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一十七章:天堂与地狱
    刘彦此时的状态是一脸懵逼的。

    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听到一句杨娴,便见这些本该错身而过的灾民,突然变得狂暴起来。

    刘彦只觉得自己的瞳孔在收缩。

    便见一个妇人,已拼了命的跳下了舢板,疯了似的朝他扑来。

    刘彦人是跪着的,看那妇人凶狠的架势,他顿时心惊,拼命地想要起来躲避。

    口里还叫着:“这恶妇是谁?”

    可惜,起来得太急。

    地下又都是淤泥,脚下一滑,下一刻便整个人栽进了泥水里。

    他下意识地张口呼救,然后一口口臭水便灌入了他的口里。

    这是一股……什么样的滋味呢?

    刘彦只觉得自己头皮都麻了,大抵……相当于他直接喝了几口加强版的恒河水。

    于是他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还没呕吐,只是剧烈地咳嗽了一声,便被那妇人张牙舞爪地揪住,紧接着一顿拼命的捶打。

    “放开,赶紧放开,大胆刁妇,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谁……”

    刘彦的身后,传出一个个的怒斥。

    不过……这些翰林和御史,虽然一直都在为刘彦助威:“刘公,走,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快将这恶妇拿下。”

    可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大家虽然一直在喊,却没人上前帮忙。

    可怜的刘彦战斗力几乎形同于三等残废,大致可以理解为三十年陈酿老宅男。

    一通捶打,几次又跌入了泥水里,又不知喝了多少水,只觉得脑子已懵了。

    没想到清贵了半辈子,到了今日受此奇耻大辱,他一面被捶打,一面咳嗽,一面还梗着脖子,做出一副不屈的样子,口里大呼:“老夫不与你计较。”

    “你这恶妇以为可以打死老夫吗?”

    “你……咳咳……”

    虽然很狼狈,风骨却还犹存。

    这妇人先是撕心裂肺的哭,接着是用牙咬,用手揪,扯头发,像是一头发狠的母狮子。

    张静一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将这妇人截住,努力使二人分开,边劝道:“大姐,别打了,来人,快,快将她送进去。”

    几个差役听罢,这才和张静一一起将妇人拉开。

    终于得到了自由的刘彦心有余悸,大只大口地喘着粗气,又觉得胃里在翻腾着什么,只觉得这样真不如去死,一时之间,欲哭无泪。

    张静一见情势缓解了,倒是善心地安慰道:“想开一些,谁没有过……”

    “国贼,走开!”刘彦嫌弃地瞪着张静一怒道。

    张静一是万万没想到,这厮说翻脸就翻脸的。

    真是岂有此理,好心救你,你竟如此!

    于是张静一懒得再搭理刘彦,直接转身便走了。

    虽然骂是骂了,可刘彦的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哪怕他安慰自己,这恶妇一定是张静一恶贼的同伙。可那些人,是活生生的灾民,当他们知道他是杨娴的时候,那种咬牙切齿之状,却显然是无法伪装的。

    这令刘彦很不是滋味。

    所谓的死谏,是个辛苦活,绝不只是跪下这样简单的。

    尤其是碰到厚脸皮的皇帝,他就是要跟你干耗着,你一点脾气都没有。

    偏偏天启皇帝的脸色就很厚。

    次日,连绵不断的下了几天的雨水,总算小了一些。

    可这里的积水还未退去。

    刘彦等人继续在这干耗着,按理来说,皇帝不答应他们,他们是决计不能走的。

    若是走了就是认怂。

    历朝历代,诤臣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不然定会惹来天下人的大笑。

    不过……

    情况显然比从前好了一些。

    倒不是境遇好了。

    而是大家习惯了。

    人就是如此……终究还是能慢慢适应环境的。

    譬如昨天夜里,大家一天不吃不喝,实在受不了了,等魏忠贤再送东西来,竟也有人开始吃了。

    刘彦一开始不敢吃鱼肉,在这种环境之下,吃这东西太反胃。

    所以只捡没有荤腥的饼子吃。

    不过到了第二日清早的时候,他发现口里没有一点油星,实在有点难受。

    于是等到魏忠贤又派人送来吃食的时候,他主动取了一个鸡腿。

    吧唧一口,置身于这巨大的垃圾场中,浑身都是恶臭,形同乞丐一般的刘彦,一口撕下一块鲜嫩可口的鸡腿……口里忍不住哈气……呀……真香。

    其他人大抵的心路过程都差不多。

    加强版恒河水都吃过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吃着不香的!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容易生虱子和跳蚤,所以跪着的时候,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把手伸进那潮湿污秽的里衣里捉虱子,抓出一只,瞪它一眼,骂他:“尔这张静一,食我血肉,该死,实在该死。”

    吧唧一下,愤恨地用指甲深深一掐,那可怜的虱子便被捏爆了,死的很不安详。

    当然,人也有三急,一开始大家都是憋着的。

    毕竟是大臣,脸还是要的。

    不过憋久了,尤其是老年人往往肾不太好,以至于这积水里,居然会突然浮出某些莫名的黄色液体出来。

    偏偏漂出液体的人,还一脸风轻云淡的长跪在那,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脸上写满了大家注意啦,这不是我撒的。

    不过到了后来,似乎这样实在没有办法。

    便索性有人率先起来,躲到一边的墙角,窸窸窣窣的开始掏出东西,然后晃着臀,对着墙角便滋。

    人的底线一旦突破,尤其是看到别人也这样,自然而然也就轻松了。

    以至于到了第二天晚上,刘彦厚颜无耻的提出要喝鸡汤。

    嘴巴太寡淡了。

    对于这样的要求,东厂的番子也只好满足他。

    当然,绝大多数时候,大家最大的娱乐活动,还是痛骂张静一,大抵都是陈词滥调,什么害民,什么奸佞之类。

    坚持到了第三日。

    水已有退去的迹象了。

    积水没有这样深了,可到处都是淤泥和各种垃圾,恶臭依旧不减。

    雨后放晴,刘彦等人,却觉得自己已撑不住了,就算一日吃四顿鸡汤,也熬不住啊。

    陛下若是再不给一个说法,那就索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

    于是刘彦怒气冲冲地寻了番子:“陛下为何还不给音讯,莫非一直这样躲着吗?那么就请告诉陛下,请陛下立即诛杀臣等……”

    这番子露出了奇怪之色,讶异地道:“陛下?陛下走了啊?”

    “走……走了……”刘彦瞠目结舌。

    所有人又懵了!

    只听这番子道:“昨天夜里,陛下已自侧门起驾去了清平坊。”

    竟去了清平坊?

    好家伙……

    百官们议论纷纷。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陛下这是害怕了,故而便去了清平坊避难。这清平坊乃是贼穴,显是陛下已经知道了我等的力量。

    于是刘彦心中狂喜,怕了就好,还以为陛下不怕呢!

    于是声调激昂地道:“走,诸公,我等去清平坊,且看陛下还可避去哪里,今日我等报成仁之志,何患不能成功!”

    “同去,同去。”

    一声号令,大家精神奕奕,蜂拥地便朝清平坊去。

    只是这一路,到处都是淤泥,还有被大水冲刷后的各种垃圾,偶尔……可见有差役在收拾沿街的尸首,放眼看去,这天桥坊可谓是满目疮痍。

    刘彦这些人,是吃过苦头的,看到此情此景,他们这时也忍不住感慨:“叹民生多艰,此等天灾,当真令人痛心疾首啊。”

    他们犹如一群乞丐,一个个脏兮兮的,衣衫褴褛……此时一深一浅的踩着淤泥,想到京城里居然有此大灾,若说心里完全没有同情,却是不可能的。

    在这恻隐之心下,其实更多的是叹息灾难如此巨大,却没有往深处想,毕竟………大灾面前,人力终究有穷尽。

    “到了清平坊巡检司,我等……”

    众人一路走,一路开始商议对策,他们可没有忘了他们此来的重要使命。

    这清平坊和天桥坊其实很近,只隔了几条街巷。

    很快……清平坊便到了。

    和天桥坊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和满地的瓦砾不同,放晴之后的清平坊……倒像是被大雨冲刷过一般,非但没有遭受巨大的灾害,反而在历经雨水冲刷之后,焕然一新。

    道路整洁,道旁是一排排树木,这树木看来都是新栽种的,竟好像没有遭受暴风雨的影响。

    因为放晴,所以这里已经有了不少人流,这些日子躲在家里避灾,不少人憋坏了,于是纷纷上街。

    听闻京师其他的地方,受灾的情况各有不同,哪怕是东市和西市,现在许多铺子依旧还不能开门,因此大量的人流,便大多聚集在这清平坊。

    一个个铺子,统统打出了旗蟠,街面上……也可见一些衣衫褴褛的人。

    不过大多数……好像是从其他坊来的,因为在街头街尾处,有人张挂了一些旗蟠,开始救济附近街坊的灾民。

    刘彦等人看得瞠目结舌,惊讶不已。

    刘彦便忍不住道:“怎么,清平坊没有受灾吗?”

    对呀。

    难道独独清平坊没有受灾?

    这里,哪里有一分半点受灾的痕迹!

    …………

    第五章送到,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