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七十七章:一决雌雄(五更送到,求订阅)
    人家一个百户所,编额七八十人而已,你们这些东厂的,居然直接调动精锐勇士营,甚至用一倍的人数去搞所谓的演习?

    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莫说是百五十人,以天启皇帝的预计,只需出动二十人,就可以将这些锦衣卫打得满地找牙了。

    魏忠贤则是战战兢兢的样子,瑟瑟发抖地道:“奴婢……奴婢有疏忽,是奴婢万死,奴婢以为这是些许小事,便没有太过多的关注,奴婢绝不饶过那王体乾。”

    天启皇帝气急败坏地瞪着他道:“当然不能饶了他,还不快……快传旨,立即将人给朕调回来。”

    天启皇帝已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却是突的想到了什么,又道:“明白了,朕明白了,王体乾就是挟私报复,真是岂有此理,这个狗奴,他竟如此胆大包天!朕绝不饶你,也绝饶不了他。糟了,当初你们东厂,是被打死了一个档头吗?”

    魏忠贤一脸无辜,磕磕巴巴地道:“陛下,不是咱们东厂,奴婢只是东厂提督太监,只是副手。打死档头?是……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想来……王体乾不会这样不分轻重吧。”

    天启皇帝一阵战栗,此时竟是有着遍体生寒的感觉。

    随即,他咬牙切齿起来,杀气腾腾地道:“还不快将人召回来?”

    魏忠贤苦着脸,很是为难地道:“陛下……只怕已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天启皇帝已是气的七窍生烟,大喝道:“张静一若有闪失,朕誓杀王体乾!”

    说完这话,天启皇帝突然颓然地跌坐在御椅上。

    …………

    “不好了,不好了。”

    这时候,百户所里,有人慌张又匆忙地跑进了公房。

    公房里的张静一正在打盹。

    正午用过了饭,便一直犯困,张静一总会小憩片刻。

    其实这个百户,做的事并不多。

    现在一听不好二字,他打了个激灵,顿时惊醒。

    便见书吏白着一张脸,匆匆进来道:“不好了。”

    张静一立即打起精神:“出了什么事?”

    书吏立马道:“有大队人马进了清平坊,明火执仗,奔着咱们百户所来了,他们打着东厂的招牌,不过看上去……不像东厂的番子。”

    果然……还是来了。

    张静一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其实预料到东厂的报复并不难,可听这意思……好像这东厂请了外援?

    “不是东厂的番子,打着他们的旗号?看来他们不但偷袭,还不讲武德啊!”

    不过张静一很快重新打起了精神,毕竟自己不是六十九岁的老同志。

    张静一正色道:“去请卢先生来。”

    “卢先生那边已经得知了消息,已带着在校场的校尉,在百户所大门那儿集结了。”

    张静一吁了口气。

    这个时候要冷静。

    虽然他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和害怕。

    很明显,东厂这些人就是奔着复仇来的,绝不会对他客气。

    于是,他匆忙出了公房,待到了大门前,果然这个时候,卢象升已经在招呼人集结了。

    七十六个校尉,已是在街道上列队,个个提着哨棒,面无表情。

    张静一定睛一看,立即道:“快,都解下你们的沙袋来。”

    这时,大家才意识到,原来校尉们的绑腿位置,竟还绑着沙袋。

    这个时候可不是操练,而是实战,绑着三五斤的沙袋,这不是找死吗?

    众人再没有犹豫,纷纷开始解开沙袋。

    邓健率先将沙袋解下来。

    这些日子,他黑了,却也明显壮实了,整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以往都是松松垮垮的,现在却无论任何时候,都好像一根标枪一样。

    起初沙袋绑在腿上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腿脚就像是灌了铅一般,不过到了后来,渐渐的也就习惯适应了一些。

    可此时……他将沙袋卸下,顿时觉得浑身好像轻快起来,就好像身子轻飘飘的,居然还有些不习惯了。

    这种感觉……很舒服啊!

    而至于手中提着的哨棒,就更觉得轻如鸿毛了。

    此时又听卢象升喝道:“所有人听我号令行事,胆敢临阵退缩的,军法处置。”

    众人凛然。

    操练了接近两个月,两个月以来,大家已经习惯了听从号令,因为任何时候,不听号令的后果都非常严重!

    此时,大家下意识的轰然应诺。

    当然,应下是一回事,可心里还是很忐忑的。

    因为此时,从街道的尽头,已传来了急促的脚步,这脚步层叠在一起,让人徒然生怯。

    张静一也是不免心情紧张,却也横下了心,大声道:“东厂来寻仇了,不要怕,今日都记好了,不必有什么顾忌,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百户所的厉害。”

    另一边,卢象升已是摩拳擦掌,显然他对东厂的印象十分糟糕,东厂的人还未到,他的眼睛已红了。

    可当街道尽头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现的时候,张静一才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很明显,这些确实不是东厂的番子,对于那些东厂番子的模样,他还是有不少印象的,绝大多数也就是歪瓜裂枣之列,可现在……他分明看到的是正儿八经的军队。

    自然……

    对方打了旗蟠,仿佛生怕其他人不知道他们是东厂的人似的,那旗蟠上写着‘掌印东厂王’的字样。

    这些东厂的‘番子’,也提着哨棒,个个如狼似虎,人数在锦衣卫百户所校尉们的一倍左右,在这并不宽敞的街道上,便是乌云一般压过来,令人有些透不过气。

    在‘番子’们的后队,则是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王体乾。

    王体乾此时正面带微笑,自信满满地眺望着百户所的方向。

    与他骑马并行的另一个魁梧军汉,身子如铁塔一般,他的眼神顾盼自雄,太阳穴隆起,一看就不好招惹。

    “周百户,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王体乾看向这叫周百户的人,微笑着道。

    “请王公公放心,今日绝对让这些锦衣卫没一个可以站着。”周百户颔首,声若洪钟的回应,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道:“只是下手太重,不会出事吧?”

    王体乾不以为然地道:“你放心,这是演****最喜欢的就是演习了。这个演习,也是陛下亲自恩准的,为的就是称一称锦衣卫的斤两。所以……卖力一些,不要有什么顾虑。”

    “好。”周百户大喜,再无顾忌般美滋滋地翻身下了马,朝马上的王公公作了个揖:“卑下自当效力。”

    说着,便取了一根哨棒举起,随即踹了前头一个‘番子’后臀一脚,厉声喝道:“都没气力了吗?都给我拿出精神来,一炷香之内解决掉这些人,到时王公公请咱们到得意楼喝茶。”

    众‘番子’顿时大喜,其实今日来此,对他们而言,就犹如是郊游一样!

    对付锦衣卫?他们可是大名鼎鼎的勇士营,勇士营在当年,可都是京营中选拔出来的精卒,虽然这些年有些松懈了,已经不如边镇的某些军马,可在这京城,他们却是没有怕过谁的,何况还是一群锦衣卫呢?

    这感觉大抵,就好像打后世的保安差不多。

    此时,双方的距离已是越来越近了。

    周百户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随即大声呼喝道:“看到了吗?就在那里,都给我上!”

    一声号令。

    ‘番子’们个个发出了喊杀,各自提着哨棒,再不犹豫地直接一个冲锋。

    在他们看来,大抵一次冲锋就可以将对面的人一波带走。

    只是这冲天的喊杀,就足够让人心悸了。

    在百户所外,七十多个校尉,已经以张静一和卢象升为核心,列成了方队。

    卢象升绷着脸,冷声道:“结阵死守,准备抵御!”

    校尉们已是捏了一把汗,毕竟眼前番子们的冲锋还是很吓人的,他们是第一次参与实战,此时不得不紧紧抓着哨棒,保持队列。

    邓健和王程倒还好说,毕竟是见过世面,从前也杀过人拼过命的。

    可姜健这些人就不一样了,甚至姜健连鸡都没杀过,此时他满脸紧张,小腿肚子不禁颤抖。

    他微微弓着身,与人肩并肩的站在一起。

    倘若换做是从前的姜健,遇到这么一群狠人,只怕早已调头便跑了。

    可现在……卢象升的每一道命令,就好像有魔力一样,卢象升让他结阵死守,他便脚好像生了钉子,一动也绝不敢动,哪怕是这样的念头也没有冒出来过。

    日复一日的操练给人的变化是很大的,每日已习惯了听从号令,平日里对号令稍有疏忽,就可能得到惩罚,已经让姜健形成了某种条件反射。

    不过此时,他现在已吓得脑海一片空白。

    而对面的‘番子’们已越来越近了,他们争先恐后的,充斥了整个街头,这些人的威势很骇人,犹如一头头下山的猛虎。

    反观这边的校尉们,却一个个屏着呼吸,站在原地。

    “挺起哨棒来。”

    一声号令响起,齐刷刷的哨棒立马斜刺而出。

    紧接着………由人组成的浪潮,已是转瞬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