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九十五章:功不可没
    黄立极等人一听孙师傅……

    骤然之间,脸色就变了。

    天启皇帝所说的孙师傅,乃是孙承宗。

    这孙承宗乃是帝师,是天启皇帝的师傅,平日里,孙承宗没少给天启皇帝上课。

    坊间流言,造谣说天启皇帝是个文盲。

    可实际上,天启皇帝一直受到的,都是天下最好的教育。

    便连孙承宗都暗搓搓的夸奖天启皇帝天资非常好,学习也比较努力。

    天启皇帝登基之后,孙承宗就自请去督师蓟辽,负责对抗建奴了,只是在前年,因为魏忠贤暗中指使人弹劾,孙承宗脾气不好,索性就请辞了。

    大明历来都有帝师最后入阁,甚至成为首辅大学士的传统。

    更何况天启皇帝和孙承宗的关系一直不错。

    因此,原本在人们看来,将来的内阁首辅大学士一定是孙承宗。只不过因为魏忠贤和孙承宗不和,导致了孙承宗的致士还乡,这才给了黄立极等人的机会。

    可现在……天启皇帝突然提起了孙承宗……

    黄立极几个面面相觑,突然觉得后襟凉飕飕的。

    黄立极立即道:“孙公归乡之后,一直在家隐居,听闻他过的很逍遥,儿孙们都承欢膝下,每日都只是与人吟诗作对,很是快活。”

    这话……显然是带着小心思的。

    首先,你黄立极不能骂孙承宗,毕竟人家孙承宗是帝师。可最好陛下别老是惦记着这个师傅,如若不然,黄立极的地位可就不保了,于是他极力表示,孙承宗现在日子过的很好。

    言外之意是,陛下就别折腾他老人家了,让人家继续逍遥难道不好吗?

    只是……黄立极等人不免心乱如麻了。

    正在恐惧的时候,不经意之间,他们小心翼翼地观察天启皇帝的脸色。

    却蓦然发现,陛下竟是眼眶通红,竟要落泪的样子。

    这一下子,黄立极等人有点懵了。

    陛下这是唱的哪一出?

    天启皇帝这时叹息道:“朕身边的亲近之人,日渐凋零,现在想到这些故旧之人,禁不住感慨。”

    呼……

    好险……

    黄立极心里松了口气,他猛地想起,好像近来客氏身体不好,莫不是……快不行了?

    若是如此,那么就解释得通了。

    客氏即将撒手,陛下身边至亲至近者,不过是李贵妃、客氏、魏忠贤和孙承宗,至多,再加上最近冒出来的一个四六不着调的张静一也算一个。

    这也难怪这个时候,陛下会想到孙承宗了。

    “陛下…”黄立极摇头晃脑地道:“出生,衰老,生病,死亡,都是人生的常态。人生在世,逃不了悲欢喜乐,也逃不了生老病死,若有尊长能历经生老,虽是渐渐凋零,这固然可悲,却也不必放在心上,这是天道,天道岂为人力能违乎。陛下应该看淡这些事,不必悲戚太过。”

    其他几个阁老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天启皇帝却是脸色一沉,带着几许气恼地道:“死的又非你之父母和妻儿,自然话可以说的这样轻松。若是朕现在处死你的父母妻儿,你还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吗?”

    黄立极听了这话,脸色又给吓变了,竟是老半晌不知该怎么应对,只张大了口,老半天合不拢。

    在这难堪的沉默之中。

    突然……外头有宦官兴冲冲地来道:“陛下,陛下……”

    天启皇帝本就在气头上,如若不然,也绝不会当着黄立极说出这番话。

    现在见这宦官心急火燎地进来,心更沉了下去。

    莫不是……噩耗传来?

    是啦。

    张静一昨日跑去折腾,乳娘流了那么多血,这最后的一丁点精气,只怕也耗尽了。

    只怕……真挨不过今日了。

    这样一想,天启皇帝眼角的泪便再也忍不住地滚落下来了,他哽咽道:“何事?”

    “奉圣夫人……”

    话说到了这里。

    黄立极几个内阁大学士顿时明白了什么。

    大家都是聪明人。

    陛下方才又这般的怒怼。

    这奉圣夫人十有八九是归天了。

    他们见陛下眼眶通红,眼边溢着泪珠,这个时候……还等什么,挽回陛下关系的时候到了。

    黄立极虽为内阁首辅大学士,可实际上,此人是靠着攀附魏忠贤起的家,节操……是不存在的。

    于是,听到这宦官说奉圣夫人四字,黄立极便已吸了吸鼻子,然后很努力的……挤出几滴泪来,开始抽泣,锤了捶自己的胸口,嘶哑着嗓子道:“夫人,我的奉圣夫人……念当初你对我恩重如山,视我为亲兄弟一般……哪里想到,你竟先走一步,魂兮归来,魂兮归来,悲乎……”

    他声调很悲切,声音也很大,以至于直接掩盖了这宦官的声音。

    于是天启皇帝也没听清后面的奏报,不过听到黄立极的一番悼词,心里也堵得慌,忍不住洒泪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宦官便道:“奉圣夫人……醒了……”

    “魂兮……”

    黄立极的声音依然高昂,却是戛然而止。

    有点小尴尬啊!

    他怔了一下,随即略带愕然地看向小宦官。

    其实大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尤其是天启皇帝,天启皇帝急促道:“你说什么,又醒了,发生了什么事?”

    宦官便连忙道:“就在一炷香之前,奉圣夫人便醒了,御医们查看了她的病情,却发现她的病情逆转,不但不怎么咳嗽了,便连高热也退了,奉圣夫人现在精神恢复了许多,还嚷着要喝粥。”

    “……”

    这是……奇迹一般的好了?

    即便是年轻力壮的人,遭遇了这样的病,哪怕是慢慢有好转的迹象,那也需要恢复许多日的。

    可是……居然好转得这样快。

    天启皇帝愣在原地,一时瞠目结舌。

    黄立极等人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尤其是黄立极,他倒是不尴尬,而是觉得……好像自己这张乌鸦嘴说错了话,这若是让奉圣夫人或是九千岁知道,这夫人还没死呢,他就先急着号丧了,只怕他们的心里不免会心生不喜,觉得晦气。

    黄立极倒是反应得很快,他立即道:“上天保佑啊,陛下,这是上天慈悲,是陛下和奉圣夫人有德啊……”

    “有个屁!”反应过来的天启皇帝,大喝一声,这时终于回过了神来。

    此时他的眼中也一下子多了几分精神气,口里笃定地道:“这都是张卿家的功劳,没有张卿家,乳娘只怕熬不过去了。”

    这个时候,天启皇帝若是再想不通透,就太对不起孙承宗的教育了。

    昨日都就要死的样子了,经张静一一治,便奇迹一般的病好了。

    这真比神仙还要神奇啊!

    所谓药到病除,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而天启皇帝的话,却是令在场的人有点没反应过来了。

    张卿家,哪个张卿家?

    就在阁臣们在努力地想着哪一个张卿家的时候。

    大喜过望的天启皇帝则道:“众卿都先退下吧,朕要去看一看乳娘,还有……”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又看向那宦官道:“立即……立即召张卿觐见,要快,不可耽搁了,让他来复诊。”

    说罢,天启皇帝便迫不及待的往禁宫深处去了。

    只留下黄立极几个……瞠目结舌。

    …………

    魏忠贤这时候已经出了宫。

    他的使命很简单……就是准备棺材。

    奉圣夫人的葬礼,肯定不能草率的,她既是陛下的乳母,也是魏忠贤的夫人,只有大操大办,才显得她的身份尊贵。

    葬礼这东西,不是给死人用的,而是给活人看的。

    越是风光,才能显出魏忠贤的权势滔天。

    魏忠贤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比谁都清楚,奉圣夫人一旦去世,他就等于少了一个盟友。

    虽然现在他在陛下的身边已得到了完全的信任,即便少了奉圣夫人也照样权势滔天,可一旦奉圣夫人死了,就难免会有一些不识相的人跳出来挑衅他的权威了。

    而这个时候,一场声势浩大的葬礼,足以让某些人知难而退。

    他刚出宫不久,后头突然有快马而来。

    快马直接追上了魏忠贤的轿子。

    一旁的禁卫们顿时紧张起来,纷纷拔刀。

    而马上却滚落下了一个宦官,嘶哑着嗓子道:“九千岁,九千岁……”

    魏忠贤本就心情烦躁到了极点。

    一听有人敢拦自己的车驾,竟还在此号丧,一时心中暴怒,拉开了帘子,只冷着一张脸,双目闪过了杀机。

    却听这宦官道:“奉圣夫人…病愈了,她病愈了……高热已经退下,咳嗽也好转了,恭喜九千岁……”

    病……病愈了……

    魏忠贤:“……”

    这……棺材都准备好了的啊。

    魏忠贤居然停顿着,老半天无话,似乎一时难以消化掉刚刚听到的消息。

    直到过了老半天,魏忠贤终于精神一震:“张贤弟还真有两手,好得很……来人……立即回宫,赶紧回宫去。”

    于是浩浩荡荡的队伍,又风风火火地调转了方向,急匆匆地朝着宫中飞奔而去。

    整个紫禁城里,已是焕然一新了。

    后宫深处,自然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

    第三章送到,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