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血天命
    王煊手中最为厉害的几件异宝几乎都专门针对精神,是根据大幕后的生灵跨界后的状态准备的。

    他精神出窍,但始终攥着斩神旗,谨慎的接近置于远处的黄金树以及灰扑扑的池子。

    他在试探,反复试验,确定只要持着斩神旗就没什么大问题!

    “唉,可惜没有替身符,如果再找到一个木头小人那就完美了。”

    王煊遗憾,多方查探,走访各家秘库,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了,可遇不可求。

    晚间,他再次由命土中冒出的雾气进入大幕后的世界中,为的是打探敌情,实时了解具体状况。

    幽暗的世界中,那座祭坛几乎完工了,篆刻上了密密麻麻的符文,估计对方很快就要对他下手了吧?

    他足足在这里待了十几个小时,收集碎片消息,才终于从这些人口中得悉,究竟是谁要对付他。

    郑武,近年来的后起之秀,资质之高可谓罕见,无论多么难的经文,一看就懂,一学就会。

    可以说,他是今世赫赫有名的天才,若非大幕要熄灭了,人们认为,只要给他时间,将会成为郑家第二位绝世高手。

    他的肉身格外强大,天生道骨,血液滴落时,会在黑夜中发光,关于他颇具有传奇色彩。

    “我唯一的遗憾是,在踏足超凡领域前没有开启内景地!”这是郑武的原话,欲与传说比高。

    别人安慰他,这或许是好事儿,在凡人时期开启内景地的生灵,没有一个得善终,即便里面有人曾横扫数片大幕,但也惨死了。

    王煊等了一天多,终于看到这个人。

    一个清秀的少年出现,仙气弥漫,站在祭坛上,自语道:“内景地这一块要补齐了,人间的那位,对不住,你生错了时代,最终也不过要在神话枯寂后沦为凡人,死在超凡路的半途中。我替你走下去,我的天命仙胎借你而生,会将你的枯骨好好安葬。”

    很快,有人来禀告,很激动,道:“老主人成功了,从最高等精神世界中返回,采摘到了那株重新复活的天药的主根,刚回到仙界,正在以仙浆滋养??它,预计两天后就可以送来了!”

    “远祖果然仙威盖世,近古以来,除却释迦等少数几人,没有人能从最高等精神世界中采摘到天药。”

    郑武露出笑容,两日后他将在人间新生!

    “可惜了我这具身体,本身足够强大,在这个年龄段,几乎没人可与我比肩,但却要放弃了。”

    “不过,这就是我练这门功法的奇异与无敌之处,我可以带走一身的天血与天命精华。借体重生后,融合宿主的长处,我会变得更强,然后孕育出最强仙胎。在过去也有人称之为魔胎,不过,确实无敌啊!”

    郑武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其清秀的面孔在王煊看来有种魔性,这么残忍的事也能露出发自真心的笑。

    “公子,一定能成就最强魔胎,不,是最强仙胎,熬过不久后的神话大劫,总有一天会成为列仙中第一高手!”

    周围的人恭维,都很高兴,公子连这种秘密都对他们说了,确实视他们为心腹,要带他们到人间去。

    郑武笑着点头,但眼神很冷,这些人都得死,参与建造祭坛的人都要被灭口,怎么可能容他们在未来泄露他的根底。

    “我要借他的身体半年,才能得其内景,剥其仙道根基。一株天药会在其命土中生根发芽,培育我之魔胎,新生的我将会拥有一切,超越现在这具肉身本就无匹的根基!”

    ……

    黑暗中,王煊静静地看着,如果不是他能进大幕中,提前知道这些,了解到对方这么不凡,大概会被郑武强行剥夺走一切。

    即便这样,他也心头沉重,毕竟这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强大阵营,背后有一个绝世高手坐镇!

    “这该不会就是黄琨的那个阵营吧?”王煊怀疑,不然的话,对方怎么知道他的内景地的秘密。

    如果是的话,那就是新仇旧恨合在一起了!

    “要将消息传过去,让郑宏带人出手,这两天将水搅乱,给跨界过去的其他阵营的人找些事情做,避免他们精力旺盛,干扰到我的仙胎再生计划。”

    郑武冷幽幽地说道。

    王煊退走了,以斩神旗包裹着自己,隔绝了所有气息,融入漆黑的天地中。

    ……

    王煊回归现实世界中,再次开始各种准备。

    次日,他联系赤蒙,上次彼此交换了手机号码。不得不说这些人迅速融入进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中,适应性很强,很快就掌握了各种新事物,新工具等。

    “王小友,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赤蒙诧异。

    王煊告诉他,初步得悉了是谁在栽赃他,去找一个郑宏的人,来自大幕后的生灵,或许能探查到所有。

    “我知道这个人,大幕后,郑家的真仙。”赤蒙皱眉。

    王煊不怕他去查,只要赤蒙前往,郑宏等人估计会心虚,说不定就打起来。

    “你去查吧,事后我再告诉你一则更为重要的秘闻!”

    当日,赤蒙就通过列仙的手段找到了郑宏,让他又惊又怒的是,对方果然心理有鬼,见到他后居然先对他下手了。

    “王小友,我干掉了郑宏,目前无人得知,没有走漏风声。你还有什么重要的秘密要告诉我?”

    这次是面聊,赤蒙主动登门了,他也怕被监测,走漏风声。

    “对你来说,是一桩大造化,就看你敢不敢了。”王煊看着他,压低声音,道:“你练冥血神功,对各种天命宝血,最感兴趣吧?”

    “你想说什么?”赤蒙眼睛顿时冷酷起来。

    “有人要跨界,准备了一个宏大的祭坛,带着血精与天命穿透大幕过来,你要是敢出手,就守在大幕外,那种血精与天命,估计能为你改命!”

    “郑家?仙胎!”赤蒙瞳孔收缩,第一时间猜测到了,因为练那种特殊与恐怖功法的没有几家。

    接着,他快速问道:“你怎么知道这种秘闻的?不可能走漏风声才对!”

    王煊道:“大幕后有人碰巧看到,传了过来,消息十分可靠,你不用怀疑。”

    “嗯,上次,你在金顶山杀了他们的人,坏了他们的好事,估计有人觉得你和郑家有仇,所以这次直接将消息告诉你,希望你坏了郑家的好事。”赤蒙说道。

    王煊不动声色,但是,心中却杀气弥漫,金顶山大幕后方要跨界的那群人果然就是郑家,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了!

    当时,那个身穿黑色甲胄,连面部都被覆盖的绝世强者就是郑家的就是强者——郑元天。

    赤蒙很平静,但内心却翻起巨大的波澜,郑家仙胎要找的宿主很有可能就是……王煊!

    事实上,上次郑家有那般动作,已经引起一些人的怀疑。现在赤蒙立刻意识到,这个王煊多半真的开启了内景地!

    当然,他所想到的是,对方是在超凡领域开启的,而不是凡人时期,即便这样,对跨界也有莫大的助力!

    越早开启的内景地越是特殊,深邃,悠远,真要找到并强行打穿,贯通到仙界的话,借此偷渡,可洗掉旧约。

    赤蒙叹道:“郑家有绝世高手,是一片大幕后数一数二的存在,那种气吞万里的威压,没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多么恐怖,让真仙都瑟瑟发抖,忍不住要跪伏下去叩首啊!”

    王煊诱惑道:“所谓富贵险中求,是否要做由你自己决定。这是一次改命的机会,郑家那人多么不凡,想必你也知道,拥有的是真正的天血天命。而且,超凡退潮,即便绝世强者跨界过来,也不见得能打破逍遥游这个天花板,你怕什么?!”

    赤蒙带着惧意,道:“不,绝世强者不一样,现在他们过来的话,大概率是能突破天花板的,极点可能是地仙!”

    “你我有办法突破天花板吗?”王煊问道。

    “很难,我的话,没什么希望了,除非采集几次天命。你的话,需要筑下最强根基,比如在命土栽种天药,比如有机会进入高等精神世界洗礼精神……”

    说到这里,赤蒙摇头,道:“你没希望了,谁能为你采摘天药?连仙界中的绝世强者都难以做到了,大幕熄灭,高等精神世界远去,看不到未来。”

    王煊脸色木然,但是心中却掀起滔天骇浪,老陈找对了路啊,必须要寻到释迦采摘的那半个莲蓬!

    另外他想到,郑武似乎也要带一株天药主根过来,这条路也不能断!

    “我考虑下,你告诉我,这次郑家仙胎准备从哪里跨界?”赤蒙开口,眼底深处有些火热,也有深深的惧意。

    “平源城外,紧邻湿地的那片丘陵,你如果有想法,早做准备!”王煊告知了具体地点。

    两人分别。

    王煊立刻和老陈以密语通话:“欧拉,赤蒙如果出手,那他就下水了,如果不出手,到时候连他一起轰杀!”

    结束通话后,王煊思忖,赤蒙绝对猜测到他有内景地了,事实上,他这种事也瞒不了多久。

    他蹙眉,主要是上次郑家在金顶山的作为,引发了各方的怀疑。

    接下来,王煊四处出没,确保暗中的大交易没什么问题。

    时间匆匆,两日转瞬即逝,从这一天清晨开始,王煊就进入一片合适的山林中,做好了准备。

    傍晚,平源城外,湿地前方的丘陵中浮现一层朦胧的光,电闪雷鸣,暴雨滂沱,该来的终于来了!

    嗖!

    有血光冲出,奇快无匹,瞬间就要远遁向天边!

    “天血天命?!”赤蒙来了,盯着那拥有旺盛生机的一团血精,眼中露出盛烈的神芒!