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十二章:龙颜大悦
    “怎么,这李文达,莫非还要滋事不成?”天启皇帝有些心虚了。

    四个阁臣也面面相觑,说实话……当家不闹事,作为阁臣,他们当然希望每天都平安无事。

    现在外头已经有许多传闻了,原本李文达慨然上书,痛陈时弊,就已经引发了天下人的侧目。

    皇帝还下了一道中旨给他,鬼知道这中旨里头,有什么笑话?

    一旦这李文达拼了性命不要,来个死谏,可不是闹着玩的。

    毕竟……大家都要脸。

    “朕不见他。”

    可小宦官不肯走,踟蹰着道:“那李文达说,今日若是陛下不见,他便长跪于行在之外,绝不起来。”

    果然很难缠。

    天启皇帝显得很焦虑。

    黄立极忍不住道:“陛下……的中旨……写了什么?”

    天启皇帝瞥了黄立极一眼,居然犹豫了:“骂了他娘!”

    黄立极:“……”

    社会,社会,黄立极也算是服气了,虽然他是阉党的一份子,但是这个时候,他心里忍不住吐槽。

    跟这样的虫豸在一起,怎么能治理好天下呢?

    这是猪队友啊。

    黄立极有点慌了。

    忙是抬头看魏忠贤。

    意思是,陛下发疯,难道九千岁你也跟着发疯吗?

    魏忠贤面上没有表情,似乎猜测出了黄立极的目光里的意思,道:“这是张百户的主意。”

    哪一个张百户?

    魏忠贤抬手,悄悄朝着张静一点了点。

    阁臣们看向张静一,一时懵了。

    陛下居然听信一个大汉将军的话?

    殿中尴尬起来。

    张静一尤其的尴尬。

    当然,对于黄立极等人而言,眼前这一个小小的大汉将军,当然是不值一提的。

    很快,黄立极便道:“陛下,若是让这李文达长跪在行在之外,只怕不像样子,不妨先传见,再做定夺。”

    天启皇帝定了定神,颔首:“既如此,那就宣他进来吧。”

    勤政殿里,大家各有心事,所以都没有吭声。

    天启皇帝显然是觉得今日是有些难堪的,所以有些惴惴不安。

    倒是魏忠贤显得很淡定,他巴不得黄立极这样的人当面骂天启皇帝几句,陛下肯定龙颜大怒,到时可能更加倚重自己来收拾那百官了。

    黄立极则显得很凝重,他们既是阁臣,又是阉党,身为阉党,固然是站在百官们的对立面,可他们当真想这样吗?

    跟魏忠贤混,只是混口饭而已。可混饭并不代表完全毫无原则,人总还要一点名声,总不能专门给魏忠贤干这些脏事。

    此外,最忧心的便是李国了,李国是个老实忠厚的人,更不希望看到闹出什么事来。

    一炷香之后,有人入殿。

    来人正是李文达,李文达显得很年轻,应该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

    显然是个新进的进士,也正因为年轻,所以才胆大包天。

    不过很明显,李文达的神色很不好,他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

    而只看他的脸色,反而更让天启皇帝没有底气了。

    他甚至已经想象得到这个李文达很快便会跪下来,然后开始嚎哭,接着一脸委屈的样子,痛责自己这个皇帝如何侮辱大臣。

    “臣李文达,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言不由衷地道:“卿家不必多礼,卿要见朕,所为何事?”

    “臣……”李文达说到这里,顿了顿。

    却不知天启皇帝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里。

    却见李文达缓缓的拜下。

    来了……

    这定是要为死谏做铺垫了。

    李文达拜倒之后,毕恭毕敬的磕了个头,居然露出了一脸惭愧的样子:“臣……是来请罪的。”

    请罪……

    天启皇帝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他先看一眼魏忠贤。

    魏忠贤也窒息了。

    这家伙这么怂?

    黄立极几个,也以为自己听错了。

    毕竟这李文达上书痛骂皇帝的事,大家都有耳闻,这种人一旦上书,就是奔着让皇帝弄死自己去的,压根就不怕死。

    下意识地,天启皇帝此时的目光落在了张静一的身上,一时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可这时,李文达却是哭了:“是臣莽撞,竟不分青红皂白,侮辱君上,臣……罪该万死。”

    天启皇帝:“……”

    张静一面无表情的站着,心里也松了口气。

    “陛下……陛下……”李文达抬头,面上更是惭愧,好像无地自容的样子:“恳请陛下,宽恕微臣。”

    “宽恕?”天启皇帝这才反应过来了什么。

    不过,此时的天启皇帝,竟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舒坦。

    想想这些令自己讨厌的言官,今日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居然跪在自己的脚下痛哭流涕,这可比让魏忠贤抓了这些家伙们去廷杖还要解恨啊。

    你们也有今日?

    不过……这家伙,怎么转性了?

    难道是因为朕……骂了他们爹娘?

    “宽恕,宽恕,朕恕你无罪!”天启皇帝痛快无比地道。

    真的很有成就感啊!

    只是天启皇帝依旧还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不,陛下不可赦臣无罪。”李文达很认真地道:“臣毕竟犯了大错,臣请陛下宽恕的,乃是臣的死罪,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陛下身为天子,理应赏罚分明,这才可以让天下宾服。”

    “啊呸,贱骨头!”一旁脸色僵硬的魏忠贤,禁不住在心里骂。

    只是,魏忠贤也是一头雾水。

    最诧异的还是天启皇帝,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咳咳……”天启皇帝咳嗽两声,摆出严肃的样子:“也有道理,那么该如何惩罚呢?”

    李文达如丧考妣的样子,咬了咬牙,显得很痛心地道:“罚俸一年,以儆效尤,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要知道,李文达是清流,平日里俸禄少,而且他确实是两袖清风。

    罚俸一年,可能对于其他大臣而言不值一提,可对于李文达这样的人而言,只怕当真要准备吃一年的窝窝头了。

    “罚俸一年?”天启皇帝道:“朕看有些轻了,不如就罚俸三年吧,你自己也说,你犯下了大罪,嗯……就这样,你告退吧。”

    李文达:“……”

    李文达颤抖着站起来,张口还想说点什么,可是此时的他,显得十分的沮丧,只是苦笑,又行了个礼:“臣……告退。”

    天启皇帝此时恨不得高兴得跳起来,不过依旧保持威严,一副淡定的样子。

    直到李文达走了,天启皇帝则看向黄立极四人:“四位卿家也告退吧,朕今日不议事。”

    他声音有些颤抖。

    黄立极显然也为今日的事大感震惊,只是不明白事情的真相,只好点头。

    临走时,黄立极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静一,此时……他似乎觉得这个百户,可能有什么不简单的地方了。

    这殿中只剩下了君臣三人。

    天启皇帝这才激动起来。

    他脸色微微泛着红光,好像是喝醉了似的,兴冲冲的踱了几步,才激动地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李文达这样不经骂吗?张卿,张卿……你来说。”

    “陛下。”张静一心里很清楚,自己显露本事的时候来了:“事情其实很简单,李文达这种人,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不过他是读书人出身,饱读诗书,所以那一份奏疏,可谓是引经据典,实在很精彩。”

    “然后呢?”天启皇帝还是有些迷糊。

    …………

    第二章送到,新书期,更新有限,很抱歉,写明朝确实写的顺一些,人也有了激情,哎……作为一个犯错的作者,也不敢说啥,感谢大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