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十五章:陛下圣明
    张静一气定神闲,迎向一脸焦虑的天启皇帝。

    随即淡定地道:“陛下,臣没有欠钱。”

    “没有欠钱……”

    这家伙他想赖账?

    一旁的魏忠贤暗暗点头,好小子,咱喜欢,是同道中人。

    天启皇帝却是皱起眉来。

    虽然外头都骂他是昏君,可身而为人,他为人不太坏。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张静一忍不住道:“可是……这钱已还了啊。”

    “还了……”天启皇帝眼睛发直。

    张静一却很认真地道:“对,已经还了,原本欠债四万七千两,臣今日晌午便已筹措到了,当即让人还了去。臣这个人……欠不得账,一旦欠了,便觉得浑身不自在,非要想尽办法还了不可。”

    魏忠贤:“……”

    四万七千两,说还就还?

    天启皇帝当然是不可置信的样子,这时他反而有些怒了:“这是欺君罔上,你从实交代罢,你若是还敢欺瞒朕,朕就不帮你还债了!”

    帮我还债?

    张静一愕然地看着天启皇帝。

    他没想到天启皇帝居然还有这想法。

    “陛下,臣不但还了外债,而且手头还有一些宽裕,所以便想顺道将陛下的专利费也结一下,银子……臣已带来了,还请陛下笑纳。”

    专利费?

    黄立极几个,只觉得张静一在故弄玄虚。

    而天启皇帝却也觉得好笑,他扯了扯嗓子道:“好啊,拿银子来朕这儿看看。”

    “就在西苑外头,臣已交给禁卫了,只要陛下一声传召,他们便将银子搬进来。”

    天启皇帝忍不住失笑:“来人,那就将银子搬进来吧。”

    天启皇帝觉得张静一的性情,有一点很不好,你想做善事,朕支持。你即便不懂得经营,朕也能够体谅。

    毕竟,你年纪还小嘛!可是你小小年纪,却还来诓骗朕,这就有问题了。

    今日就看一看,他哪里给朕变出银子,又怎么还上债。

    天启皇帝稳稳坐下,端起御案上的茶盏,呷了一口。

    宦官匆匆去通报,张静一见大家依旧还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他很不自然。

    虽然我张某人长得帅,但是诸位……你们可是男人啊,还请自重!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首先,张静一说谎了。

    银子根本不是搬来的。

    而是十几个禁卫,气喘吁吁的挑着担子。

    这真金白银,居然是用扁担挑来的。

    瞬间功夫,这白晃晃的银子,便刺瞎了大家的眼睛。

    天启皇帝看着眼前这好几个箩筐里堆积满了的各种元宝和碎银,竟是瞠目结舌。

    眼前这些银子,只怕不下万两啊!

    天启皇帝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双腿下意识地撑起自己的身体,令自己站起,而后两腿迈动,身子挪到了这银筐子边,取了一块银子,掂量了一下,份量……倒是和银子没什么差别。

    他还不死心,于是将银块摔落在地。

    一声闷响之后,银块在地上滚动。

    这声音………还真和真银子一般无二。

    怎么可能?

    他张静一是劫匪?

    于是,天启皇帝便又取出一个银元宝,鬼使神差一样,顾不得形象,张口一咬。元宝顿时留下了两个牙印,而里头……显然没有灌铅的痕迹。

    真的!

    天启皇帝瞠目结舌:“你打劫了谁?”

    黄立极也坐不住了,围着一个银箩筐转悠,口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魏忠贤掂着脚,看得眼睛发直。

    抢?

    张静一心里说,我是这样的人?我是有格调的。

    “陛下,这是做买卖挣来的。”

    “什么买***抢还挣钱?”

    “卖铺子。”

    “卖铺子?”

    殿里安静无声,四五双眼睛盯着张静一,恨不得这个时候将张静一活剥了,直接窥探张静一的心脏里的隐秘。

    张静一正色道:“这多亏了陛下啊,陛下圣明,心灵手巧,若不是陛下,卑下当真要准备去要饭了。”

    “朕有这样厉害?”天启皇帝说出这句话之后,顿时觉得失言。

    不对,朕是天子,就算朕知道朕是什么玩意,可面子还是要的,于是咳嗽道:“你休要溜须拍马,说正事。”

    “这真与陛下息息相关。”张静一一副真挚的样子,道:“若不是陛下改进了纺织机,卑下的棉布,就没有办法降低成本,而正因为棉布的成本降低,卑下才可以卖出廉价的棉布,棉布廉价了,卑下的铺子便门庭若市,吸引了大量的客流。”

    “客流?”天启皇帝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客流就是人多的意思吗?可是,人多了和挣钱有什么关系?

    张静一道:“对,因为人多了,清平坊也兴旺起来了,而重要的是,陛下,您说巧不巧,卑下将附近近千亩地,都在半月之前,全部买了下来。”

    真有这么‘巧’?

    张静一随即道:“那儿门庭若市,就意味着兴旺,而兴旺的地方,若是能在那儿做点买卖,就算不发财,至少也不会亏本的,所以卑下便拿出了第一期的两百亩土地,将其规划出了四五百个店铺……将其兜售,商人们的反响很好,想来也是因为卑下平日里友善做人的缘故吧,这些商贾,冲着我的名号,竟纷纷来抢购,一下子,这几百个店铺便销售一空!这一天的功夫,竟是净赚了八万两纹银。卑下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让买家回家取了银子,等铺款一到,当即便让人先去还钱,还余下了两三万两。正所谓饮水思源,卑下心里实在感念陛下改良纺纱机的恩泽。因此,带来了这一万两银子,请陛下万万不要嫌弃。”

    还真和朕有关?

    卖铺子居然能赚这么多。

    天启皇帝觉得眼睛在冒星星。

    天启皇帝很快察觉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廉价卖棉布,是为了吸引客流?”

    “这只是其一,主要还是想做善事,现如今天寒地冻,百姓们没有御寒衣物,是要冻死街头的。卑下查阅过,京城这些年,几乎每年寒冬,街头冻毙者便有千人之多,若是因为这棉布的廉价,哪怕能少让十个八个人免去这冻死冻伤之苦,卑下也可欣慰了。”

    其实这是实在话。

    张静一真的见不得冻死街头的人。

    而至于那些买铺面的人,他们掏钱本就是投资而已,反正商贾们本来就有钱,就当张静一拿着他们的钱,做一点善事好了。

    天启皇帝等人一时瞠目结舌,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操作。

    一天七八万两银子啊。

    他居然囤了上千亩的地。

    才卖了第一期两百多亩……

    早知道这样,朕还被百官们骂的狗血淋头,顶着巨大的压力,派这么多镇守太监去收取矿税做什么?

    天启皇帝的眼睛,骤然之间炙热起来。

    他微笑道:“哈哈,原来如此,朕还以为……你是个败家子,谁料到,你有这样的本事。方才几位卿家,还在说你担当不起大任呢。这银子,当真送给朕?”

    黄立极几个,顿时面上羞红,保持着僵硬的微笑,继续强作淡定的样子。

    倒是魏忠贤脸皮似有八尺厚,依旧笑得很灿烂,倒像是真的很为陛下和张静一欣慰的样子。

    张静一正色道:“这并非是赠予陛下,而是陛下应得的,卑下甚至还想过,陛下改良这纺纱机,实在是功在千秋。卑下不但要献上这份银子,还打算从今儿起,所有授权制造的纺纱机,都要在上头铭刻上‘御制纺纱机’五字,古有神农尝百草,今有陛下怜悯百姓,改良纺纱机。这正是一段千古佳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