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十二章:入宫
    紫禁城,司礼监。

    此时,魏忠贤看完了从内阁送来的票拟,伸了个懒腰,早有一旁的小宦官,殷勤的给他提了个手炉来。

    这手炉里添了檀香炭,暖呵呵的,魏忠贤捂着手炉,眼睛一撇,却见外头跪着一个宦官。

    他轻描淡写地道:“何事?”

    魏忠贤看内阁送来的票拟之时,是最讨厌有人打扰,因而来的宦官,只能乖乖跪在角落里,等魏忠贤有了空闲,才来回话。

    这宦官自然是昨日去宣读谕旨之人,他不敢站起,而是膝行上前,低声道:“九千岁,那新任的百户,请入宫当值。”

    魏忠贤似乎没将这事放在心上,只淡淡道:“噢,知道了。”

    一个立了功的小小百户而已,虽然觉得此人想入宫,让魏忠贤觉得有些小小的诧异,可这样的事,没必要令自己劳神。

    宦官又道:“还有一事,他还送了奴一颗珍珠,奴起初还以为这珠儿不值什么钱,后来找了行家看了看,他们说这珠儿罕见一些,价值不菲。”

    说着,他小心翼翼地捧了珍珠,举过自己的头顶。

    魏忠贤看也不看那珍珠,只冷笑道:“这小子,倒是一个晓事的人。你一个宣读旨意的,尚且送这样的礼。”

    小宦官笑着道:“是呢,只怕他入了宫,觑见了机会,少不得有厚礼要送九千岁。”

    “咱稀罕这些?”魏忠贤不屑于顾的样子,不过却不免动了心思。

    这小小百户,若是巴结咱,会送些什么呢?

    小宦官的声音却打断了魏忠贤的思绪:“九千岁奉公克己,两袖清风,人所共知,谁不晓得九千岁心里只有辅佐陛下,毫无私情……”

    魏忠贤顿时听着觉得刺耳,不禁脸色一变,露出厌恶的样子:“滚出去!”

    小宦官:“……”

    ………………

    在另一头,张静一精神奕奕地抵达了西华门钟鼓楼。

    其实在张静一看来,这紫禁城已经有些年久失修了,毕竟这宫城已经屹立了两百多年,几经修葺,可终究还是显得暮气沉沉。

    难怪后来的皇帝们都爱修新宫,毕竟没有谁喜欢住在几百年的房子里。

    自然,这些与张静一是没有什么瓜葛的。

    除了作为项目经理的本能,见着什么玩意都想一个推土机铲平了,在上头造一点啥,职业习惯了,见了地就心痒。

    大汉将军虽然隶属于锦衣卫,可实际上和锦衣卫的职责完全不相干。

    负责大汉将军卫戍的,乃是张静一的老熟人,正是当下的南和伯陈正风。

    当然,大明的礼法之中,几乎宫内的事务大多都是勋贵旧臣们主持,可大多却只是挂名而已,只有在一些隆重的场合,那位南和伯才可能出来打个照面。

    其他时候,大家都是各自到钟鼓楼点个卯,而负责这里的,则是一个千户官。

    这千户官也显然觉得大汉将军没什么前途,年纪也大,因此他先见了来点卯的新百户张静一,用一种关怀智障的表情打量之后,便笑着道:“果然是后生可畏,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志气,来我西华门的钟鼓楼,不错,不错。”

    张静一心里觉得好笑,似乎现在每一个人都在夸奖自己,像是人见人爱似的。

    随即这老千户官便道:“宫里和宫外头不同,在这宫中,规矩森严,你是锦衣卫的子弟,想来对此也略有耳闻。咱们大汉将军当值,有三条禁忌,这三条禁忌都是死罪,其一,便是不可说;其二,就是不可听,其三,便是不能动。”

    张静一顿时就忍不住道:“那岂不成了哑巴、聋子和木桩子?”

    老千户乐了,笑道:“对对对,就是这样,咱们毕竟不是宦官,宦官是伺候人的,而我们是护驾的,所以呢,不得陛下恩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随意开口,便是有屁,也得憋着。而不能听,便是无论陛下说什么,也与你无关,你像木桩子一样站着即可。若是触犯了这三条,那便是死罪。自然,你是锦衣卫的子弟,又是年轻的后生,老夫对你还是有关照的,这日精门那儿,平日里陛下和贵人们比较少走动,也最是清闲,偶尔可以躲躲懒,你就去那里当值吧。”

    他说话的功夫,张静一就已经开始往袖子里掏东西了。

    老千户还觉得奇怪,转眼之间,张静一就已掏出了一锭银子来,往老千户的手里塞。

    一边道:“卑下第一次拜见千户,谁料您对卑下如此关照,这是小小意思。不过卑下有个不情之请,就是希望能够调去西苑。”

    西苑有太液池,如若天启皇帝落水,那么极有可能是在那里了。

    而且紫禁城已经老旧,所以从正德皇帝开始,明朝的皇帝们都爱去西苑办公。

    张静一入宫的目的就是改变这一段历史,若是不能去西苑,那么这大汉将军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老千户身躯一震,低头看着塞在手里的银锭,瞠目结舌。

    他想问,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要知道,去西苑当值是最为辛苦的,大汉将军本就是清水衙门,何况眼前这个小子有清闲自在的地方不去,非要往最艰苦的地方去。为这……他还送钱……

    老千户想来是很久没有人给他送钱了,居然有些不习惯,老脸涨得通红,扭捏着想将银子推回去。

    可张静一继续将银子推到他的手里,目光坚定。

    这老千户便也顺势一收,接着拼命咳嗽:“这个……这个……使不得……”

    使不得的功夫,银子已顺势塞进了袖里,如没事人一般,显然老千户适应得很快,随即便堆起笑容道:“你自己想好,若是想去西苑,自然也由你。”

    张静一不疑有他地道:“已想好了,就请千户成全。”

    “好。”老千户目光温和的看着张静一,这小子……真是看的越来越顺眼了。

    …………

    张静一被人领着抵达西苑的时候,便知道这地方有多糟糕了。

    沿着波光粼粼的太液池,是层层叠叠的阁楼亭台,阳光挥洒之下,几处殿宇倒影在湖中,绿树成荫,空气似乎也是凉的,让人心旷神怡。

    当然,这里是皇帝享受的地方,却不是他张静一享受的。

    他被人安排在了太液池之间堤岸上的一处大殿外头,这大殿叫勤政殿,在一个白玉栏杆边,而后……站好,不许动。

    头上戴着铁壳的范阳帽,身上穿着鱼服,跨刀,两脚劈叉开一些,就这么……开始站桩子了。

    悲剧的是,在这里,他虽名为百户,实际上,就是一个站岗放哨的。

    这一站,半个时辰过去,张静一便觉得汗流浃背。

    这……特么的不就是军训吗?

    偏偏此时,他还不能抱怨。

    偶尔有宦官匆匆小跑而过,当然,这些宦官是将他当空气的,看也不看他一眼,匆匆进出勤政殿。

    到了日上三竿,突然有宦官带着几个人来,双手来回摆动,像是驱赶苍蝇一般。

    于是,张静一便看到其他的大汉将军连忙转身,背着身后的御道。

    张静一也忙是转身,面向着太液池。

    再过一会儿,便传来了马蹄的声音,似乎有大队的人马,从他的身后擦肩而过。

    这……肯定是御驾来了。

    可张静一悲催的发现,他原以为自己是可以见一见天启皇帝的,结果大汉将军,竟连抬头看一看皇帝的资格都没有。

    一旦皇帝的御驾到了,便需转过身去,不得直视龙颜。

    而一天下来,张静一就一直只能如木桩子一样站着。

    …………

    开新书了,本来想开口求一下支持,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有点开不了口,哎,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