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二十一章:天下无粮
    京城的暴雨,让粮商们都急疯了。

    马上就要秋收,再加上暴雨成灾之后,粮仓的储存成本增高,现如今大水还没退去呢,这就意味着……谷仓里的粮,随时都可能霉变。

    在这种情况之下,将粮食立即售出去,换来真金白银,是最好的出路。

    可话又说回来,大家都想卖,买粮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即便压了价,问津的也是少数。

    毕竟寻常百姓,买个几十斤粮回去倒也罢了,可若要大宗的进货,你就得有谷仓。

    可偏偏,有谷仓的都是地主,而地主本身就有大粮的粮食囤积着呢,人家压根不想购粮,只想出货。

    于是京城粮价,一泻千里。

    大家慌忙地左想右想,结果……

    咦,这里不是正有一个现成的冤大头吗?

    张家啊。

    张家一直高调的收粮,这是有目共睹的事。

    虽然知道,这一次大灾之后,说不定张家自己手头的粮都想卖了,可……无论怎么说,去碰碰运气也是好的。

    于是在百户所的外头,来了不少的粮商。

    大家一看……好家伙,原来大家都逮着张家这么一个羊毛来薅啊。

    于是,大家心思都开始紧张起来,生怕被人占了先。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张静一早就知道,天下几处产粮区,即将迎来一场恒古未有的灾害!

    这一场大灾,直接催生出无数的流民,大量的土地颗粒无收。

    天启七年,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大明混乱的开始。

    此时的张静一,还是见了粮商。

    先进来的,是个叫吴文龙的商贾,他笑呵呵地给张静一行了礼,便道:“听闻张家要收粮……”

    张静一看着他,摆了摆手道:“现在谁不知道外头粮价暴跌,人人都在卖粮?我们张家可还有十万石粮,我还打算着抛售呢,这个时候你要卖粮,这不是笑话?”

    这吴文龙脸都黑了。

    卧槽……张家囤积了这么多粮食,若是张家再将这些粮抛售出去,那……

    他顿时脑子发懵,倘若是如此,就意味着……粮价只怕还要不断的暴跌。

    张静一随即道:“不过呢,要收也不是不能收,我听闻现在京城的粮价,都已从二两暴跌到了一两二钱了,哎,即便现在我来收这粮,你来说说看,一两二钱银子,我收了不是傻吗?天底下谁不知道,这粮食还要跌?这样跌下去,鬼知道后头是什么价。”

    这一下子的,吴文龙好像抓住了机会。

    张静一说的没有错,实际上粮价一直都在暴跌。

    更可怕的是,张家现在也是能影响粮价的人物了,毕竟人家手头十万石粮食若是当真抛售,这粮价……只怕不知跌到什么地步。

    现在市场上更加担心的是,未来秋收之后又出现一批新粮,还有就是,粮商们储藏的成本也将大增。

    至少在他们看来,今年之内,这粮价肯定是起不来了,而到了来年,这粮仓中的粮,就成了陈粮,便更卖不上价钱了。

    “张百户,你开个价吧。”吴文龙一脸肉痛,顿了顿又道:“你说多少?”

    这个时候,除了壮士断腕,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外头还有不少粮商在等着呢。

    张静一想了想道:“六钱银子一石……”

    “什么?”吴文龙大惊,他以为好歹也给个八九钱银子,六钱,这是抢吧!

    张静一则是气定神闲地道:“虽说现在是一两二钱银子,可你也知道,这是零售!现如今,靠零售能把粮出售吗?我是好心,是做善事,才收粮的。不然你等着看,这粮价还要暴跌,想卖粮的人这么多,你不卖,我找别人去。”

    吴文龙:“……”

    张静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端起茶盏就道:“送客。”

    “且慢着。”吴文龙咬咬牙,道:“八钱如何,不能再低了。”

    他哭丧着脸道:“说实话,八钱售出,我已是血本无归了,若是六钱,便真要上吊不可。”

    张静一欣赏着他的表情:“七钱,不过……七钱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这粮你得运到我在昌平的粮仓去,也就是说,运输得你承担。”

    吴文龙心里早已计算开了。

    他不知道接下来粮价会跌到什么程度。

    现在的预计,米铺的粮价可能会到一两一石,可米铺毕竟是零售,现在根本找不到大规模吃进的买家,单凭零售,这粮食都收割几茬了,米都发了霉,只怕还没卖完呢。

    七钱肯定是血亏的,可至少……还能留一笔本金。

    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这样一想,吴文龙的心好受了一点点,定了定神道:“你要多少?”

    张静一便道:“你运去多少,我便给多少钱。”

    “当真?”吴文龙眼睛一亮,他是大粮商,就愁没有买主。

    张静一很确定地道:“千真万确。不过,还是那句老话,张家现在没有现银,新一批的铺子还没卖呢……”

    “无妨,无妨。”吴文龙殷勤地道:“只要留个字据就可以,难道吴某人,还信不过张百户吗?”

    张静一很高兴地笑道:“吴兄真是善人啊。我听说吴兄和户部尚书关系匪浅?”

    “这……”吴文龙脸色一变。

    他这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忘了,张静一不只是冤大头,还是锦衣卫百户。

    只怕他的名字,早就在锦衣卫里挂了号。

    吴文故作镇定地道:“哈哈……这是坊间流言,不足为信。”

    其实张静一早就将京城里大粮商的底摸清了。

    关于吴文龙和户部尚书的关系,他起初也是将信将疑。

    不过等到吴文龙来找他,张静一却可以确信了。

    谁都知道张家的银子没了,张家虽然还有大量的资产,让张家立个字据,他们就敢拿粮卖给张静一,这绝不是一个寻常商贾敢决定的。

    毕竟张家是锦衣卫的人,若是欠钱不还怎么办?

    可吴文龙敢赊账,当然是因为他的底气很足,不怕张家欠钱不还,他的背后……定是有一个庞然大物,足以确保张家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能将欠的钱还上。

    张静一随即也打了个哈哈:“是啊,外头人还都谣传我张静一是傻瓜呢,这也能信?你说的不错,坊间流言,最是信不得的,既如此,那么就一言为定了。”

    吴文龙便忙是告辞。

    紧接着,又一个个粮商登门。

    而这些敢跟张家做买卖的粮商,甚至敢让张静一空手套白狼的,就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张静一这几个时辰下来,竟自己都不知道谈成了多少家,大家都一个约定,七钱银子一石,有多少收多少,粮食直接运昌平张家那块土地。

    而张静一则想尽办法,让人营建更多谷仓,昌平那里有个好处,那是皇陵的所在,其实也是储备粮食的绝佳场所,毕竟地势高,不怕水淹,眼下储备粮食的最大风险就在于潮湿。

    至于运输,却也是小事。

    因为别的地方运输可能不便利,可张家的那块地,却是靠近明陵。

    为了祭祀方便,皇帝祭祀祖先的需要,从京城到明陵之间,是要修筑神道的,这神道是用最高的规格营造,不计工本。

    可以说……这几乎是全天下最好的道路了,若是放在后世,就相当于双向二十四车道且全封闭式高速公路。

    神道当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走的,可张静一相信这些粮商能有办法,敢在京城里买卖大宗粮食的人,天知道他们的背后是什么人。

    一切都谈妥了。

    以至于一场粮食买卖,在张静一看来,他就好像是在做慈善一样,最低廉的价格收了人家粮,还能看到对方如释重负和感激涕零的样子。

    那么接下来该干的事……便是为储备大量的粮食做准备了。

    令张静一很满意的是,这些粮商的办事效率都很快。

    翌日,源源不断的粮车,便开始从北通州亦或者京城南郊启程,源源不绝的粮车,马不停蹄地奔着那昌平而去。

    也就在此时,新县的诏书终于下达。

    天启皇帝的办事效率也是很高的,张静一就任新县县令,至于县丞、主簿、典吏等等,统统一股脑的任命了。

    当然,又一份奏疏,恩准了十品官制。

    若是县令和县丞等相当于正处或者副处的话,大抵……其实就是确认了新县之内,允许存在科级官员,这在大明,绝对是破天荒的事。

    县丞的人选乃是卢象升,紧接着,张静一开始着手给各街巷长以及各长们定级。

    这一下子,整个清平坊上上下下的文吏和武吏们都疯了。

    这些原本只是童生,结果为了生计被张静一招募之后,如今成为街巷长,或是县中诸长的人,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也能做官。

    当然,这是十品连流都不入的官,可这对于一个连秀才都不中的人而言,这是祖宗积德,祖坟冒了青烟啊。

    因此,清理天桥坊,以及灾后防疫的工作,一下子变得开始热火朝天起来,这个时候不表现,还等到什么时候,这可比评优还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