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九十六章:觐见
    其实张静一也并不淡定,他整整一天都神魂不定。

    事实上,他自己都无法确保,这土法提炼的青霉素到底有没有效。

    毕竟为了防止意外,张静一给的剂量很低。

    当然,剂量低也未必没有效果。

    这个时代的人,几乎没有用过类似的药物,并没有产生耐药性,某种程度而言,这个剂量,已经很猛了。

    之所以张静一判断客氏得的只是普通感冒引起的肺炎,其实也是靠蒙的,毕竟他也没办法进行检验。

    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客氏应该没有什么不治之症,否则历史上的她,怎么可能活蹦乱跳到崇祯登基之后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只是普通感冒,最后因为用错了药,才延误了病情,以至于直接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现如今百户所外头,还悬挂了一个清平坊巡检司的招牌。

    锦衣卫们现在身上有两块腰牌,一块是锦衣卫的牌子,一块则是巡检的牌子,如此一来,这清平坊里的人,无论是官吏还是贩夫走卒,亦或者是商贾,若是发现可疑的,又或者是作奸犯科的,只要被这些经历过新兵操练,个个膀大腰圆的家伙拦住,总有一个牌子适合你。

    当然,现在张静一提出修葺街道,与此同时,还请自己的父亲四处购粮。

    钱是从宝藏那儿来的,卢象升亲自带着人去挖了宝藏,而后在外头买了一个荒废的庄子,将宝藏藏匿了起来,紧接着开始出售那些杂七杂八的贵重物品。

    这宝藏的价值很高,足足有七八万两银子之多,在这个时代,已经可以购买许多的粮食了。

    如今的粮价,大抵是在二两左右一石,一石在明朝等于一百斗,也就是一百八十斤上下。

    去年的粮食收成其实还可以,虽然有局部的灾害,却也没有到天下溃烂的地步,再加上春耕即将开始,许多士绅人家谷仓里都储藏着大量的陈粮,不少人希望在秋收之前,将去岁的陈粮卖出去。

    这七八万两银子,加上陈家开始卖第二批的铺子,再加上张家想方设法借贷了一些钱,张静一大抵可以动用十三万两银子,收购六万五千石粮。

    这个数目很可怕,几乎掏空了家里的六个钱包,还欠了一万多两银子的债务!

    而六万五千石粮,这可是一百二十万斤粮食,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若是寻常百姓,一人只吃一斤米的话,那么便足够让百万的百姓吃饱一天了。

    可张天伦却不这样看。

    他不是不知道粮食的重要,这年月,粮食和土地一样重要,可掏空了家底,还欠了债,却只一味囤粮,在他看来并不是好事。

    因为粮食需要仓储成本,而且随着粮食陈放的越久,就算暂时不会腐烂,可陈年的粮食往往价格更低。

    对于这个,他是忧心的,故而还特意在清早跑来了百户所,语重心长地看着张静一道:“儿啊,爹知道你是个懂经营的人,可买这么多粮食做什么呢?等今年秋收收了粮,粮食一年年的储存下去,咱们张家这几口人,也不够吃的啊。说到这个,我便又想起了你的三叔公……”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张静一立即抖擞了精神:“啊……三叔公,这一次又是怎么死的?”

    张天伦:“……”

    看着张静一好奇宝宝的样子,张天伦叹了口气:“说来话长,你三叔公当初在京城学人做买卖,居然去囤积什么檀木,说是肯定能发财,结果呢……惨不忍睹啊,亏得血本无归,再到后来……为了躲债,便溜出了京师,不知是死是活。”

    张静一点头:“三叔公真是个人才。”

    张天伦就道:“你不要学他。”

    “只是购粮的事,还需要爹……”

    “你要买什么,爹还能拦着吗?这是你挣的钱。只是希望你不要重蹈三叔公的覆辙。”张天伦忧心忡忡地继续道:“不过,这个时节购米是最划算的,京城里多的是米商,许多人都想出货,腾空自己的米仓,等到了秋收的时候,购置新米,为父多走动走动,别看为父这副千户没什么用,可脸面还是有的。”

    张静一只能点头。

    送走了张天伦,张静一便百无聊赖地开始看书,多看看这个时代的书很有好处,至少可以知道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喜好。

    等到了正午,却有宦官匆匆而来:“张百户何在,陛下召见,陛下召见,快……”

    这时候……张静一便明白了,客氏的病有结果了。

    说不紧张是假的,便连忙询问道:“怎么样,夫人好了吗?”

    这宦官显然很着急让张静一赶紧进宫,急切地道:“且先入宫。”

    于是张静一火速随着宦官入宫。

    这一路方才知道,药已经起了奇效。

    一路畅通的,张静一抵达了慈宁宫。

    在这寝殿里,天启皇帝一见张静一来了,立即欢天喜地的道:“张卿,张卿……快……快来……”

    魏忠贤也在旁道:“是啊,张百户,快来复诊,看看你嫂子……看看咱家夫人病体如何了。”

    魏忠贤每一次失言的时候,都深深地痛恨自己,就好像自己被人洗了脑袋一样,总能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

    张静一只稍稍点头,立即进了寝殿,随即便见到此时精神焕发的客氏,正靠着床头半躺着。

    客氏已经喝了一碗粥,还有两个桂花糕。

    整个人的精神便开始焕发起来,脸色也可肉眼可见的好上了许多。

    她听闻原来竟是一个叫张静一的百户救了自己,此时见这张静一到了她的面前,竟这样年轻,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小子娶妻了吗?

    张静一便在无数人的瞩目之下,开始给客氏把脉。

    奈何他不懂把脉,不过样子还是要装一下的,其实这种情况,病应该是往治愈的方向发展了。

    当然……张静一救客氏,并不是自己的骨头发痒,非要找个人来炼药。

    而是……他打算薅羊毛。

    客氏是个很奇怪的人。

    她既是皇帝的精神依靠,同时又是这后宫里跺跺脚便要让人颤一颤的人。

    而最有趣的是,在整个天启朝,人人都想薅她的羊毛。

    就说魏忠贤这位九千岁,就是攀上了她,才有了今天。

    便连那送仙药的霍维华,其实也是想趁机薅一薅,毕竟仙药虽然不靠谱,可若是万一真的能治病呢?

    张静一也是如此,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嗯……”张静一若无其事地给客氏把了脉,便露出几许欣慰之色地点头道:“这病,已是大好了,至少性命是保住了。”

    张静一现在的话……还是颇为权威的。

    天启皇帝大喜,眼睛像放了光一样,盯着张静一,感激地道:“若不是张卿家,乳娘只怕……真要有不测了,张卿还会看病?”

    张静一开始胡扯:“是遇到了一个高人,学了他几手,不过……”

    他一说不过……

    所有人的心又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尤其是客氏,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此时求生欲极强,张静一这一句不过,让她几乎要昏死过去。

    魏忠贤急道:“张贤弟,到底怎么一回事。”

    这时候,竟连称呼有问题也顾不上了。

    张静一正色道:“魏哥,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嫂夫人这症状,乃是奇症,现在只是靠这神药,暂时稳住了病情,却没有办法根治,这就好像……韭菜……韭菜你知道吗?”

    “韭菜?”天启皇帝和魏忠贤面面相觑。

    生病和韭菜有什么关系吗?

    只听张静一道:“这韭菜……你割完了一茬,它又会长出一茬,源源不绝,生生不息啊!”

    “噢。”聪明如天启皇帝,连忙点头:“这个……朕懂,朕懂,可是这和病有什么关系?”

    “这病也是如此,现在是将体内的某种病体压住了,可过了几个月,倘若是不用药,可能又要长出来,到时候,只怕生命垂危,神仙也难救了。”

    这话实在有够吓的了。

    客氏几乎要昏厥过去。

    天启皇帝忍不住道:“那该怎么办?”

    张静一便道:“其实也好办,隔几个月,用药就是了,只要按时用药,就断然不会复发。”

    天启皇帝:“……”

    张静一很显然,是打算拿客氏当韭菜了。

    至于隔三差五,给她打打针,当然不是在药里用青霉素,只是寻常的蒸馏水,甚至张静一打算以后折腾出葡萄糖来,权当是给人滋补了,有病治病,没病还能强身。

    当然,之所以宣称这病得一直治下去,其中一个因素是,张静一想先给自己买一个护身符。

    你魏忠贤不是很能耐吗?来啊,有种来打我,笨蛋。你魏忠贤若是不想客氏死,你就别想置我于死地。

    另一方面,张静一则是还有其他的打算。

    此时,大家听了张静一的话,都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毕竟……虽然持续用药很麻烦,可只要不死,便是天大的喜事。

    ”不过……“张静一随即为难起来。

    ………………

    还有一章,很快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