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八十九章?我是郑武
    整片命土清净了,只剩下王煊一个人站在这里,仙雾如丝如缕在这里飘荡,并有光雨洒落,宁静而祥和。

    浓郁的生机直冲他的元神,又扩张向他的血肉中。

    “郑武,谢谢啊,竟得到你这样的馈赠,足以让我的血肉与精神发生质变!”

    这不是错觉,现在他的形神就在发生变化,天药、仙浆、不周山的五色土等,足以改变一个修士的人生轨迹!

    现世纠错,神话腐朽,此时仿佛有一层漆黑的大幕正在压落,让列仙愈发的虚弱,将会抹去所有超凡痕迹!

    王煊觉得,今天所得,筑下最强根基,能改变他的命运。

    “人生偶遇贵人,想不到是你。可惜的是,你对我虽然帮助巨大,但我们是仇敌啊。一路走好,我会为你烧少几张纸的。”

    天药的主根蕴含着蓬勃的生命力,与命土融合为一体,让这里仿佛成为世外净土。

    王煊真实感受到,自己的道行在增长,今日剧变,带来的好处每时每刻都能体会到,实在太惊人了。

    原地,还有一团血精,那是郑武的天血,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稀世神珍,能够用来改命。

    但王煊没有理会,融入别人的超凡血肉让他膈应。

    比如,如果郑武这次成功夺舍他,融入在他的血肉中,将来有了后代,究竟算是谁的子嗣?

    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王煊觉得都需要纯粹,以自身为本,容不得融入其他杂质。

    他得到过石板经文,练过释迦真经,参悟过先秦金色竹简,都属于至高经文,有足够强大的心法来推动自身蜕变,从肉身到精神,他追求纯净唯一!

    王煊精神归位,睁开了眼睛,整片世界都不同了,更加的清晰,他与万物的距离似乎拉近了。

    夜空中,星月灿烂,像是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在呼吸,在蛰伏,聆听宇宙深处的呼唤。

    茅屋前,草木清新,湖泊澄净,大鱼跃出水面,波光粼粼,夜鸟啼鸣,野兽低吼,万物自然和谐归一,让他有种关于生命的感悟。

    “万法始于生命原初的波动,亡于没有波澜的死寂,相对亘古长存的宇宙,生命只不过是灿烂的瞬间,神话也是意外划过漆黑天宇的一抹流光,都只是昙花一现。”

    王煊仰望星空,凝视黑夜尽头。

    “寂静过后,光阴流转,长夜中或许还会有超凡流星出现,那是神话的再次闪耀。但是,上一场意外早已暗淡太久,没有人能熬过,落幕的等不到新生,逝去的无法再归来。新出现的,那是新的列仙,依旧只是瞬间的绚烂,便匆匆落幕,天地永寂静,万古夜未央!”

    王煊收回目光,结局似乎已经写好,难以改变,没有人可以挣脱。

    但是,他不甘心,想要改变注定的命运。

    现在,他的实力提升的很快,他没有喜悦,因为在不久的将来,这一切都将消亡,只有现在冲击的更高,看的更远,才能有那么一线生机。

    谁能以拳光划破黑暗?彻照万古夜幕,如烈阳撕裂黎明,如朝霞普照十方,让长夜退去,显照一个真正的辉煌神话盛世,而非瞬间的流光一现。

    王煊平静下来,沿着这条路,按照心中所想,一步一步走下去就是了。如果最终还是归于平凡,泯于生老病死,那就当大梦一场吧,睡去,万古宁寂。

    “想多了,还是脚踏实地吧。我在这最坏的时期有了一次完美的际遇,最起码可以保证我将来有机会打破逍遥游天花板。”

    王煊以黄澄澄的小葫芦,将郑武的天血收了起来,至于天命,就是郑武的元神物质等,都被绞杀了。

    “我有了老陈的体验,提升速度太快了,现在到了命土后期?!”

    数日前,他才借助真骨开启内景地,破关到命土中期,几日工夫而已,他再次迈出了一大步。

    按照目前这个趋势,他很快就能进入采药境界!

    其他超凡者很难有这种蒸蒸日上的奇异感受,尤其是今夜,他们觉得超凡世界的余波也在消散中。

    天花板在下压,连逍遥游都无法接近了,即便不动武,不催动异宝,自身的超物质都在缓慢流逝!

    所有跨界过来的生灵都毛骨悚然,这一次,超凡余波的再次消散,比他们预估的更为恐怖,到最后难道要斩尽一切超凡者,连一个神话人物都不留吗?!

    此时,王煊完全没有那种感觉,他精力旺盛,命土中不断有超凡生机扩张,进入他血肉中,一次又一次洗礼。

    “我该不会马上就要进入采药境界了吧?”他皱眉,不希望这样。

    不过,他又舒展开了眉头,他观阅了郑武的精神碎片,有各种手札,前贤经验与感悟等,可与自身印证,不怕道基虚浮。

    他以精神天眼阅读了那些印记,像是亲身经历过一位天纵奇才的人生。

    “这还不够,需要我自身的感悟,最好再开个仙骨罐头,当精神思感提升到极限是,悟法,悟自身,悟前路。”

    不久后,陈永杰联系他,上来就是各种黑话:“欧拉,山川,不共戴天……”

    老陈有点紧张,这是暗号,生怕王煊失败,被大幕后那个天才夺舍,换成另外一个人。

    “欧拉,异域,天诛地灭……”王煊和他对上了,这让老陈长出一口气,快速以各种黑话通报最新情况。

    “郑家这次最少过来五位强者,有人是带着残骨过来的,显然是在大幕后成仙的。几道血影都被我用战舰轰击过,血影打散了数次,最后全都借土遁跑了。我怀疑他们最后都会去你那里,小心点!”

    “来了一个,一会再说!”王煊快速结束通话,极尽遥远的山林尽头有红影一闪。

    他不在意,回头看向茅屋中的黄金树,发生了什么?它怎么有些暗淡了,超物质消耗的未免太恐怖了,居然快见底了!

    王煊以拳头划过虚空,发觉超物质流速吓人!

    不过,他最终挥霍出去的超物质,又被他的命土强行接引回去大半。

    “栽种天药,命土整体提升与蜕变了,竟还有这样的妙处?”王煊动容,再次感受到了根基强大的好处。

    这个夜晚很不同,超凡的残余影响在崩散中,现世很残酷,一切迹象都指向列仙会绝灭!

    “以后,需要我亲自战斗了吗?长此以往,异宝用不起了。”他轻语,一是宝物的威能在迅速下降,二是消耗的超物质在猛烈提升。

    黄金树中居然没有多少神秘因子了,只战斗了片刻而已,这是何等的可怕,谁都供养不起。

    当然,或许也跟郑元天的一滴金色血液太过恐怖有关。

    王煊望向远方,他的精神天眼看的真切,一道血影在接近,包裹着一块真骨,郑家有一位仙人到了。

    “公子!”那道血影在远处呼唤。

    王煊点头,对他招手,但是,很快他意识到不妥,对方这是在对暗号呢,他回应错了。

    他不应该装模作样的点头承认,而是应该纠正:郑武新生,今后,请叫我王煊。

    他在郑武的原始碎片中,看到过这些,但只是一扫而过,没有仔细看,他当时主要是默记与修行有关的东西。

    “太好了,恭喜公子,仙胎扎根在凡人时期就开辟出内景地的宿主血肉中,即将铸就最强仙胎!”

    那道血影身上的骨块有裂痕,被老陈差点轰碎掉。

    这次,王煊和人交易,不止是换来了黄金树、先秦玉龙刀、往生池等精神领域的大杀器,还交换来战舰,交给陈永杰使用。

    他不惜下血本,消耗地仙泉,只是为了与大幕后郑家这个恐怖的阵营死磕到底。

    这位仙人有些惨,出来没多久就被接连轰杀,有些不太适合应现代的科技武器,最后总算土遁逃走了。

    血影一边恭维一边接近,脸色变得严肃无比,道:“公子,今夜天地剧变,神话进一步消亡。”

    “你有什么感受?”王煊问道,他知道,没对上暗语,已经暴露了,对方在麻痹他呢,伺机发难。

    “超凡法则消失,但残余影响还在,在今夜之前,跨界的列仙还能发挥接近逍遥游层次的力量,可是现在,只能发挥人世间六段的力量!”

    他没有说虚言,这是今夜剧变后的残酷实情。

    迷雾、燃灯、命土、采药为人间世前四个小境界,星空中各个生命星球体系不同,划分标准不一。

    所以,有人更喜欢通用一些,将人世间的九个小境界直接以九段来对应。

    王煊既忧,又释然,心情复杂。超凡大环境在恶化,让人心忧。但是,跨界过来的生灵,整体战力在缩水,让他没那么大的压力了。

    现在,即便不动用异宝,他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公子,我们按照既定计划行事吗?先无声无息地掌控一个大财阀,无论未来如何,先立于不败之地,但究竟选择钟家还是秦家,还要公子来做决断。”

    血影说道,又向前走了几步。

    王煊点头,道:“嗯!”

    他心头不平静,大幕后的郑家出手比较狠,想暗中颠覆一个超级财阀。

    “对了,公子,我们得先从王煊身边的人下手,避免他们发现您的异常,比如陈永杰、秦诚,还有……”

    说到这里,血影突然发难,化成一片赤霞扑杀向王煊,面孔狰狞无比,带着无边的煞气,吼道:“害死我族公子,让未来可以横推列仙的无匹仙胎殒落,你给我去死!”

    王煊冷漠的看着他,手中旗帜没有挥动,而是一卷,嗖的一声,金色纹络交织,将其真骨剥夺过来了。

    现在,他对斩神旗的掌控越发的得心应手。

    仙骨罐头到手了,留着请人一起开盲盒,让身边的熟人与朋友都能得到好处。

    然后,王煊收起斩神旗,肉身血气恐怖,精神无比旺盛,他亲自下场,今夜剧变过后,他或许可以直接面对从大幕后跨界过来的生灵了。

    “啊……”

    血影惨叫,真骨刹那被剥夺,连带着元神都损失了一大块,他原本就被战舰轰击的很惨了,现在伤上加伤。

    但他攻势未变,动用不了仙法,没有了超凡规则,他依旧很强,手掌如虹,雷霆阵阵,将整片山林都照亮了。

    他确实很强,以手划出密集的闪电,无比惊人。

    但是,王煊无惧,身体伴着光雨,一步迈出就主动冲到了他的面前,拳印恐怖,仿佛要打穿虚空。

    这是羽化拳,来自先秦金色竹简!

    轰!

    长空爆鸣,附近的参天古树、巨大的岩石等,都在羽化拳的光芒中爆碎。王煊面色冷漠,周身生机旺盛,纯粹的体术搏杀,勇猛无匹。

    最强根基体现了出来,尽管他在现世纠错的情况下,段位依旧没有对方高,但他的杀伤力惊人。

    轰!

    对面,那道血影子在数次激烈碰撞与搏杀中,差点被打散。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超凡规则了,列仙失去生存的土壤,血影已经不是仙,现在只是残缺的元神碎片。

    “这是什么拳法!?”郑家的高手吃惊。

    即便现世超凡崩溃,可他毕竟曾位列仙班,对方低境界居然能硬撼他,让他都有种随时要爆开的感觉。

    最为让他心惊的是,他现在是精神体状态,而对方以血肉拳印居然可以伤他的精神?!

    王煊没有搭理他,现在他施展羽化拳,形与神凝结为一体,哪怕对方是元神状态,他照样能以肉身拳印轰杀!

    这段日子以来,受形势所迫,他只能动用异宝,无法以真身面对跨界而来生灵,到了今夜他终于提升上来了,肉身搏杀,感觉酣畅淋漓。

    他很久没有亲自动手,这样尽兴了,拳光所向,音爆恐怖,摧枯拉朽,周围任何阻挡都被轰碎。

    “不可能!”郑家这位仙人震惊。

    最终,王煊一拳将他打爆了,血影溃散,他的精神体跟着瓦解,难以聚合在一起。

    轰!

    王煊补了一拳,他的元神全面炸开,在拳光中焚烧,彻底磨灭。

    王煊清理完现场,一刻钟后,远方再次出现一道血影,郑家第二位真仙到了。

    “公子!”

    “郑武新生,以后,请叫我王煊!”王煊平静地开口,这次暗号对上了!

    感谢:嘉然小姐,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