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章:大功一件
    这一下子,似乎给临时工们注入了强心剂。

    有一人率先杀出来,大吼一声:“邓校尉,你说话要算数啊……”

    “这尼玛……”张静一瞠目结舌地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冲出,一下子的便与那魁梧的赵天王战成了一团。

    又见有个临时工,如弱鸡一般,被那赵天王一把拎起,而后摔飞。

    张静一左右张望,想猛地冲上去,可腿迈不动步子。

    心里似在打鼓,头皮也发麻。

    尤其是黑暗中,刀剑碰撞,溅起的火花,这火花稍闪即逝,张静一更觉得腿软了。

    可此时远处杀的更厉害,这赵天王果然不愧他的凶名,哪怕七八人围攻,却也杀得兴起,临时工倒下了两三个,便连王程也快支撑不住了,架着刀连连后退。

    张静一狠了狠心,咬牙道:“我来啦!”

    到了这个时候,退无可退了。

    张静一提着一把刀,疯了似地冲上去。

    这赵天王被人缠斗,身上挂了几处彩,却更是勃然大怒,一脚踹飞了一个喽啰,他似乎意识到王程是个硬点子,因而又与王程你来我往,打作一团。

    却冷不防,张静一从背面斜冲过来,口里大呼道:“邓二哥,你自他左后方杀去。”

    也不晓得这话有没有起效果。

    张静一只管着使尽全身的气力,提刀自右后方一刀砍去。

    赵天王一刀磕了王程的刀,朝左后方一看,果然见几个临时工又杀来,正待打起精神,却突的感觉自己的右后腰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

    疼痛令他的面目越加狰狞,循着方向看去,便看到一个少年,正双手颤抖着握着刀,而这刀尖却已刺入了他的腰间。

    他发出了怒吼:“你偷袭!”

    张静一吓得脸色惨然。

    此时,刺鼻的血腥让他觉得浑身发软。

    他……杀人了。

    不等赵天王返身要刺张静一。

    王程等人趁此机会,一把将赵天王打翻在地,一群人将他死死按住,赵天王不甘地吼叫着,狼狈不堪。

    终于完事了。

    邓健已打了一个火把来,兴冲冲地道:“如何,如何了……”

    火光一照,那地上被人按得死死的赵天王面带着不甘和愤怒的面庞便清晰起来。

    张静一也长长松了口气。

    王程兴冲冲地道:“还活着,看来咱们是生擒了。好的很,好的很啊!”

    邓健此时却是狐疑地道:“此人当真是赵天王吗?”

    王程已是蹲下,对这赵天王倒是一脸敬意的模样,这赵天王骂了一通,而后道:“让那小子……咳咳……来……”

    张静一心里想,方才我都不怕你,现在还会怕你?便大喇喇的上去,道:“你便是赵天王?”

    赵天王冷哼着道:“我赵某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是便是,不是便不是……只是……敢问你是哪一路的好汉。”

    他死死地盯着张静一,居然显得很认真。

    张静一还未开口,一旁的一个临时工便道:“说了你也不知,此乃我们锦衣卫张千户之子张静一!”

    “张静一……那个废物……”赵天王听到此处,龇牙裂目,方才的时候,他似乎情绪还算稳定,毕竟似他这样的大盗贼,不知遭遇过多少的风险。

    可此时,赵天王似乎无法淡定了,情绪格外的激动,血气上涌,后腰的血开始时如溪流,现在却犹如开闸的洪水一般飞溅出来。

    只见他瞪大了眼睛,发出了一声怒吼:“苍天哪……”

    这般一声怒吼,惊的黑暗中的林莽里无数的飞鸟纷纷腾空跃起。

    下一刻,赵天王直接头一歪,竟是气绝了,只是他的眼睛依旧瞪得极大,在火光下显得森然无比。

    张静一吓了一跳:“我只捅他一刀,他便死了?”

    毕竟,方才还活蹦乱跳的呀!

    张静一心里隐隐有一些负罪感,他真不想杀人。

    邓健在旁打着火把,却是叹了口气道:“看来不是被刀捅死,是气死的。”

    “气死的?”张静一惊讶地道:“谁气了他?”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张静一。

    张静一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

    王程也不禁叹了口气道:“似赵天王这样刀口舔血之辈,英雄了一辈子,就算是遭遇了不测,若是败在了其他的好汉刀下,自然也无二话。现在却折在在你这无名之辈的手上……当然是万般的不甘心,怒急攻心……”

    邓健倒是八面玲珑,连忙扯着王程的衣襟道:“好啦,好啦,王大哥,你少说几句……”

    王程这才住口不言。

    张静一:“……”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对自己的人身攻击。

    折在我手里咋了?

    于是张静一一头雾水地道:“这赵天王,也知道我张静一的大名?”

    邓健的表情有点复杂,最后还是道:“静一啊,你有所不知,那南和伯口碎得很,当初赶你出来之后,便四处说你是个废物,一时在京里也传成了笑话,赵天王此人虽是巨寇,想来也有细作在京里打探京城的动静,或许听说了一些闲言碎语也未可知。”

    得!

    原来是本公子的名声彻底臭了。

    张静一胸膛起伏,气得不轻:“南和伯这样侮辱我,我在此立誓,死也不入赘他南和伯府。”

    邓健:“……”

    正义之言放完了,可张静一的心思却在这赵天王的尸首上。

    张静一原本以为,最好的结果就是将这赵天王活捉,现在这赵天王却死在自己的刀下,让张静一心里很是不平静。

    他真不是矫情,只是这种取人性命的事,总是让张静一有一种说不出的不适。

    众人点验了一下,临时工,其中一人的手臂也脱臼了,即便是王程,小腿处也有一处刀口,好在伤的并不深。

    这可是围殴,还是偷袭,张静一终于知道,为何这赵天王能够纵横山西和北直隶了。

    另一旁,却有人美滋滋地去取了赵天王的首级。

    又有人从陷阱里捞出一口箱子来,这箱打开,里头竟有大量金银,还有女子的珠花和银钗。

    这一下子,众人的眼里都放出光来:“这里头价值,只怕不下五百两纹银。”

    “你看,果然传言是真的,前几日,这赵天王带人下山攻破了山下的曾家庄,听说杀了七十多口人,我还以为只是传言,你看这么多的珠花、钗子,噢,还有……这里有块玉……”

    “杀了这么多人?”张静一打了个寒颤,他瞥见这箱子里,果然是各种金银珠宝,甚至还可见黏了皮肉的银坠,这显然是直接被人从耳上生扯下来的。

    张静一这一刻,脸色苍白,他第一次杀人,也第一次感受到这世道的残酷。

    他竟晕乎乎的,邓健等人却是欢天喜地,这一次收益颇丰,只这赵天王随身所带的宝物,至少价值在五百两银子以上,这可是一笔大财啊。

    张静一让人收拾一番,目光却落在前世那考古发掘的现场。

    张静一很清楚,赵天王打家劫舍十几年,埋藏在这藏宝地中的财富,却不知有多少,他携带这些宝贝来此,不过是藏宝罢了,那么那地下,还有多少宝贝呢?

    只是张静一并不想现在就将这赵天王十几年来的积蓄一起发掘出来,因为他很清楚,现在的自己还很弱小!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啊!

    等将来适当的时候,自己还要在这里看看这赵天王到底有多少的家底。

    另一旁,王程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静一。

    他拉扯着张静一到了一旁,低声道:“三弟,赵贼的行踪,可是义父告知你的?”

    他只能如此解释了。

    “你认为是便是吧,现在当务之急,是将人救出来。”

    王程此时不得不对张静一刮目相看了,他深吸一口气:“有了这赵贼的首级,何止能救义父!这可是大功一件,赵贼危及京师,便连陛下也为此担忧,有了这样一桩大功劳,三弟的前程似锦啊。”

    张静一连忙道:“都是大家伙儿的功劳。”

    王程却摇摇头:“我们只是出了一些力而已,我再去搜寻一下,看看是否有证明赵贼身份的东西。”

    搜寻一番之后,果然寻到了一些东西,王程大喜,于是连夜下山。

    …………

    紫禁城。

    此时,在暖阁里,小宦官正蹑手蹑脚地躬身进去。

    青年天子正微微低着头坐于御案之后。

    小宦官轻声道:“陛下。”

    青年天子缓缓地抬头,一双眼眸只轻描淡写的扫了宦官一眼,而后又垂下,之后淡淡道:“何事?”

    “西厂奏报,锦衣卫办事不利,致使赵贼屡屡侵扰,其中锦衣卫副千户张天伦尸位素餐,因此,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上奏,请求处副千户张天伦极刑,以儆效尤。”

    青年天子略有怒气,双目虎视小宦官一眼:“诸卫进剿不利,厂卫无能,最终只归罪于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副千户吗?”

    小宦官已吓得魂不附体,忙是匍匐拜倒:“奴万死。”

    青年天子脸色稍稍缓和:“魏伴伴是东厂提督,他如何说?”

    “这正是魏公公的意思,魏公公认为……”

    小宦官战战兢兢地继续道:“魏公公以为,这赵贼猖狂,又擅鼓动人心,能纠集贼众数千,而朝廷对其所知甚少,这自是厂卫的失职,以至朝廷虽屡屡进剿,却不能收尾相顾,顾此失彼。正因为如此,先治锦衣卫副千户张天伦玩忽职守之罪,才可以儆效尤。教这厂卫上下人等,知道朝廷进剿赵贼的决心……”

    青年天子怫然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