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八十二章:圣驾来了
    这些被拎回来的勇士营健卒,一个个鼻青脸肿,不过歌唱的挺好,或许是求生欲的缘故,所以十分卖力。

    当然,张静一让他们唱歌,并不是有意要找乐子。

    白白得罪人的事,他才不干呢!

    当然,得罪人是肯定的,可想到对方为了收拾百户所,连勇士营都出动了,这个时候张静一也不能客气。

    如今,这打扮成东厂的勇士营放声高歌,顿时引来了无数士民百姓,毕竟……这是很稀罕的事。

    再见这些鼻青脸肿的家伙,个个放声高歌,众人不免大乐。

    可歌的内容,却也很新鲜,清平坊欢迎你,大爷们常来啊。

    不得不说,这是吸引人流的手段,其实也是在告诉别人,你看……东厂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至少在这清平坊,是我张静一说话的地方,在这里,只要我张静一保护,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这是什么?

    这是立规矩!

    那些看得捧腹大笑的人,却不知,其实他们已在欢声笑语之中被张静一无形的洗脑了。

    清平坊它姓张!

    而张静一抱着手,也忍不住乐了。

    倒是那卢象升,却赶紧躲了起来,他丢不起这个人。

    校尉们见许多人围过来,一个个神气扬扬。

    尤其是姜健,自从父兄死后,他就成了遗孤,一直被人瞧不起,三餐不继,能活几天都不知道,结果托了张静一的福,终于补了父兄的缺,成了正儿八经的锦衣卫校尉。

    而现在,他已觉得自己不只是解决了温饱这样简单了。

    在他的长棍将这些‘番子’打的人仰马翻的一刹那,姜健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他的精神在这一刹那间,成长了。

    他挺直了腰杆,尤其是当许多人投来倾慕眼神的时候,姜健感受到了一种受人尊重的感觉。

    前些日子,姜健不是没有抱怨的。

    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成日操练,每天累成死狗一般。

    可现在,他脸色红润。

    突然觉得……好像这样也不坏。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大声喝道:“让开,让开,统统让开。”

    这豪横的声音,立即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便连张静一都不禁循声看去。

    好嚣张,难道不知道这清平坊它姓张……

    然后下一刻,张静一便看到了天启皇帝骑着高头大马来。

    张静一便立马在心里道:这清平坊它姓张也姓朱……

    天启皇帝下了马,手中甩了甩马鞭。

    眼前一切都是稀奇的。

    尤其是看到这百来个勇士营的健卒个个靠着百户所的围墙墙根站着,放声高歌的样子,很有趣。

    “唱大戏呀。”天启皇帝走到了张静一的面前。

    张静一:“……”

    实际上,张静一这时有些手足无措。

    天启皇帝却是捏着马鞭,回头:“不必多礼,这里人多,朕不想让人知道朕的身份。”

    可这时……

    却已有人认出来了。

    傻子都认得。

    一群禁卫众星捧月。

    身边还站着一个明显就是死太监的人。

    当然……大家说的不是魏忠贤。

    便有人颤声道:“吾皇万岁。”

    “万岁!”

    寻常的百姓,是没有太多的心思的。

    他们比较朴实,毕竟皇帝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根植了十分深厚的印象。

    有人喊了,更多人好像明白了什么,这时都收了笑,纷纷拜倒,眼睛不敢直视。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道:“看来朕身上有天子气,大家都看得出来。”

    张静一心里想,天子气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魏忠贤分明穿着宦官的服饰,太监气却很足,认出了太监,没道理不认识皇帝。

    张静一便也要行礼。

    “不必多礼啦。”或许是山呼的万岁,让天启皇帝感受到了自己终于像一个皇帝了,这和百官入朝觐见时的礼仪不一样,那些大臣们,一个个有心思,是奔着想从他身上得到一点什么来高呼万岁的,心里头还不知有多少花花肠子呢。

    可这些朴质的百姓不同。

    天启皇帝继续道:“这些勇士营……”

    “陛下,他们是东厂的番子。”张静一一口咬定:“卑下知道,他们是来演习的。”

    天启皇帝道:“胜负如何?”

    提到这个,张静一的眼眸一下子明亮了起来,道:“卑下侥幸赢了一点点,当然,这些东厂的番子也不可小看,卑下和他们大战了三百回合。”

    很显然,天启皇帝看到的是一个个精神奕奕的校尉,这哪里有大战三百回合的痕迹。

    天启皇帝心思一动,张卿家太善良了。

    人家分明要害他,他还想着怎么给人掩饰,留人家一点面子呢!

    “这演习,是朕恩准的。”天启皇帝微笑着道。

    张静一立即道:“陛下真是圣明,这演习实在太及时了,让百户所得到了许多教训。”

    天启皇帝一愣,不解地道:“你们不是赢了吗?如何还有教训。”

    只有失败者才有教训才是。

    张静一摇头道:“陛下,此言差矣,卑下斗胆以为,百户所这一次问题频出。第一:锦衣卫本职乃是侦缉,可是东厂突袭,百户所居然事先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就算是突袭之前,理应会有许多的征兆,可是直到对方将这条街围了,这才警觉,卑下以为,这是卑下和校尉们的之失职,往后一定要好好检讨,进行改正。”

    “这其二:在遇袭的过程之中,双方交战,有四个校尉,无法和同袍进行协作,露出了空挡,幸好这是演习,大家拿着棍棒,终究不会打死人,可若是真正战场厮杀,可能就会让大家陷入危险的境地。其三,就是卑下,卑下听闻来袭,其实一开始是有些紧张的,毕竟……这是第一次,所以卑下的反应颇有些差强人意,卑下这一次,也定要自省不可。”

    天启皇帝认真地听着,居然越听越觉得有意思。

    而魏忠贤默默地站在一旁,老脸却红了。

    想想看,勇士营被打的丢盔弃甲,输的一塌糊涂,可见这百户所有多厉害,这张静一……更是深不可测。

    可这家伙……大胜之后,却还在反复检讨自己。

    这又说明了什么?

    人家胜利的都这样的态度了,那东厂就更不知该如何检讨了。

    当然,魏忠贤脸皮厚,只稍稍的有几分惭愧,随即又露出了微笑。

    这一次吃了一个亏,可魏忠贤也有其过人之处,那就是吃亏归吃亏,却不至恼羞成怒。

    他很清楚,这时候恼羞成怒,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而是此时,他需重新审视这个张静一了!

    嗯……认个儿子呢,还是交个朋友?

    天启皇帝却是连连点头道:“难怪,难怪了,难怪一个百户所,只短短两个月,便能被你管理的井井有条,这才是亲军真正的样子。你竟还知兵?朕还以为,你不懂呢。”

    张静一便道:“其实并不懂,卑下只是知人善任而已。”

    “知人善任?”天启皇帝背着手,好奇起来,不过他见站在这里,其他人轰然跪倒,气氛压抑起来,便道:“走,寻个地方去说话。”

    张静一道:“请陛下进卑下的公房……”

    “不必啦。”天启皇帝摆手道:“朕不喜欢公房,天下的公房……朕都不喜欢,不如……”

    张静一的心要跳出来,他最怕接下来天启皇帝冒出一句:“不如你带朕找个青楼去坐坐。”

    这种事,说不准天启皇帝还真干得出来,若是如此,自己该咋办?

    好在,天启皇帝比张静一想象的要有节操得多。

    却听天启皇帝道:“不如,你带朕去你家中坐一坐。”

    家……

    张静一这时候真的懵逼了。

    猛地,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张素华就在家中啊,这若是……

    张静一下意识的,忙是拨浪鼓似的摇头:“陛下,这……卑下的家……脏乱得很,实在是……”

    天启皇帝一脸不以为意地笑道:“这天底下,谁的家有朕家干净和整洁?在朕眼里,你们的家都是脏乱憋屈吗?你这般一说,朕更该去看看才是。”

    张静一:“……”

    此时……张静一意识到,问题可能要大条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提前一些日子的时候,老老实实地和天启皇帝交代得了。

    可现在……若是被天启皇帝撞见,却完全是两种性质了。

    站在一旁的魏忠贤也笑着道:“是啊,张百户,陛下这是看重你呢,才想去你家坐坐,你这做臣子的,怎么还推三阻四呢?走走走。”

    张静一站在原地,还在胡思乱想,心里很是犹豫不决。

    魏忠贤却急忙道:“陛下,其实奴婢知道张家在哪儿,想来张百户高兴坏了,神情恍惚,不如奴婢带路吧。”

    天启皇帝顿时诧异地看着他道:“你如何知道他家在何处?”

    魏忠贤笑道:“奴与张百户乃是密友,自是通家之好,他的家,奴婢化成灰也认得的。”

    这话似乎隐含着另一层意思,咱是吃素的,你张静一冒出头来之后,咱就已经把你张静一摸透了。

    …………

    第五章送到,累死了,一万五千字,立即去睡了,明天咱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