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十八章:上达天听
    一旁的小宦官们纷纷堆笑,也跟着问:“是啊,叫什么,还不快回话。”

    张静一几乎要吐血,因为其中一个小宦官,当初还去了张家送旨意,自己还给了他贿赂的,没想到,这小宦官转眼就将自己忘了。

    不过细细一想,这些宦官们眼里只有贵人和魏忠贤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将一个区区百户放在心上呢?

    他依旧握紧了腰间的刀柄,身躯不动,张口道:“卑下……”

    说到这里,突然听到了殿内不耐烦的声音:“魏伴伴来了?”

    这显然是皇帝的声音。

    魏忠贤听到这里,顿时抖擞了精神,再不理会张静一了,立即堆笑起来,匆匆进入了勤政殿,接着张静一便听到魏忠贤的声音道:“奴婢在呢。”

    此时,在这殿里,皇帝带着几许气恼道:“你干的好事。”

    魏忠贤的声音似乎并不惊慌,而是淡定的道:“奴婢万死。”

    皇帝叹了口气:“一个锦衣卫百户,弄的京城鸡犬不宁,还口口声声的说,他和你有关联,这是真的吗?”

    魏忠贤忙道:“陛下,奴婢与此人,实在没有任何的瓜葛,至于坊间流言蜚语,大多是以讹传讹,听信不得。”

    皇帝的声音温柔了一些:“可是御史风闻奏事,闹的如此厉害,连锦衣卫的千户也上书请罪,朕看他们所说的经过,就格外的不安。这些功臣的遗孤,他们的父兄当初为了朝廷出生入死,这得积蓄了多少的不满,才闹出这样的事。还有这个叫陈煌的人,他好大的胆,张口闭口便是宫里有人,此人又是什么居心?小小一个百户,过一个大寿,尚且如此明目张胆的收受好处,天下人看了,成什么体统?”

    这一连窜的诘问,似乎并没有让魏忠贤紧张,他依旧平静的道:“陛下,奴婢确实与这陈煌没有瓜葛,此人想来不过是想拿奴婢的名号狐假虎威而已,现在厂卫之中,多有这样的不肖之徒,奴婢清早也听闻了这件事,心里也委屈着呢。”

    说着,他委屈屈巴巴的声音继续道:“所以奴婢以为,眼下当务之急,一方面是立即着手抚恤这些功臣的遗孤,陛下说的有理,倘若这些遗孤都积蓄了不满,大明的江山怎么可能安稳呢?奴婢觉得,该好生犒劳一番,给予他们足够的抚恤。这件事,奴婢亲自来办。这其二,便是这个叫陈煌的百户,此人实在胆大包天,即便不算其他的,就说他勒索商户,冒名宫中,也是不赦之罪,当立即下诏狱,抄没家财,严惩不贷。”

    魏忠贤的这番话,显然很对皇帝的胃口,天启皇帝声音之中夹杂着些许的欣慰:“同样是锦衣卫,有人如张静一这样的,亲冒矢石,杀贼立功。也有人如陈煌这般,不知廉耻。”

    张静一站在殿外,将里头的话听的真切,心里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随即,便又听皇帝道:“此事,就依魏伴伴之言来办吧,这两桩事定要着紧,不可懈怠。”

    魏忠贤应道:“奴婢遵旨。”

    天启皇帝似乎还有什么怨言,又咒骂了几句。

    魏忠贤知道皇帝的心情不好,便泱泱告退出来,从勤政殿走出来时,他与张静一擦身,不过这个时候,他心事重重,显然再没有心情将一点的心思放在张静一的身上。

    对于魏忠贤而言,张静一不过是西苑里众多大汉将军的一员罢了,只是觉得面生,平日里连问都懒得问的。

    几个小宦官则一拥而上,又给魏忠贤穿戴蓑衣。

    这时,魏忠贤才低声咒骂道:“这个陈……陈什么来着……”

    “九千岁,叫陈煌。”一个小宦官低声回应。

    魏忠贤露出了怫然不悦的样子:“真是该死,还愣着做什么,立即命人交代东厂!今日之内,将陈煌拿下诏狱。另外,给内阁下一个条子,令他们尽力安抚御史,平息舆情。”

    “九千岁……”一个小宦官颤声道:“这陈煌平日里可没少……”

    魏忠贤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似乎也不避讳张静一,只平静地道:“拿下!”

    “是。”

    张静一在一旁,心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终于大功告成了!

    收拾陈煌,当然是为了义兄报仇。

    可是陈煌这种和宫里有点关系的人,在这锦衣卫内部,却也绝不是省油的灯,人家连千户刘文都没放眼里呢。

    之所以这一次他栽了一个大跟头。

    其实也是张静一算准了那些锦衣卫遗孤的威力,这些遗孤平日里没有人理会,甚至一个两个人有什么怨言和牢骚,其实也绝不会有人关注。

    可一旦数百个这样的人闹出事来,势必要上达天听。

    再加上那陈煌自恃自己有人关照,平日里耀武扬威,过个大寿,还如此的铺张,没人关注还好,一旦被人关注,似他这样的人,便立即成了弃子。

    譬如皇帝,知道了这么个百户,一定不会网开一面。

    而对于魏忠贤而言,他的徒子徒孙,多如牛毛,陈煌这样的人,连阉党的外围成员都算不上,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个闻所未闻的角色,而站在天下公议的对立面呢?

    就算是做坏蛋,魏忠贤也是个聪明的坏蛋,可能因为核心利益,而做一些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

    可只为保护一个区区百户,显然是痴人说梦了。

    对于现在的天启皇帝和魏忠贤而言,他们根本没心思去管这件事背后是否有人搞鬼,又或者另有什么隐情,他们只希望立即平息这件事,而要平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拿陈煌开刀。

    当然,张静一也清楚,自己的举动是有风险的,因为一不小心,若是让厂卫或者御史继续去深究原委,都可能让此事牵涉到张家的身上。

    好在一切都在张静一的预料之中。

    勤政殿外,狂风大作,雨水没有停歇。

    肆虐的风夹杂着雨水打在了张静一的脸颊上。

    张静一此时心里又禁不住在想,不知自己算不算改变了历史,天启皇帝还会落水吗?如果不落水……又该怎么办?

    人每日的工作就是站着,难免会产生许多的思考,当然,其实大多数都是胡思乱想。

    偶尔会怀念后世的生活,后世虽然也有压力,需要面临许多复杂的人际往来,可相比于这个时代,这种乌云即将压顶,大厦将倾的压迫,却让张静一倍感煎熬。

    人们常说某人拥有超然的智慧,能够熟知天文地理,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

    可张静一此时无奈的发现,倘若世上真有这样的神人,那么这个人既能预知未来的兴废,一定是焦虑和不安的。

    很不幸的是,张静一就是这个‘神人’,他甚至宁愿自己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哪怕是愚昧,那也可以轻快的过完这一生。

    傍晚时分,皇帝自勤政殿里出来,雨水已停了,先出来的是小宦官。

    照着规矩,大汉将军们纷纷避身,皇帝即将经过,即便是亲近的禁卫,也决不允许正面直视皇帝的,所以必须侧身避让。

    张静一对于宫中的规矩,已是慢慢的熟稔了。

    此时,外头的雨水已慢慢的停歇,天气放了晴。

    只是殿檐上,还淅沥沥的自琉璃瓦上飘落积下的雨水来。

    皇帝似乎有些疲倦,走出殿来,伸了个懒腰,而后慵懒地道:“天终于放晴了,今日朕有闲,待会儿叫上人和朕击剑。”

    “陛下……”皇帝和宦官都没有将站在一旁侧过身昂首而立的张静一放在心上,小宦官面带笑容道:“昭太妃娘娘清早让人嘱咐过,让陛下不可再夙夜不休了。”

    皇帝听到昭太妃之名,显得有一些懊恼。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这定是有人去告状了,既不让朕击剑,又担心朕会骑马伤了朕的身子,哎,也罢……就消停几日吧,明日去太液池游船吧,朕好多日子没有泛舟了。”

    一听到游船,又听太液池……

    站在一旁的张静一,猛地打了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