只有抱团一起,才可以一起发财。

    何况这些大粮商的背后,往往都有朝中的大人物,或者是皇亲国戚撑腰。

    他们在一起的力量,是天下人决不可忽视的。

    大家彼此高兴地喝着茶。

    当然也会附庸风雅一番,吟诗作对。

    这叫儒商,往往家里会考功名,读过不少书的。

    自然,也少不得一些培养好的清倌人来吹拉弹唱。

    彼此其乐融融之后,其实他们并不谈什么俗事,也不谈粮食的价格涨跌,彼此愉快的畅谈之后,便各自回家。

    那粮商吴文龙在这样的场合,其实也不过是个小人物,只是坐在那里陪衬的罢了。

    众粮商散去,他走了出来,便心急火燎地对一直在外头等着他的账房道:“不得了,得赶紧继续收粮,想尽一切办法,要疯涨了,要疯涨了。”

    这账房道:“怎么,几大粮商怎么说?”

    “他们什么都不说,才吓人。”吴文龙此时完全没有了定力:“都不说,就是心里都有了数,大家都只吃不进,这是要做貔貅了!粮价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