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十二章:皇帝落水
    天启皇帝当着魏忠贤的面,再三提起这个张静一,似乎让魏忠贤心里有些不舒服。

    原本张静一立了功劳,魏忠贤倒是觉得此子是个可造之材。

    魏忠贤其实是挺爱才的,否则怎么会有几十个干儿子,几百个干孙子呢?

    至于曾孙、玄孙,他更是数都数不过来了。

    原本觉得这家伙不错,委屈委屈自己,收来做个孙子吧。

    又得知这家伙是个散财童子,到处散财。

    可到了他这儿,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一下子,魏忠贤有些生气了,不守规矩啊。

    这狗一样的东西!

    当然,魏忠贤生气归生气,却也未必会关注一个小小的百户。

    这就好像,一个人不会去关注区区一只蝼蚁一般。

    就只知道……此子是入宫做了大汉将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毕竟宫中很大,紫禁城加上西苑,规模不下于一个府城的面积,人丢在宫里,沧海一粟,鬼知道那家伙躲在哪个旮旯里。

    现在听到陛下心心念念都是这张静一。

    魏忠贤目光一闪,平日里在天启皇帝面前假装出来的愚笨的目光里,闪烁出一丝精光,魏忠贤好整以暇地道:“其实奴婢一直都想好好地举荐这张静一,只不过,奴婢得知了一些事,所以才打消了念头。”

    天启皇帝显然来了兴趣:“是什么事?”

    魏忠贤迟疑的样子道:“这张静一……他……他有龙阳之好……”

    天启皇帝顿时面上露出了古怪之色。

    “噗……”张静一终于没有绷住。

    很不好意思,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会被人插上这么一刀。

    很明显,魏忠贤是十分了解天启皇帝的,这么个‘隐私’曝光出来,皇帝一定会对这张静一进行疏远。

    天启皇帝果然再没有吭声了。

    倒是身边这个锦衣卫大汉将军所表现出来的失态,令他沉下眉来,更加不悦的样子。

    若不是在船上,天启皇帝只怕早将张静一这家伙一脚飞踹去爪哇国了。

    天启皇帝沉吟良久,定了定神道:“朕知道了,好啦,你不必再说了。”

    魏忠贤忙道:“其实有龙阳之癖,也没什么,这是个人的兴趣使然,当然……这张静一的忠勇是不能埋没的,要不,陛下……奴婢想想办法,委他一个重任……”

    “不必啦,不必啦。”天启皇帝脸上怪怪的,摆着手道:“此事不用再提。”

    张静一此时不得不佩服魏忠贤的厉害了。

    这魏忠贤是拿准了天启皇帝不喜有龙阳之好的人,偏偏这东西又是隐私,你还真没有办法为自己的辩解,总不能解开裤头来,在面前放几个男人,根据软硬的程度,来为自己争辩吧。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这魏老狗,缺了大德了。

    就在张静一不忿的时候。

    天启皇帝似乎已放下了他心心念念的‘张静一’,饶有兴趣地开始研究他的水师战法了:“若是我大明有一支舰队,可自登莱出发,抵达辽东,进则袭扰后金,一旦后金有备,便可遁入海中,使后金疲敝……”

    他的谈性渐渐浓厚起来,接着道:“不妨就在这太液池……操练一支水师,如何?”

    张静一听得昏昏欲睡,自从被魏忠贤构陷为有龙阳之好后,他便浑浑噩噩的开始胡思乱想。

    等听到天启皇帝说要在太液池操练水师,张静一顿时像是被一根刺一下子刺醒了一般,心里忍不住吐槽:“这是湖啊,混蛋!湖里操练的水师,下了海就是找死。”

    却听魏忠贤赞叹道:“陛下为了国家大事,每日殚精竭虑,又想出了如此妙策,实在令奴婢钦佩。”

    天启皇帝的兴致便更高了,又说了一阵,此后有宦官上前来:“陛下,午时已到,膳食已经送来了,请陛下至舱中用膳。”

    天启皇帝便领着魏忠贤几个进入了船舱。

    张静一这才由小宦官领着到了大船的底舱,这里阴暗潮湿,不过宦官也在这里准备好了一些肉食。

    张静一只好和其他几个杂役宦官一样,都蹲在摇晃的船舱里,扒拉着手中的碗筷。

    宫中的膳食……格外的难吃!

    张静一怀疑那些狗东西一定贪墨了不少钱。

    他甚至忍不住想骂,他娘的,将肉换成了酱菜也就罢了,连油也贪墨,这菜中竟连油星都没有。

    匆匆吃完,几个杂役宦官也不理会张静一,在他们眼里,自己的地位虽然低下,可张静一的地位更加低下,各自趁着机会猫着身子打盹儿。

    张静一也不理他们,只等休息一会去给另一个大汉将军换班。

    只是今日的情况,让他心里沉甸甸的。

    显然……他已不知不觉的得罪了魏忠贤,看来……他从前的全盘计划,可能都要落空了。

    那么,他还能改变历史吗?

    张家未来怎么办?

    京城里这么多的军民百姓,还有那扬州、江阴的百姓呢?

    他心乱如麻。

    其实理论上,他应该还有二十年的太平时光,凭着张家世袭锦衣卫的身份,完全可以在这个世上衣食无忧!

    可人一旦变成了可以窥见未来的‘智者’,哪里还能没心没肺的快活起来?

    想了很久,张静一依旧没有头绪,就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耳畔隐隐传来声音:“人来,人来,陛下落水了,陛下落水了。”

    这呼唤声,让张静一一下子的打了个激灵。

    猛地,他像离弦的弓箭一样,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等他匆忙到了甲板上,便看到一处船舷已围了许多人。

    这大大小小的太监和宦官们,一个个在船舷边跺脚。

    魏忠贤更是嘶哑着嗓子道:“救人,快救人……”

    宦官们也纷纷道:“救驾啊,救驾啊………快……下水救驾。”

    可这些家伙都不会水,一个个只看着船下不断挣扎的皇帝干着急。

    此时的湖水冰凉,天启皇帝已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身上宽大的衣衫浸水之后,格外的沉重。

    他耳膜被水灌了之后,只听到嗡嗡的响,隐约听到四面八方都是呼救的声音。

    于是,天启皇帝开始下意识的在水里扑腾,可越是扑腾,绝望来的越快,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下沉,感觉到了窒息,此时,他双手还是在拼命的挣扎,寄望于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而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有宦官匆忙的取了长杆子来,他们本意是希望皇帝抓住杆子,再将皇帝拉上来。

    可很快,这长杆子往水下一送。

    却慌不择路地捅到了天启皇帝的脑袋上。

    天启皇帝感觉自己的脑壳猛地一疼,而这个时候,他彻底的绝望了。

    想来他万万想不到,他竟是会重蹈明武宗的覆辙。

    冰凉的河水,让他迅速的开始身体僵硬。

    人已到了窒息昏厥的边缘。

    而在船上……宦官们依旧在呼喊着。

    魏忠贤更是已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在魏忠贤看来,这是要命的事,没有人比他更在乎天启皇帝的死活了。

    他疯了似的抓着栏杆,瞪大着双眼,口里大呼道:“下去,你们下去……”

    可身边的宦官,没一个人敢下水。

    且不说他们不会水,就算是会水,在这个时节下水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寒气入体,感染了风寒,十有七八是要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