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十六章:好戏开场
    刘文叹了口气道:“也罢,就如此吧,随着他去,他以为投靠别人能落个什么好,老夫就拭目以待。”说着,便坐下,尽力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喝茶,内心却依旧翻江倒海。

    …………

    次日一早,张静一便匆匆的往陈煌家去了。

    这陈家过大寿,门庭若市,许多的商户统统都来了。

    居然还来了几个宫里的宦官,只是这些宦官不便见人,直接被陈煌迎到了中堂里就坐。

    陈煌此时满面红光,自己的干爹亲自来祝贺,已是给了他十足的面子。

    干爹虽然在御马监里,只是最寻常的小宦官,连太监都称不上,可毕竟干爹的干爹,是御马监的头目,而干爹的干爹的干爹,可是九千岁魏公公!

    有了干爹在此撑腰,陈煌自然而然的底气十足。

    在这中堂上,他特意摆了一个案子,案子上放着各色的寿礼,其中最显赫的,便是张静一送来的金佛。

    除此之外,还有银子铸造的寿桃,以及其他厚礼若干。

    在中门那里,他也早有准备,所有邀请来的宾客,统统让人唱礼。

    所以此时中门处,此起彼伏的传开声音:“德胜坊东家赵胜特来拜寿,贺陈百户百岁,赠玉镯一对,银百两。”

    “吴记丝绸铺东家吴明特来拜寿,赠银如玉一只……”

    陈煌此时已乐开了花!

    那张静一的法子,当真是好,以往那些送礼的人,都是扣扣索索,现在直接当面唱礼,若是送的少了,便没办法敷衍过去了。

    何况听见别人送了这么多,难免要层层加码嘛。

    而这些宾客,除了他的部下之外,大多都是商户,商户们摄于陈百户的淫威,哪里敢不来!

    张静一抵达的时候,又送上了一份贺礼。

    只是这一次,陈煌并没有迎接他。

    主人家亲自出迎,迎送的往往是贵客,这张静一和陈煌虽都是百户,可在陈煌看来,张家的地位不过尔尔,自然不必劳动他的大驾。

    只是一个陈家的管事,将张静一请到了一处侧厅里落座。

    张静一居然也不气恼,同座的大多都是一些寻常锦衣卫小旗和总旗,或是三两个商人,他们见张静一进来,问了名讳,一听是张静一,居然面色都古怪起来。

    显然,张静一也算是名声在外了。

    张静一也不理会他们,只是悠闲自在的吃着茶点。

    …………

    平清坊。

    这里对于内城而言,是一个奇怪的所在,内城大多数是达官贵人们的住处,寻常的百姓,则大多住在城外。

    可是这里,却是污水横流,污浊不堪,一个个棚子连绵,这里的住户,大多挤在满是垃圾和污水的地方,这在内城而言,是极少见的。

    当初的时候,朝廷设立亲军,亲军的条件十分优渥。

    为了显示黄恩浩荡,在永乐年间,朝廷又下旨意,对战死的亲军进行抚恤。

    不过现在天下大抵承平,亲军负责的是保卫皇帝和皇城,自然很少有战死的情况。

    唯一的例外便是锦衣卫,锦衣卫除了为皇帝打探百官的动向,还有刺探藩国以及敌人的职责,因而罹难的不是少数。

    他们的家眷,便被朝廷安置在此,显示出朝廷对于这些功臣妻女和子弟们的厚爱。

    虽是如此,可是父兄们战死了,家里失去了支柱,表面上待遇优厚,可抚恤的钱粮,其实早已被厂卫的高层层层克扣,真正到手的,已是少的可怜了。

    原本按理来说,这些子弟是可以替补进亲军的,只是没有了父兄作为依靠,上头的指挥使、千户、百户们,宁愿安插自己人,也不愿将这些子弟补入卫所之中。

    因此,这些失去了生计的锦衣卫遗孤们,往往生活难以为继,日子过得极为清贫。

    邓健和王程二人,他们的父亲也都罹难了,不过他们是幸运的,他们的亡父和张天伦是兄弟,一起出生入死,因此张天伦将他们收为了义子,庇护着他们,甚至想办法让他们进入了锦衣卫接班,这二人的生活才算好了一些。

    如今又因为功劳,升了总旗,更算是平清坊里罕见的人物了。

    此时还是清早,这数不清的棚户里传出病痛的咳嗽,或是孩子的哭啼,以及妇人的咒骂。

    却在这个时候,邓健和王程二人举着铜锣,哐当的敲响。

    铛铛……

    邓健扯着嗓子道:“今日陈百户做寿,请大家吃酒,大家伙儿赶早。”

    吃酒……

    对于绝大多数生活困顿的锦衣卫遗孤们而言,这显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许多人家还没有米下锅呢。

    顿时,先有一些好事者窜出来:“邓大哥,当真吗?那陈百户怎么会想请我们吃酒?”

    “想来是体恤大家吧,要去的便去。”

    这清平坊一下子的便喧闹起来。

    平时也不见有人请客,那陈百户家大业大,谁人不知,鬼知道他平日里贪墨了多少钱财,不吃白不吃。

    片刻功夫,便有数百人出来,个个喜气洋洋。

    邓健和王程二人心里却是嘀咕,他们不知道自家三弟又打着什么算盘。

    让人去吃陈百户的酒席,就能报仇?

    此时,许多人已云集起来,邓健和王程来不及多想,忙不迭的领着人,便匆匆奔着那陈家去了。

    …………

    陈百户此时正陪着几个宫里来的小宦官点头哈腰着,外头的那一声声报礼的唱喏,让他浑身通泰,痛快极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家里的主事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的身边,低声道:“老爷,差不多要开席了吧。”

    “开开开。”陈煌点头,道:“要仔细照应好,不要怠慢了客人,噢,对了,那姓张的小子在何处?”

    “在侧厅坐着,莫不是老爷想请他到这儿来?”

    陈煌面上忽明忽暗,随即冷冷笑着道:“不必啦,他倒是想巴结老夫,可这里不是他坐的地方,你下去吧。”

    而张静一则坐在侧厅里,冷眼旁观,此时已经预备开席了,宾客们纷纷举起了筷子,张静一却没有吃喝。

    来到这个世界,其实这时代的饮食并不对张静一的胃口,毕竟这个时代的调料匮乏得可怜。

    来到这个世界,张静一一直精神紧绷,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数十年之后,这天下会变成怎样可怕的样子。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去避免这样的事发生。

    他要保护自己,也要保护自己身边的亲族,情怀再大一些,他更希望保护这京城和天下数不清的人。

    可是要怎样做呢?

    现在虽然没有头绪,可至少有一点却是没有错的,那即是他现在人微言轻,必须要力争上游。

    所以每一步,他都不能走错,错了一步,万劫不复。

    眼下这个陈百户,就是必须除掉的对象,倒不是因为此人单纯的欺负了自己的义兄,而是因为张静一想要在锦衣卫中有所作为,就必须搬开这些石头。

    他努力地调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显得平静,实际上,接下来发生的事,能否起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张静一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而就在此时,外头突的传来了喧哗声。

    这喧哗声越来越大,似乎开始发生了争吵。

    张静一微微张大了自己那双带着锐光的眼眸……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