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章?动静很大
    “真是有些可怕,也有些异样。”王煊眺望地平线尽头的群山,古代那些传说,那些故事,许多都再现了。

    早年,他刚踏上旧术路时,对列仙究竟是否存在,都曾持怀疑态度,认为古人大概率都死了。

    现在,一切都被证实了,古代那些生物不仅活着,还想再现当年的血色景象呢。

    他站了很久,没有立刻行动,思忖着一些问题,他要大开杀戒,除掉一些要以活人为血食的妖魔,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战斗,要拉更多的人参与。

    他降落下来,收起飞舟,然后在地上行走,一步迈出去就是一两百米远,像是缩地成寸,速度太快了。

    事实上,他每一次借力,都短暂的贴着地面飞行,横渡过大地。

    王煊接近苏城外的山林,潜行匿踪,很快他发现了异常,这里有家仿古的山林客栈,很有特色,专为攀岩者、探险人员提供食宿。

    但是,现在四名工作人员状态都不对,这是被人取而代之了?他们的精神体被吃掉了。

    在他们的身体中,是魔禽、凶兽的元神,栖居在当中。

    王煊在暗中观察了很久,注意听他们的对话。

    “熟悉身份后,我们就可以进入那繁华的红尘世界了,只要小心一点,就可以不断换身体,享用新鲜的血食。”

    短期内,这些妖物在适应现代社会的各种规则,所以找这种偏僻之地的人下手。

    不久后,当他们彻底融入这个社会后,就会进入城市中,让自己现在占据的身体合理的“病死”。

    按照他们这种节奏与手段,细思恐怖,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城市中庞大的人群,新星上这么多的人口,都会被他们视为血食,简直是他们的乐土。

    时代变了,他们也变了,似乎不想再走过去那种简单粗暴的路,让血染红大地的风格过于赤裸裸,不可持续,现在他们想无声的回归。

    “我们的高层正在准备,不久后就会去占据财阀、大组织首脑的身体,负责把握大方向。其实还不如我们自在啊,这颗星球真美,生命是如此的绚烂,人口众多,我喜欢这个世界,远胜古代。”

    一个男子的体内,有一头凶禽的元神,鸟喙弯成钩状,利爪锋锐,笑容略冷。

    王煊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他们,了解这群妖魔的习性,洞悉他们的各种秘密。

    他皱眉,这几个妖物只能算是底层成员,高层在寒雾山那里,但是现在根据它们的只字片语,已经可知,不好对付,这次妖魔想无声的潜入人间,正常来说很难察觉到!

    “遍地血食,融入他们,悄然采摘,予取予夺,真是让人期待!”

    “即便超凡世界崩塌,可如果每天都有充足的血食,吞噬精神体,我们的元神也可能会缓慢变强,最差也不会退化吧?”

    一个男子体内,一头黑狼的元神形体狰狞,咧嘴在笑,想早些进入城市中,融入这个时代。

    ……

    王煊寂静无声,现在这个社会,各种妖物回归,与人混居,明面上看不见血腥,但长远来看,不比过去的屠城传说好多少。

    他没有急着动手,不想更进一步打草惊蛇。

    事实上,不止如此,不久后他又在山中发现了几名护林人员,也早已被妖魔取代了。

    他无声的穿行山林,看着远处的寒雾山,以精神天眼注视,那里妖气缭绕,可是,却不见妖魔,人去楼空。

    妖魔高层离开了大本营,应该就是在不久前放弃了这里。

    居然这么果断地离去了,没给王煊一探究竟的机会,原本他也没有想着自己一个人动手,可是对方这样遁走,确实让他讶异,很谨慎啊。

    “跑了,还是说在故意一步一步引导我,让我探查,一步一步追寻下去,然后突然给我来下狠的?”

    这次,他意外接到钱安一声响的电话,才在路过时萌生看看他的念头,是钱安的本意想求救,还是妖魔拨通又挂断?

    可惜,人都死了,他当时没有多想,并未去问。

    回来的路上,他将护林人员体内的妖魔元神诛杀,看着几人无声地倒下去,他轻叹,接着又灭了山林客栈中的四头妖魔。

    王煊返回钱家,盯着那座古道观看了又看,铜墙中的仙骨被妖魔吞食了仙命,死气沉沉。

    “看来是我多想了,还以为是道家一位大人物的真骨呢。妖魔真是荤素不忌,对列仙能下手时也不含糊啊。”

    王煊意思到,厉害的生灵他们的真骨可能会藏的很隐秘。

    这件事得知会道家,看他们是否会有行动,斩妖除魔,怎么只由他这个现代超凡者一人承担?

    除非列仙与妖魔真的勾结在一起了,敷衍了事,或者直接不掺合,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

    钱家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大迁徙,事实上,他们当初也有太初计划,准别的已经很充分,所以并不算匆忙,各种事项都在有条不紊的推进。

    “我为老钱报仇了,但只是明面上的,真正的幕后妖魔还在,你们临退走前,就不想报复吗?”王煊和钱安的两位亲兄弟密谈。

    “当然想,我哥哥死的太惨了,身体很硬朗,居然被吃掉了灵魂,被怪物当成血食,死的太屈辱与凄凉了!”

    钱家的老哥俩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愤恨无比,反正要撤走了,如果能亲自动手报仇,他们自然想发下狠。

    “你们看,那些列仙后人不是开发布会了吗,各种澄清,说他们在积极融入现代社会,我认为,第一步要先拉他们入场。”

    “近期露面的,跨界过来的道家高手,必须得找过来,让他们来看一看你们的道观,他们会有所表示的。”

    王煊和钱家的人聊了很久,如果他自己去折腾,那只能算是小水花,而且太扎眼了,会让他处在危险的大环境下,不如来一次山崩海啸般的大波澜。

    也正好趁此机会,看一看各个阵营的反应,了解下本质性的问题。

    他自然要出手,不止是为老钱报仇的问题,妖魔横行,太嚣张了,随意狩猎普通人,它们还沉浸在过去的血腥荣光中吗?他确实想大开杀戒。

    但是,他也得考虑自身的安全问题,让一群人陪着冲杀,不能让天仙之祖齐腾、绝世妖魔祁毅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不久后,郑家的真仙来了,与王煊会面。

    “我现在是王煊,被动卷入进了钱家、妖魔、周冲等人的冲突漩涡中,你们去给我好好查一查,别让我意外被他们当成王煊暗算掉。另外,我要的仙浆、五色土等,都准备好了吗?”

    郑家的真仙郑重点头,现在他们正在查具体情况。

    “最迟两日内就会从大幕后送过来,那些神物太珍贵,在仙界也不好找,不过收集的差不多了。”

    ……

    不得不说,列仙的部分后人适应性极强,快速而又自然的融入到了现代社会中,和新星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了。

    继白天部分代表开发布会后,晚间还有人来了数场大型直播,和众人拉近距离,消除各种不好的传闻。

    “新时代,科技绚烂,普通人都可以遨游星海了,岁月变迁,改变了一切。而列仙也变了,与时俱进,不是大家心中想的那种刻板印象。”

    人们想了想,列仙的后人到现在为止似乎的确还没有什么劣迹。

    “我们在努力融入这个社会,珍惜现有的一切,我现在已经签约了,成为一名歌手,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周诗茜现身说法,她青春靓丽,缭绕着仙气,给人的第一印象很美,超尘脱俗,的确不像是血洗普通人的怪物。

    而且有唱片公司站了出来,力挺她,说她工作认真,马上就要发布新曲了,让人们拭目以待。

    王煊正在关注他们一举一动,因为正要拉他们下场呢,看到这一幕,他一阵出神与无言。

    “有人投资,和我一起开了一家疗养院,可以为老年朋友延寿,也能为为爱美的年轻人提升颜值,这是仙家的不传之秘,我在努力工作,融入现世生活中。”

    陈妍也露面,她虽然不是顶尖美女,但气质出众,给人的印象也相当的好,让外界因为钟家离去而躁动的情绪又一次降温。

    孔云、曹清宇等人也都站出,仪表堂堂,是那种少见的英俊男子,十分谦逊,也给人好感。

    王煊默默地看着,不怕列仙硬撼战舰,就怕他们真个彻底融入这个时代,最后,走了旧财阀,来了列仙财阀、妖魔财阀,那会更恐怖。

    不过,现阶段这样也好,这些人自己都这么说了,立起了牌坊,那接下来就看他们真正的表现了,马上就要给他们搭好舞台了。

    当然,与时俱进的仙魔后人,并不是所有人都让人有好感。

    比如,黄铭出场时就效果不佳,他说喜欢新星的生活,要找份工作,问有没有需要保镖的,他想去应聘。

    可以说,黄大仙的姿态很低,身为妖仙后人,放下架子,不管是做姿态,还是为了体验生活,也算是够可以了。

    然而,评论一面倒。

    “快看,这绝对是一头黄鼠狼啊,贼眉鼠眼,这要是引进家门还能保平安吗,他是黄大仙啊!”

    黄铭气到要爆炸,暗中叫嚷:“你们都是颜值控,肤浅!”

    次日,钱安死了,财阀中的高层成员被妖魔当作血食吃掉了灵魂,像是核爆般震动整片世界。

    很快,山林客栈的四人、护林员六人,被妖物吃掉元神的新闻也被快速报道了出来。

    新星的早上,天下沸腾!

    “@%你玛德妖魔,开始吃人了,还美化为仙子,翩翩美少年呢,我就看你们怎么解释,怎么说!”

    “最近都在传,三年后,也可能是一年后,超凡就退潮了,妖魔,列仙,你们等着,到时候全部打死你们!这是什么年代?一百多年前,就大数据了,人脸识别了,更遑论是现在。你们以为能蛰伏起来,躲过去?一年后见!”

    “让我们成为血食?我问候你们家仙人板板!”

    人们的情绪被引爆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说的是事实。

    列仙后人为什么开发布会,各种解释,就是在留后路,怕将来神话彻底崩灭,他们沦为普通人,被现世人针对。

    在新闻报道中,也提及了古代妖魔的各种血色恐怖事件等,人们更怒了。

    “妖魔?还想屠城,血洗大地,我#¥%!新星这么多人,你们吃的完吗?将来将你们全都打回原形,养在猪圈中,养在羊舍中!”

    ……

    老陈第一时间来电,用黑话和王煊交流,什么情况?

    “你安心找莲蓬,迅速点,这次的事儿你不要参与。”王煊平静地回应。

    “动静有些大啊,和你有关吗,会不会很危险?”陈永杰问道,同时为钱安的死伤感。

    “身边的熟人死了,还有许多人也被他们当成血食,我确实很愤怒,必须要出手。不过,我不会有事儿,有一群人顶在前面冲杀,我跟在后面大开杀戒。”王煊告诉他,很快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