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零一章:行路难
    张静一很清楚的是当下的世风。

    朱门糜烂,而即便是下层的官吏,也已被消磨掉了责任心。

    这其实涉及到的是管理的问题。

    因此,想要让这清平坊上上下下的人情绪调动起来,就必须得折腾。

    不折腾,无论是锦衣卫内部,还是各街巷的街长和巷长,便只晓得偷懒混日子。

    张静一的办法很简单,搞运动。

    创优评选,设立巡查。

    每月进行一次卫生创优,巡查们不定期的进行查处各街巷的状况,发现有大量垃圾,以及积水的,统统进行整顿,惩治排名末尾的人员!

    而对于获得了当月先进的,则给予丰厚的奖励,甚至……影响其前途。

    这个时代的人,中下层普遍对于卫生是漠不关心的,这其实也非常好理解,这饭都不一定能吃饱了,谁有闲心关心这个。

    可实际上,卫生条件在这种人口大量聚集的街坊,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大量的积水,容易滋生蚊虫,蚊虫就可能引发各种可怕的疾病。

    垃圾成堆,就会成为老鼠的温床,而京城已经发生过许多次鼠疫了,一次鼠疫,便可能是数千上万人的死亡。

    这评优的运动一开始,许多人起初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晓得要来检查卫生,卫生是啥?

    各街的街长、巷长其实都是以巡检司名义雇佣的人,大多都是童生,老童生很可怜的,读了半辈子书,连个秀才都考不中,于是只好含着泪,跑去教书或者干点其他的了,所以,文化知识他们有,也经历过世事。

    这时,大家凑在一起,摇头晃脑,这时候大抵觉得这位张百户是自己人了。

    你看,只有粗俗的人,才将清扫当做打扫垃圾,张百户就不一样,这叫讲卫生,一下子就把如此粗俗的事,提升成了高雅。

    看来张百户的学识和水平,几乎都要能考中秀才了。

    不过很快,便生出了许多啼笑皆非的事。

    一开始大家没在意,后来发现这玩意儿实在厉害,巡查的人到处找你的垃圾,还有街道的清洁和整齐,每到月末,得到了优秀的,把你的名字挂在了巡检和百户所门口,这叫光荣榜。

    而另有一榜,就是吊在后尾的了,这叫黑榜,专门供人参观。

    张静一还请了画师,起初的时候跟大家说,只是画个像,张百户忙,许多街长和巷长未必能记住,多看看画,便熟识了,大家受宠若惊,没想到这位张百户百忙之中对自己如此关切。

    直到上了黑榜的人,连带着自己的画像像通缉要犯一样悬挂在名字边的时候,当场就有人差点背过气去。

    这已经不再是评优另外有奖金的事了,这特么的是面子问题,好歹也是读过书的人,要脸,于是乎,轰轰烈烈的整治街道运动开始。

    这玩意……就好像军备竞赛一样。

    起初大家在同一水平线上,然后很快有人另辟蹊径。

    比如垃圾这玩意,我不想要垃圾,我便清早的时候,雇人先清扫干净,省得这垃圾日积月累。

    其他街巷看了,立即普及,你雇佣,我也申请一些钱去雇佣。

    再后来,又不知什么人学了方法,居然开始找那些老妇人,老妇人们在家闲着也闲着,每日给她两三文钱,让她上街,盯着那些不讲卫生的,遇到了随时乱丢垃圾的,既不打也不骂,只是跟你说教,这一说,其实比打骂还难受,你若是敢反口,她就敢立即躺在地上打滚给你看。

    当然,也有一些爱做表面功夫的,各种瞎折腾,一时之间鸡飞狗跳。

    张静一则是乐见其成,其实他自己也拿不出一个真正管理的方法,索性就用这种激励的方式,刺激大家各显所能,总会有人摸出一整套的经验来,而且这样的经验,也不愁不推广开,甚至根本不必巡检司和百户所下文,其他各街巷便统统都学去了。

    只是,巡检司和百户所比较蛮横,几乎不允许其他衙门跨入这个地界,这当然也让顺天府那边很不满。

    再加上一些御史,以及翰林们很看不惯这位新伯爵的作风,所以挑刺的人也不少。

    最令他们不能容忍的是,张静一一个武官,其实是迂回地干了县令的活,这界限就踩得有点远了。

    治理的事,是文臣干的,武官懂什么?

    陛下开了这个先例,以后专门任命巡检,这还了得?那大家还考进士做什么?

    于是不少阴阳怪气的奏疏,如雪花一般的飞入宫中。

    一般情况,像张静一这种近臣,就算挨了骂,其实也没什么用。

    毕竟,负责送奏疏进宫的通政使,会将这些奏疏搁到了最底下。

    皇帝每日接到的是数百份奏疏和票拟,不可能全部能看完,因此就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往往重要的奏疏摆在前头,不重要,或者只是单纯骂人小过的奏疏,则放后头。

    可魏忠贤显然是不愿意让张静一冒头太过的,觉得正好趁此机会杀一杀威风。

    因此……天启皇帝最近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一次送来的奏疏,摆在最前头的,都是弹劾张静一的奏疏。

    天启皇帝越看越吃惊。

    名声糟到了这样的地步吗?

    他今日坐定,照例看奏疏,终于沉不住气了,于是让人将魏忠贤叫到了身边来,开口就问:“今日怎的又有几人弹劾张静一?”

    接着就指着桌案上的一份奏疏道:“你看这一份,是顺天府尹的,说听闻清平坊招募了一些闲散人员,四处扰民,百姓们苦不堪言,真的吗?朕不信。”

    “还有这里,这是御史上的奏疏,说张静一人浮于事,将清平坊治理的一塌糊涂……”

    “还有……”

    魏忠贤这时候便露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犹豫地道:“这……奴婢不好说。”

    “为何不好说?”天启皇帝的脸拉了下来。

    魏忠贤露出几分为难之色,道:“奴婢倒是想为张百户辩解,不过……张百户毕竟与我乃是密友,奴婢得避嫌。”

    天启皇帝:“……”

    魏忠贤又道:“不过,有道是苍蝇不叮无缝蛋,奴婢这些日子,也发现了这样的情况,便是满朝文武,对于清平坊的治理有意见的人越来越多,想来……也是因为张静一有时……行事没有章法所致吧。不过……他毕竟年轻……”

    对呀,为啥大家都不骂别人,就只骂他张静一呢?

    那肯定是张静一有问题。

    天启皇帝竟是无词,他郁闷地抬头看着外头雨水淋淋。

    开了春,便是连日的绵绵细雨,整个京城都好像是湿漉漉的。

    张静一呢,还是老样子,心思都扑在了他的清平坊上头。

    这工作态度,还是让天启皇帝很欣慰的。

    唯独就是挨骂的次数太多了。

    若是做一个统计的话,张静一现在绝对属于庸官榜第一。

    天启皇帝抿了抿嘴,便道:“以后这样的弹劾,不要再送来了。”

    魏忠贤便微笑道:“陛下说不送,奴婢就不送,不过……就怕断绝了言路,有不肯诚服的大臣,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天启皇帝便眉头一挑,冷冷地道:“出格了就廷杖便是了。是啦,孙师傅何时进京?”

    天启皇帝显然没发现,这时候,魏忠贤唇边的微笑有点僵,只见魏忠贤道:“听说,就这几日……”

    “就这几日?”天启皇帝抖擞精神,眼中有着明显的期待。

    对于孙承宗,天启皇帝一直很信任,当初孙承宗和魏忠贤相斗,若不是孙承宗受不得气,直接辞官而去,只怕谁也动摇不了这个帝师的地位。

    在天启皇帝的心目中,孙承宗是他的恩师,也算是半个教诲他的做人长辈,如今几年不见,天启皇帝心里便更是想念了。

    于是天启皇帝道:“若是孙师傅来了,无论什么时候,都让他立即入宫觐见。”

    “遵旨。”

    …………

    连日的阴雨,让北通州的码头往进京的道路变得泥泞难行起来。

    这时候,一辆车马,就行在这雨中,好几次都陷入了淤泥里,车中的老者,可谓是苦不堪言,好不容易到了外城,外城并没有让他的情况好多少。

    因为这里更是混杂不堪,车马在这儿,甚至连续被堵了好几次,不是前头出了什么意外,要嘛就是滋生了什么事,有人在道中争吵。

    有一次,前头是个水洼,车夫以为只是去浅水,毕竟这是街道上,自然不当一回事,于是策马前行,结果……居然是个巨坑。

    哐当一下,水花溅了有一丈高,然后马车的车辕连带着马匹,直接栽进去,车里的人,直接跌了出来。

    这老者便噗嗤一下,跌入了水坑里,差一点头破血流,浑身都是泥泞,狼狈的爬起来,此时这老者的火爆脾气上来,忍不住想要骂人,嘴皮子哆嗦了一下,却发现……好像也没什么可骂的。

    倒是坑边上,有一群闲汉,似乎一直都在等这样的车马路过,见了老者的样子,顿时哄然大笑。

    …………

    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