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十七章:你是谁
    浩浩荡荡的锦衣卫遗孤们到了陈家,却被陈家的人给拦在了门外。

    他们闻见了里头的肉香,一个个饥肠辘辘。

    在这朱门之外,几个陈家的门丁十分跋扈。这其实也怪不得他们狗眼看人低,而是因为,眼前这些形同乞丐一般的遗孤们,他们向来不放在眼里。

    于是,门丁们口里喝道:“瞎了眼吗?不知陈老爷在做寿,你们什么东西,也敢来吃酒?”

    遗孤们起初不知所措。

    可在人群中有人叫道:“咱们也是卫里的人,陈百户吃香喝辣,这样的快活,咱们却是受冻挨苦,吃他一顿酒怎么了,他平日里只怕没少贪墨我们的抚恤,咱们的钱粮,是靠着父兄们的命换来的,可如今得了什么好?”

    这一番话,顿时引燃了许多人的愤怒。

    紧接着,王程率先推搡开门丁,大呼道:“今日我们非要进去不可。”

    于是,这些遗孤们一下子好像有了勇气,竟蜂拥的尾随着王程将门丁们推开。

    门丁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口里依旧大骂,结果却被冲撞的人仰马翻。

    一群人进了院门,便见里头摆满了酒席,宾客们一个个错愕滴看着一群‘乞儿’进来。

    而坐在大堂里陪客的陈煌听到通报,也有些慌了,连忙领着人出来,一见这样的场景,心里大怒,他威严的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却听有人道:“快看,这是陈百户过寿收的寿礼。

    人们则朝着中堂看去,却见那中堂里头,隐约摆放着数不清的宝货。

    平日里,大家只晓得陈煌有钱,可这些遗孤们对于财富的想象力匮乏,如今这么多金灿灿的东西隐约可见,此时已是怒从心起。

    陈煌已吩咐家丁们带着武器来了。

    此时他大呼道:“你们是什么东西,这里岂是你们可放肆的……”

    他话音没有落下,便听有人道:“你又是什么东西,咱们的父兄死在辽东的时候,你不过是个给阉货们舔脚丫子的泼皮而已,如今狗仗人势,便以为自己成了人样吗?”

    陈煌心里一下子的有些乱了,看着眼前乌压压的人,下意识地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王程。

    这王程就在他的百户所里当总旗官,前几日,他还狠狠的打了王程一顿,今日见了王程出头,便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于是他冷笑道:“好啊,原来是王程,你方才说什么,你说什么阉货!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骂宫里的人。”

    他一说到宫里的人,怒不可遏的遗孤们便一下子的冷静了。

    谁人不知,现如今,天下的权柄,十之八九,都掌握在宫里的人手里。

    陈煌区区一个百户敢如此嚣张,也正是因为如此。

    眼看着众人露出了惧怕之色,陈煌便得意的背着手,道:“魏公公他老人家,也是你们能骂的?王程,你洗干净脖……”

    说到脖字,他本还想要说下去。

    却在此时,就在他的身旁,突的一个巴掌狠狠的打下来。

    陈煌触不及防,只觉得眼前一黑,脸颊上顿时留下了猩红的五个手指。

    他一下子的懵了,面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眼泪不受控制地飞了出来,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他努力地张眼,却见张静一已到了他的面前。

    只见张静一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大喝道:“陈百户,你好大胆!你不关照卫里的弟兄们也就算了,过个寿,竟还收这么多的礼!这些来客,哪一个不曾为朝廷效过命?你却对他们喊打喊杀,现在竟还搬出来了魏公公?我来问你,你要说的是哪一个魏公公?这是魏公公授意你在这里胡作非为的吗?”

    陈煌大惊,随即勃然大怒,口里想要大骂。

    可就在刹那之间,陈煌看着大义凛然的张静一,一刹那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捂着腮帮子,瞳孔收缩起来;“你…你……”

    可张静一这一巴掌,却一下子惹得那些遗孤们的胆子壮了许多,邓健在人群中道:“弟兄们,今日就吃他姓陈的,不吃饱了别走。”

    众人轰然应诺。

    一些想要阻拦的家丁,自是被蜂拥而上的人,一个个地一顿拳脚打了下去。

    陈家很快就乱成了一团,宾客们见情势不对,纷纷溜之大吉。

    那中堂里高坐的几个宦官,也察觉到了异状,早已偷偷自后门溜了。

    转眼之间,遗孤们便喧宾夺主,各自落座,大快朵颐起来,甚至还有人进了中堂,看着这里数不清的寿礼,瞠目结舌之余,早有人偷偷将这些寿礼往怀里踹。

    陈煌已是气得满脸通红,他万万料不到,张家三兄弟如此胆大包天。

    可是张静一却显得很冷静,他看上去虽然文弱,可这时候,在陈煌的面前,竟隐隐透着股说不出的气势。

    陈煌怒极,咬牙切齿地道:“张静一,你好大的胆,我……我寻我干爹,必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静一只则是轻轻一笑,他是杀过人的,虽然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内心十分不适和震撼,甚至此后好几次都在噩梦中惊醒,可也让张静一在此时,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在他冷静的外表之下,就好像一柄蓄势待发,即将出鞘的利刃,虽是锋芒敛藏起来,却给人一种让人心悸的感觉。

    张静一平静的回头看了一眼邓健和王程,走到他俩的跟前道:“这里的事,就交给两位兄长了,千户所肯定要过问,到时刘千户知道该怎么做,此事干系不小,明日,就会有结果出来。”

    王程和邓健心里只剩下苦笑了。

    事情闹得这么大,这陈煌会肯罢休吗?

    人家宫里有人,只怕倒霉的是张家吧。

    可张静一居然很平静,脸色淡然地直接转身走了。

    …………

    此事,很快就震动了京师。

    御史已经风闻了此事。

    千户所的刘文得知了消息,先是瞠目结舌,而后却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他寻来了书吏:“看来张家,还是自己人啊。”

    书吏犹豫着道:“刘千户,这事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文笑了笑,而后淡淡道:“事情发生在本千户所,当然是立即上书请罪。”

    说罢,当下让人准备笔墨预备奏疏。

    这个时候,自也是早有人将话捎进了宫里。

    而宫中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似乎发生过的事,犹如石沉入海,很快就平息了一般。

    次日清早,在张天伦忧心忡忡的目光之下,张静一泰然自若地换上了鱼服,带着他的佩刀辞别出门,老规矩,先到了钟鼓楼里点卯,而后照例到西苑里站班。

    今日下了雨,所以张静一站在勤政殿门外,在这雕梁画栋的屋檐之下,雨水哗啦啦的如水帘一般的倾泻而下,远处的湖面,升腾起了雾气。

    皇帝一早便进入了勤政殿,因此殿内鸦雀无声,没有人敢惊扰皇帝。

    到了快正午的时候,几个穿着蓑衣的宦官冒雨而来。

    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湿漉漉的疾步冲到了殿檐的长廊下,与张静一几乎擦身过去。

    紧接着,其他宦官便追了上来,开始给这太监解下蓑衣。

    这宦官正是魏忠贤,魏忠贤任由小宦官们解衣,回头看了一眼外头的倾盆大雨,不由道:“昨日的天气还好好的,今日却下此大雨,真教人不省心。”

    说着,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张静一的身上。

    张静一一身戎装,按着腰间的佩刀刀柄,站得笔直,魏忠贤见张静一目不斜视,禁不住生出了好奇的心思,轻描淡写地道:“咱看你眼生,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