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章:请功
    与其他的车马如龙的衙署不同,这锦衣卫的千户所门可罗雀,哪怕有人路过,也大多低着头快速踱步而去,不敢停留。

    因此,千户所之外,哪怕是在朗朗乾坤之下,也弥漫着一股阴森。

    门前几个按刀而立的校尉一见有人来,其中一人认出了王程和邓健。

    这王程和邓健也是东城的校尉,只是此人却没有立即愉快的打招呼,而是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按着腰间的刀柄,大呼道:“王校尉、邓校尉,千户正要寻你们……”

    王程随即上前,作揖:“我兄弟三人,恰好也要拜谒刘千户。”

    那人倒也不迟疑,火速地进去通报。

    片刻之后,去而复返,瞪了王程三人一眼,道:“说话小心一些,千户正在气头上,如若不然,吃不了兜着走。”而后又道:“张静一可来了?”

    张静一心里颇激动,没想到我还挺知名。

    于是便上前,学着方才王程的模样行礼:“我便是。”

    这人却是上下打量了张静一一眼,而后露出不屑于顾的样子:“副千户遭难,你倒是悠闲自在啊,呵……”

    张静一:“……”

    王程打了个圆场,三人才进入了堂中。

    却见堂上千户刘文已是稳稳当当地坐着,他显然是认得张静一的,只瞥了张静一一眼,心里便气不打一处来,冷笑道:“张静一……”

    “小侄……”张静一做项目起家,很有职业感地堆笑上前,赔笑着道:“小侄见过刘世伯,呀……刘世伯不是和家父同岁吗?怎的看上去竟和我一样年轻……真是令人吃惊……”

    刘文脸骤然拉了下来,勃然大怒的样子,可下意识的还是掐了掐自己的脸,自己的肤色这样好?

    “大胆,你乃犯官之子,还敢四处在京师游荡!你的父亲已是命在旦夕,你这是要自投罗网吗?似你这等不肖之子,死到临头,还敢在此胡言乱语!来人啊,将他拿下,绑了送出京城去。”

    刘文自觉得自己的处置很满意,干脆利落,以这个小子的性情,留在京城就是找死,赶紧打发走吧。

    他虽是勃然大怒的样子,可话说出之后,心却不由得软了下来,本想说再给他预备一些银两,就算出了京也可安身立命。

    可话还没出口。

    却见张静一不为所动的样子,而是道:“谁说我是犯官之子?”

    此言一出,算是彻底地将刘文的好意击了个粉碎,于是刘文皱眉道:“你还想胡闹什么?”

    他算是开了眼了,久闻张静一这个小子是个十恶不赦的混球,今日算是见识了。

    却见张静一昂首挺胸,凛然无惧的样子,道:“敢问家父犯了什么罪?”

    刘文心里想,你竟还想起自己有个爹?你爹若知他的儿子如此,还不知多伤心呢!

    于是他冷面道:“办事不利,东厂追究,已禀明陛下,陛下龙颜震怒,要明正典刑,以儆效尤。”

    张静一立即就接着问:“办什么事不利呢?”

    “自然是追索赵贼不利。”

    “可是……”张静一居然笑了。

    他还笑了,这个小畜生……

    这一幕看得刘文目瞪口呆。

    你爹都成了这个样子,还笑得出来?

    下一刻,张静一却是语出惊人地道:“可是赵贼已经伏诛了啊。”

    “伏诛了……”刘文一时有些懵,脑海陷入了混乱。

    张静一则是接着道:“既然赵贼伏诛,那么我的父亲就没有罪。”

    “住口!”刘文恼火了。

    本来念在故旧之子的份上,刘文心生怜悯,还想帮衬一二,可拿这样的事开玩笑,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于是刘文冷声道:“休要胡言乱语。赵贼本事通天,怎么可能轻易伏诛。你的父亲职责是打探赵贼行踪,半年多来,连赵贼的行踪都打探不到,就更别提官兵围剿了,你区区一个……”

    说到这里。

    一旁的邓健,却已将一个包袱抖了抖,而后……一颗人头滚落下来!

    那人口落地,顿时将一旁的站班校尉吓得面如土色,纷纷按住腰间的刀柄,一副要拔刀的样子。

    张静一则立马趁机道:“刘世伯,这便是赵贼的项上人头!”

    刘文已是看得瞠目结舌。

    他下意识地看向那头颅,这头颅的主人一副凶神恶煞之相,即便是死了,依旧是怒目金刚的样子,让人心悸。

    倒是面上的一道猩红的刀疤,和那传闻中的赵贼有一些相像。

    于是刘文道:“你如何证明这是赵贼?”

    刘文率先想到的,这定是张家人实在走投无路,为了救张天伦,索性杀良冒功!

    对……很有可能啊!

    张静一随即解下了自己腰间的一柄佩刀来。

    刘文这才注意到了张静一腰间的佩刀,顿时心里一凛。

    因为这刀显然不应该出现在张静一这少年的身上。

    张静一随即将这刀捧起,道:“此刀乃是自赵贼身上掠来的,刘千户看看,可识得吗?”

    刘文也不吭声,起身下了堂,到了张静一面前接过刀,只一看,顿时明白了。

    “这是北京卫千户以上的官员的佩刀,乃是造作坊所制。这样的刀,上头都会有铭文……”

    说罢,刘文抽出了刀身,定睛一看,顿时眼睛直了。

    刀上确实有铭文,上头铭刻着‘北京卫指挥佥事’的字样。

    刘文大惊失色,卫指挥使佥事乃是正四品的武官,而北京卫的指挥使佥事……

    他喃喃自语道:“三月之前,北京卫奉旨剿赵贼,却在群山之中,被赵贼设下了埋伏,因此,北京卫指挥使佥事杨皓战死,死伤的官兵也有一百七十余人,他的佩刀自然而然也就不知所踪了……只是,凭着这么一个佩刀,便说此人乃是赵贼……”

    “还有!”张静一随即自袖里一掏,一块粗糙的金印,便落在了手里。

    刘文一看金印,又是瞠目结舌。

    普天之下,敢刻金印的人只有天子和诸王!

    当然,这枚金印显然不可能是造作局所制,毕竟太粗糙了!

    他接过金印,便见那金印上刻着‘天王赵成’的字样。

    刘文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抓着金印的手臂带着颤抖,口里道:“这赵贼狼子野心,聚众千人,便自称自己是天王,又沐猴而冠,自制龙袍,还让匠人刻了金印,用这金印四处张贴布告,要造天子的反。锦衣卫这里也曾收缴过一些赵贼的布告,上头的印章,只需比对这印纹,便一目了然了。”

    说着,将这金印交给了旁侧的一个校尉:“去查一查,快!”

    金印这玩意,代表的是那赵贼的权威,一定会贴身收藏,有了这刀,若是连金印也是真的,那么这头颅的主人,便是赵天王无疑了。

    刘文随即错愕地抬头看着张静一,他露出不敢相信的样子。

    倘若当真张静一诛杀了赵贼,这得是多大的功劳啊。

    要知道,这张静一招募上千人,威胁京师,袭击了不知多少村寨,杀了更不知多少的人,朝廷可以忽视千里之外的流寇,却决不允许赵贼这样的盗贼在天子脚下活动。

    张静一在旁微笑着,想说点什么,却发现此刻的刘文内心无法平静,他背着手,来回踱步,一副满腹心事的样子,此时竟对张静一三兄弟不理不睬。

    不知转了多少圈,这时,那拿了金印的校尉匆匆回来,他还带了一张泛黄的布告,惊喜地道:“刘千户,比对过了,是赵贼的印,一般无二!”

    刘文听到此处,已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也不去亲自比对了,而是疾步抢到了张静一的面前。

    就在张静一还愣神的功夫,却是双手一把握住张静一,双目凝视着他,良久,刘文才慢慢的开口,激动地道:“贤侄!”

    张静一:“……”

    刘文满面红光:“这是泼天的大功劳啊。”

    张静一忙道:“哪里的话,这都是平日里张世伯关照,还有张世伯领导有方的结果。”

    说话之间,他已从袖里抖出一颗珍珠来,趁着刘文握住自己的时候,不经意地将这珍珠塞到了刘文的手心里。

    这珍珠价值不少,至少也能卖出个三四十两银子,是从那赵天王的宝箱里搜出来的。

    做项目嘛,不,混社会嘛,尤其是在这旧社会,自然需要晓得分享才成。

    刘文几乎没有看珍珠,手心只这么一触碰,立即就掂量出这是什么东西了,再根据珍珠的大小,顿时了然了这珍珠的价值。

    他这时再看张静一,突然发现张静一说不出的可爱。

    横看竖看,竟哪一处都很顺眼,便禁不住道:“哎呀,使不得,使不得,我与你爹……”

    他话还没说完,陈正泰竟又从袖里抖出一小锭金子出来。

    这金子虽只半截拇指大,可也能值几十两银子,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推,立即就塞进刘文的手里。

    张静一道:“我爹从前的时候,一直和小侄提起张世伯,小侄慕名已久,早就盼着来相见了,今日家父入狱,孤苦无依,彷徨无计,却得见张世伯,真如久旱逢甘霖,他乡遇了至亲一般。”

    塞钱嘛,要先塞一笔,而后再加码,起初的礼就很重了,对方心花怒放之时,再狠狠送上一笔,这叫喜上加喜,远远地超出对方的心理预期,这心理防线也就彻底地崩溃了。

    站在一旁的王程和邓健,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特么的是银子啊。

    就这么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